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五/叛逆者

      苏芷到达学校的时候,刚刚七点半,比她平时来得还要更早一些。

      四中原本就是北川市排名中等偏下的高中,所以早读课也显得格外松散。苏芷趴在桌子上,不知道苏昌铭到底会几点打电话给她。

      美国的晚上,应该也没剩几个小时了。

      苏芷将手机设为震动,然后放进了抽屉里。

      “你今天来这么早喔!”言希一进教室就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的苏芷。

      苏芷往前挪了挪凳子让言希进来,她仍是伏在桌子上,眼睛微微睁开看着言希。

      “昨晚熬夜了吗?” 言希放下书包去揉她头发,“怎么比我这个彻夜和阿正聊天的人还困的样子?”

      苏芷嘴角笑了一下,抬手揉了揉眼睛。
      “言希,我要搬家了。”

      “搬家?” 言希一愣,“你们家要搬家?”
      “不是,就我一个人,我要搬出去住。” 苏芷说道。

      言希眉头蹙起,不解地问道:“你爸不准你住家里了?”

      苏芷点了点头,“你还记得那天我们见到的程老师吗?”
      “你说北川大学那个教授?”

      “是。”
      “我记得啊,” 言希后颈忽的一阵鸡皮疙瘩,“我到现在都记得当时被抓包的惊悚,他太吓人了!”

      “我现在住在他家。”
      苏芷话音刚落,言希的两只眼睛顷刻瞪圆,半晌说不出话。

      “…你说,你现在住在那个程老师的家里?”
      苏芷点了点头,言简意赅地给言希讲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要给苏昌铭打电话,我不会住在那个人家里的。” 苏芷坐直了身子,她声音低而缓慢,仿佛是下定了决心。

      “可是为什么?” 言希眉头越皱越紧,“按照你说的,他好像不是很坏的样子?”

      苏芷顿了片刻,只重复道:“我不会住在那个人家里的。”
      言希久久地看着苏芷,她觉得困惑,却也觉得应当要问出口:“你是真的很讨厌这个程老师所以才要搬走,还是这只是你想引起你爸爸注意让他改变主意的方法?”

      “毕竟听起来,从前收留你的表姑妈显然更加恶劣。”

      苏芷听着言希的疑问,身子久久没有挪动。不一会,才慢慢开口。
      她声音很轻,更像是某种从她体外传来的声音:

      “言希,我不知道。”
      “我只是觉得这一次,他们好像真的要离开了。”

      那种强烈的、诡异的预感,一次次的在所有的事情中印证。
      她回想起早晨程怀瑾离开时说的最后那句话。

      ——“活的着到达目的地,然后呢?”
      然后呢,她或许也并不知道。

      挣扎,斗争。
      最后,她到底能获得什么呢?

      苏昌铭难道真的会为了她回来吗?她真的以为自己不会再被抛弃了吗?

      苏芷嘴唇紧紧地抿起,她低头看向手边的书本。
      黑色的印刷字慢慢地游移,重叠,而后模糊消失不见。

      -

      一上午,苏芷抽屉里的手机都没有发出过任何的声音。
      最后一节大课结束,十一点四十五。

      美国夜晚十一点四十五。
      苏昌铭没有给她打来电话。

      去吃午饭的间隙,苏芷在洗手间重新拨出了那个号码。
      她甚至没有很惊讶,因为苏昌铭仍未将她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又或许他放出来了,但是他关机睡觉了。
      他只是忘记了。

      还应该有什么理由呢?
      苏芷不知道。

      这些应该就够了。

      她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捏在手里,推开了隔间的门正要出去,迎面正好走来了三个女生。

      苏芷下意识地朝另一个方向走,却被人刻意地堵在了半路。

      “好拽哦,看到老同学都装作不认识。” 为首的女生抱胸站在苏芷的面前,她眉毛高高地扬起,语气里有毫不掩饰的挑衅。

      苏芷看了她一眼,“有事吗?王敏。”

      “没事啊。” 王敏又往前走了两步。
      她个头不如苏芷高,却喜欢斜着眼看人,“就是看到老同学打个招呼不行吗?”

