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 23 章 ...

  •   赤司:???
      他愣了足足三秒,少年温热的吐息撩过耳边,完全没注意到这样的话有什么问题。
      从小到大从未有人跟他讨论过如此私密的话题。
      
      哪怕算是半个竹马的紫原……
      
      远坂冬浑浑噩噩的脑子在此时才清醒过来,他直起身,佯装正经地打开书本,一瞬间耳根烫的惊人,热度顺着耳廓爬上脸颊。
      
      赤司不知道怎么答,两人都装作无事发生。
      
      “赤司君,一起去食堂吗?”远坂冬干笑着提议,同桌的赤司君一上午都和自己毫无交流,尴尬围绕着这小小的一方桌子,少年甚至好几次在记笔记的时候拿倒了笔,划拉两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好。”赤司应道,他心神不宁,老师讲的内容传到耳边的时候只剩下轻轻的嗡鸣声。
      
      两人沉默地走在去食堂的道路上,偶尔有女孩子看着他们偷笑然后互相说些悄悄话。
      
      这种令人窒息的感觉持续到坐到餐桌前,隔壁班的紫原端着饭盆坐到了赤司的手边。
      
      别人的都是饭盘,而他的是饭盆。
      饭量惊人!
      
      远坂冬不禁陷入沉思,难道他长不高的原因是吃的太少了?
      
      “远坂今天没来早训,赤仔没有说你吗?他对你真好啊。”紫原一边呱唧呱唧地用餐,一边发出了羡慕的声音。
      
      “抱歉,是我忘记了,下次不会了。”
      
      “我倒是无所谓啦,只是其他对篮球很认真的人可不会这样想哦。”紫原用筷子戳起一个丸子塞进嘴里。
      
      “正是。”灰发少年将三明治往餐桌上一扔,拉开远坂冬对面的椅子大马金刀地坐下。
      
      一副全村劳资最吊的模样。
      
      “本大爷就是灰崎祥吾,你这样的娘娘腔来什么篮球队?要找男人去别处玩怎么样?我给你介绍一个酒|吧?”
      
      本大爷?
      奇了,这世上居然还有比吉尔伽美什更加中二的人……
      
      远坂冬核善地笑笑,“是吗?灰崎桑看上去对那样的地方格外熟悉啊,是自己经常去的缘故吗?”
      
      一瞬间,大家看灰崎翔吾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了。
      
      “哈?”灰崎祥吾作为新鲜出炉的不良,在学校几乎所向披靡,还没有人敢这样对他冷嘲热讽!
      
      今天,他就要给这个小绿人点颜色瞧瞧!
      
      灰崎君两三口吞掉三明治,就着白水咽下去,表情看起来就噎得慌。
      “你他|妈是不是找死!”
      
      弹舌加上HOLA,不良标配,学的还挺不错。
      
      “灰崎。”赤司想说什么,远坂冬手腕一横,筷子尾部轻轻打了一下装果汁的玻璃杯,清脆的响声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
      
      这种动作被灰崎理解为退让,他伸手想要端起远坂冬的餐盘。
      
      小绿人买的肉挺多,只要端起来盖到他头上,说不定会哭,真想看看他落泪的样子啊,灰崎恶劣地想。
      
      端!
      咦?
      端不动?
      
      “怎么了灰崎君,一直站在我旁边做什么?如果想吃午餐的话不如自己再买一份,总吃三明治对恐怕不好哦?”远坂冬笑得温柔极了,但灰崎祥吾莫名地感觉一阵令人齿冷地恐惧。
      
      少年细白的手指仅仅按住餐盘的一角,就令人哪怕用尽全力也无法撼动一分,如果他用全力呢?
      
      灰崎有点怂。
      
      “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远坂冬学着太宰治的语气,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啊!莫非,灰崎君特别想吃我吃过的这一份?”
      
      众人看灰崎的眼神更加不对了——原来你竟是这样的不良!
      
      “切!你给我等着!”
      灰发少年留下一句“凶狠”的反派台词,插着兜晃晃悠悠离开。
      
      赤司对他处理事情的方法不可置否,提醒道:“灰崎君相当难缠,你最近放学不要一个人走比较好。”
      
      “嗯,谢谢。”远坂冬没放在心上,灰崎还是最好祈祷他放学是一个人走的,他那些朋友但凡来一个稍微认真点的,灰崎头都要被打掉。
      
      因为早训缺席的缘故,根据社团的规矩,他在晚上要补上训练量,结束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赤司今天也在加练。
      
      社团的更衣室里飘着消毒水的味道,远坂冬不太喜欢这个气味,他喜欢更加自然清澈的花香。
      
      他双手交叉,捉起运动服衣摆的两角向上掀起,那截被高年级多次惊叹的腰肢就暴露在赤司的视线中。
      
      其实仔细看去,远坂冬的腰肢上布满紧实的肌肉,这些肌肉虽然存在感不强,但是足以说明这是一具多么有力量的身体。
      
      赤司打领带的手一顿,有些懊恼起来,他怎么开始想这种事,实在有些失礼。
      
      “赤司君,要一起走吗?”远坂冬拎起制服包,走到顿住动作的少年身边,看着纠缠在手指上的领带问:“怎么了,不会系吗?”
      
      在面对这些初中生的时候,活了两世的远坂冬不可避免地认为自己是长辈,应该照顾他们一些,“如果不会,我可以帮你系。”
      
      赤司看着那双如同夏日深潭一般的眸子,一时间居然魔怔一般松开了手,领带从指尖滑落,垂在锁骨两边,他说:“麻烦你了。”
      
      “没关系,别看我这样,实际上很会照顾人哦。”远坂冬伸手捻起那条领带,不可避免地想到第一次陪英雄王出去买领带时候的场景。
      
      那个令人头痛的王者居然要选金色的,然后理直气壮地让他帮忙系。
      
      当他是保姆吗?
      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给他系了:)
      他超会照顾人der!
      
