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四/沙丁鱼

      程怀瑾或许并不在意那通电话到底对苏芷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只是挑选了一把最为锋利的刀,递到她的手上,叫她自己手起刀落。

      苏芷站在门口,看见程怀瑾朝餐厅走去的背影。她应该恨他的,恨他这种冷漠而又残忍的行径。然而,她却无法升起任何的埋怨与恨意。

      因他只是把那张她一直不敢上前揭开的幕布一把扯下,再一次地告诉她:

      ——他们已经走了。

      餐厅里,李阿姨还在摆放餐食。
      苏芷跟在程怀瑾的身后走了进来。

      她坐在程怀瑾的对面,目光垂下看着那双剔亮莹润的筷子。
      极轻的一声关门声,李阿姨离开了餐厅。

      冷白的灯光穿过苏芷的手指,她看见自己的食指不自觉地收动了一下。

      随后,“谢谢你收留我。”
      她抬起头,看向了程怀瑾。

      “我不需要你谢谢我。” 程怀瑾回看过去。
      他身子微微后倚在椅背上,右手随意地搭在灰色的岩石餐桌上。

      “你住在这里,只是因为我父亲从前因故在你父亲家里住过一段时间,那时你还没出生,所以应该不知道。这次也是机缘巧合,算是给你父亲的回报。所以你不需要谢谢我。”

      他声音平静而沉缓。
      如此明确地,率先在他们之间划下界限分明的警告。

      他不需要她的感谢。
      他也并不在意她的感受。

      就好像昨天晚上和今天晚上。

      眼前的这个男人尽职地履行着他或许承诺给他父亲的责任。

      但是,他显然并不真的关心她到底会过得如何。
      就好像昨天晚上,他也并不在意她是否真的吃了晚饭。

      苏芷后脊像是逐渐凝结的冰霜,一股寒意透进她许久未动的四肢里。
      她嘴唇抿动了一下,声音也和程怀瑾一般冷静:“我们学校不接受寄宿,但是我会尽快想办法搬出去的。”

      程怀瑾目光沉默地垂在她的脸上。
      灯下,她皮肤更趋近于某种莹润的瓷器,苍白而又冰冷。

      然而那双或许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挑起的眼尾,同样也将她的脆弱展露无遗。

      程怀瑾身子慢慢坐正,右手拿起了筷子。
      “可以,只要你父亲给我打一个电话,我立马送你走。”

      “好。”

      -

      吃过晚饭后,苏芷一个人回到了房间。
      程怀瑾给了她苏昌铭新换的美国号码。

      一串苏昌铭可以给程怀瑾,却没有告诉苏芷的电话号码。

      卧室里没有开灯。
      只有一片并不明亮的灯光从阳台外面的院子透过。

      苏芷走过去,一手拉上了窗帘。
      只剩下手机的光亮了。

      她后背贴着冰冷的墙面,久久地凝视着这串陌生的号码。

      黑暗里,荧亮的屏幕光将她的双眼刺得发胀。她执意地一动不动地看着那里,直到眼眶泛起酸涩的水光。

      随后,苏芷拨出了那个电话。

      孤单的等候音,是这片黑暗里唯一的声响。

      “喂,哪位呀?老苏去洗澡了现在不方便接,你一会再打——”
      电话里,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

      苏芷登时愕然,却也立马回道:“妈妈,是我!我是苏芷!”
      她手指紧紧地握住电话,生怕齐美玉没听到她的回复。

      然而,电话的那头倏地静了下来。
      像是黑暗里陡然消失的光点,苏芷心下发慌刚要继续开口。

      极快的一声“哐”响。
      那光点彻底消失了。

      算起来,苏芷已经半年没有见过齐美玉了。
      最开始的时候,说是出去玩了。她们原本就不亲络,偶尔在齐美玉给苏昌铭打电话时,她接过去说两句。

      后来,说是身体不太好,一直在外面养病,也没什么精气神总和她闲聊。索性就再没和她说过话。

      苏芷一直都知道,齐美玉怨恨自己。
      当年她刚嫁给苏昌铭的时候就怀上了自己。

      苏昌铭那时还没打算要孩子,又从非/法渠道得知肚子里的是个女孩。于是更加不想要,一直催着齐美玉赶紧去打掉。

      齐美玉最开始心里舍不得,却也嫌弃肚子里的不争气。谁知道犹犹豫豫,犹犹豫豫,真到下定决定要去打掉孩子的时候,月份已经不小了。

      她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医生警告她如果这胎强行打掉,那么很有可能再也没办法生孩子了。

      于是,孕期的后半段,苏芷成为了某种被迫留下来的负担。
      出生的时候,齐美玉遭了大罪。

      谁想到那样的巧,苏昌铭那时一头栽进了李年的风水里,一门心思地钻研着如何改变自己的运势。
      齐美玉月子里无人照顾,生生落下了更多的病根。

      所以相对于苏昌铭,苏芷与齐美玉更加的疏远。因她是她所有病痛的来源,她是她最后悔生出来的东西。

      齐美玉心里所有的怨火,最后只能落在了苏芷的身上。
      再加上后来李年又说苏芷是苏家的晦气,好像就那么顺理成章的,一切的不幸与苦难都可以轻易归结在她的身上。

