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可惜这个道理很多魔术师都看不明白,魔术正是因此而败落。”
      埃尔梅罗二世象征性地叹息一声,“人撤离的差不多了。”
      
      “你去看……算了我陪你一起去。”
      
      残垣断壁中还弥漫着一股硝烟味,如此大规模的爆炸靠一个人布置应该完成不了,对方对炸药的量把控的很精准,如果不是当过兵,那很可能就是呆过施工队。
      
      地面满是石砾,好在将英灵装配在主界面之后不仅继承了技能,还有其非凡的身体素质。
      在两人找到大楼中间那个巨大水银球的时候埃尔梅罗二世已经有点气喘,而远坂冬甚至可以再跑几个来回。
      
      埃尔梅罗二世:习惯了:)
      “这是月灵髓液,是阿奇博多家引以为傲的至上礼装,攻守兼备,如果运用得当,每一滴水银都能变成侦查的先锋。”
      
      虽然二世打架没什么天赋,但实在算得上是一本行走的百科全书。
      
      系统适时在远坂冬身边展开面板:「这张五星礼装卡池里也有,很实用,不氪两发吗?」
      远坂冬:谢谢,不氪,等下再说。
      
      “看来这次圣杯战争不尽是卑劣的小丑,还是有识货的魔术师。”
      月灵髓液在眼前渐渐消融,露出了被保护在里面的二人。
      
      玫色短发的女性闭目沉睡,姣好的面容完好无损,倒是她身边的男性稍有些狼狈,远坂冬瞥了一眼他的发际线,确认了这位肯尼斯的国籍——英国人。
      
      “master请小心。”在对方的英灵出现的一瞬间,远坂冬就后退一步拉开距离,“我们并没有恶意,阿奇博多先生。”
      
      少年看上去确实毫无攻击性,他纤细又美好的身影站在废墟之上,大地似乎都对他有所偏爱,灰尘不曾沾染他衣角分毫,身边自始至终都环绕着一股清风。
      
      “实不相瞒,我是远坂冬,家父此次也参加了圣杯战争,他认为我还年幼不应当插手此事,可既然圣杯选中了我,就证明我有参与的资格,所以我离家出走了。”
      远坂冬面不改色的胡扯,听埃尔梅罗二世的介绍,面前这位肯尼斯先生应该是个思想十分传统的魔术师,如果说自己因为不认同父亲的观念而想要参加圣杯战争,那毫无疑问,这个盟别结了。
      
      “是吗?”肯尼斯瞥了眼远坂冬手背上的令咒,这个孩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让他想到了自己的一位学生。
      “结盟是建立在双方都有利可图的基础上,我听说远坂家的长子今年才十岁,连进入时钟塔的最低年龄都没到,你能带给我什么呢?”
      
      “我给您带来了您的儿子。”
      远坂冬稳得一批,甚至推了呆站不动的二世一把。
      
      埃尔梅罗二世:“哈???”
      肯尼斯恼羞成怒,“我与索拉才订下婚约!”
      
      “别生气,是我运气不好。”远坂冬这句话说得真心实意,“圣杯战争的召唤竟然召唤到埃尔梅罗二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确是您的儿子,来,二世,叫爸爸。”
      
      二世:????
      不了,不愿意,谢谢:)
      
      肯尼斯很久没有这么震惊过了,他眼睛微微睁大,看着比他还高一点的埃尔梅罗二世发呆,他和索拉的孩子竟然这么优秀吗?都上英灵座了?
      可是,为什么长得和他们不太像?
      不,都这么优秀了,像不像无所谓,那可是英灵。
      不愧是优秀的阿奇博多!
      
      “咳。”肯尼斯好像接受了现实,他看向索拉熟睡时恬静的侧颜,“好吧,说说你的要求。”
      
      埃尔梅罗二世面目扭曲一瞬,老师你为什么接受的这么快!
      
      “我对圣杯毫无渴求,只是想让父亲认同我。”远坂冬虽然满嘴胡话,但演技实在不怎么样,偏偏就是这样拙劣的演技让肯尼斯坚信不疑。
      说的这么艰难,一定是真心话吧!
      
      “听说您是时钟塔优秀的讲师,具体该如何让父亲认同我,都听您的就行了。”远坂冬好像天生对于看上去傲慢的人应对技能max。
      
      “真诚”的信任让肯尼斯看了一眼埃尔梅罗二世,打心底里感受到了一丝父爱。
      如果他有孩子,兴许也能感受到如此真挚的崇拜,看来和索拉的婚礼要提上进程了。
      
      埃尔梅罗二世:别这样看我,我是你的学生不是你儿子,别听他瞎说!!!
      
