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次日清晨,红霞染笼在天边,金色光芒细细碎碎地透过云城铺散开来。

      “世子和世子夫人醒了么?”两个丫鬟端着盆在门外低声询问。

      听见声音,苏锦烟就已经醒了,她本身睡眠浅,且又是陌生的地方,更不甚踏实。

      却不想,刚睁眼,就对上了男人的视线。

      尉迟瑾几乎是与她同时醒来的。

      起初两人眼里还带着朦胧睡意,进而渐渐清明,片刻后,各自若无其事地移开,起身。

      丫鬟婆子们掀帘进来,闻到一股浓郁的麝.香气味,有几个经历过人事的,眼神间暗中交流,神色各自了然。

      苏锦烟靠在床头,看她们将帘子挂起,又将窗户打开,被迫承受丫鬟婆子们打趣的目光。

      霜凌走过来,“小姐,起身吧?”

      “好,”她点头:“扶我起来。”

      不是她不想起,是真的没力气,刚才挪身靠坐都觉得浑身酸痛,便打算缓一缓,免得闹了笑话。

      凌霜不懂闺房之事,见她家小姐像雨打的芭蕉似的,蔫蔫的没精神,便问道:“小姐昨夜没睡好?”

      “嗯。”

      “又梦魔了?”

      “别问。”

      “哦。”霜凌躬身扶起苏锦烟,见她忽然踉跄了下,赶紧喊道:“小姐小心!”

      她这声“小心”情急出口,音量不小,至少室内的人都能听得见,纷纷转眼看向这边。

      连已经走到了外头穿衣的尉迟瑾,也没忍住投来一瞥。见苏锦烟脚步走得不甚稳当,心虚地摸了摸鼻尖。

      苏锦烟是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勉强撑着柜子站着让人穿衣。

      “呀——”霜凌解了她的睡袍,看见密密麻麻的红痕又惊呼起来:“小姐被蚊子咬了?”

      话音一落,屋内的婆子们再也忍不住,噗嗤地低笑出来。闹得苏锦烟大红脸,没好气地剜了霜凌一眼:“闭嘴,不许说话。”

      “哦。”霜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盘算着等下去找药膏给小姐涂抹上。

      而大蚊子尉迟瑾,听见下人们的笑声,也不自在地咳了声。顿时,婆子们的声音才赶紧打住。

      所幸三月的天气还有点冷,苏锦烟选了件高领的衣裳穿上。又吃过早饭后,这才跟着尉迟瑾出门去见公婆妯娌。

      尉迟瑾状似随意地走慢了几步,然后瞥了一眼她的脖颈。那里,原本是一截白皙细嫩,如今被高高的领子遮住。

      不过也不太遮得住,随着她走动,偶尔露出一抹可疑的红痕。若隐若现地,令人遐想。

      苏锦烟顿了下,转头问:“夫君在看什么?”

      尉迟瑾收回视线,抵唇轻咳一声:“没什么,就是想提醒你。”

      “什么?”

      尉迟瑾想起府上一大家子女人,无奈地说道:“等会儿,可能会有难以应付的事。”

      女人的战场不似男人真刀真枪,都是轻轻柔柔的绵里藏针,他厌烦得很,向来不爱参合。所以,过会儿,恐怕只能让他这个新婚妻子自求多福了。

      .

      苏锦烟和尉迟瑾进正堂时,里头坐着的站着的,等了许多人。

      跨过门槛时,苏锦烟轻晃了下,尉迟瑾见了,正准备去扶一把,然而还未伸手就见她已经扶住身边的丫鬟。

      他便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走。

      堂屋里的人个个都是人精,早在两人进来就暗暗打量了,这一幕自然逃不过她们的眼睛。

      众人心思各异。

      谁都知道国公府和苏家的这门亲事是这么回事,先不说两人半路凑成夫妻,感情淡薄。便说尉迟瑾,堂堂国公府世子,娶一个江南名不见经传的女人,说得好听是没落的世家,说得不好听那就是满门铜臭的商户之家。

      偶有知道另一些内情的,难免又想得更多了些。觉得尉迟瑾此次娶妻,恐怕也是权宜之策罢了,想必后头还另有打算。

      苏锦烟不知众人心思,她由丫鬟扶着进了堂屋。婆子搬来两个蒲团放在面前,又端来茶水。

      两人便对着上首坐着的人跪了下去:“给爹娘请安。”