      反正,这就是宿命。
      苏芷最恨这两个字。

      黑暗里,苏芷坐在冰冷的地上。
      她确定齐美玉听到了她说的话,也确定是齐美玉主动挂断了电话。

      她只是不知道,齐美玉已经恨她到了这种地步。
      连她的声音也不愿意再听到半分。

      苏芷低头捂住了双眼。她其实并不想哭泣,眼眶更是干涩得隐隐发痛。

      双手放开的片刻,她有种怔然的恍惚。
      不知道自己到底还在挣扎着什么。

      可也只是一秒,她又重新点亮了屏幕。

      齐美玉是因为怨恨她,才挂断她的电话的。
      苏昌铭至少会听她说话。

      苏芷又一次重新拨出了那个号码。

      简短的等待音。
      一霎那,她有种时空倒转的错觉。

      那样熟悉的声音,那样熟悉的话语。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稍后再拨。Sorry……”

      她被齐美玉拉黑了。

      -

      苏芷一夜未眠。
      早上六点的时候,起来洗漱穿上了校服。

      六点二十,坐在了餐厅里。
      李阿姨没想到她来得这样早,赶忙先给她端了一杯热牛奶。

      “程先生一般六点半下楼,苏小姐先喝点牛奶,我现在就去端早餐。”

      苏芷朝李阿姨摇了摇头,“没关系阿姨,等程…先生下来我再吃早饭。”
      李阿姨笑了笑,“没事,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

      她说着便转身走进了厨房里。

      苏芷安静地坐在餐桌边,她这才发现,餐厅的一侧原来是一扇可以打开通向后院的玻璃门。晚上的时候一直被灰色的窗帘遮挡,现在才完全地打开,让阳光得以铺进。

      荫凉而又明亮。
      整个餐厅里有种轻盈温和的气息。

      很快,餐厅外传来了程怀瑾下楼的脚步声。苏芷快速地收回了望向窗外的目光。

      男人穿了一件深色的衬衫,缓步走进餐厅的时候,同苏芷微微点了点头。
      礼貌,客套,却也仅此而已。

      像是某种于昨晚建立好的约定。
      苏芷也同他微微点头。

      他吃饭很安静,她也就同他一样安静。
      快速地吃完自己面前的早餐,苏芷两只手撑在座椅的边缘,静静地看着程怀瑾。

      早晨的光线柔和地照在他的侧脸,无形中削弱了那些冷白灯光下显得过分凌厉的棱角。苏芷其实有些无法分辨,他到底算是好人还是坏人。

      他是同苏昌铭一样相信李年的人。
      他也是收留她的人。

      他是逼着她给苏昌铭打电话的人。
      他也是唯一一个不带有色眼镜看她的陌生人。

      苏芷看不懂他。
      第一眼就觉得像是远山迷瘴一样的男人,如今也还是如此。

      可她不需要了解他。
      她也不会在这里多留。

      程怀瑾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他站起身子,去接李阿姨递过来的外套。
      “会有司机每天接送你,每个月的零花钱会按时打给你的卡里。如果没有紧急的事情,联系李阿姨就好。”

      程怀瑾甚至没有偏头看她。
      他将手机放入自己的口袋,转身就要离开餐厅,却听见了一声清亮的喊声:

      “程怀瑾!”

      苏芷倏地站起,走到了他的面前。
      男人停下了脚步,垂眸看着她。

      “我想借用一下你的电话。” 苏芷直接说道,“我想给我爸爸打一个电话,拜托了。”

      她声音始终平缓,目光不移地看着程怀瑾。
      男人看着她似是在研判。片刻,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程怀瑾什么都没有问,他径直走出了餐厅。
      只提醒她,七点钟,他必须出门。

      身后,餐厅的门被轻轻关上了。
      程怀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想随手拿些东西来看,才发觉茶几上没有摆放任何的物件。

      他并不常在客厅待着,所以也不允许客厅放置任何杂乱的东西。
      这里什么都有,却也什么都没有。

      程怀瑾手臂支在沙发扶手上,出乎他意料的。
      身后很快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谢谢。” 苏芷将手机递了过去。
      程怀瑾接过,“和你父亲说好让他给我打电话了吗?” 他目光垂下看着苏芷。

      苏芷声音有些发涩,语气却还是平静:“他说他现在有些事情要处理,晚上会再给我打电话——”

      “不是拉黑了吗?”

      苏芷陡然朝他看去。
      宽阔的客厅里,程怀瑾站在最中央的位置。

      那些诺大的、庞然的空间从来都不会成为将他衬托得渺小的对比。它们更像是依附于他的存在,更像是他一样的存在。

      沉默却让人无法忽视。
      因他总知道,那把刀该精准地插在哪里。

      苏芷哑然,半晌才又说道:“他说他会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程怀瑾没有再接话。
      他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抬脚朝大门的方向走去。
      经过苏芷的时候,淡声说道:

      “不是所有的斗争都是有意义的。”

      他缓步走到门口,听到身后传来声音:
      “最起码沙丁鱼是因为和鲶鱼的斗争,才让它活着到达目的地的。”

      不再是刚刚发涩晦暗的声音,她在某些方面,或许有天生的防备与反击。

      程怀瑾无言地穿好了自己的鞋子,抬手推开大门的那一秒,他回头看了一眼苏芷:

      “活着到达目的地,然后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程老师说她被拉黑是他的猜测,不然也不会昨晚给了她电话号码今早还来朝他借手机。
    感谢在2021-10-08 07:18:50~2021-10-09 08:46: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朝朝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