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毕业照(三) ...

  •   看到这张照片,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这七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成为了石忆晗整个高二时期的噩梦。
      这么多年过去了,谁又会再将几年前的那场愚蠢的“报复”记在心上呢?这样想着,石忆晗的眉稍稍舒展了些。是啊,都过去了,有什么必要再抓着过去不放呢?人总要向前看,不是吗?

      再不断地把照片往后翻,一张张照片又勾起了一个个的回忆。滴答滴答,分针一圈圈转动着,相册也被慢慢翻到了最后一页。因为头低的太久,石忆晗感到脖子有些酸涩,他抬起头扭了扭脖子,无意间瞥见了墙壁上贴的一张小照片。
      照片里的是只小猫,它有一身雪白的毛,一对乌黑的眼,它仰头望着摄像头,前爪微微抬起。它望着摄像机表情的有些茫然,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很是可爱。
      这只小猫是石忆晗在高三的时候捡到的。有一天他路过书店,偶然间看见了被装在小纸箱里的被遗弃的它。因为小猫的模样甚是可爱,所以石忆晗不禁蹲下来摸了摸它的毛,还将包子分了一半给它。
      傍晚时,石忆晗转身离去,快走到家门口时,他无意间瞥见身后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一回头,他才发现小猫跟着他走了一路。
      石忆晗没舍得将它赶走,就留下了它。
      因为这猫一身雪白的毛,而且圆滚滚的,总让石忆晗想起小时候吃的糯米团子,所以他就给它取名为“糯米团”。
      由于母亲不太喜欢小动物,,所以石忆晗没敢把糯米团带回家。一开始,他把糯米团放在小区的地下车库里,后来,他把它藏在了学校的一个高高的灌木丛里,并叮嘱它不要乱跑。
      此后,石忆晗开始自己带午餐,这样一来,他就可以顺便在中午时喂喂糯米团。不仅如此,放学后石忆晗也会去看看它。
      糯米团喜欢跑到学校小花园的围墙边等他。
      每次去看它时,石忆晗总会用手摸摸它的脑袋,然后糯米团就会用脸蹭蹭他的手,舔舔他的指尖。它总是很快地在石忆晗指尖上一点,像是在撒娇。石忆晗总是宠溺地揉揉它的头,然后笑着对它说:“真可爱。”
      ……

      石忆晗合上相册并将它轻轻放在了腿上,转头向窗外望去,街道依然繁荣,时间,也随着人们的嬉笑喧闹悄悄溜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咚——咚——彷徨,而又悠长。长街也没入了短暂的宁静,只有钟声还在人们耳边回响。
      寂静,在长街游荡……
      过了一会儿,人们仿佛才从好长的梦中醒来。大家相视而笑,互相送出最好的祝福。长街,又恢复了以往的喧嚣。
      石忆晗打开窗户,街灯的光瞬间蹿进了昏暗的屋子。他走下床,将相册放入书柜。接着,石忆晗走到窗前,趴在窗户上望着远方的一片光亮。红的,白的,黄的,橙的…各种灯光晕染开来,在空中碰撞,交织,蔓延,晕出一片彩色,晕出一片光亮。
      他又点上一支烟,吹出的烟雾随着风飘向远方,消失在石忆晗眼前。他揉了揉眼睛,感觉倦意席卷而来,于是石忆晗将烟掐灭,扔进了小木桌上的烟灰缸,他打了个哈欠,爬上床,没过多久便沉沉睡去了。
      叮铃铃…
      长风拂过,惊扰了风铃,清脆的声音混着人们的谈笑声,在夜间轻轻诉说着它的童话……
      叮铃铃,叮铃铃…

      时间说:我在人海中游走。
      光阳说:我在缝隙中穿梭。
      风铃说:我随长风旅游。
      回忆说:我在他们脑海中,永久。

      石忆晗是被窗外的鸟叫声惊醒的。
      “这么勤奋啊…”他小声嘀咕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凌晨时分,外面下了一场大雨。
      室外温度不是很高,还没有蒸发完的水珠挂在窗户上,欲坠不坠的。石忆晗跳下床,打开窗户,雨后清新而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他伸了个懒腰,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周一的早晨是忙碌的,人们匆忙地穿过街道,脚步声伴随着汽车的鸣笛声,奏成了一曲紧张急促的进行曲……
      “滴——”
      石忆晗上了公交车,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他扭头向窗外看去,看眼前飞速变化的风景。