      苏芷冷眼看着王敏。
      她和王敏其实初中时便是同学,只不过那时她们并不相熟,上了高中之后,苏芷开始将翘课变成家常便饭,和王敏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朋友。

      但她们很快就分道扬镳。
      苏芷只想“堕落”引起苏昌铭的注意,而王敏却是真的堕落。

      王敏无法理解苏芷的选择,她觉得苏芷故作清高,瞧不起她。
      于是时常到处针对她。

      “没事的话我要先走了。” 苏芷不想和她发生争吵,她冷脸想从另一侧走过。

      然而王敏也并没有再一次上前阻拦,只目光讥讽地追过去,轻描淡写地说道:“长得漂亮有个屁用,还不是被人丢来丢去,我看你傲气到几时。”

      苏芷没有回头,直直地走出了洗手间。

      -

      苏昌铭的电话是中午十二点打到程怀瑾手边的。

      他不确定程怀瑾上午一定有空接听,于是特意等到了十二点。

      程怀瑾正结束上午的课往停车场走去,手机接到了苏昌铭的电话。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顺手接上了蓝牙。

      “程先生,是我,苏昌铭。” 苏昌铭的语气极尽客气,“程先生现在在忙吗?”

      “不在,有事请说。” 程怀瑾偏头看了一眼后视镜,轻踩油门将车开了出去。

      “是这样的,我知道阿芷刚到您家肯定给您添麻烦了,还请程先生见谅,我——”

      “——她要自己住出去,你同意这件事吗?” 程怀瑾并没有想听苏昌铭继续抱歉下去的意思,更加直截了当地问了他关心的问题。

      苏昌铭那边声音一顿,立马回道:“那怎么行!这是你父亲的一片心意,我肯定不能拒绝的。当年你父亲住在我们家的时候,我们关系就很——”

      “知道了,” 程怀瑾说道,“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

      “程先生,程先生!” 苏昌铭赶紧在电话里喊道,随后颇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没再接她电话,您估计也知道了。是因为我夫人怀孕了。”

      程怀瑾正准备摁断电话的手指微微移开了一些,“恭喜。”

      “我们俩好不容易要有个孩子了,大/师说得好好避避。”
      苏昌铭并未挑明到底要如何避避,但是他知道,程怀瑾明白。

      “好,如果其他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程怀瑾不再同他多说,直接摁断了电话。
      他并不在意苏昌铭和苏芷之前的纠葛,他只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黑色的保时捷随后如同入江的河水,融入了繁忙而又快速行进的车流。程怀瑾一路朝着北川机场开去,下午约莫两点,终于在机场接到了江哲。

      两人许久未见,江哲却是一点不感生疏,上来强行抱了程怀瑾一下。
      “二哥来接我,我好荣幸啊!”

      程怀瑾推开他,目光瞥向他左手指尖的烟,“抽完再上我车。”

      “好,好,绝对没问题。” 江哲抬手又抽了最后一口,掐灭将烟头扔掉。而后又笑眯眯地凑过去,“二哥看我,听不听话?”

      程怀瑾哂笑一下,语气几分揶揄,“听话这两个字和你没关系。”

      江哲哼哼冷笑两声,毫不客气地率先上了车。
      他舟车劳顿在云南周转了几个月,好不容易得来了一点休息的时间,家也不想回,径直飞来了北川。

      车子还没上到机场高速,江哲就已经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程怀瑾开了最小音量的音乐,一路朝市中心的酒店开去。
      他和江哲相识快二十年,最是知道江哲的脾性。玩性大,做事浪荡。这次是被他父亲逼着去云南历练了几个月,事情一结束拗气般的不肯回京市,硬是要来北川。

      程怀瑾由着他,答应他来机场接。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程怀瑾在酒店停车场停了车才把他叫醒。

      江哲迷瞪地看了一圈,一脸诧异:“二哥,你让我住酒店?”
      程怀瑾下了车,走去他那边开了门:“下车。”

      江哲赖在座位上,一副少爷模样:“我不住酒店,我要住你家。” 他说着眼皮又要阖上,就听见程怀瑾说道:“今年不方便。”

      江哲猛地睁开眼:“你家里住女人了?” 他随即浮上一层不得了的笑意,“二哥你开窍了?”

