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尉迟瑾踉跄地踏进屋子,挥退前来扶他的丫鬟们,停下来遥遥地看了眼坐在桌边吃饭的苏锦烟,面上辨不清情绪。

      “抬水进来,我要沐浴。”他吩咐道,随后又继续踉跄地进了净室。

      苏锦烟缓缓地将鱼丸咽下,这会儿也没什么胃口吃了,索性让人撤了饭菜,而后起身坐到梳妆镜前,让丫鬟拿长巾绞干头发。

      她透过镜子,默默地观察屋内动静。丫鬟们抬水进去后,就很快退了出来,似乎没人留在里头服侍。

      想了想,她低声询问:“你们世子爷平日里都不让人服侍沐浴吗?”

      丫鬟摇头:“世子爷规矩大,不让奴婢们近身。”

      “为何?”她略微诧异。

      “奴婢也不知。”

      .

      约莫过了半刻钟,丫鬟全退了出去,室内变得安安静静起来。

      苏锦烟坐着定定地看着镜中的自己,耳边却在注意净室里的动静。起初还有些淅淅沥沥的水声,但这会儿已经听不见了。

      也不知是已经洗好了,还是停了下来。

      她秉着呼吸又等了一会儿,同时脑海里合算着一会儿自己该如何做。

      关于服侍夫君,在出嫁之前嬷嬷是教过她的,但也仅仅在于穿衣吃饭这些事上,今晚却不同寻常。

      说不紧张是假的,尤其是看了那避火图后。此时此刻,脑海里闪现那些画面,又见净室里头迟迟没有动静,就显得格外焦灼难耐。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晚都得应付。

      苏锦烟索性起身走到净房门口,轻声唤了下:“夫君?”

      没见人应声,她又叩了下门:“夫君?”

      等了半晌,还是没人应,担心里头出了什么事,她推门进去。却不想,一抬眼巧好对上一双淡漠的眼睛。

      尉迟瑾坐在浴桶中,双手搭在捅沿上,就这么静静地盯着她。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眸色有些散焕,也难得地透着些温和。

      他分明听见了她的声音,却故意不理。此时见她进来,偏头啧了声:“你倒挺适应。”

      至于适应什么,他一语双关。一来暗指她那声“夫君”喊得自然,二来指她不请自来进净室服侍。

      苏锦烟没理会他的嘲弄,面色平静地解释:“我只是许久没听见动静,进来看看而已。”

      “想看什么?”尉迟瑾忽地玩味勾唇,刻意曲解她的意思,作势要起身。

      苏锦烟迎上他挑衅的目光,莫名地,也突然较了点劲。也不偏不躲,静静站着。

      两人就这么对视半晌,尉迟瑾突然觉得自讨苦吃。

      真要他就这么起身又不能够,但她却仿佛一副“你敢起身我就敢看的模样”,实在气人得很。

      他原本只是想调侃一番,却不想将自己弄至尴尬境地。一股闷气堵在胸口,上不得下不得,有种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好半晌,他才说道:“去给我取衣裳来。”

      苏锦烟这才转身,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衣裳给他,然后也没服侍穿衣,径直出了门。

      .

      尉迟瑾收拾好出来,见她端坐在床边,微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红烛昏黄,透过床帘映在她身上,影影绰绰。

      如此一看,倒别有一番“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之意境。

      当然,若是没有适才那一出,想必他是有几分心情欣赏的。

      尉迟瑾冷哼一声,走到一旁的美人榻上坐下。等了一会儿,再等了一会儿,见她依旧没有眼色,便忍不住出声道:“过来。”

