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便宜父亲的“小”礼物 ...

  •   面对这匪夷所思的事实,郁秋染默默把撸上去的袖子放了下来。
      
      之前没注意,可这会儿细看,她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衬衣虽然点缀着大量的蕾丝花边,但从形制上讲,其实是洛可可风的男式睡衣。
      
      她左右望了望,“少爷请不要惊慌……”的歌声还在持续不断地循环。
      
      尽管一墙之隔,两侧风格各异的小姐姐们都人美歌甜。
      
      但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的郁秋染,并没有等两侧的师傅或男仆搭建好台阶,而是按照自己的原计划,一个大跨步,跳到了椿树粗壮的枝干上。
      
      跳跃时,她还特意感受了一下,并没有传说中会扯到蛋蛋的感觉。
      
      再重新分析“少爷因剪头发生气”的讯息,她可以推断,自己并没有性别突变,而是出于某种原因,不得不女扮男装。
      
      从她做出跳跃的动作起,正在搭建台阶的师傅们就立刻丢下手中的材料,瞬间移动包围了整个椿树。
      
      保证无论从哪个角度,都能精准地接住郁秋染。
      
      郁秋染扶着树干挑了挑眉毛,看不起谁呢!
      
      她身手利落地攀爬跳跃,几次腾转挪移后,还勾着低处的枝干荡了一下,以一个十分帅气的姿势轻盈落地。
      
      小姐姐们都立刻微笑着放下乐器,和面无表情肃立的师傅们一起海豹式鼓掌。
      
      郁秋染:……
      总觉得自己的智商再次受到了侮辱。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郁秋染转身,发现那位和自己长相相像的美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她身侧。
      
      他神色柔和,坐在红木轮椅上欣慰地看着她:“我还以为你比较像我,原来是更像你妈妈。”
      
      郁秋染眼皮一跳。
      
      对方目光悠远,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其实整个万象园,都是当年为了留住你妈妈而建造的……”
      
      他的声音渐渐有些低落,“可惜她怀上你之后,还是瞒着我,不告而别……”
      
      郁秋染眼皮狂跳,所以,她眼前这位是……
      
      只见这位面容俊秀白皙的美男子,眼含期盼地望着她,“小染,我知道你对我还很陌生,但你真的不愿认我这个父亲吗?”
      
      郁秋染:呆若木鸡.jpg
      
      *
      
      目光呆滞的郁秋染,跟她眉眼笼着轻愁,长得美若天仙,身体看起来似乎不怎么样的便宜父亲,坐在诗情画意的四角飞檐小亭里,喝茶吃点心。
      
      她默默啃着一块豌豆黄,重新理了理思路。
      
      所以她不但是“少爷”,还是《霸道……》,不《病弱总裁与他的带球落跑小娇妻》里的“球”……长大后的天才宝宝。
      
      天才宝宝·郁·少爷·秋染望了望风趣雅致的园林造景,再看一眼对面广袖深衣,正在悠然品茶的总裁父亲,陷入了深深的忧郁。
      
      穿着蕾丝点缀的睡衣,头发凌乱,正在经历三观重塑的她,从没觉得自己在这年轻的一生中,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格格不入。
      
      一阵清浅的香风扑过,淡青罗裙的小姐姐给郁秋染披上一件薄斗篷,还转过来在她胸前系上了一个精致的蝴蝶结。
      
      小姐姐给郁秋染添了添茶,微笑行了个蹲礼,裙角轻扬,悄然退出了亭子。
      
      “还冷吗?”对面的便宜父亲关切道。
      
      郁秋染手肘支着红木椅的扶手,手撑着下巴,恹恹地摇了摇头。
      
      对方看了一眼她胡乱翘起的短发发尾,歉疚地说道:“让你假扮男孩子,实在是迫不得已……”
      
      “你自小不在郁家长大,想要接你回来继承家业。族里那些顽固不化的老古板们,一定会咬着你的性别不放。”
      
      她那便宜父亲的眼中闪过一丝沉沉的冷芒,但很快又被他用温和的笑意掩去。
      
      他望着郁秋染:“你放心,我只有你一个孩子,我一定会把所有的障碍都扫除。最多一年时间,你就能穿着裙子,漂漂亮亮地受人拥簇了。”
      
      裙子不裙子的无所谓,虽然目前还是不太搞得清楚状况,但郁秋染对女扮男装这事其实不太在意。
      
      她啃完那块豌豆黄:“所以呢,还需要我做什么?”
      
      便宜父亲脸上的笑意加深了,他似乎有些惊喜,“不需要你做什么。你的学籍已经转到神夏九州学院高中部了,你只要好好享受校园生活就好。”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能跟其他三家的嫡系子弟搞好关系,是最好的。但如果你不想,也无所谓。”
      
      他语气温柔:“爸爸只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
      
      郁秋染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似乎是超级豪门的郁家,神夏九州学院,其他三家……听起来怎么有点熟悉。
      
      她思索了片刻,总觉得抓住了点什么,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她索性也不纠结,走一步看一步嘛。
      
      她回过神来,就听到对方说:“……万象园本就是为你们建的,既然你喜欢,我已经吩咐人去转到你名下了。”
      
      郁秋染端起茶杯的动作一顿,有些惊讶地望向对方:“真的吗?”
      
