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 12 章 ...

  •   到了下午,周易才把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悄悄告诉江梵,他靠近江梵附在耳边道;“我带了平板电脑,今天晚上一起看片啊!”
      江梵有些惊讶道;“你居然敢带进来?”
      “你学坏了。”
      周易脸上的小表情带着一点自豪和骄傲,竭力地昂头来凸显自己的聪明:“这都小意思了,跟你只是旗鼓相当。”
      江梵讨论起了,今天晚上会看什么,只知道周易对他说,今天晚上看、片、子。
      周易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请尽情期待今天晚上的电影。”留下一不可细琢磨的笑容,最后什么话也没有说,便转身离开回到自己班级。
      回到班级时,江梵的手里多了一枝桂花,下一秒就出现在白逸尘的视线中,江梵:“送给你。”
      白逸尘一愣,他怎么又去破坏公共财产,紧接着就是江梵的问题:“也不知道这桂花为什么这么香?”
      白逸尘冷不丁地回答,像是不经意之间的回应:“桂花中含有丰富的挥发油,具有很强的挥发性,在一定的范围内都能闻到香味,我不太了解桂花的香味结构,应该由多种化合物共同作用表现为花香。”
      江梵一听,瞬间头都大了一圈,想停止白逸尘说这些较为专业的知识。
      “气味是靠分子的无规则运动传播的,一般来说挥发性越强的,成气态的会传播更快,桂花的香味分子通过空气传播,之所以有气味,是因为人和动物都可以闻到的。不同的传播介质传播速度也不一样……”
      江梵及时打住白逸尘的解释,做出一个让他停止的动作,听了白逸尘的这一番令人搞不懂的解释,真的很显得江梵愚笨。
      “停,停!别跟我说这些,我听不懂,而且我脑子里面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知识。”虽然江梵上课爱睡觉或者是玩会儿游戏,还会逃一两次课,但他也会翻翻书在老师面前装个样子,听到白逸尘说什么分子靠无规则的运动传播,他在自己空白的脑子里面翻了翻,根本就没有找到这个知识。
      白逸尘耐心道:“这不是高中的知识点,这是初三的物理知识,化学中也有,刚才讲的是扩散现象,我还没讲完完……”
      江梵立马做出猛烈的反应,退到离白逸尘两三米外,牵强的微笑道:“别了,我不听这些,啥什么扩散现象?我这辈子能用得到吗?这是初中知识吗?我怎么感觉我没学过。”
      随后他摆出了一个 Pose,骄傲自豪的摆出一副嘴脸,笑道:“果然我是九年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
      白逸尘一时间道不出来江梵是在夸他自己还是在贬低自己,直接说出了一句直击心灵的话:“你在初中的时候有好好学习过吗?”
      江梵:“我哪里没有好好学习,不然我怎么会考上这个立宁一中重点高中。”其实江梵离立宁一中的及格线还差了几十分,最后他爸希望自己的儿子望子成龙,硬生生交了几万块才挤破了头进来的。
      就因为这件事他爸半个月内,每一天都是教育他,说什么学生要吃读书的苦,长大后才有出息,不会被别人瞧不起,而叛逆的江梵却坚信:人应该要自由,管他三七二十一做好自己就行。
      只要不在违反法律、道德沦丧的前提下,不给他人招来麻烦,诚心诚意的把自己活好。
      其实人没必要努力,努力与不努力没有多大的区别,只不过是人生的阶段不同,到最后还不是一个字:死。多读书,增长知识,也没见你长生不老,比你那些不读书的人多活几岁。
      人类的进化过程慢,也不知道长生不老会在什么时候实现,而且长生不老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有些时候一百年的人生已经够漫长了,为什么会有人想长寿不绝?
