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所以说,现在这个少年是我们港口黑|手|党的了。”太宰治对着羊的成员们挑衅一笑。
      
      这一卷羊皮纸相较于通缉令,更像是一则寻人启事,魔法阵熄灭光芒的时候远坂冬明显感觉到体内多了一丝不属于自己的力量,以及-和远处某人的联系。
      
      “中原君,十分感谢你伸出援手,有机会再见。”远坂冬向赭发少年道别,他看不懂少年眼中的怜悯从何而来,但能救下素昧相识的人,这个少年无疑是一位好人。
      
      *
      
      港口黑|手|党的大楼是横滨的地标性建筑,像五根支柱,支撑着海滨的天空,但太宰治带他去的不是那里,而是一个封闭狭小的地下诊所。
      虽然看上去没有营业执照,但收拾地还算干净整洁,可一个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不应该在这里见他。
      
      远坂冬抬眼看向内室。
      
      “试一试这一件吧爱丽丝酱QAQ。”
      拎着小洋裙的中年大叔跨着脸哀求背对着远坂冬的小萝莉。
      
      “不要不要!”金发的小姑娘扭头抗拒。
      
      那个身份疑似港口黑|手|党的大叔,爱好是给萝莉换装,远坂冬瞳孔地震。
      
      他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不会被灭口吧!
      
      “boss还真是糟糕的大人,我把远坂家的长子带来了哦。”太宰治对这一幕适应良好。
      
      爱丽丝循声回头,看到了站在首领办公室门口的少年。
      
      那是怎样的容颜?
      
      仿佛众神亲手雕刻的完美作品,哪怕尚且年幼,也不难见之往后风姿。
      
      就算最动人的诗句也不足以描绘出他半分美丽。
      
      爱丽丝在看到少年之后脸腾地烧起来,她慌张地拿起一件洋裙穿上,一边控诉道:“林太郎太过分了!早知道有这么好看的客人来就不要让我试衣服呀~”
      
      “对不起啦爱丽丝酱,听到远坂这个姓氏,我还以为是什么无趣的贵族呢。”黑发黑眼的大叔走到远坂冬面前蹲下,“冬酱,要不要来试洋装?”
      
      你听见刚才太宰治说的是长子了吧!
      远坂冬木着脸与森鸥外对视,对方看上去像随口一提,但是期待的表情不似作假。
      
      “爱丽丝酱你也来劝劝他嘛,你也很喜欢他吧?”森鸥外企图将爱丽丝也拉到己方阵营。
      
      很难想象,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是个幼|女控,这个组织吃枣药丸。
      
      太宰治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看戏。
      
      “这件粉色的怎么样?”森鸥外提议过后又迅速否定自己,“粉色和嫩绿色好像不太配呢……”
      
      “林太郎,差劲!”爱丽丝气呼呼地推了森鸥外一把。
      
      太宰治兴味地勾起嘴角,众所周知,爱丽丝其实是首领森鸥外的异能,爱丽丝表现出对一个人的喜欢和维护,那一定程度上反应了森鸥外内心的想法。
      森先生是在借机试探远坂冬的态度吗?有意思。
      
      “爱丽丝别生气……”森鸥外立即放下手中的洋装去哄生气的小姑娘,显然幼|女和让远坂冬穿洋装之间他选择了前者。
      
      远坂冬忽然觉得有趣,森鸥外为什么试探他?难道是想借此衡量他是否能够掌控?
      
      “可以哦,洋装。”远坂冬拿起地上一件白色的,本来这样的装束是在古代欧洲是男性贵族间的流行款式,不仅仅属于女性,他穿也没什么问题。
      
      诊所里安静一瞬,森鸥外震惊地看着远坂冬,显然没想到他会答应。
      
      “噗~”太宰治笑出来,有趣,太有趣了。
      
      远坂冬从容套上那件洋装坐在森鸥外面前,穿上就知道了,这是专门买给他的衣服,爱丽丝的身高明显比他矮了一截,真要穿爱丽丝的衣服不可能这么合身。
      “感谢您将我带回,为我提供暂时的庇护。”少年的话滴水不漏。
      
      不是救,而是带。
      这两者所能从远坂家得到的感谢完全不同。
      
      远坂属于京都圈的老牌贵族,而且根据他们的情报网,远坂家绝不是有钱那么简单,好像还会什么魔法,虽然体系不同,但也属于异能者,而且和政府有一点交集,森鸥外要救远坂冬就是为了“挟恩图报”。
      
      而在远坂家主面前,少年说的话明显比他说的话有分量,这下麻烦了。
      
      森鸥外不动声色,“没事,各取所需。”
      “撒,来吧冬酱,这里有美味的小蛋糕,和叔叔我一起吃叭~”
      
      “谢谢您森先生。”
      
      “别这么见外,冬酱和爱丽丝一起叫我林太郎就好啦~”森鸥外一脸期盼地看着远坂冬,直到他接过小蛋糕咬了一口。
      
      “说起来,远坂家是日本的名门望族呢。”
      
      又来了,试探。
      
      上一世远坂家可是日本最大的财阀,虽然不知道这一世怎么样,但能发出这样“独特”的寻人启事,远坂家并不会差到哪儿去。
      
      前面的举措都是在放松他的警惕,而森鸥外真正的目的,是摸清远坂家报酬的底线。
      远坂冬严阵以待。
      
      “以魔术为根基的远坂家,一定知道圣杯战争是什么吧?冬酱有听过吗?”
      