      苏锦烟刚才只顾思忖洞房之夜该如何服侍夫君之事,倒一时没注意他已经出来。见他头发还滴着水,于是赶紧从柜中取过一条长巾走过去。

      “夫君。”她欠了欠身,然后跪坐到他身后,帮他绞头发。

      她动作轻轻柔柔,温热的指尖时不时触碰到他脖颈上的肌肤,惹得他徒生奇怪的痒意。

      也不知是喝了酒格外醉人,还是适才那灯下美人的匆匆一瞥入了心,这会儿闻着她身上悠悠传来的香气,尉迟瑾莫名地觉得口干舌燥。

      他当然也清楚今晚会发生什么,但在这之前,他并没有多想,只觉得娶妻圆房不过是和吃饭穿衣一样的寻常。

      但这一刻,屋子里朦胧又喜庆的红色混合着她身上的幽香,犹如醉人魂魄的迷.药。那股燥热很快汇集于丹.田之处,令他忍不住想要。

      他喉结轻微动了下。

      “你用的什么香?”

      “嗯?”

      苏锦烟正专心地一缕一缕擦拭头发,闻言,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便答道:“没用香。”

      “没用又怎会......”

      怎会这么香?

      尉迟瑾不信,但突然想起曾经在书上看过,女子有体香,气如兰,淡如风。彼时觉得惊奇,哪有人身上会自带香气的?如今却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

      也不知为何,这会儿他觉得更燥热了,便觉得她动作太过温吞了些,难耐得很。

      “你快些。”他沉声道,声音不自觉地暗哑。

      苏锦烟只好又加快速度。

      她觉得“服侍夫君”这样的事真的不容易,此刻自己跪在身后腿都发麻了,但还得忍着继续帮他绞头发,这便算了,对方居然还嫌弃她动作慢。

      她忍了忍,好耐心地快速擦着。就这么又过了半刻钟,总算将头发擦至半干。

      “夫君,好了。”她说。

      尉迟瑾故作镇定,淡淡地“嗯”了一声。

      苏锦烟将长巾叠好放在一旁,而后理了理衣裳打算起身。然而才抬起一只腿,却突然觉得腿窝发麻,瞬间控制不住地往前倾了下去。

      尉迟瑾冷不丁地见她直直砸下来,下意识地将人接住。

      不过眨眼间,两人便成了搂抱的姿势。苏锦烟只手撑着他的肩,尉迟瑾双手搂着她的腰,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片刻。

      好半晌,苏锦烟有点尴尬地小声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但尉迟瑾哪还有闲心管她故意不故意?适才他一直在琢磨今晚怎么开始,此时见她“投怀送抱。”心想,这样也好,那就这么开始吧。

      于是,他将人打横抱起,径直走到床榻,倾身覆下。

      .

      他气息浓烈似火,烫的她浑身颤栗。

      夜风从楹窗溜进来,穿过帷幔,烛火间或明灭。犹如他的动作,时而急,时而缓。

      一时间,苏锦烟只觉得自己就要死在他的唇下,他的指尖。

      “看着我。”

      他的声音分明沙哑,眼里却恶意十足,很满意她眸中溢出的狼狈和羞臊。

      他记起之前几次短暂的交锋,都无声无息地败北,此时得了机会,便快意地报复。

      “不许咬唇。”

      直到听到她羸弱不堪的声音,他得逞似地笑了。

      他似有无穷无尽的力气,不知疲倦地,反反复复地。也不知过了多久,连红烛都烧了一大半,他依旧没有停歇之意。

      苏锦烟芙蓉香腮,眼睫濡湿,仿若摇摇欲坠的雨中娇花,提醒道:“夫君,夜深了。”

      然而他却起了捉弄之意:“求我,求我便放过你。”

      苏锦烟早已困得眼皮子打架,闻言,死死地咬牙强撑着,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在尉迟瑾眼里,反而有种“奉陪到底”的挑衅之意。

      很好,兴头上的男人很容易被激发斗志,他扯着她脚踝轻而易举地抬起。

      苏锦烟蓦地一痛,困意、倦意、无法形容的魂飞魄散之意,齐齐袭来,终是敌不过昏了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尉迟瑾:我好像找到了致胜秘诀!
    希望宝宝们可以踊跃留言好吗,你们的留言真的是大腿初码字的动力啊啊啊啊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