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姜知玥有个小习惯,每次和讨厌的人吵架吵赢了,眼尾都会极小幅度的扬一下,漂亮的眉眼里满是不自知的娇纵。
      颜姝在一旁拐嘴笑了一下,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姜知玥年纪小,又被所有人处处娇惯着,天不怕地不怕,跟人吵架也从来没有输过。
      每次都把姜夫人气得不轻,但是姜知玥一哭,姜夫人便心软了。
      颜姝突然有些怀念。
      姜知玥挂了电话,看了眼时间,估摸着该回去准备东西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颜姝。
      “今天不能陪你啦姝姝,我一会要回去准备收拾东西。”
      她双手合十,态度非常真诚:“下次一定补偿你!”
      颜姝表示理解,她晃了晃手机笑着说:“没事啦,刚刚许叔还给我发消息说他已经到了。”
      许叔是颜家的的司机,是从小看着姜知玥和颜姝一起长大的,姜知玥也认识。
      两个小姑娘便互相告了别。
      望着远处穿着乳白色羽绒服的小小身影,许叔再一次问自家小姐:“小姐,真的不用送知知小姐回去吗?”
      颜姝摇了摇头:“她说不用,说要去买点东西,一会会打车回去。”
      闻言,许叔叹了口气:“知知小姐变了好多,她以前是多么骄傲的一个姑娘。”
      颜姝心想,是啊。
      她裹了裹外套,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今年青城的冬天好像比以往的冬天都要冷呀。”
      
      姜知玥回到家后,家里的阿姨云姨看见她,连忙擦了擦手,笑道:“太太回来了。”
      “嗯,我回来啦。”姜知玥也笑了一下,她忽的闻到厨房传来了一阵香气,动了动鼻子,“好香呀,云姨在做什么?”
      “这不是先生要回来了吗,我就想着做点先生爱吃的。”
      姜知玥点点头,她思索了一下沈晏爱吃的,边往厨房走边说:“一会我也给沈晏先生准备几道他爱吃的菜吧,也不知道他在外面能不能吃的习惯。”
      
      姜知玥忙碌了半下午,等菜陆陆续续端到餐桌上时,天色已经渐暗了。
      她也不知道沈晏想吃什么,直接把他爱吃的都做了一遍,荤素搭配什么都有,足足有七八道。
      帮忙摆盘的佣人瞄了一眼落地窗外,突然惊喜道:“太太,雪停了哎。”
      姜知玥循声望去,发现陆陆续续下了一天的雪果然停了。
      其实她第一次看见沈晏的时候,也是一个雪天。
      
      那是她十二岁那一年,跟着父母去沈家看沈爷爷。
      沈爷爷年轻时曾被骗的倾家荡产,还是姜家帮助过他,助他东山再起,才有沈家了现在的辉煌。
      因此两家关系一直都很亲近。
      姜知玥陪沈爷爷玩了会后,看见窗外下雪了,小姑娘爱玩,非要闹着出去玩雪。
      家里人又都宠着她,连不苟言笑的沈爷爷也最疼爱她,便让她去了。
      结果因为下雪天路滑,小姑娘又在换牙,堆雪人的时候跑的太快,不小心滑了一跤,又碰巧她摔倒的雪里有一颗小石头,就这样把本就摇摇欲坠的门牙给磕掉一个。
      又碰巧牙龈出了一点血,就一点点,在洁白的雪地里格外显眼,把小姑娘吓得坐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怎么哄也哄不好。
      碰巧十五岁的沈晏下课回家,路过被人围在中间坐在院子里哭的直冒鼻涕泡泡的小姜知玥,垂眸说了一句:“小哭包。”
      就这一句话,不服输的小姜知玥立马赌气不哭了,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很漂亮却冷冰冰的哥哥,奶凶奶凶的说:“我才不是小哭包!”
      小沈晏背着书包,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声,显然不相信。
      小姑娘长得很可爱,戴着个小熊帽子,两边坠着小毛球,皮肤又嫩又白,一掐一兜奶。
      圆溜溜的大眼睛含着一大包泪,小脸憋的红红的,要哭不哭的样子,把别人萌的心尖直颤。
      只有沈晏依旧毫无波澜,甚至面无表情的迈开腿走了。
      只不过过了几分钟后他又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小姜知玥还在努力憋着不掉眼泪,她一边猛吸气,两个小手手握成小拳头,看样子好像十分努力。
      沈晏没忍住笑了一下,他伸出手递到小姑娘面前:“给你,小哭包。”
      小姑娘一看,是一颗奶糖。
      她再抬头一看,那个漂亮哥哥没再冷冰冰的,他勾唇笑了一下,睫毛长长的,在眼帘下方打下一片阴影。
      笑的时候,眸子深邃熠熠,漂亮的像是藏着星河。
      小姜知玥的目光落到漂亮哥哥身上时,就移不开了,她那时候年纪小,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只觉得眼前这个哥哥,好看的像是从画里面走出来的一样。
      