      “石忆晗,你今天来这么早?”石忆晗刚打完卡,隔壁同事——张逞就凑了过来,“唉,你吃早饭了吗?”
      石忆晗揉了揉肚子:“嗯…还没。”
      “那正好,我买多了,牛肉汉堡…唔…豆浆牛奶你要哪个?”
      “…豆浆吧。”
      “好嘞。”张逞爽快地说,把汉堡和豆浆递了过去“不过我说啊,你也不能总不吃早饭啊,到时候胃都搞坏了,那多难受啊。”
      石忆晗接过张逞手中的早饭,打趣道:“你一个早餐天天吃垃圾食品的居然跟我聊健康,自己心里没点那什么数吗?”
      “好家伙,你这是要跟我比谁活得短吗?可省省吧…”
      石忆晗笑着偏过头,打开电脑,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张逞赶紧几口将手上的汉堡吞进肚子,又胡乱地将垃圾塞进垃圾桶:“你个工作狂魔,等等我啊!”
      “都得向生活低头…”石忆晗停下手中的动作,靠在座椅上,“人活着都不容易啊…”
      “唉你这话就不对了啊,你看我,你张哥向生活低过头吗,啊?我哪一次不是跟沈默杠到底?”
      “你可拉倒吧,老板那是懒得理你。”石忆晗笑着编排他。
      “错,那是因为他惹不起我。”
      石忆晗:“……”
      全公司的人都看得出大老板对他有点意思,但是这人不开窍啊,整个公司的人都替老板着急,可这哥们儿就是榆木脑袋。
      而张逞还依然沉浸在自己(盲目)的神奇气场中。
      石忆晗笑着叹了口气。
      好吧,不能跟缺心眼儿的人计较。

      “今天的会议差不多就到这里,”沈默看了看表,“今儿晚上有大公司的总裁要来我们公司,你们就先下班吧,各位辛苦了。”
      “好的,老板。老板辛苦了。”大家都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仿佛提前下班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实际上…
      “我的天啊提前下班!!?有这等好事?”
      “卧槽我直接烧香拜佛啊!”
      “老天有眼啊啊啊啊。”
      ……
      “张逞,你留一下。”沈默又发话了。
      张逞:“???”石化.jpg
      坐在他旁边的石忆晗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走好,希望明早还能见到你。”
      张逞:“……”真是我亲兄弟啊…

      石忆晗收拾好东西,又一脸“同情”地望了望张逞那乱糟糟的办公桌,一边想着老板终于要行动了吗一边在心里“缅怀”了一下张逞同志,然后走出了写字楼。
      现在还很早,石忆晗没有打算直接回租屋,他心不在焉地走在古墩路上,无意间撞到了一个人,那人手上的手机一下子摔在了地上。石忆晗一边道歉一边弯下腰帮那人捡起了手机,因为手机屏幕没碎,所以那人也没有为难石忆晗,拿到手机就离开了。石忆晗松了口气,接着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不知不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昏暗的街道也需要路灯来照明了。石忆晗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打算回家。
      “小伙子,你去哪啊?”司机是个豪爽的大叔,他笑呵呵地问石忆晗要去哪里。
      “xx小区,您停大门口就行了。”
      “好嘞。”

