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圣杯战争是只有魔术师才能参加的战争,森先生还是不要有什么想法。”远坂时辰告诫。
      
      森鸥外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但考虑到之前远坂时辰对于他安室的反应,这个男人很可能不是阴阳怪气,而是真的不太会为人处世。
      
      不过倒也确认了圣杯战争确有此事。
      
      “我只是好奇一问,那么就在此等您的好消息。”
      
      直到被远坂时辰牵着走出□□大楼,远坂冬还没从自己这一世的父亲是个憨憨的事实里挣脱出来。
      
      实在很难想象,上一世他的父亲是个在商场上无往不胜的老狐狸。
      
      憨憨远坂时辰:“冬,你母亲和……妹妹这次也来了,去见见吧。”将穿着小洋装的冬塞到私家车的后座,将空间留给久别重逢的母子,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少年上辈子对母亲的记忆很少,只记得她叫远坂葵,是个温柔病弱的女人,在他出生后没多久就因病去世。
      
      “冬!”远坂葵拉住男孩的手,“你还活着。”
      女人声音颤抖,远坂冬走失三年之久,走失时才七岁岁,没有人觉得七岁的稚童能独自活下来。
      
      “是的母亲,让您担心了。”和葵长得极像的少年抬手拭去她的泪水,虽然不在远坂家长大,但不可否认,少年无疑留着远坂家的血,一举一动说不出的矜贵。
      
      “能在你十岁生日的时候找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远坂冬陷入一个柔软的怀抱,一个小姑娘拽着远坂葵的裙摆在怯生生的与他对视,黑发蓝眼,很好的继承了远坂时辰的基因。
      
      “母亲,这是……”
      
      “这是你的妹妹,凛,来和哥哥打招呼。”葵放开了冬,没有松开相握的手。
      
      “你好。”远坂凛看上去不太怕生,但她似乎对多一个兄长有点不乐意,看上去有点气呼呼的
      
      “她很有天赋,是你父亲选定的继承人。”葵对着冬歉意的笑笑,如果没有凛,那么远坂家的继承者毫无疑问是身为长子的远坂冬。
      
      “就算哥哥回来了,我也不会把继承人的位置让给你的!”小姑娘一脸我才是爸爸最喜欢的孩子的样子。
      
      “好的,凛。”远坂冬轻轻笑起来,明明是昏暗到极致的环境,这一刻却好像有光落在他身上,“你会是最好的继承者。”
      
      远坂凛一下子红了脸,兄长虽然和母亲长得很像,但十岁的远坂冬有一种英气健康的美,他笑起来的时候温柔极了,仿佛面前的人犯了再大的过错也会被原谅。
      
      小姑娘红着脸缩在一边,母亲被两个人之间的互动逗笑,但想到过继到间桐家的幼女,这笑容又暗淡下来。
      
      「主线任务:回归远坂家已完成」
      
      沉寂许久的UI界面又活过来,远坂冬看了眼,垂下眸子。
      
      少年手背上的猩红闯入视野,远坂葵瞳孔蓦然紧缩,“冬,这是……什么?”
      
      身为魔术师的妻子,远坂葵当然知道这圣痕是什么,可她不愿相信。
      
      “这是……”
      
      要说吗?远坂冬迟疑了,这个游戏系统是属于他的秘密。
      
      可以肯定的是,没有系统他活不下去,而系统没有他做任务来提供能量也将消散。
      
      他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这是令咒。”远坂时辰将他的迟疑看作是不认得圣痕的表现,他举起手背,上面同样的圣痕让远坂冬心中没由来的一紧。
      
      “这是你被选中参加圣杯战争的证明。”远坂时辰解释道:“这是聚集七人的魔术师争夺圣杯的战争,加上你,我们远坂家一共被有三人被选中。”
      
      “还有谁?”
      
      “我的弟子,言峰绮礼。”远坂时辰很高兴,他愈发确定,这次的圣杯一定选中了他们远坂家。
      
      他,能够抵达根源。
      
      “你回来的正好,魔法阵已经准备好,我们今日就会举行召唤仪式,你也来冬,我会教你魔术,提前召唤。”
      
      这么快?可是他的令咒是游戏赋予的,并不是真的参赛证明。
      
      远坂冬打开游戏界面,右下角有一个头像,原本黑发蓝眼的主人公不见了,少年顶着一头草灰绿头发的性冷淡脸贴在上面,像从哪里扒拉下来的员工照。
      
      他叹了口气,如果他不因为日本图书馆的书看完了无聊,就不会想到要去玩以剧本著名的fgo来解闷。
      
      如果在洗澡的时候肝fgo,他的手机也不会漏电。
      
      如果他的手机不漏电他现在也不会在这里。
      
      后悔,总之就是非常后悔。
      
      远坂冬:「我还能回去吗?」
      
      「如果您完成所有任务之后能量足够,我们可以试试转移。」
      
      这句话让远坂冬重燃斗志,不就是做任务吗?冲冲冲,肝肝肝!
      
