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 ...

  •   但埃尔梅罗二世没有拒绝的权力,因为远坂冬虽然表面上温和但实际上是我行我素的典范。
      
      在前往教会的途中,言峰绮礼在自动贩卖机前停下,买了一罐红豆年糕,然后站在贩卖机前一本正经地拉开拉环开始享用。
      
      “我总觉得有些不对,暂时撤离如何?”埃尔梅罗二世拉住还想要跟的远坂冬。
      
      “没什么不对的,就算言峰绮礼真的发现了也不会对我做什么,圣职者一般都拥有非同一般的道德感,况且我还是他师父的儿子。”远坂冬安抚地轻拍二世扣紧的手,“我只是有种直觉……”
      
      不跟过来恐怕会发生什么让自己后悔莫及的事。
      
      不远处言峰绮礼喝完了那罐年糕,重新迈出脚步。
      
      “master,教会之外有感应结界,我如果进去就会被发现,只能在外面等候,如果有什么需要请摔碎这个。”
      
      身前身为魔术师的埃尔梅罗当然有用以警示的魔法,他真的不想御主再浪费令咒了。
      
      远坂冬接过二世的卢文符石,头也不回的跟着言峰绮礼进入了教会。
      
      言峰绮礼住的地方不算远离教堂,可却是个阴暗昏黄的角落,远坂冬为自己使用了一个才跟着埃尔梅罗二世学会的隐匿魔术,紧贴着言峰绮礼进门。
      
      木质的房门在合上的时候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治声,然后远坂冬抬眼,不期然对上了吉尔伽美什的视线。
      
      他一瞬间屏住了呼吸,难道被发现了?不,不会那么快,吉尔伽美什或许只是在看他举起的酒杯,刚刚的视线恐怕也只是错觉。
      
      然后吉尔伽美什笑了一下,远坂冬的汗毛根根竖起,他还没来得及恐慌,疑惑就窜上来:吉尔伽美什不是父亲的英灵吗?为什么会在教会?
      
      “看来你今天心情很不错,archer。”言峰绮礼的声音响起。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圣杯有多少价值,但就算它是破铜烂铁也无所谓,我找到了圣杯战争之外的乐趣。”
      
      吉尔伽美什的视线从“酒杯”移开,看向摆放在面前的棋盘。
      
      远坂冬布满冷汗的脊背渐渐放松,看来刚才的凝视确实是错觉。
      
      “在这被你成为充满赝品的丑陋时代里找到的‘乐趣’?”言峰绮礼似乎觉得吉尔伽美什的话特别有趣,甚至将乐趣两个字说出了一点嘲讽的味道。
      
      “但现在看来,这个世界还是有一两个真品存在的。”吉尔伽美什用一种远坂冬十分想要吐槽的姿势摇晃着红酒杯,然后抿了一口,“此事暂且不论,绮礼,难得你今天心情不错啊。”
      
      远坂冬听得一头雾水,前世他作为读遍日本图书馆所有书籍的小读者,还是看过中国作家古龙的作品的。
      
      这两个人的对话太古龙了,你们有什么不能直说吗?
      
      “只是心中的石头落地了。”言峰绮礼朝着沙发走去,“终于能从烦人的重负之中解放了。”
      
      “那么你剩下的令咒会怎么样?”吉尔伽美什开始摆弄棋盘上的旗子,仔细去看,又觉得他推来推去毫无章法,只是单纯的消磨时间罢了。
      
      “令咒会回归圣杯,由圣杯再次发放给有资格参赛的御主,被选中过一次的御主被再次选中的机会很大,这也是出局者要被教会保护的原因,当然圣杯应该不会再选中我,毕竟我和assassin的任务都完成了。”
      
      “是吗?”吉尔伽美什似乎没把神父的后半句话放在心上,“对了,那件事情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远坂冬一凛,意识到自己可能能够听到极其重要的情报。
      
      “御主们参加圣杯战争的理由吗?远坂家的长子似乎发打着让父亲认同自己的幼稚注意,但我不认为如此简单,说到底不过时十岁的幼童,召唤来的还是最不成气候的caster,我并不看好他。”
      