      “这个拿住绕一圈,然后从这里伸进来就可以了。”
      
      两人的身高几乎毫无差别,系领带这样的动作不免令两人鼻息交缠,赤司忽然回过神,他后退一步,“……谢谢,我已经学会了。”
      
      “啊,不愧是赤司君,学的真快呀。”
      
      远坂冬开心地笑起来,那张本身就美到跨越性别的面容在这一瞬像是被光点亮了,神明确实偏爱这这个人。
      
      赤司觉得自己应该是石乐志,他别过头不去看那张脸,心跳渐渐平复。
      
      “走吧,回家了。”
      
      两人住的地方隔的不远,东京都市圈之内最繁华的富人区,两人的宅邸实际上也就隔了几条街,一起上下学完全没有问题。
      
      沿路风景很好,只是要经过一条幽暗的小巷。
      
      “远坂本家在冬木吗?这边的房产是令尊置办的?”赤司找了些能令自己冷静的话题。
      
      “这边是我买的,不过冬木那边有很多商铺和寺庙都是远坂的地产,具体有多少其实我并不清楚。”远坂家除了是魔术师,还是半吊子的地产商,不知道为什么,远坂时辰为了聚集圣杯战争所需要魔力而买下的地脉涨幅惊人。
      
      渐渐远坂家只需要收租就可以支撑高昂的宝石费用。
      
      总之整个冬木的商铺基本都是远坂家的。
      
      “啊,有一点,赤司君。”冬正色道:“我实际上并非远坂家的继承人,如果你是想要结交一个继承人,恐怕就要失望了。”
      
      “赤司还没有到需要去结交某个继承人来拉高自己身份的地步。”赤司征十郎说道,这一刻,他的神情居然与家里的那位王者有了微妙的重合。
      
      在远坂冬愣神的时候,赤司又表情微妙地说:“况且,你说的那种情况,一般是针对联姻……”
      
      “这样啊……”远坂冬天生对这些不太敏感,只能似懂非懂地点头。
      
      “劳资听不下去了,你他|妈要聊到什么时候。”灰崎从暗巷里出来,手中的棒球棍敲在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跟在他身后的还有跟着他混的其他小混混,棒球棍看上去是在一个地方买的,有一种劣质的金属感。
      
      “灰崎……”赤司想上前一步挡在远坂冬身前。
      
      咔哒,轻微的上膛声响起,接着是青年懒散的话语:
      “啊……不来东京的话,完全不知道这里还有和羊一样的东西,你们想对我的友人做什么?”
      
      灰崎祥吾凭借本能反应瞬间后退一步。
      
      面前的青年披着黑色大衣,手腕和左眼被绷带覆盖,身上传来浓烈的腥味,鸢色的眼瞳之中空无一物,所有人都在一瞬间得出结论——
      他真的会杀人
      
      “喂!这枪是假的吧!有本事你试试啊!”
      
      灰崎恨不得把叫嚣的小弟按在地上打。
      
      那东西怎么看都是真的啊喂!远坂冬居然是这种狠人吗?哪条道上的啊?
      
      “太宰。”远坂冬无奈地喊青年的名字,“他们是我的同学,只是闹着玩,没什么事,你来东京做什么?”
      
      “诶?真的?没事的,在这边杀人虽然有点麻烦,但也不是不可以辣!”
      
      灰崎:……
      你不要把杀人说的那么轻描淡写啊!
      
      “而且我刚刚处理完几个泄露情报的叛徒,啊,冬酱是不是还没见过?我们处理叛徒很有一套的,先让他咬住台阶,痛击后脑,令下颚骨粉碎,然后将人翻过来,对着胸口开三枪,朝——有趣!”
      
      灰崎的脸已经可以用面无人色来形容了,他感同身受地觉得下颚酸痛。
      
      “这就算了。”远坂冬看了一眼已经开始瑟瑟发抖的同学们,只有赤司还是正常表情,其他人都是一副我是不是要死了的绝望脸。
      
      “别吓他们了,你来做什么,之前说的那件事很苦恼?”远坂冬为还年幼的学生们解围,打手势让他们先走。
      
      “赤司君,明天见。”
      
      神色温和的少年就站在深渊旁边,安静目送他们离开,直到再也看不到那道绿色的身影,灰崎才有点战战兢兢地问赤司:“喂!赤司家的,你知道远坂是哪条道上的吗?”
      
      “刚才那个,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赤司沉声道:“而远坂冬是远坂家的长子,京都圈的贵族不是说着好听,灰崎,好自为之。”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1
    作者:请问灰崎君为什么想欺负远坂冬呢?
    灰崎:因为想看他哭
    作者:为什么呢?
    灰崎:问你个头你烦不烦(脸红
    作者:你脸红个泡泡茶壶,笔在我手里劝,你态度端正点
    灰崎:切,干嘛那么凶,八婆
    我(有被我自己气到)
    小剧场2
    灰崎(震惊.jpg)远坂到底是哪条道上的人!
    冬:……倒也不是,你误会了,我只是平平无奇的普通中学生罢辽!
    祝大家除夕快乐!只有1000啦今天么么哒!明天补上后面的!
    祝大家都收到特别多红包!新的一年收获更多的好运!爱你们!么么哒
    ————
    写完啦!!!确实是有人来找冬酱,但是不是闪闪,英雄王在考虑一件大事呢!大家猜猜是什么事情呀?
    走亲戚真的累,回来都已经好晚了,只能半夜写
    感谢在2021-02-10 11:59:44~2021-02-11 21:06: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千城墨白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