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少爷竟是我自己 ...

  •   在浅淡沁雅的花香中,郁秋染的意识渐渐回笼。香味幽幽萦绕,让她想起了自家庄园后面的花海。
      
      她动了动手指,手下是丝绸冰凉光滑的质地。
      
      床垫很软,她仿佛是躺在蓬松绵软的云朵上。
      
      可她喜欢棉质的床单,不喜欢睡太软的床,家里的佣人都知道。
      
      郁秋染有些费力地睁开眼。浅金色的绸缎床幔映入眼帘,上面还绣着大片淡色的花卉。
      
      这是一张并排趟十个人,也绰绰有余的超级大床。
      
      床是典型的欧式四柱床,床柱雕刻精细纤巧的卷草图案,镶嵌着浅白色的贝壳。
      
      厚而宽大的床幔将整张床遮挡得严严实实,恍若将人置于密闭的笼子里。
      
      郁秋染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一束柔和的光正透过床幔的缝隙打进来,落在她的手边。
      
      她悄无声息地坐起来。四周一片寂静。
      
      郁秋染垂眸思索了片刻,起身,在一踩就会深深陷下去的柔软床褥中,艰难跋涉,终于走到了床边。
      
      她掀开床幔的一角,一看,发现自己离地至少有两米远。
      
      郁秋染:……
      
      幸好她没直接跳下去,这尼玛就很离谱!
      
      她探头扫了一眼,目测这个床至少铺了二十层软垫。
      
      难怪她觉得自己跟睡进了沼泽地似的。
      
      她坐在高高的床沿边,打量这个房间。
      
      这是一个典型的洛可可风格的卧室。
      
      淡蓝色的墙壁,浅白和淡金色的精巧浮雕,描绘着花草纹路的拱形门窗,华丽而纤细的中央水晶吊灯,以及图案繁复的彩色地毯……
      
      无一不透露出纤弱柔和的风致。
      
      郁秋染微微皱眉。她只记得自己拍到一辆全球限量的帕加尼跑车,非常开心。
      
      但因为年龄够不上国内考驾照的最低限制,所以为了能早些开起爱车,她特意飞往自由国(注1)。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郁秋染正努力调动着记忆,突然听到有细微的交谈声渐次传来,像是有人在缓缓靠近卧室。
      
      她迅速将扯开的幔帘恢复成原状,并透过留下的缝隙向外观望。
      
      两个身穿黑白配色女仆装,腰后系着大蝴蝶结飘带的女孩子走进来。
      
      她们熟练地将摆放在房间各处的花瓶,一一换上新的花束。
      
      由于这“高高在上”的床,郁秋染并不能看到她们的面容,只能看见两人黑漆漆的发顶和荷叶边的喀秋莎女仆头饰。
      
      发量看起来还挺浓密。
      
      神奇,她这到底是跑到了哪里?她家可从来没有这样的着装要求。
      
      郁秋染盘腿坐在床帘后,撑着脸静静地思考。
      
      这时,女仆A轻声说道:“少爷还没醒吧?”
      
      情报来了!郁秋染换边手撑脸,同时竖起耳朵。
      
      女仆B急忙扯了扯A:“嘘——”
      
      可B到底没忍住八卦的欲望,小声回答:“少爷应该还在生气,毕竟……”
      
      她小心翼翼地朝着床的方向望了一眼,用气声说道:“他那么喜欢的长发被剪掉了呀。”
      
      A也跟着望了一眼,叹息道:“唉,谁不惋惜呢,她的头发那么美。说到底,她还是不愿意,这种事其实强迫不来的……”
      
      两人窃窃私语着走了出去。
      
      郁秋染摸了摸自己莫名变成的短发,若有所思。
      
      已知:
      
      1.她在一个奢华卧室的“五百平米”大床上醒来;
      
      2.这里存在一个喜欢长发美人的少爷;
      
      3.她为了反抗对方的强迫,剪断了自己的长发,惹怒了少爷。
      
      由此可得:她目前拿的是一个强制爱剧本——《少爷和他的金丝雀》。
      
      很好!自觉已经破案的郁秋染又等了片刻,确认那两个女孩儿不会回来后,就灵活地踩着床柱和床垫的缝隙,轻巧地爬了下来。
      
      她活动活动手腕。以为搞出一个两米高的床就能困住她了吗?做梦!
      