      远坂冬:???
      虽然你说的都是实话,但是我好气啊!虽然生气,但还是要小心翼翼控制自己的呼吸,好藏得久一点不被发现,现在要是被英雄王发现自己在这里偷听,恐怕被鲨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berserker(狂战士)的御主间桐雁夜也只是为了一个幼稚的理由想要赎罪,由于自己曾经逃离间桐家,致使远坂家的三女代替他被推上家主之位,与家人分离,经受身体改造,被刻印虫日日夜夜凌|辱|侵|犯。事到如今,他反倒想要解救这个小女孩。”
      
      远坂家的三女,应该就是那位樱。
      
      远坂冬不知道刻印虫是什么东西,但能让神职者说出如此肮脏的词汇,想必那种虫子恶心到了极致,他几乎不敢想妹妹的命运。
      难不成,父亲是知道的?哪怕知道这一切都要让自己的女儿去做别人的家主吗?
      他强忍恶心去看言峰绮礼的神色,却看见他唇角勾起戏谑的笑来,不知道是在嘲讽间桐雁夜还是在嘲讽这样做的远坂时臣。
      
      “这位间桐先生为了达成某个交易条件参加了此次圣杯战争,而且……他好像和远坂时辰的夫人也有一些过去的纠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可能是御主之中动机最为庸俗的人吧。”
      
      远坂冬:瞳孔地震!
      
      所以,这位间桐雁夜想要参加圣杯战争其实还有想要绿了远坂时辰的意思???
      
      “你还真是对间桐雁夜花费了不少心思啊绮礼,为什么?你在他身上感受到愉悦了吗?”
      
      吉尔伽美什的话让远坂冬的气息乱了一瞬,你们是怎么又把话题转到愉悦上去了?
      
      这和愉悦有什么关系?
      
      “怎么?还没明白吗?设想如果是间桐雁夜活到了最后,事情又会变成什么样?”
      
      听到这样的话,连远坂冬都情不自禁地思考起来,如果真的让间桐雁夜活到最后,那毫无疑问远坂时辰将会死去,而这位间桐雁夜会像救赎了所有人一样为自己披上荣光的新衣。
      
      皇帝的新衣
      
      他所有的举动都是为了救赎别人而做出,但最后除了他自己将不会有任何人获得救赎,哪怕如此,他会很快意识到——
      失去远坂时辰的远坂家,无论是母亲还是远坂凛都不会快乐,在这之后,他将陷入巨大的痛苦和悲叹之中。
      
      远坂冬浑身发冷,在这一刻才意识到吉尔伽美什在干什么,他在引诱圣职者亲手促成这一切。
      
      “听了这么久,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吗?远坂冬。”金色的王者将视线准确投向少年的藏身之处。
      
      原来刚刚并非错觉,此时欲盖拟彰毫无意义,远坂冬思索一瞬解除了身上的隐匿魔术,“什么时候发现的?”
      
      少年身上穿着白色的宽大衬衫,里面还贴身穿了一件衣服,草灰色的长发仅仅到达肩部,眉眼之间透出一股坚韧又淡漠的气质。
      
      吉尔伽美什的心情似乎好极了,没有一见面就给他来一刀。
      “雕虫小技,在你迈进房间的一刹那我就知道了。”吉尔伽美什在另一个酒杯里倒满红酒。
      
      鲜红的酒业在高脚杯里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同贩卖机里滚出的红豆年糕罐子上的广告重合。
      
      远坂冬几乎瞬间就想明白言峰绮礼的做法,“你实际上早就发现了我跟在你后面,当时在外面停下买红豆年糕,实际上只是在思考。
      引诱我到这里使我被吉尔伽美什杀掉的概率有多大,是吗?”

  • 作者有话要说:  远坂冬:言峰绮礼,你这招可真是,妙蛙种子去米(愉)奇(悦)妙妙屋吃妙脆角,妙到家了!!!
    ——————
    是的没错,吉尔伽美什知道远坂冬在,言峰绮礼也知道,但是他们不知道对方知道。
    闪闪算计言峰绮礼让他说出关于间桐雁夜的事,顺便策反。
    神父算计吉尔伽美什想借由他手杀害远坂冬,抱着反正不是我杀的老师不会怪我这种心态。
    脏的一笔啊!!!
    这边闪闪已经发现了远坂冬的不对正在求证啦!
    明后天就会让圣杯战争结束,因为还有很多内容所以肯定又粗,又长。
    救小樱其实很容易,fz对于远坂时辰的刻画其实不全面的,他还是很有父爱的。(犹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