      人生漫长,寻找自己的趣味也很艰难。
      “我真搞不懂你们学霸是什么生物?看书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还能把书倒背如流的说出来,在下佩服佩服。”
      白逸尘沉吟不语,又听见江梵揶揄的语气:“其实人拼死拼活到了一定的高度也会孤独,他也会羡慕那些正在努力又结伴而行的人,到了顶峰的人不一定是最完美的。”他咳嗽了两声,“这是我妈说的。”
      白逸尘瞳孔极度紧缩,顶峰、完美。他站在了顶峰上吗?他是一个完美无瑕的人吗?连续几个问题萦绕在他的耳畔,最后心中坚定的给他一个答案:不,你不是,你是一个有病的人,你没有站在顶峰俯瞰这世界,仿佛身陷沼泽,具有强大黏性的泥土把你困在了无尽的深渊里,逃不出来更别说会有闲来无事的人拉你一把。
      他羡慕站在阳光里的人。他像是见不得光的东西,但他想拥抱太阳。
      无尽的深渊里,他躲在墙角里瑟瑟发抖,永远用着让人无法靠近的一面去面对他人,永远把自己伪装成像正常人一样,吃饭,睡觉。
      甚至忙起来的时候都忘了自己有病,他似乎快要忘记自己了。白逸尘也不知道接下来的人生该怎么办,这一瞬间他变得迷茫。
      他想着,高考完后,以最优秀的成绩考上一个好的大学,然后就把自己结束吧。
      人生无味。
      白逸尘昏暗无光的世界里,出现那人独特的声音,说起话来欢乐活泼,还有一幅懒洋洋的样子,他抬眼一看,他道:“我就是这个样子,烂泥都扶得上墙就我扶不上。”
      ——不,你不是。
      江梵笑起来眼睛都迷成一条缝了。

      -

      到了晚自习下课,白逸尘脑子里一直装着这件事情,魂不守舍,旁人也没有看出一丝端倪,他把自己伪装的太成功了,跟本卸不来这层面具,以前的他早已四分五裂了。
      天空还是蒙上了一层雾。
      “等宿管阿姨查完寝我才来,等我。”
      江梵点开周易发过来的一条语音消息。
      他回一句:好,注意点别被发现了。
      江梵看了看住在同寝室的白逸尘,两人之间没有过多的语音交流,可能聊不到一起,毕竟两人的话题都不一样。
      白逸尘一直盯着题目,半天都没有动笔写下一个字,眼前的白纸黑字慢慢变得扭曲,模糊,也逐渐把他拉入无限的思绪深渊巨口。
      “好好学习,别成天跟你那些吊儿郎当的狐朋狗友玩,你是要考高中上大学的人,多看书,学习看在第一位。”
      一字一句都如同尖利闪过寒光的匕首,一刀一刀无形地划在他正在跳动的心脏,血落在地上,开成了鲜红色的花。
      他低着头,半响不开腔,最终点了点头。从此身后在无一人,每夜的披星戴月,无人知他的劳累与心酸。
      一步步踩在刀尖上爬在这个可望而不即的位置,所有人为他的荣耀而欢呼,却无一人为他的辛苦感到关心。
      江梵冲完澡,拿起毛巾推门而出,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一眼就瞥见了正在发呆的白逸尘。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到了面前白逸尘都没有发现江梵就站在他的旁边,江梵弯身查看他怎么了,却瞧见他盯着一道题目直愣愣的发呆,瞬间江梵的琥珀色的瞳孔放大了一倍,难不成这道题很难?如果这道题难到了白逸尘,那岂不是没几个人能做得出来?
      白逸尘对所有东西都比较敏感,在他所呼吸的空气中多了一种清新而又有点陌生的气息,眸子中多了某种色彩,白逸尘回眸,目光正巧碰上了江梵。
      “如果你累了的话就先休息吧,我让他们就不过来了。”
      “什么?他们?”白逸尘问。
      江梵:“我跟你说吧,你可别说出去,不然咱们都要完蛋,周易今天带了他家的平板电脑,所以今天晚上我们会看……”
      “看什么?”
      江梵说:“不知道看什么,不知道周易这小子打了什么主意?”
      在他们聊天的过程中,聊了一半,熄灯的铃声响了起来,全校陷入了一片寂静。
      差不多过了十来分钟吧,周易无声无息地来到江梵的寝室门口,轻轻地敲了门,随后寝室的门就为他打开了。
      周易后面还跟着江梵不认识的一个人,周易拉着那个人进了门,迅速而又静悄悄地关上门。
      紧接着下一秒,周易从身后的衣服里,拿出他自己的平板电脑,当个宝一样轻轻的拿,又小心翼翼的把它放下。
      他来的第一句话不是对江梵说的,而是转过身对瞻仰的学霸白逸尘来一句关心的话:“白神你吃的好睡得好穿的暖吗?”