      “可以。”肯尼斯答应了年幼的远坂冬,“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请说。”
      “如果以后你进入时钟塔,要成为我的弟子。”
      
      远坂冬愣了一下,他不明白老师与弟子有什么区别,于是看向了埃尔梅罗二世,看到这个抽雪茄的成熟男人露出了一个羡慕到有点嫉妒的表情。
      
      “在十岁时就有资格被圣杯选中,你的天赋很高。”而且还是远坂家的长子,这意味着他的魔术回路优秀到恐怖的地步,兴趣以后会有比自己更加优秀的成就。
      肯尼斯也有私心,“既然召唤埃尔梅罗二世不在你的计划之中,想必你是无触媒召唤,这证明你和二世相性很好。”
      
      言下之意是你能和我未出生的孩纸成为好友。
      
      远坂冬:……
      埃尔梅罗二世:……
      
      不是,您考虑的有点过于长远了。
      
      “怎么样?”
      
      面对肯尼斯的提问,远坂冬僵硬的笑了,“如果我以后去时钟塔的话。”
      
      “很好。”肯尼斯完全没有考虑过远坂冬不会来时钟塔的情况,身为魔术师,有谁会不想进入最高学府时钟塔学习呢?
      
      “铃——”
      
      电话铃打断了这令人窒息的温馨氛围,远坂冬迫不及待地接起电话。
      “我是短租公寓的负责人,听说您租住的楼房被炸了?”
      
      远坂冬:“……是。”
      
      “冬木市的瓦斯泄漏有一些严重,政府请来修理管道的工人总是不够专业,您没受伤就好。”
      
      “……嗯。”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如果您方便,那么距离刚才那个公寓不远处还有一栋我们公司有房的公寓,您看是否需要呢?如果您不需要这边会把费用退回。”
      
      “需要。”远坂冬看了一眼同样无家可归的肯尼斯,又说道:“需要大一点的屋子,最好能有两个房间,谢谢。”
      
      中介公司的专业使他们在搬家上格外顺利,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肯尼斯的行李都被炸没了。
      
      要说英国人还是绅士,肯尼斯先生对他的未婚妻好到了极致,一路都亲自抱着,但对于Lancer就没这么客气了,这位英灵在肯尼斯面前与仆从也没什么两样。
      
      人一旦安定下来,就想要抽卡。
      
      远坂冬躲在洗手间,悄悄打开面板氪金,gandr时刻装备,目前已经消耗两张,够用是够用,可谁玩抽卡游戏不想要新卡牌呢?
      
      自第一次优惠过后,之后氪金9800日元竟然只能买86颗,心痛。
      
      先氪三单,钱也不能花的太快,希望不要打水漂吧。
      
      按下召唤的一瞬间,远坂冬就知道了结局,这一次肯定什么都没有。
      
      果不其然,一秒十连,三星礼装刺痛双眼,唯一的保底还是钢制锻炼。
      窒息,这猛男抱拳能不能别来了,你叫什么钢制锻炼,你干脆叫钢之抱歉吧:)
      
      虽然已经知道自己是个幸运e了,但你不能e成这样吧?
      
      呵呵,以为这样能让他认命?太天真了。
      再来!十连不过点头地!
      
      召唤的魔法阵似乎卡了一下,远坂冬眼神一亮,来了来了!
      
      「五星礼装,起源弹:赋予自身无敌贯通状态,对魔术师35%的特攻状态。
      
      三星礼装,手无寸铁慎二君:装备此礼装可以一下子将鲜红的麻婆豆腐一饮而尽。
      
      五星礼装,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自身攻击力提升15%,宝具威力提升15%。」
      
      金色的卡面上吉尔伽美什的面容格外清晰,远坂冬点了一下,召唤动画很快进入下一阶段,熟悉的金色光圈升起。
      
      “爱林的守护者,光荣的菲奥娜骑士团之长,战胜了怒亚达之人,芬恩-麦克库尔在此现界,请多指教哦,御主。”
      
      啊……是这个可悲的男人。
      远坂冬在看到芬恩的一刻只有这样的想法,他的三任妻子耗光了他光荣的生命,这个英俊又可悲的男人除了身上的烂桃花基本上没什么污点。
      而且,又是lancer,又是枪兵!
      除了尼禄和吉尔伽美什,他仓库里现在已经有五位枪兵了,他们分别是四位库丘林还有这位可悲的团长大人。
      
