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宴会结束的很晚,姜知玥回到沈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客厅内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窗外月色渐浓,像被墨色涂抹得一样浓黑起来,有一钩微黄的弯月,弓刀似的挂着。
      姜知玥站在客厅中间,婚纱早就被她换下来了,她望着偌大的别墅,有些不知所措的拽着衣角,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今天是她和沈晏的婚礼。
      姜知玥低头盯着脚尖,微微出神。
      今天,她满心欢喜的嫁给了自己喜欢了八年的沈晏哥哥。
      姜知玥思绪还在乱飘着,楼梯上传来了动静。
      
      她循声望去,看见那个她偷偷放在心底的男人,依旧穿着婚礼上那套一丝不苟的西服,眼尾被酒意熏染的有些红。
      沈晏逆着光站在二楼,宽肩窄腰,身量欣长,身上的气质淡入雪松,而他笔挺的眉骨,狭长的眼和弧度冷厉的薄唇,却让这张脸浮出了一丝淡薄的冷意。
      姜知玥最喜欢的便是沈晏那双眼睛,他的眼睛很漂亮,眼型狭长,双眼皮很深,眼尾微微扬着,睫毛浓密似鸦羽。
      像桃花眼,又像凤眼。
      在男人的注视下,姜知玥紧张的手心都是汗水,心里七下八上,她刚想像小时候一样喊一声沈晏哥哥,沈晏突然出声。
      他的神色很淡,语气也是淡的,没有一丝情绪,漆黑眼眸淡漠的看着她,表情毫无波澜,那张清冷的俊美面容被光照的格外的柔和,说出的话却让姜知玥犹坠冰窟。
      他说:“姜知玥,沈太太的身份沈家可以给你,你只需要履行好自己的义务,我可以给你权和钱,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简而言之,沈晏不会喜欢她,也不可能会喜欢她。
      
      屋内温度适宜,姜知玥的指尖却一寸一寸冷了下来,她的手攥的很紧,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姜知玥捧着一颗心,想告诉沈晏哥哥她其实偷偷喜欢了他很多年,结果真心还没有送出去,就被人扔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她以为自己会恼羞成怒,或者会委屈的掉眼泪,如果按照以前,作为姜家娇养到大的小公主,肯定会反驳一顿然后甩脸就走。
      但是姜知玥没有,她听见自己笑了一下,然后温声说:“我明白,沈晏先生。”
      她最终也只是喊了一句沈晏先生。
      沈晏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等视线里男人的身影消失不见,姜知玥紧紧绷着的神情终于松懈下来,她倒退一步,浑身无力的瘫在沙发上。
      衣角被扯的变了形,长长的头发垂下,遮住了姜知玥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
      眼泪一颗一颗砸在手背上,烫的她心尖一阵颤动,她咬着唇,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姜知玥猛然惊醒。
      她的双手还紧紧抓着被子,呼吸紊乱,心跳很快,好一会才平复下来。
      窗外天光大亮,到处铺着一层厚厚的雪。
      姜知玥眨了眨眼,视野逐渐清晰,她盯着洁白的天花板出了会神。
      “怎么又做梦了啊……”
      姜知玥翻了个身,将脸埋进枕头里,很轻很轻的低语,声音有些哑。
      好一会,她坐了起来,抬手拍了拍脸清醒清醒,她已经嫁给沈晏四年了,怎么突然梦见新婚夜那天晚上。
      她还记得,从那以后,她很主动的搬到客房,当好二十四孝好妻子,温柔懂事不粘人,从来不会给沈晏添麻烦。
      疲惫感像海浪一般将姜知玥裹得密不透风,她缓了口气,起身下床。
      
      青城的冬天很冷。
      昨天夜里开始下雪,下午姜知玥出门时,那绵绵白雪下了一晚上,院子里映入眼帘到处是一片白茫茫,琼枝玉叶,粉装玉砌,颇有一种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美感。
      许是还在下雪,大街上没什么人。街道上树木疏朗,落叶熙熙攘攘的堆在一起。
      姜知玥没有打伞,她小时候最喜欢雪,这会却觉得有些冷。
      她站在屋檐下,望着白白小小的雪花发呆。
      姜知玥这会穿着米白色的羽绒服,毛茸茸的围巾遮住大半张软白小脸,只漏出一双明亮动人的杏眼和精致雪白的额头,齐腰卷发随意的披在身后,整个人看着软乎乎的。
      她扯下围巾对着手心呼出一口气,搓了搓被冻得有些泛红的手,从兜里面掏出手机。
      日程提醒显示“沈晏先生今天回国”。
      姜知玥盯着那条提示看了好久,心里也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什么。
      她和沈晏大概有四个月没见了吧,她想。
      