      突然措不及防的嘘寒问暖搞得白逸尘晕头转向,不知如何回答。
      “白神要不我们一起看电影?”周易发出邀请。
      白逸尘一愣,什么也没有说,然后就被周易拉去了看电影的队伍当中。
      “相信我这部电影会非常的好看。”
      周易身后的人站了出来,可能看见面前。可遇而不可求的年级第一白逸尘,连话都说不利索,但最大的原因可能是站在旁边威名远扬的校霸江梵。
      那人戴着笨重的黑框眼镜,看起来让人觉得他很呆的样子,他轻轻推了一下挂在鼻梁上的眼镜,声音闷闷的,不太成熟:“你们好,我叫姜桉,跟周易是同学也是同寝室的舍友。”
      周易忍不住说了一两句:“他看起来很呆,不仅如此做事也是,他名字里有个桉,又是桉树的桉,他堪比考拉还憨,所有他有个昵称叫桉树。”
      被称为桉树的姜桉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耳朵也红了。
      三人聊天,似乎故意把时间拉在午夜十二点,这个点只有外面一些细小的声响便再无动静,仿佛一切事物都被抹掉了声音。
      在白逸尘的眼里的世界一片都是黑色的,看不清周围是否有人,只有在黑夜时白逸尘才会有这种无人知晓的恐惧感,没有一点归属。

      -

      诡异的片头曲缓缓进入四人的耳畔里,不禁让人毛骨悚然,汗毛都立起来了。
      江梵浑身一僵,“你看的是恐怖片?”周易挑眉:“不然呢,你以为是什么。”
      江梵没话说,安安静静地跟着看了,他一点也不怕鬼和惊悚的恐怖片。
      他们三人挨着很近,差点就要成为连体婴了,而白逸尘离他们远远的,一听到恐怖片的片头曲全身变得僵硬,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他咽了咽口水,强装自己很镇定。
      恐怖片!意味着里面有鬼!!!
      下一秒,在黑暗中一只手伸过来搂住躲在墙角的白逸尘,力度大直接把他拉了过来,白逸尘没有反应过来就跌落在江梵的怀里,扑面而来的好像是江梵洗澡用的沐浴露,味道很淡,水一冲气味就没了,但白逸尘还是能闻得出来。
      白逸尘微微发愣,半响都没有动作,良久他才慢慢爬起来。
      江梵手上的温度渐渐地传到白逸尘的手掌中,一股暖流涌进心头,这种感觉使他不想松手,甚至想依赖与这个温度。
      诡异的声音在寂静的坏境里被无限放大,幽幽的荧光印在每个人的脸,他们不敢看对方脸,因为害怕一人转头就能把其他人吓个半死。
      突然屏幕一黑,瞬间白逸尘的世界又变黑了,双重恐惧涌上心头,整整齐齐的指甲猛然嵌入手掌中,霎时白逸尘感不到疼痛,肾上腺激素迅速分泌,等屏幕重新亮了起来,他的脸已经成了苍白如纸的脸色。
      屏幕中央唰的出现一张恐怖苍白的一张人脸,眼珠子睁得老大了,仿佛下一秒黑漆漆的眼球就能脱离眼眶掉了下来,脸色如同一张白纸,那个人紧闭着嘴唇,没过几秒,暗红色的血液从他的嘴角里缓缓流出,顿时与他苍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张人脸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不禁同时往后退了一步,简直心有灵犀。
      所有人的呼吸都不约而同变得急促起来,这种寂静的环境无人敢打破,仿佛这个世界抛弃了他们,似乎也有什么故意制造一些细小的声响来吓唬他们。
      白逸尘后悔不应该跟着他们一起看恐怖片的,没想到第一幅画面就能把他吓的个半死不活,他从来没有看见过一个人的脸能白成这个样子。
      屏幕中不停闪过更加悚然的画面,如果胆小鬼来看恐怖片,那还不真吓成了胆小鬼。
      凄凉的背景诡异又耸人的音乐,不禁让人抖三抖,四人的目光跟随着电影中主角的步伐来到一间恐怖的屋子里。
      一切摆设都积满了厚厚的灰,到处都是蜘蛛网成片,也不知道这个房子被抛弃了多久,被人们遗忘了时光。
      慢慢的画面开始运转,一个白色的影子飞速在屏幕中转了一圈,然后消失不见,主角察觉到了异样转过身却什么也没有看见,在屏幕外的四人倒吸一口凉气。
      画面一转,一个人勇敢孤身上了二楼,灰尘满屋子都是,灰尘扬起,楼下的人差点让人说不清楚话,声音都哑着喉咙。
      那人查看了一番,并没有看出任何一丝不对劲,最后他只得出一个结论,这个房子已经多年未有人居住。
      刚转过身便要离开,一张恐怖的脸霎时出现在镜头面前,遮挡了一切视线,那张白色的脸冲着镜头做一个带着嘲讽的鬼脸。随后便是仰天长叫的惨叫声,这个声音扎的每个人的耳朵。
      主角带领一群人冲上了二楼,一切都很安静,安静得似乎让人感到诡异,果真不出所料,地上没有一点打斗痕迹,留下一滩鲜红的血液,让人深思熟虑。
      悠扬动听的音乐当中夹藏着惊悚的气息。
      电影持续播放……
      周易一愣,翕动的嘴半响说不出话,双手紧紧抓住姜桉的手臂,姜桉的精神一直紧绷着,电影里的恐怖和旁边那个掐着他手臂,而他不自知,疼在了自己的身上。
      周易还在摸摸索索地找江梵,他实在被这电影吓得不敢动弹,只能做出幅度较小的动作。
      周易一个八尺男儿竟会怕成这样,早说那么恐怖他就不应该找这部电影的未删减版,而且还是一度被评为最恐怖的电影,初生牛犊不怕虎,最后回家找各妈。
      江梵一脸疑惑看着瑟瑟发抖的两人,这部电影真的有那么恐怖吗?就那样吧,演员的演技好,化妆道具还可以,场地也布置的很精心,可以看得出来导演是一位有才的人,拍出这样的电影实属辛苦了。
      胆小鬼,一个两个三……江梵余光一瞥,白逸尘怎么没有反应,难道他也觉得这种电影没意思?志同道合。
      白逸尘的身体微微颤抖,他不封建迷信,他是第一次看恐怖片,可这是真的可怕,人都会有一两个害怕的事或物,搞不好这世界真的会有鬼。
      导演拍恐怖片是不怕鬼半夜来敲他门吗?