      璟国公是年近四十之人,蓄着一把胡须,平日里不苟言笑。倒是坐在旁边的璟国公夫人,看起来保养得意,且气质温婉和善。

      “起来吧。”国公夫人说道。

      接下来便是敬媳妇茶。

      本来是极其简单的事,但今儿苏锦烟做得有些困难。她从婆子手中接过茶,先是走到公公面前,忍着腰酸腿疼缓缓福身:“爹请用茶。”

      时下讲究新妇进门听训这么个规矩,然而许多人家都是打着如此名号行下马威之事,这也算心照不宣的流程。但国公爷是个男人,不屑为难女子,“嗯”了声,接过就喝。

      轮到国公夫人时,其实国公夫人倒也不想为难这个远嫁过来的新媳妇。毕竟适才她也瞧得分明,这个儿媳妇昨夜可被折腾得不轻,这会儿才福身了那么片刻,脸色便隐隐范白了。

      但拦不住有人想为她“出这个头”。

      “世子夫人为何只半福身?这敬茶的心意可不诚啊。”

      说话的是个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的女子,梳着夫人发髻,声音也尖尖细细的,听得人不舒坦。

      闻言,苏锦烟将身子又往下压了压,听得面前婆婆介绍道:“这是你三婶婶。”

      苏锦烟转头看了眼,含笑颔首,算是见过礼了。

      三房夫人秦氏是去年新进门的,尉迟兴原配死后,他便重新娶了个小官之女进门。平日里就是个爱上蹿下跳的性子,如今仗着有身孕,居然主动站出来打头阵。

      这时,又有人低笑了下:“大伙儿瞧瞧,新媳妇这才没站多久,腿肚子便打颤了。想必平日里在娘家是个金贵之人。”

      “那有多金贵?”有人附和:“我听说大侄儿媳妇进门的时候,那可是端茶递水整整半个时辰都不曾皱过眉头。莫不是比尚书府出来的姑娘还金贵呢。”

      她们口中的大侄儿媳妇便是大房嫡长子,也是尉迟瑾的堂哥娶的妻子罗氏。

      “什么金贵不金贵的,怕是规矩不到家罢了。”大房夫人曹氏捂嘴笑,转头对着坐上首的国公夫人:“依我看,弟妹还需多费心管教些,往后带出去了也好看。”

      曹氏出生并不高,曹家祖上当过马夫,后来捐了个官入仕。曹家运道好,官越做越大,但在上京遍地都是簪缨世家的地方来说,曹家这样的就相当于暴发富,多少是令人瞧不起的。

      但曹氏肚子争气生了个优秀的儿子,在朝廷谋了个从四品官职,在年轻一辈来说,算是前途不可限量的了。大房虽是庶出,但其儿子一表人才,连罗尚书都愿将女儿下嫁。

      曹氏可谓扬眉吐气,在国公府连说话都腰杆直得很,偶尔还敢跟国公夫人薛氏掰掰手腕。

      就今日这样,尉迟世子再是金贵又如何,还不是娶了个商户女为妻?这等子羞辱薛氏的机会,她可不会错过。

      明里说着为薛氏好,却谁都听得出一股浓浓地嘲讽之意。

      “之逸媳妇啊,听说你们苏家......”

      她端着身份,一副大肆训话的架势,但话还没说完,就见苏锦烟身子摇摇晃晃一歪,正巧歪进了尉迟瑾怀中。

      苏锦烟清楚,自己这是被人当靶子了。今日这些人下她的脸面那便是下她婆婆国公夫人的脸面。她算是看出来了,自家婆婆不是个善于言辞的,又或许碍于宗妇身份不好跟这些妯娌打嘴仗。

      于是,她只思考了片刻,便佯装站不住朝尉迟瑾的方向歪了过去。这些人不是说她娇弱金贵吗?那干脆娇弱金贵到底好了,反正她也确实站不住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原本以为尉迟瑾会顺手扶一下,但他却直接抱住了她。

      还好,关键时刻未来婆婆也很上道,立即说道:“之逸媳妇累了?那赶紧坐下歇着吧。”

      然后飞快接过茶喝了。

      曹氏:“......”