      “唉,小伙子啊,今年多大了?”大叔在等红灯期间开口了。
      “今年快30了。”石忆晗答道。
      “工作挺辛苦的吧,”大叔又问,“这么晚才回家。”
      “还可以,”石忆晗笑了笑,“不过今天下班的还算早,我在大街上走了挺久。”
      “奥,这样啊。”
      十,九,八,七,六,五……绿灯亮了,大叔发动了车子,又试图找些话题来缓解车内的气氛。
      “小伙子谈恋爱了吗?”
      这个司机聊天范畴还挺广的啊。石忆晗想。
      “啊…还没。”
      “你这个年级了,该考虑一下这件人生大事了,这样啊,好得还有个伴。”大叔热心肠地说,“我那个儿子啊,偏要搞什么无婚主义,这都三十多了还没找女朋友,可把我着急坏了。”
      “谢谢您的提醒。”石忆晗笑了笑,“不过我暂时还是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大叔叹了口气,又说:“唉,我们老一代啊,真是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
      石忆晗又笑了。
      “唉,有代沟咯。”
      “哦对了,您知道附近最近的诊所在哪里吗?”石忆晗问。
      “奥,就在古墩路文二西路口,到路口了再往前走一回儿就到了。”
      “谢谢您啊。”
      “不过啊,如果你上午去,十一点以前一定要到,不然他们就休息了,挂不了号了。”大叔有提醒道。
      “好的,谢谢提醒。”

      下了车,还没等石忆晗走进小区,信息提示音就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张逞:嘤,沈默那个狗现在才放我走——
      张逞:哇啊——我好羡慕你们的半天假。
      张逞:我祝沈老狗以后吃泡面没有调料,写字笔没水!
      张逞:不行,这还不够,我祝他站在家门口发现自己没带钥匙,而且家里还没人。
      张逞:不是,你人呢?
      张逞:人呢?
      ……
      石忆晗点开微信,一点哭笑不得。
      石忆晗:…你三岁小孩吗?
      石忆晗:唉,对了,老板找你什么事啊?【好奇.jpg】
      张逞:还能是什么,打杂啊。做不好还骂我…
      张逞:QAQ
      石忆晗:这么没人性?压榨下属啊?
      张逞:可不是嘛。
      石忆晗:他把你留下不可能就这样吧?
      张逞:你怎么知道还有别的事?疑问.jpg
      石忆晗:你不用说了,大老板告白了?
      张逞:操,不至于吧,真的只有我没看出来吗????
      石忆晗:你的确是最后一个,公司里几个小姑娘替老板急了小半年了
      石忆晗:我也没想到老板才告白。
      张逞:震惊.jpg
      石忆晗:老板怎么说的?
      张逞:唉具体情况明儿到公司跟你讲吧。
      石忆晗:行
      这时,石忆晗也差不多走到家门口了,他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拿出钥匙,开门进了屋。
      他把公文包放在凳子上,整个人躺到了沙发上。
      口袋里的手机亮了一下。
      石忆晗皱了皱眉头,把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程殷铭:Hi?
      石忆晗:?
      程殷铭:明天下午你有时间不?出来喝一杯。
      程殷铭:咖啡
      石忆晗:明天下午我还真不一定有时间,要不这周末吧?
      程殷铭:也行,要不就周六下午?
      石忆晗:可以啊,时间你定。
      程殷铭:好,哦对了,那个谁也要去。
      石忆晗:行。那,再联系?
      程殷铭:嗯。
      放下手机,石忆晗仰面躺在沙发上。透过窗户,还能看到点点星光。突然一个亮光从窗这边划到窗那边。
      流星?石忆晗想着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快速走到阳台上,看见了闪着光的天空,是的,是闪着光的天空!数条星火划破天际,石忆晗的脸被照得亮亮的,光圈映在他的眼里,微光漂浮不定,一闪一烁地躲在眼框。星星,揉碎了洒在湖面,星屑点点,时隐时现。
      ——愿你星河入梦,星辰坠眼,星光不灭。
      “妈妈!有流星!”楼下的小女孩用稚嫩的声音喊着。
      “那你快许愿啊,这个时候许愿星星会听到的呢,这样它就会帮你实现愿望哦。”小女孩的妈妈回应道,“不过,愿望要藏在心里,不然就不灵了。”
      “真的吗?”小女孩将信将疑地问。
      “真的呀。”
      得到妈妈肯定的回应,小女孩立马不说话了,她抬起头,闭上眼睛,双手合一。
      石忆晗也闭上眼睛。
      拜托了,星星,我想见见他。