      哈?魔术为根基?
      
      难道说,这一世他们家实际上是靠魔术表演发家,并非金融寡头?
      
      不过……
      “圣杯战争?”
      
      森鸥外忽然不笑了,他盯着少年的眼睛,似乎要看透灵魂。
      
      但远坂不怵这个,他前世虽然是个不继承家业的纨绔子弟,但贵族基本的演技还是会的,他歪了歪头,发丝在脸侧垂下一缕,显得那双眼睛愈发无辜起来。
      
      “森先生在看什么?难道说我嘴角有什么吗?”
      
      无辜的少年伸出舌尖试探地舔了一下嘴角,将蹭到的奶油勾入口中,他苦恼地皱起眉来,“真是失礼了,我许久没有吃到如此好吃的甜品,这种事森先生直接说就可以了。”
      
      “是吗?冬酱真是不错啊,可惜了,羊皮纸是主动触发的,否则我可真想将你留在港口黑手党。”窥视的视线消失,森鸥外笑眯眯地感叹。
      
      “咚咚——”
      门被不紧不慢的敲响,接着是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听说您收留了犬子,我是远坂时臣,特此前来拜访。”
      
      霸霸!救救孩子,孩子不想再和奇怪的大叔打机锋了!
      
      “请进。”
      
      “请问犬子现在在何处?”男人说话带着抑扬顿挫的腔调。
      远坂冬脑海里不期然浮现出自己父亲的形象,一个无论何时都要秉持优雅的男人。
      
      抬头看去,男人穿着传统的欧式西服,领结一丝不苟,那一张脸更是与前世的父亲一模一样。
      没想到和这个世界的父亲第一次见面是这样的场景。
      
      “你的儿子就在你面前哦远坂君。”
      
      远坂冬与父亲对视,“许久不见了,父亲。”他拿不准自己走失了多久,语气生疏。
      
      远坂时辰深吸一口气,“冬?”
      
      “是的,父亲。”远坂冬低声应道,“是森先生带我回来。”
      
      远坂时辰平复心绪,“感谢贵方将犬子寻回,根据羊皮纸上所说,贵方的要求我们远坂家会尽量满足。”
      
      “你儿子的价值可不低。”森鸥外说道。
      远坂冬对其父亲说的话模棱两可,这个小孩,居然在卖自己人情。
      “说起来,最近我已经想好了港口黑|手|党的官方注册名,就叫港口物流贸易有限公司,远坂家主觉得如何?”
      
      黑发的中年男人坐在长桌尽头,宛如坐于王座。
      
      他的意思哪怕连远坂冬这样的“稚童”都能明白:我们想要转正,请您想想办法。
      
      在日本,如果想要将公司注册为有限公司,那么开业证必不可少,
      
      能够将寻人启事依托于黑手党渠道的远坂家一定也有这方面的人脉。
      
      但像港口黑|手|党这种履历黑到底的组织,想要靠自己拿到开业证简直是天方夜谭。
      
      所以,他便借“找回”远坂长子这个由头,对远坂家提出要求……
      
      哪怕是前世,这样的要求父亲也会三思而后行,给黑|手|党开业证无异于放虎出山,如果事情败露,会对远坂家的声誉产生一定影响。
      
      说到底,现在的远坂冬没有自信,他不确定自己的价值在父亲那里比不比得过家族声誉。
      
      但他没想到,远坂时辰好像没听懂森鸥外的言外之意,由衷赞叹,“恭贺您改邪归正,您可以提出条件了。”
      
      霸霸,你是不是不要我了霸霸……
      
      别说森鸥外,远坂冬甚至都以为他爹在装傻。
      
      不行了,不管远坂时辰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不懂,他必须主动出击。
      
      决不能就此接受下半生都在港口黑|手|党穿小洋装的命运。
      
      “父亲,森先生是想请您为港口黑|手|党申请一张开业证,注册名是港口物流贸易有限公司。”
      
      “啊,这样。”有了提示,远坂时辰迅速回过味,“了解了,开业证不日送到,犬子我就先带回去了。”
      
      就这样答应了?
      原来您不是在装傻啊,这一世您为什么如此单纯,远坂家药丸。
      
      远坂时辰的果决让森鸥外也惊讶一瞬,他甚至觉得对方是在许空头支票。
      
      但远坂家的声誉一向不错,向来言出必行,森鸥外一时也有些迟疑,不如试探一下,刚好他对冬木那边的圣杯战争也有兴趣。
      
      “远坂先生,听说冬木会在今日举行圣杯战争,请问您是否清楚具体情况,我们港口黑|手|党对其也有兴趣。”

  •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下基友的文《开挂即是正义》@金麦麦
    身上开了将近五十个挂的战力天花板穿咒回,快去看两个作品天花板打架!他两甚至声优还一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