      其他铆足了劲儿,却还没来得及训话的七大姑八大姨们:“......”

      媳妇茶都喝完了,她们也没戏唱了,苏锦烟跟着尉迟瑾在下首入座。

      不过这场新媳妇见面还没算完,还有下半场下马威的机会,便是苏锦烟给长辈们送见面礼。

      虽说苏家有钱,但江南筱州那样的地方即便再富饶繁华又哪能比得过上京?新媳妇又年纪轻轻,没见过的世面多的去了。

      因此,众人又打起精神准备大干一番。

      尤其是曹氏,她这两年也算是见过颇多世面。儿子当大官,儿媳妇又是贵女,上京城有的是人想巴结她。大大小小的宴会也去过无数次,眼界便就这么开阔起来。

      她转着手腕上的一串莹润珠子,状似随意地说道:“前次南洋商人来京,带来的南海东珠拢共也就那么十几颗。上个月我生辰,笙儿便花重金买回来送了我。”

      此话一出,立即有人附和:“我听说这串珠子当时襄阳侯夫人也想要呢。”

      “确实稀罕难得,不说价钱,便是这颗颗大小均匀、莹润饱满之相就鲜少见过。”

      曹氏:“之逸媳妇可见过南洋东珠?”
      苏锦烟:“没见过。”

      曹氏:“可见过这般大的东珠?”
      苏锦烟:“没见过。”

      曹氏:“可见过色泽这般莹润的东珠?”
      苏锦烟:“没见过。”

      曹氏满意了,矜持地微微一笑。

      这时,尉迟雁也嗤笑出声:“怎的什么都没见过?土包子!”

      今日见公婆为了低调,苏锦烟穿了一身浅色如意连枝长裙,外头还罩了件春衫。跟满屋子鲜艳亮丽的衣着比起来,这么一看,确实低调得难免让人多想。

      尉迟雁说话声音不小,而且为了应景,众人心照不宣地沉默了下,将尴尬的气氛烘托到极致。

      整个堂屋,安静得落针可闻。

      尉迟瑾和国公爷似乎对于这样的场面见过多次,早已麻木淡然,父子俩颇有默契地自顾自喝茶,不参合。

      国公夫人脸上虽保持得体的笑,但显然也有些不高兴了,她暗暗剜了眼自己的女儿。

      而其他人,或多或少有点看笑话的意思,眼睛止不住地往当事人——苏锦烟身上瞟。

      但苏锦烟面对众人些许同情、些许鄙夷、些许嘲弄的目光,依旧是淡定自如地坐着喝茶。

      最后还是高太尉之女,也就是四房夫人高韵雪忍受不了这种气氛,笑着打破沉寂:“听说之逸媳妇准备了许多礼,可有我的份呐?”

      “自然是有的。” 苏锦烟起身朝她行了一礼,随后吩咐道:“霜凌,将礼物带进来。”

      过得片刻,就见婆子们抬了两个大箱子进堂屋。箱子颇大,还实沉,放下地时还能听到重重的声音。

      众人好奇,也不知这个没见过世面的苏家女会带些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霜凌,将箱子打开。”苏锦烟始终不紧不慢地。

      然而,箱子打开后,里头又是各色各样精致的小匣子,众人伸长脖颈觉得瞧了个寂寞。

      难免有人嘲弄出声:“小门小户就是爱装样子,这匣子倒是做工挺精致,门面大气得很。”

      苏锦烟没搭理,径直走到箱子旁,躬身找了一下,然后从里头拿出一个暗红色雕花的小叶紫檀匣子,走到国公夫人面前,盈盈一拜:

      “娘,这是儿媳给您准备的礼物。”

      国公夫人含笑应声:“哦?是何物,打开看看。”

      她身旁的嬷嬷走过来接过匣子,然后将其打开。众人又伸长脖颈瞧。

      这一瞧,可不得了!