      “唉,”石忆晗拍了拍张逞的肩,“八卦呢?”
      “哎,先不提这个,”张逞一脸严肃,“我昨天看了一本书。”
      “不是你看本书怎么了?深受启发?”
      “确实是这样的,”张逞打开抽屉,拿出一本书,“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石忆晗拿起书翻了翻:“这本不是…初二必读书目。”
      “是啊,”张逞靠上椅背,“当时我没看,感觉应该没什么意思的样子,就跟着做了做题,反正考来考去就考那些,更幸运的是中考考的我都会做,而且我记得当时主要考的是《名人传》,也就没有再去读它。”
      “这样…怎么突然想读了?”
      “在沈老狗家看到这本书了,他好像挺喜欢的?”张逞歪了歪脑袋。
      石忆晗:“……”我有理由怀疑你在秀恩爱,但是我没有证据。
      “那采访一下,沈夫人看完什么感受?”石忆晗把一张纸团成一个小圆柱当做话筒,送到了张逞嘴边。
      “去你妈的沈夫人,”张逞轻轻推了石忆晗一把,又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说,“其实吧,我小时候看到这本书的时候,一直以为是教人炼钢铁的,就想着应该挺没意思的,初二的时候我也就没去看…”
      “挺巧的,我一开始也这么以为。”
      “昨天看完了以后,才发现这本书真是炼钢铁的。”张逞小心地把书放回抽屉,又轻轻合上了抽屉柜。
      “哦?愿闻其详。”
      “只不过这钢铁啊,是人。”张逞一字一顿地说。
      “你偷偷去补课了?”难得见张逞这么认真,石忆晗稍稍有些惊讶。
      张逞拿起玻璃杯喝了口水,说:“哪来的那么多时间补课,我自己悟的。”
      “挺好,就是话题有点跑偏。”
      张逞不解:“怎么跑偏了?”
      “我们刚不是在聊老板表白吗?”石忆晗憋着笑带他回忆,“你倒是说说老板说了什么啊,这位同志,你真的没有选择性失忆?”
      “哦,我想想啊,”张逞做出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他说什么,哦,他说喜欢我一年多了,他还说我一直不开窍,害他等了好久,不是你说他是不是无理取闹,明明是他表现得不够明显。”
      “是吗?可我觉得他就差把‘我喜欢你’贴脸上了啊。”石忆晗道,
      “啊哈哈…这样吗…”
      “是啊,”石忆晗说,“那你既然有了喜事,是不是应该有点表示啊?”
      “啊?”
      石忆晗:“请个午饭吧。”
      张逞:“……”

      周三上午,石忆晗是被接连不断的消息提示音吵醒的。他揉了揉眼睛,把手机从床头柜上拿起来。消息还在一条条被发送过来,他发现好久没了动静的高中同学群这会儿格外热闹。不过因为快迟到了,所以他匆匆忙忙关掉了手机,跑进了厕所。
      【三中一班】
      黎圆(圆圆子):同学会是今天吧?是7月21日没错吧?
      程殷铭:是的,有没有谁临时来不了的?
      陈童(童心圆):呜哇T^T我来不了了,我今天有舞蹈课要上…
      程殷铭:好可惜。
      秦陵:那时间?
      蒋阎:下午四点。
      秦陵:哦,我可能要迟一会儿。
      程殷铭:问题不大√
      黎圆:okok我没问题。
      戴茵(指尖花火):√
      刘芮:+1
      ……
      程殷铭:@班长,唉,顾班长,你能来吗?
      顾启南:可以,今天正好休息。
      陈童(童心圆):Oh,no!!!班长要来?哇啊我好心碎,为什么我去不了——
      黎圆(圆圆子):@陈童,没事,姐妹我一定会帮你拍几张班长那帅到爆的侧颜。
      陈童(童心圆):比心.jpg
      顾启南:还有谁不来吗?
      程殷铭:除了陈童,还有陆璇,石忆晗可能也来不了。
      顾启南:哦,这样,好。

      顾启南盯着程殷铭发来的那条信息,眨了眨眼。
      他,不来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