      他看见白逸尘发抖,秋夜转凉,气温也开始下降,白逸尘穿得这么单薄,冷得发抖应该也很正常,他在一张单人床挤满了四个人的空间动了动身子,想把压在身后的被子铺展开来盖上。
      下一秒,江梵不知道电影里发生了什么事,背景音乐可骇,情节发展到了最高、潮,屏幕上陡然出现一张巨大阴森的人脸,是一位女子,而且还是被吊死的,她悬在半空中头发在空中不停的甩动,脸上毫无生气。
      突然出现的吊死鬼再加上令人惧怕的背景音乐,很难不让人背后一凉。
      江梵皱着眉头刚想开口说,怕了就别看,接着一只冰冷的手碰到了他,那一瞬间江梵的脑子好像短路了,心一抖,脑袋里一片空白,做不出任何反应。
      对方的力气很大,指尖异常的冰冷。江梵感应到对方的动作变了,指尖掐住他的食指,似乎让人没顾及到江梵的感觉,使劲儿的掐,霎时江梵苏醒,转头一看。
      白逸尘的脸上印着幽幽的荧光,眼底清澈明亮,甚至都能倒影出眼中的画面,他皱着眉头,睫毛在微微抖动,江梵坐在白逸尘的右边,从这一视角能看见白逸尘右眼下的颜色很浅的一颗小痣。
      俊朗的脸庞下总是藏着无人知晓的一些秘密。
      江梵能够清楚的感应到白逸尘的呼吸很快,在这般寂静的环境而只有电影中的声响,他仿佛能听见白逸尘心脏加速跳动的声音。
      不知道从哪里说起,白逸尘总是有一种能够吸引人,博得他人眼球的东西,江梵就是被他所吸引,怎么办好像脱不出来了。
      他沉醉在这一时刻,下一秒的痛苦唤醒了他,白逸尘一使劲,痛得差点没让江梵叫了出来,我去,他的力气怎么那么大呀!痛苦面具瞬间就出现了,江梵好像感觉到白逸尘快要扯下他手上的一块肉,痛得让他苦不堪言。
      “……”
      良久,白逸尘才松手,他似乎不知道他差点要了江梵的命。
      “卧、槽,他妈、的这么吓人,老子再也不看了!”周易吓得终于做出了剧烈的反应,一脚把自己疼爱的平板电脑踢得老远了,根本没有丝毫的心疼,反倒而想去踩他的电脑几脚,却被姜桉一把拉住,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不然得损失好几千。
      “周易,你动作小点。”突如其来的动作,江梵还没有被电影中的鬼吓住,就被旁边周易的动作差点给吓死。
      “江哥,我觉得自己很欠,偏偏去找未删减版的恐怖电影。”
      江梵丝毫不留情面:“对。”
      周易摆出一副哭丧的嘴脸,扯住江梵的衣角道:“所以江哥今天晚上我可以和你挤一挤吗?”
      “滚,没事儿就叫我全名,有事儿就叫江哥,你当我什么啊?这电影可是你自己要看的,又不是我逼着你看。”
      周易望了望外面黑漆漆的走廊,谁知道那里充满了什么危险,周易转移目光,对江梵笑小声说:“要不今天晚上我跟白神挤、挤,睡在一起,可以吗?”
      “想得到美,你觉得可能吗?还有你把姜桉放在哪儿?”
      “他跟你一起。”
      “……”
      江梵咬紧牙关:“你做梦!”
      “江哥。”
      “你还是祈求哪个神保佑你回到寝室去。”
      周易立马做出两掌合十放在胸前的动作,诚挚的说道:“太上老君保佑我,让我安安全全的回到宿舍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