      对方失笑道:“这有什么好骗人的?郁家的产业爸爸暂时没法把你安插|进来,但一个万象园算得了什么,送你一个小玩具罢了。”
      
      小玩具……郁秋染默默喝口茶压了压惊。
      
      “小染,”这位一掷千金的豪门父亲,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多年没去见你是有苦衷的,接你回来,也不是要故意为难你。”
      
      他很难过地说道:“你能不能原谅我,叫我一声爸爸呢?”
      
      嗨(四声),这有什么不能的?
      
      想到万象园这数十个山头和望不到边的各式建筑群,看着对方烟雨蒙蒙的眉眼。
      
      善解人意的郁秋染,对着自己的便宜父亲,嗓音洪亮,字正腔圆,十分真诚,且毫不心虚地叫了一声:“爸爸!”
      
      随后她与这位很好哄的爸爸相谈甚欢,并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对于“500平米大床”和二十多层床垫的不适应。
      
      茶话会结束,临走前,对方还问她:“小染,你喜欢什么花?”
      
      郁秋染思索了一瞬:“桃花吧。”
      
      郁爸爸微笑点头:“我知道了。”
      
      *
      
      尽管郁秋染表示,自己很愿意通过爬围墙快速回去,但郁爸爸还是温和而坚定地否决了她的提议。
      
      于是她不得不依次走过两个庭院的正门,先坐中式马车再换乘西洋马车,颠上半个多小时,才能重新回到自己的卧室。
      
      好消息是,她终于在路上搞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叮——载入成功,宿主您好,复活系统竭诚为您服务。】
      
      姗姗来迟的系统让她明白,自己穿到了看过的一本校园修罗场买股文里。
      
      故事发生在“神夏九州”这个贵族学院里,围绕着贫穷善良的女主,与华夏四大顶级豪门世家的“男主”们展开。
      
      而“郁秋染”,是四个“男主预备役”里唯一败落的人。
      
      她前期一直是温柔忧郁的“学长”,后来爱而不得,竟然黑化绑架女主,最后被其他三位男主联合胖揍,悲惨而终。
      
      郁秋染:【唉,虽说都是“王子”,但毕竟性别造假,她不败落谁败落?看开点,自古温柔多男二,认清自己的配角命运,哪还有那么多事呢?】
      
      系统:【请宿主遵循原书人设,前往神夏九州学院。】
      
      据系统所说,她是在前往自由国时飞机失事,因祖上积德,才有了这次穿书的机会。
      
      郁秋染对此接受良好。
      
      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多年来依靠家族信托基金,和族人偶尔心血来潮的照拂,随性长大。
      
      没什么牵挂,就是没能开到爱车有点遗憾。
      
      不过到了这边,她应该也不缺车开。
      
      故而她兴致勃勃地问道:【所以我具体要做什么?】
      
      系统解释说,她现在就类似于一个bug,投机取巧卡进了这个世界。
      
      为了不被世界程序弹出去,她需要获得故事的主要角色对她的正向感情,可以是爱情、亲情、友情等。
      
      这些情感会化成能量,当集齐11个能量球时,她就能被世界彻底接纳了。
      
      同时,整个过程中要尽量做到不OOC,否则很容易被世界观测到异常,进行抹杀。
      
      郁秋染翻看了一下书中的人物卡,对着“心思细腻”、“敏感孤独”、“忧郁体弱”等词语久久沉默。
      
      我看,你怕不是在为难我胖虎。
      
      先不说这跟她差十万八千里的人设性格,关键她性取向男,根本没法搞姬,更不想去欺骗人家纯洁女孩的感情啊。
      
      系统沉默了片刻,最终妥协,说可以在符合人物总体逻辑的情况下,小范围的OOC,适当地改变剧情。
      
      谈判成功的郁秋染满意地到达卧室,准备好好睡上一觉,养精蓄锐。
      
      毕竟明日就要去上学,开启剧情了。
      
      可当她看到那张“500平米”,像山一样的大床时,又一次陷入了困惑:“我爸不是说会给我换掉吗?”
      
      旁边一排微笑着的女仆小姐姐行了个屈膝礼,像歌剧一样唱道:
      
      “少爷,这已经是换好的新床了呀。”
      
      “您看,这张床的床柱上是您喜欢的桃花纹样——”
      
      “还特意给您镶嵌了粉色的贝壳~”
      
      ……
      
      郁秋染大为震惊。
      
      原来,这件事的重点是那床柱子上刻什么花纹嵌什么贝壳,而不是这床反人类吗?
      
      郁秋染看着依然摞得有两米高的床垫,心累地挥挥手:“算了,床就这样吧,至少把那些床垫子给我撤了。”
      
      女仆们大惊失色,直接飙成高声部合唱:
      
      “少爷,万万不可!”
      
      “我们已经撤掉好几层。”
      
      “现在只有二十层,这是最低的数量——”
      
      ……
      
      OK,OK,郁秋染揉着眉心,放弃抵抗,看着女仆们殷勤地搬来一套精美的胡桃木卷脚凳,由低到高地排列开来。
      
      她一边表情木然地扶着女仆的手,踩着凳子爬上|床去,一边心想,不就是《豌豆王子》吗,她身上背负的剧本已经够多了,不差再加上这一个!
      

  • 作者有话要说:  前几章在试玄学,更新时间会跳动,明天那章晚上9点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