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吉尔伽美什在外面喜欢本王本王的自称也就算了,还喜欢到处叫人杂修。
      
      远坂冬顶着赤司征十郎疑惑的视线感到一阵窒息。
      
      “这是我的朋友,暂且借助在我家。”远坂冬介绍。
      
      朋友这个定义让吉尔伽美什的脸色好了很多,但少年接下来的动作令他又不爽起来。
      
      他凑近那个红发的男人,在他的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接着红发少年的表情就变得微妙起来。
      
      “我明白了,明天见冬。”
      赤司在道别之后甚至还对着吉尔伽美什点了下头作为问候才离开。
      
      身为王者,单单为了一句话就出口询问实在没有风度,应该一个眼神撇过去,臣下就知道怎么做。
      
      远坂冬当然明白,但刚刚那句话真不能给吉尔伽美什知道。
      因为他说:我朋友还在中二期,整天幻想自己一统亚|非|拉,请多担待。
      
      这要是被知道了就不是吊起来问询的程度了,应该会被吊起来打……
      
      “英雄王,您真不能再这样杂修杂修的叫别人了。”
      
      一年的相处,足以让远坂冬的态度随意很多。
      
      “现代社会的异能机构还是有很多的,我可不想有朝一日还要到异能机构去捞你出来。”少年无奈地提示,经过了解,异能特务科作为日本政府异能机构的顶端能量很大又神秘至极,而他旗下还有各种咒术机关,魔术师机构。
      
      对付英灵的方法一定有的是。
      
      吉尔伽美什哼了一声,没接话。
      
      「叮铃——」
      来电显示:太宰治
      
      他现在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喂?”
      
      太宰治:“我就单刀直入的问了,你知道英国时钟塔骑士吗?”
      
      “啊,英国那边的魔术师机构吧?相当于我们的异能特务科,不过管理的大多是魔术师,怎么了?”远坂冬到家,放下制服包。
      
      “mimic,你听说过吗?”
      
      太宰治的问话声很轻,远坂冬清晰地听到他那边传来地惨叫声。
      
      mimic?
      
      “没有,除了什么事吗?”
      
      “嗯。”
      
      远坂冬都能想象出太宰治现在的表情,那双鸢色的眼眸之中什么都没有,看似平静的表情之下大概是无与伦比的暴怒。
      
      “我会帮你问一下英国那边,请小心。”远坂冬挂断电话。
      
      对于太宰治这样的人,任何有关于性命的关心都显得苍白无力,他一心向死,但身上缠住了好几根蛛丝。
      
      这些坚固又脆弱的蛛丝紧紧拉住了他,但远坂冬有预感,这些蛛丝里面的一根,就要断了。
      
      帮帮他吧,就算是为了文坛。
      
      “您好,肯尼斯老师,我想问一下关于mimic的事情?诶?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到日本啦……”
      
      “……原来如此,啊……什么时候去时钟塔?这个……喂?喂?肯尼斯老师您说什么我听不清。”
      
      远坂冬眼疾手快地挂了电话,他的目标可是普通平和地过完一生,顺便把该留下的书全部留下,去时钟塔研究魔术不是他的目标。
      
      总之现在就装作信号不好蒙混过关!(握拳)
      
      根据肯尼斯老师的话语,远坂冬得出了一个结论,mimic就是一个瓜皮组织。
      
      这个组织在英国到处抢劫,搜刮军火,惹怒时钟塔只为了一样东西——圣杯
      
      这个瓜皮组织的瓜皮首领居然觉得圣杯肯定在英国,他一定是觉得这种一听就很宗教的东西属于教堂。
      
      但他万万没想到圣杯战争在日本展开,mimic消息滞后,找到日本的时候圣杯战争早已结束大半年。
      
      本着互不侵|犯的条例,英国“钟塔骑士”不可以在日本的土地上执法,而日本异能特务科似乎没有动作,于是造成了mimic在横滨横行的局面。
      
      远坂冬将情况编辑成邮件发送给太宰治。
      
      太宰作为抢夺过的人,很清楚圣杯的作用,mimic中有人一定有需要依托于圣杯才能实现的愿望。
      
      远坂冬已经见识到人许下的愿望能有多离谱,拯救世界都算是里面比较正常的了。  
      
      太宰治回信:「谢谢,下次见面请你吃螃蟹。」
      
      下次见面啊……对于太宰治来说,说出这种话几乎算是奇迹,论是见面还是请客。
      
      “你在傻笑什么?”吉尔伽美什心情不好,非常不好,他发现自从远坂冬上了学,就开始变得忙碌起来,以前在家的时候并非如此。
      
      在王身边的时候将全部注意力放在王身上才是理所当然的事!
      
      吉尔伽美什十分愤怒,但又无处发泄,就好像原本只属于自己一人的珍宝被无数人觊觎,偏偏宝物仍毫不自知地散发夺目光泽,若叫他就此蒙尘,又过于可惜。
      
      “我只是觉得能和太宰治明确约定下次见面是一件稀奇又值得高兴的事。”远坂冬坦白,这时候如果敷衍地说没什么,英雄王会独自生一周闷气也说不定。
      
      “那个杂——渣滓。”吉尔伽美什骤然改口。
      
      ……叫您不要用杂修骂人的意思并不是让您换个词:)
      
      这是什么企业级理解。
      
      远坂冬心累,外卖员举着的大份披萨也就缓解了他一点点心塞。
      
      之后就是平平无奇的写作业,写稿件。
      
      直到睡觉英雄王好像都没怎么消气的亚子,但这一切和他远坂冬有什么关系,自己生气去吧!惯的你!
      