      郁秋染打算到房间外面探寻一下。
      
      走出房门前,在经过高大的拱形穿衣镜时,她还特意瞥了一眼。
      
      是她自己的脸没错。只是这镜子好像自带美颜的柔光滤镜,把她照得格外柔弱,脸看起来惨白惨白,病恹恹的。
      
      郁秋染没有多想,她迅速溜出卧室,穿过长廊。
      
      她选择性地避开有着浮华雕塑和精美喷泉的中庭,绕到这栋华美的城堡式建筑的后门。
      
      穿过一片花园,就到了后墙。
      
      后墙大概有五六米高,用大块的灰色石砖砌成,表面光滑无缝,但每间隔一段距离,就装饰有盘曲的弧形浮雕立柱。
      
      郁秋染沿着墙走了一小段,看到某处,墙外有一株高大的椿树探出头来。
      
      就是这里了!
      
      郁秋染攀着浮雕,三下五除二地向上爬去。
      
      可当她手臂一撑,跃上墙头站定后,不由得目光一滞。
      
      这是一片及其壮观的建筑群。
      
      石墙后,与洛可可庭院隔墙相邻的,是一个典型的中式江南园林,小桥流水,亭榭廊槛,灰瓦飞檐,水景叠映,奇石植立。
      
      这还不算完,稍远一点,挨着这座写意风园林的,是中轴对称,红墙金瓦,气势宏伟的北方古建筑园林。
      
      她转身回望,发现自己所在的洛可可式庭院向远处延伸,还依次接临着富丽堂皇的巴洛克式庭院,神秘奇诡的哥特式庭院……
      
      再远处,视线的边角,她甚至看到了小型的古希腊神庙和古罗马斗兽场。
      
      另一个方向,好像还有球形屋顶的伊|斯|兰建筑和金光闪闪的尖顶建筑……
      
      她目之所及,就有十几种不同风格的院落。可这里群山错落,溪流环绕,视线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还藏着多少园子。
      
      更妙的是,不同院落之间利用地形、植被或建筑物,造成了视线死角,互不影响。
      
      如果不是像她这样突发奇想地蹦跶到墙上,各个院落的人很难看到其他庭院的建筑。
      
      失敬失敬!原来不是《少爷和他的金丝雀》,竟是《海王少爷和他的金丝雀“们”》!
      
      郁秋染看了一眼隔壁的江南园林,庭院深处的小池轩榭边,有一个坐着红木轮椅,短发但身着古装的男子,正侧对着她喂鱼。
      
      虽然距离较远看不清面容,但那悠然雅致的仪态,一看便知是美人。
      
      她抬头极目远望,天边的两座山上,一座山间隐约可见佛寺的白墙绿瓦,还有身着灰衣的僧人在钟楼上撞钟。
      
      近一点的山上似有一座道观,像是有一众身穿道袍的修士正在练武场上习剑。
      
      看来这位“少爷”不但男女不忌,迫害残疾人,连方外之人也不肯放过……
      
      海王到这种程度,何其的丧心病狂!
      
      郁秋染深吸一口气,快速思考自己该怎么办。正在这时,她听到了一个清朗悦耳地声音问道:“小染喜欢这万象园吗?”
      
      郁秋染下意识地顺嘴答道:“当然喜欢啊。”
      
      说完她反应过来,发现轩榭里的古装美男不知何时靠近了围墙,正隔着一小片青翠的绿竹与她相望。
      
      嗯?这层层叠叠的桥和路,他坐着轮椅,怎么做到悄无声息,迅速靠近的?
      
      郁秋染瞬间警觉。
      
      美男子温和地微笑,像是没察觉到她的戒备一样,轻声哄着:“喜欢就送给你。上面危险,你先下来好不好?”
      
      这种量级的房产,是说送就送的吗?糊弄谁呢。郁秋染轻微调整了下站姿,确保身后没有可被袭击的空当。
      
      她正要说话,一阵凉风吹过,穿着单薄睡衣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古装美男眼中的忧虑更深了。他眉头微蹙,吩咐身后推轮椅的老者:“快想办法把少爷请下来。”
      
      看来是要请少爷来捉她了。也行,正好让她见识见识这旷古难遇的海王。郁秋染撸撸袖子,把缀着蕾丝边的袖口挽到小臂上来。
      
      趁着人还没到,她又仔细打量了一眼绿竹清影里的美男子。看起来很年轻,眉眼清隽,鼻梁挺秀……
      
      怎么越看越觉得……像是病弱版的她自己?
      