      二十岁那年姜知玥嫁到沈家,如今满打满算已经快四年了,沈晏很忙,几乎每一年都有三四个月的时间要出差。再加上他早出晚归,基本上两个人真正接触的时间很少。
      姜知玥也不在意,她喜欢沈晏八年,如今能如愿嫁给他,她已经很开心了。
      况且,姜家现在早已不是当初辉煌的时候了,她也不是那个被所有人娇纵的大小姐。
      她能顺利嫁给沈晏,全是沈爷爷惦记姜家对他的恩情,不然,就凭沈晏的身份,沈太太这个至高无上的地位,不是她落魄千金姜知玥可以坐上的。
      
      想到这,小姑娘的眼尾垂了一瞬,她觉得指尖有些凉,又呼出一口气暖了暖。
      正当她在想一会回家给沈晏做些什么菜给他接风洗尘时,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姜知玥的胡思乱想。
      “知知!”
      姜知玥闻声望去,看见来人,眉眼弯成好看的幅度:“怎么才来呀。”
      颜姝一路小跑跑到小姐妹身边,扶着她的肩喘了口气,笑道:“对不起嘛,早上不小心睡过头了。”
      姜知玥和颜姝从小一起长大,小姐妹的性子她一清二楚,就比如,每次出门必会晚个几分钟。
      姜知玥挽住颜姝的胳膊,给她扫了一下衣领上落下的雪,问她:“昨天晚上是不是又熬夜追星打榜了?”
      颜姝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这不是哥哥要拍新电视剧了嘛。”
      她口中的哥哥是如今很火的娱乐圈流量顶流傅行止。
      颜姝挽着姜知玥的胳膊便往不远处的咖啡店走去,一边笑一边说:“好啦,今天我又迟到了,为了负荆请罪,一会请你喝奶茶。”
      
      咖啡店是一家猫咖,装修很可爱,米色系的墙纸,挂着大小不一的千纸鹤,随处可见的猫咪,店面不大,却很温馨。
      姜知玥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光通过半月环状的琉璃窗投了下来,把她一半环抱在光内,一般留在阴影里。
      她认真研究了一会菜单,随意选了几个名字听着不错的小甜品,看了一眼坐在对面逗猫的颜姝,问到:“姝姝,你想喝什么?”
      “奶茶好啦。”
      姜知玥又勾选了两杯奶茶。
      甜品很快就送了上来,两个人一边吃一边闲聊。
      颜姝好像想到了什么,随口提了一嘴:“我听我爸爸说,你老公沈晏是不是今天要回国?”
      听见“老公”两个字,姜知玥下意识愣了一下,就几秒,便反应过来,嗯了一声。
      颜姝有些欲言又止,她看着小姐妹知知,想开口却又不好意思问。
      “怎么了?”姜知玥问她。
      颜姝叹了口气:“知知,”她说,“你在沈家过得好吗?”
      
      圈子内都知道,两个人只是奉旨成婚,并没有什么感情,再加上沈总沈晏更是个清冷凉薄的人,听说有一次某家公司老总为了讨好沈晏,在酒会上特地给沈总安排了一个女人,结果人家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跟在身边点头哈腰的男人,把人吓得冷汗直流。
      