      「您之前完成新手教学之后已经攒下了30个石头,请问是否要现在进行新手十连?」
      
      「鉴于游戏特殊性,英灵如果以本身降临于现世将拥有两周时间限制,两周后将会回归英灵座,届时宿主灵基保管库中该英灵的卡牌也会消失。」
      
      「宿主可以选择将英灵放置在首页面板内,在装配卡牌期间,可以使用该英灵的所有技能……但是马修她因为是初始英灵所以在穿越过来的时候已经消耗掉了部分能量,只能存在几个小时。」
      
      游戏系统委屈巴巴,连字迹都暗淡不少。
      
      远坂冬能怎么办,当然是原谅它。
      
      「请问您现在要抽吗?」
      
      抽,当然抽。
      
      回家之后就要进行召唤,他必须有英灵能将这个召唤糊弄过去才行。
      
      点下召唤的一瞬间,圆盾一样的召唤阵闪烁出摄人的荧光,刺的人反射地闭眼。
      
      第一个出现的就是金卡,让他情不自禁感叹自己的好运气。
      
      金卡的最下方写着英灵的真名——诸葛孔明。
      男人穿着衬衫和大衣,指尖还夹着雪茄,眉间似乎有抚不平的褶皱,和记忆中历史上的诸葛孔明不能说一模一样,可以说是毫无关系。
      
      在远坂冬凝视卡面的瞬间,男人说话了,低沉的嗓音直接在脑海中响起,“在下为从者诸葛孔明,什么?你问是不是搞错人了?说的没错,在下是埃尔梅罗二世,不过继承了孔明的力量,没问题。”
      
      金光又转了一圈,一张金色的卡牌翻过来露出真容,居然是两张诸葛孔明?
      
      接下来的卡就很寻常了,只是一些概念礼装。
      
      「宿主抽到的概念礼装也可以对自己产生效用。」系统适时解释。
      
      远坂冬露出一丝欣喜。
      
      「比如这张死之艺术,对人形百分之25特攻,可以使您打人的时候更有力量。」
      
      远坂冬又阉巴了,圣杯战争很明显不是打人疼就能解决的。
      
      当晚。
      
      远坂冬在地下室见到了远坂时辰的弟子言峰绮礼。
      
      那是一个双眼毫无生气的人,仿佛不知道自己该归往何处。
      
      远坂冬站在父亲身后,看着他将召唤触媒放在了阵前。
      
      第一条蛇蜕下的蛇皮。
      
      光是看着,人形图书馆远坂冬就知道他的父亲想要召唤谁,传说蛇就是吃掉了吉尔伽美什辛辛苦苦找来的灵草才能蜕皮。
      
      用这个来召唤那位王者无异于雷区蹦迪。
      
      “……基为银与铁,础为石与契约之大公……天平的守护者!”
      
      远坂时辰的声音低沉而真诚,如果不看那个作为圣遗物的蛇皮,远坂冬一定会被他骗过去,认为这就是一个将英灵视为英雄对待的人。
      
      但,魔法师似乎永远都不会将自己的召唤物当做平等的人。
      
      啊……不对,现在应该说是魔术师了?
      
      说起来也没想到这边的魔术师和魔法师那么像,他还以为是什么变鸽子的那种柯学魔术师,没想到不是。
      
      金色的王者在召唤阵中心显现出身形,“哦?胆敢用这种东西召唤本王,你胆子还真大啊,时辰。”
      
      金色的涟漪在身后展开,一柄长剑从中急射而出,刺穿了那块价值连城的蛇皮化石。
      
      “如果不是感受到了一股令人怀念的气息,本王也不会想要来看一看。”
      
      王者猩红的瞳仁环视一圈,最终停留在远坂冬的身上。
      
      属于恩奇都的一丝气息同少年的身上传出,但仔细探究,又消失不见。
      
      难道说,这是卑劣肮脏的魔术师仿造恩奇都造出的人偶?
      
      他抽出粉碎化石的那柄剑,金色的纹路从剑柄一直延伸到剑尖,带着凌冽寒意直指远坂冬,距离咽喉不足一指。
      
      “戏弄我的罪过可是很严重的,时辰,魔术师已经肮脏到随意造人的地步了么?”
      
      冰冷的剑尖贴着下颚,远坂冬不得不顺着力道抬起头与之对视。
      
      这容颜让吉尔伽美什怔忪片刻,手中的力道不禁放松,无论是宛若晨星编织的发丝,还是那双夏日碧波一般的双眼,全都与记忆中的友人一般无二。
      
      他生来就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只是那双眼睛如今陌生地望着他,再也不会欣喜的笑起来。
      
      如果这个少年真的是恩奇都,那他怎么会忘记?

  • 作者有话要说:  吉尔伽美什:我就是感觉到了挚友可能在下面我就下来看看,没想到你居然造个没有记忆的人偶糊弄我?时辰!我杀你!
    远坂时辰:都是误会,这是我儿子,真的不是炼金人偶!
    ——————
    推一下我自己的预收《心中无女人拔剑自然神》
    「将预收文案放在这里看看能不能长出花花」
    现代人林玄一在收到高考录取通知书那年穿到了武侠世界,在兢兢业业成为一代剑仙之后,他踏破虚空又穿回来了!
      就离谱!说好的踏破虚空原地飞升呢?
    啪——没了!
      回过神就发现自己在凶杀现场,还有个穿棕色风衣的胖警探亲切地称呼他为林警官。
    这河里吗?
    目暮:林警官,嫌疑人不想配合调查,您看您能不能去引导一下?
    林玄一硬着头皮坐到带礼帽的赭发青年面前与之面面相觑,凭借多年前青春期阅片无数积累的日语词汇量,磕磕巴巴憋出一句:“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把衣服脱了。”
    中原中也:哈?
    #对着命案嫌疑犯嘴炮是什么感觉?#
    林玄一:谢邀,人在日本,刚踏破虚空,总之就是十分尴尬,现在想要鲨了嫌疑犯灭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