      “乖乖,这莫不是古书上说的黑珍珠?”高韵雪惊讶道。

      珠子颗颗有拇指那般大,润亮饱满,色泽更是繁多,绿的、蓝的、黑的、棕色的、如孔雀羽毛般绚丽的。满满一匣子,约莫有上百颗。

      “我曾在素芳阁见过一颗灰色的,”高韵雪说,“听掌柜之意,这一颗珍珠便价值千金,乃东家珍藏呢。”

      苏锦烟笑道:“四婶婶好见识,这正是黑珍珠。我也是收集了许久才将颜色收齐全的。”

      两人的话音一落,满座寂静,偶闻倒抽气之声。

      在座的大多是贵女出生,世间臻品即便没见过,也总听说过。原本以为东珠已算难得,却不想,竟还有人收藏了稀罕至极的黑珍珠,而且还颜色各异,而且还是上百颗。

      疼!
      脸着实疼!

      适才那些话说得最欢的都齐齐闭嘴不语,曹氏更是脸色难堪。

      亏她适才还洋洋得意地问人家是否见过东珠,如今看来,可不就是没见过?在人家眼里,东珠根本不算个玩意儿,而是喜欢收藏黑珍珠呢。

      适才她的模样有多高傲,此时便觉得有多羞愧。戴在手上的那串东珠也突然觉得沉重发痒得很,悄悄地用袖子给遮上了。

      此时此刻,最高兴的莫过于国公夫人了,她不动声色地吐了口浊气。曹氏因为有儿子送东珠,大半个月来几乎走路都要飘,逢人便要炫耀一番,她早就看不过眼了。

      呵!送东珠有何稀罕,她如今有儿媳妇送黑珍珠这才叫值得炫耀!她都想好了,改明儿带着儿媳妇进趟宫,再借花献佛将半盒珠子送皇后娘娘去。

      苏锦烟假装看不见众人神情,她走回箱子旁,按着名册上的分配,又陆陆续续地将礼物拿出来。

      “爹,这是给您的官窑脱胎缠枝青花瓷茶壶。”
      “大伯婶,这是给您的翡翠画金雕笼琉璃盏。”

      “这是鎏金鹦鹉提梁银罐。”
      “这是千叶攒金嵌红宝石牡丹头面。”
      “这是镂空梅花嵌珠白玉簪一对。”
      “这是......”

      五花八门,眼花缭乱,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反正,说到最后,众人屏气凝神,看苏锦烟的身影都觉得金光闪闪。

      礼物分完,众人各自欢喜却碍于身份努力矜持。但有一人眼睁睁地看着大家都得了礼物,唯独忽略了自己,有心想自傲,却终于还是忍不住问:

      “为何我没有?”

      尉迟雁因为之前奚落过苏锦烟,此时又拉不下脸,便偏头撅着嘴,气鼓鼓地。

      苏锦烟笑:“其实我也给小姑准备了的,但不方便在这送。”

      “为何不方便?”

      苏锦烟稍稍凑近几分,用刻意压低却也令众人听得见的声音道:“我给小姑准备的可是好宝贝,在这拿出来,万一被嫉妒了去怎么办?”

      她这话说得几分俏皮,又有几分自然熟稔,言行举止端庄得体,更有一种对先前的不愉快一笑泯恩仇之大气。

      堂屋众人纷纷笑了起来。

      尉迟雁闻言,撅着的唇要落不落地,最后还是“哼”了一声,又高兴起来。

      .

      这一次婆媳见面,苏锦烟四两拨千斤,落了个圆满。回去的路上,尉迟瑾时不时打量她一眼。

      苏锦烟停下脚步:“我脸上有东西?”

      尉迟瑾偏头,眼里带着探究与兴味:“苏家作风都这般豪迈?”

      苏锦烟一本正经地点头:“遇到难事,先用钱解决。”

      “若钱也解决不了呢?”

      “不是还有夫君吗?”

      闻言,尉迟瑾一愣,而后低笑了下。

      “那么...”他打着折扇,幽幽地:“你可是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

      尉迟瑾压唇,故作不悦:“你好生想想。”

      苏锦烟:“想不出来。”

      见她想都没想就这么回答,尉迟瑾心里一噎。张口顿了半天,忽地脸色一沉,甩袖走了。

      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苏锦烟,转头问霜凌:“他这是怎么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赫乖乖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cppk、Yu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cppk 10瓶;折叶承尘 7瓶;小雨 1瓶;
    爱你们muamua~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