      远坂冬被英雄王磨得没什么脾气,猫猫也得遭受一点冷遇才行!这两天十足疲惫,洗漱过后他真没有精力再去哄英雄王了。
      
      沾到柔软的羽绒枕,盖上小被子,少年美滋滋地进入梦乡。
      
      *
      
      “恩奇都大人,王喝醉了。”
      
      面前是一位娴静淑雅的女性,她带着面纱,目录希冀的盯着他。
      
      恩奇都?
      
      远坂冬疑惑,那不是传说吉尔伽美什的挚友吗?根据所学的知识,和英灵相性良好的御主会梦见英灵身前的事迹。
      
      可如果他真的喝吉尔伽美什相性好,早该梦见了才对,怎么会等到将近两年之后的现在?
      
      “恩奇都大人,请您带着王回房间吧。”
      
      “我知道了西杜丽。”远坂冬听到自己这么说。
      
      这无疑就是他的声音,离奇地想让人摸摸自己的喉咙,然后他惊悚的发现自己动了。
      
      居然是恩奇都视角的记忆?
      
      反正是做梦,看看又不会少块肉,远坂冬这样安慰自己,不就是王的挚友视角吗?完全没问题哒!
      
      有时候梦境还能够操控,说不定他能“一个手滑”把醉酒的吉尔伽美什扔到地上。
      
      嘿嘿
      
      可是恩奇都作为王的半身对王极其温柔,远坂冬没能感受将吉尔伽美什整个掼在地上的快感。
      
      “恩……奇都。”醉酒的王者在寝室里拉住挚友的手,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个头啊!
      
      远坂冬顶着一头乱发睡眼惺忪的坐起身,这个梦蹊跷至极,在恩奇都被吉尔伽美什拉住手腕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不对。
      
      但是醒不过来!
      
      而且吉尔伽美什!你是在装醉吧?
      可真有你的!
      
      远坂冬感同身受的揉腰,还好,只是梦,求求了,他真的不想再梦到最古基友的一切了,放过他吧!
      
      梦境之中他能清楚的感知到恩奇都心中所想的一切,「我为他而生,愿意成为他的矛、他的盾,愿意为了保护他而死,接受他的一切。」
      
      原来这就是挚友吗?
      
      远坂冬以前看史诗的时候不理解为什么宁孙女神会对吉尔伽美什说:“孩子,你爱他就会像爱自己的妻子。”
      
      现在他懂了!懂得不能再懂了!
      
      而且,远坂冬掀开被子,头一次鬼鬼祟祟的换衣服,妹想到啊,他真的妹想到,上一世第一次不是这样的啊!
      
      这让他怎么面对英雄王,裂开了。
      世界毁灭算了。
      
      远坂冬浑浑噩噩洗澡,浑浑噩噩打电话给保洁,然后浑浑噩噩坐在餐桌前。
      
      偏偏往常总要睡懒觉的英雄王今天居然早起了!
      
      远坂冬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他自己做的梦,英雄王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知道,只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切都会变得正常起来der!
      
      故作镇定地喝了口牛奶,一抬眼发现英雄王盯着他看。
      
      “怎么了?”他舔去嘴角的奶沫,轻声询问。
      
      “没什么。”吉尔伽美什居然率先撇开视线,随手拿起桌上作为装饰的书本盘翻了一页。
      
      “哦。”远坂冬放下心来,就说嘛,梦这种东西在离谱也不可能被发现的。
      
      “——只是昨天做了个美梦。”
      
      哐叽——远坂冬的刀叉摔到盘子里发出一声脆响。
      
      不会吧不会吧?难道说,是同步进行的?
      
      不!决不能被英雄王发现他已经知道了他和挚友感情甚笃的秘密!
      
      会被鲨的!肯定会被鲨的!
      
      远坂冬勉强扯开一个微笑,“我昨天倒是做了个噩梦……”
      
      捱过早餐时间,远坂冬迷茫地来到学校。
      
      赤司已经坐在座位上了,“你来的真晚,第一天就翘了部活的早训是不是不太好?”
      
      早训?什么早训?
      啊……运动社团有早训来着……
      
      他极限地忘记了!
      
      “我忘了。”少年欲哭无泪,将额头顶在桌板上。
      
      “我跟监督说了,你今天有事。”
      
      赤司征十郎也太温柔了!真是个好人!比英雄王好多了!
      
      啊对了问问他那个,男孩子之间的秘密!
      
      “那个,你第一次……幻想的是谁?”远坂冬悄悄凑过去,悄咪咪地轻声问道。

  • 作者有话要说:  远坂冬:我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我完了(万念俱灰)
    窝再强调一次,窝不是lsp,喜欢的收藏我专栏,蟹蟹诶!
    ——————
    不能接受的,理解为平行世界的史诗即可。
    我其实也不记得他两啥时候那啥过,但是根据我听过的一堂公开课,那边只要感情好就会通过那啥来交流感情,对。
    我不管!我说是真的就是真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