      这次召唤的结果还算不错,对于远坂冬来说已经很幸运了,加上上次剩下的,正好还有30颗石头,足够一发十连,再来一次吧,就算什么都抽不到也不亏了。
      
      这样想着,远坂冬再次按下召唤,果然只得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三星,有一张看上去还有点用处。
      
      「三星礼装,摩托-装甲骑兵:由魔力驱动的大型摩托,其速度远远凌驾于其他摩托的性能之上,骑上心爱的小摩托去远行吧!」
      
      远坂冬叹息一声关掉面板,想了想还是没把芬恩换到主界面,就目前而言还是尼禄最好用。
      
      起源弹那张礼装上的人看上去很眼熟,好像就是今天用c4炸楼的那个。
      
      远坂冬将霸占的洗手间让给想要清理身体的索拉女士,自己坐在客厅发呆。
      
      “我设置在门口的警戒阵法被触动了,有人来了。”埃尔梅罗二世说道。
      
      肯尼斯的那位Lancer上前,“没有从者的气息。”
      
      “可能是来找我的。”远坂冬回神,算算时间,如果远坂时臣还有点良心,那应该会派人来找他。
      
      开门以后,没有什么表情的圣职者站在门口,胸前金属的十字架在走廊昏黄的灯光之下泛着冷光,“远坂少爷,师父叫我来接你回去。”
      
      这是远坂冬第一次看到父亲名义上的徒弟,感觉这张脸好像刚刚才看过。
      
      哦!是你!钢之抱歉!!
      
      “远坂冬刚刚与我结成联盟,恐怕他不能跟你回去了,代行者。”肯尼斯从拐角出来的时候,远坂冬清晰地看到这位神职者面上的表情出现了变化。
      
      那是一个什么表情?
      就好像看见本该死去的人突兀出现在了眼前一样。
      
      难道说,炸大楼也有你一份?
      
      不,不会这么简单,虽然这一世的父亲为了追溯根源不做人,但他好歹也长着和父亲一模一样的脸,这个弟子不会对父亲有什么想法吧?
      
      “你叫什么名字?”远坂冬询问。
      
      “我是言峰绮礼。”圣职者的声音浑厚而低沉,这个声音如果去念圣经,想必所有人都会忏悔自己的罪过,他这张僵硬的面孔与其说是没有表情,不如称得上是茫然。
      
      像只迷途的羔羊。
      
      他在想什么呢,那张猛男抱拳的礼装又在远坂冬脑海之中显现,那种强壮的身体可不是柔软的羔羊能有的。
      
      这个神父给人一种奇妙的矛盾感,使远坂冬心中的怀疑都要满溢而出。
      
      “正如肯尼斯先生所说,我不会跟你回去,我要与父亲同台竞技,而不是躲在家里。”远坂冬拒绝了言峰绮礼的提议,然后问,“你现在住在教会吗?”
      
      “是的,为什么这么问。”
      
      “不,没什么。”远坂冬说道。
      
      “顺带一提,昨日我的assassin正式退出了圣杯战争的舞台,现在已经没有从者了,老师需要你的帮助,身为子嗣,应该与自己的父亲一路,而不是和一个外人结盟。”言峰绮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脱离了圣杯战争,不,和那一位王者聊过之后,他最近的话变得格外多。
      
      他有一种感觉,远坂冬,绝不是像他嘴上所说,为了得到父亲的认同而正式参加圣杯战争。
      
      “是吗?那你还会留下来帮助我时辰?”远坂冬始终没有让言峰绮礼进门。
      
      “如果老师需要的话。”
      
      “哦,你走吧,我不会回去的。”远坂冬再次拒绝,他不等言峰绮礼回答就关上门,等脚步声稍远,又对埃尔梅罗二世说:“我觉得言峰绮礼有问题,我们跟他到他住处看看。”
      
      二世:这样不好吧?我没有气息遮断的技能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肯尼斯:你又能给我带来什么?
    冬:实不相瞒,我给您带了您儿子,您看满意不?
    肯尼斯:什么?我儿子竟是英灵,不愧是我!
    ————
    《马太福音》迷途的羔羊: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若是找着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
    《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6节: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的身上。
    ————————————————
    周六周日我真的还挺忙的,今天还要上班来着,就不能熬夜,只能早起抽时间写,所以没能六点发,气抖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