      那桩生意也在意料之中的黄了,后来,一切沈晏出现的饭局,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个女人。
      颜姝又抬眼看了一眼小姐妹。
      她的知知可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小美人,是姜总姜夫人的掌上明珠。当初多少豪门子弟盼着能博得美人的青睐,如果姜家没有出事的话,知知现在或许会嫁给一个宠她的人,也不用过着这种丧偶式婚姻吧。
      想到这,颜姝又叹了口气。
      一只通体雪白的银渐层走过来蹭了蹭姜知玥的腿,小姑娘勾唇笑了一下,将它抱到腿上。
      她摸了摸小猫咪的头,笑着说:“我过得挺好的。况且,你也知道呀姝姝,我小时候就喜欢沈晏了,如今能嫁给他,做梦都能笑醒呢。”
      颜姝显然不信,她又问:“你在沈家,真的开心吗?”
      姜知玥给猫咪顺毛的手顿了一下。
      自从嫁给沈晏后,所有人都说,是他们姜家祖辈上修来的福气,即使家道中落也可以攀上沈家的高枝。
      没有人会问她,你过得开心吗。
      所有人都觉得姜知玥能嫁给青城最高贵的男人沈晏,她肯定是很开心的,连姜知玥自己也这样觉得。
      但也只是觉得。
      姜知玥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眼底的光闪了一下,蓦地想到了今天早上做的那个梦。
      她靠着对沈晏那份埋藏心底的喜欢,一直撑到了现在,撑了四年。
      
      过了好久,姜知玥根根分明的睫毛抬起来望着颜姝,再开口时声音很轻,轻到颜姝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
      “姝姝,开心能怎么样,不开心又能怎么样,我也没有办法呀。”
      姜家败落了,妈妈去世了,爸爸住在疗养院,沈晏不喜欢她,这些她都没有办法呀。
      颜姝想安慰小姐妹,张了张嘴,喉咙却被密密麻麻酸涩的情绪堵的说不出话来。
      这么多年以来姜知玥早就学会了将负面感情藏于心底,她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笑着叉了一个蛋糕上的草莓,递到颜姝嘴边:“不说这些不开心的啦,给,你最爱的草莓。”
      
      她顿了一下,眨了眨眼睛继续说:“姝姝,放心吧,如果沈家真的对我不好,我就和沈晏离婚,反正沈家他们家大业大,沈晏那么有钱,肯定不会亏待我,我就拿着钱去开个钢琴辅导班,教别人弹钢琴。”
      她当初可是国外著名音乐艺术大学的钢琴小公主呢。
      虽然后来家里出事必须回国,嫁给沈晏后尽心尽力的当好沈太太,不然她早就去做音乐去了。
      “也是,”颜姝嚼着草莓,心里安慰了一点,愤愤不平道,“我们知知那么漂亮可爱,沈晏不喜欢你就是他的损失,到时候离了婚,他就等着后悔吧。”
      两个小姑娘开玩笑闹的正开心,姜知玥的电话突然响了。
      她看了一眼备注,将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用嘴型示意小姐妹“女魔头”。
      颜姝立即看懂了,连忙噤声安静如鸡。
      姜知玥接了电话,规规矩矩道:“妈妈,您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她口中的妈妈是沈晏的继母苏玉清。
      姜知玥不喜欢她,从见了她第一眼就不喜欢。
      因为小时候继母对沈晏不好,一心只想自己的儿子上位,处处给沈晏使绊子,结果亲儿子还是不如沈晏,被沈晏治的服服帖帖的。
      她不敢对沈晏做什么,以至于全把火发在她这个不受宠的儿媳身上。
      小时候姜知玥就偷偷喊她女魔头,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
      苏玉清咳了一声,冷声道:“今天小晏回国,你这个当妻子的,记得好好准备准备。”
      “我知道,您放心吧。”
      “还有,你嫁到我们沈家那么多年了,肚子里一直没动静,这可不行。”
      
      一听到这话,姜知玥用脚指头想都能想明白,苏玉清肯定是在沈晏那里找不愉快了,都知道她和沈晏结婚那么多年是分房睡,苏玉清说这些,就是在变相的嘲讽她。
      姜知玥也不恼,笑了一下,温声说:“妈妈教训的是,是我不够努力了,我会争取在沈晏的弟弟妹妹出生前,努力有点动静,妈妈放心吧。”
      苏玉清:“……”
      前不久沈晏的爸爸沈铭洲刚爆出花边新闻,被拍到和十八线小模特在酒店同进同出,举止亲密。
      苏玉清知道后气得把珍藏多年的手镯都摔了。
      虽然新闻被沈家撤了,但是姜知玥作为沈家人,多多少少还是听到点什么。
      苏玉清直接被这句话噎了一下,她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你知道就行。”
      转头就把电话啪的一声给挂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