      程怀瑾目光示意他下车,随后说道:“我爸年轻时欠的一个人情,我今年帮着还了。不是女人,是个小姑娘。”

      “小姑娘?” 江哲跟在程怀瑾身后,啧啧赞叹:“多大的小姑娘,也不是不行——”

      “江哲。” 程怀瑾严声打断了江哲的胡言乱语,“你如果还是这么口无遮拦,我会把你送回京市。”

      江哲听言,挑了挑眉举手投降,“好,好,当我没说。” 随后又笑眯眯地和程怀瑾说起了他在云南时遇见的几个漂亮女人。

      程怀瑾晚上陪江哲吃了晚饭,离开的时候给江哲的父亲去了一个电话,告知他江哲现在人在北川,不用担心。

      说起来,他与江哲认识,也是因为年幼时曾经在京市的外婆家住过五年。江家挨得近,而他又只比江哲大两岁,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最好的朋友。

      江哲母亲早年间和他父亲离了婚,后来江父二娶,还带了个女儿进门。程怀瑾和江哲的性格天差地别,但是某种程度上,他们有共同的东西。

      程怀瑾把江哲送回酒店,随后就开车回了家。

      车子开到门卫处时,保安恭敬地敬了个礼,“程先生,您家司机的车也刚到。”

      程怀瑾点了点头,朝他说了谢谢,然后就将车继续往里开。

      一路缓行到地下车库入口。
      车灯扫过,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背着书包刚刚下车的苏芷。

      一身素白的校服,灰色的裙摆。
      她身形高瘦,站在昏暗的车库里,有种极易折断的脆弱感。

      明晃的车灯从她的身上打过,苏芷定站原地。
      安静地回看他。

      空旷的车库里有不少尚未停着车辆的空位,程怀瑾却直直地将车开到了苏芷面前的那一个。

      黑色的车体像是某种于海面之下浮游的生物,如此精准而又无声地停在了她小腿旁不到十公分的位置。

      程怀瑾下了车,右手轻抬锁上了车门。侧目一瞥,苏芷随后跟上。

      安静的停车场里,只有他们趋于同频的脚步声。
      像是在黑暗里夜行的山脉,起伏而又连绵。

      直到走到车库出口的地方,程怀瑾才等到了苏芷的问话。

      “我想问下,我爸爸今天有给你打电话吗?” 苏芷抬头看着他。
      那道高大的背影慢慢转了过来。

      室外微凉的晚风卷着潮湿的气息扑向苏芷的小腿,她看见程怀瑾很深地看了自己一眼。
      她并无法揣度他这一眼的意味,更多的,她觉得发凉的不寒而栗。

      “打了。”

      苏芷手臂紧贴在自己的身侧,她声音竭力平稳:“喔,我上午没等到他电话,所以想问问,他说什么了吗?”

      程怀瑾无声往后退了一步。
      他目光更加审视般的在苏芷脸色逡巡了片刻,像是某种决定前的研判。苏芷觉得自己同样在等待他的判罚。

      “你母亲怀孕了。”
      他直接说道。

      “他们去美国,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永久地避开你。”

      苏芷头脑轰然。
      仿佛,所有的线索在这一刻严丝合缝地对上。

      然而程怀瑾却并未施展任何他或许根本就没有的仁慈,他接着说道:“这是你想要到达的目的地吗?”
      这是你挣扎、斗争之后,想要得到的结果吗?

      苏芷定定地站在原地,她觉得身子一阵潮热一阵寒凉。
      恍惚间,她想起齐美玉离开的那半年。

      她们很久没有再见过了。
      原来他们有了新的孩子。

      怪不得,这一次他们要去这么远的地方了。
      怪不得,这一次没有再在意什么风水玄学,逼着她住到偏僻的乡下避运势了。

      原来他们彻底抛弃她了。

      宽敞的车库出口,有昏黄的灯光流入。一切很静,她脸上的惨白也变得格外清晰。

      程怀瑾看着她,好像看到了那天她蹲在停车场试图抽烟的模样。
      她很锐利,却也很笨拙。

      让他想起某些已经模糊、无法忆起的过去。
      他那天或许不应该上前和她说那三两句话,就好像现在,他仍然觉得他不应该和她说这些。

      但他还是说了。

      “斗争反抗并不比接受现实高尚或是聪明,你是个天生的叛逆者,但不代表你应该反抗一切的事物。”

      “如果你想明白,就安心地在这里过一年。如果你仍然想不明白,我也绝不会干涉你。你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程怀瑾最后看了苏芷一眼,大步离开了车库。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09 08:46:46~2021-10-10 07:54: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乙为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栗栗子、绯狱孤竹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绯狱孤竹 9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