      郁秋染脑中迅速闪过“渣男”,“审美一致”,“替身文学”等词条。
      
      “少爷,上面危险,请下来吧。”柔柔的吴侬软语缓缓响起。
      
      郁秋染低头一看,发现不少穿着统一的淡青色襦裙,盘着螺髻的女子,正徐徐涌进庭院。
      
      她们莲步轻移,衣袂飘飘地排好队形,冲着郁秋染的方向行了个万福礼。接着不知从哪里掏出笛子、琵琶、古琴之类的乐器,错落有致地演奏起来。
      
      郁秋染:?
      
      同时还有不少身形高大,穿着深青短褐的师傅突然闪现,整齐划一地冲着郁秋染行了个抱拳礼,然后沿着围墙开始迅速搭建一个木质楼梯。
      
      郁秋染:!
      
      这时,她身后也传来了轻柔又紧切的呼唤。
      
      她扭头一看,洛可可庭院里,两个长长的队列一东一西,正分别穿过西洋式小花园,浩浩荡荡地赶过来。
      
      西边一队身着黑白配色,荷叶边裙摆,腰系大蝴蝶结小裙子的女仆,捧着双手置于胸前,边走边柔和地歌唱。
      
      到墙边站定前,她们还依次提起裙摆向郁秋染行屈膝礼。
      
      东边那队穿着白衬衣黑马甲的男仆,则整齐划一地抚胸欠身,向郁秋染行过礼之后,也搬出材料,在这边的墙上开始迅速搭建水晶楼梯。
      
      郁秋染站在墙头,左耳是轻透飘逸的东方古典乐,右耳是圣洁缥缈的教堂式赞歌。
      
      但这些美丽的小姐姐,都在柔声唱着:“少爷,请您下来吧~上面很危险……请少爷不要惊慌,请允许我们为您歌唱——台阶马上搭好~请您……”
      
      再三确认她们就是对着墙头方向唱之后,风中凌乱的郁秋染:!!!这是什么社死场面,到头来,少爷竟是我自己???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钮祜禄·观闲回来啦!希望这一本能有所进步!
    注1:本文是架空现代背景,这里参照现实,国内是18岁可以考驾照,美国16岁。
    下一本《茜茜和她的大猫男友》,魔法学院戏精情侣互披马甲的恋爱日常,求收藏~
    【预收文案】
      茜茜因身材娇小常受欺凌。她决心要成为一名优雅强大的魔法师,找回场子。
      她顺利考上异界学院,然而录取通知来自,战斗系。
      
      期末排位考,魁梧的旧相识嘲笑道:“矮豆芽,成为一名狂战士是什么感受?”
      只到他胸口的茜茜一拳将其锤飞:“就是我能顶着小白花脸,揍得你哭爹喊娘的感受!”
      曾欺负过她的熊孩子们(瑟瑟发抖):别问!问就是害怕!
      茜茜在后山捡到一只黑色小猫咪。
      它耳朵圆圆,肉垫粉粉,身姿矫健,光滑的毛毛下有豹纹若隐若现。
      茜茜:可爱!就是总吼我,何时能听它甜甜地喵喵呢?
      莱欧帕德,云豹族王子,因患先天性黑化病,与一众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还金灿灿的族人格格不入。
      因病无法成为战士的他,登顶学院魔法系呼风唤雨第一人。
      一次法术出错变回幼态原型,他被一个采药的女孩捡回去饲养。
      起初,猫猫莱欧:莫挨老子!
      后来,听到女孩说理想型是精灵族的他:我也可以!
      于是,茜茜在落日森林邂逅了理想男友。
      他黑发碧眼,身材纤瘦修长,制作的跌打药又好又香。
      害怕吓到对方而谎称是药剂师的茜茜,与伪装成精灵族的莱欧帕德,
      两人谈起恋爱:“他/她好傻好柔弱,我要保护他/她。”
      期末,学院各系联合大比拼。
      战斗系扛把子茜茜,与魔法系大魔王莱欧帕德狭路相逢,面面相觑。
      校报:喜大普奔,那两位杠上了!
      众人纷纷喜极而泣:太好了!请他们互相祸害去吧,别来霍霍大家了求求了。
      不久后,校报:天崩地裂,那位对那位喵喵叫了。
      所有人眼前一黑:不要啊——夫妻双打真的会死人的!
      狂暴萝莉VS绿茶大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