      少年的眉眼,像是出自名家之手,一笔一画,水墨晕染了她整条心河。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爬树翻墙无法无天的小姑娘,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害羞,她对沈晏说“谢谢哥哥”的时候都用小手捂着嘴,生怕张嘴时被沈晏哥哥看见空荡荡的门牙。
      后来,小姜知玥躲在妈妈身后,听沈爷爷给她介绍说:“知知,这是你沈晏哥哥。”
      小姑娘偷偷在心里面念了一句沈晏哥哥,这一念,这个名字便被她放在心里面藏了八年。
      再后来,便是沈爷爷重情重义,惦记着当初姜家对他的恩情,和姜家订了婚事。
      十七岁长成大姑娘的姜知玥,已经出落成了娇艳明媚的小美人,爸爸问她愿不愿意时,姜知玥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
      
      也就是沈爷爷的重情义,姜知玥十九岁那年姜家出事破产,姜夫人病重去世,姜总大受打击旧病复发,如今还在疗养院住着,所有人都在看他们家笑话,只有颜家与沈家愿意递出橄榄枝。
      颜家颜夫人与姜夫人是闺中密友,儿时一起长大,沈家是沈老爷子惦记旧情。
      二十岁那年,姜知玥还是嫁给了沈晏。
      沈爷爷还在时,姜知玥还会被他照顾着,在沈家没有人敢欺负她,结果结婚半年后,老爷子便去世了,小姑娘一个人在沈家,无依无靠的像一颗孤草。
      姜知玥望着院子里厚厚一层雪,想起她磕掉的那颗门牙,不由得勾唇笑了起来
      真怀念啊,都已经过去那么就啦。
      
      准备好一桌子菜后,姜知玥便坐在客厅里等他。
      她不清楚沈晏大概几点回来,她自己闲得无聊,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便坐在沙发上发呆。
      七点,沈晏还没有回来。
      姜知玥戳开微信看了一眼,她和沈晏最后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五点多。
      她发的:“沈晏先生今天晚上回家吗?”
      沈晏:“回。”
      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姜知玥对沈晏只回复一个字的态度不以为然,她早就习惯沈晏这种能一个字说清楚,绝不说两个字的性子了。
      八点,门口依旧没有动静。
      姜知玥坐在餐桌前,望着桌子上逐渐冷却的饭菜微微出神。
      云姨看着太太这样于心不忍,出声安慰她:“太太,您别等先生了,先生可能刚回国,应酬多,这个时间多半是脱不开身。”
      姜知玥笑了笑,她的声音很温柔,眼神也是温柔的,一点也没有因为等待时间太长而受影响:“我知道的云姨,没事,我再等等他吧。”
      云姨看自己劝不住太太,转身的时候叹了口气,心里偷偷祈祷希望先生可以早点回来。
      
      离开的时候又特地过来嘱咐了一句:“太太,如果先生还不回来,您就去休息吧,这些菜放着,明天我们收拾就好。”
      “好,我知道啦,云姨路上注意安全。”
      云姨是看着沈晏长大的,姜知玥很尊敬她,她把老人家送到门口,又一个人坐在餐厅继续等。
      
      家里的阿姨和佣人晚上八点左右就陆续离开了,偌大的别墅内只余她一个人,周围一片静悄悄的,渗着一股空荡的阴冷。
      一开始她还会害怕,后来等的次数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
      这几年来,姜知玥做的最多的事,好像就是等他。
      姜知玥把客厅内所有的灯都打开,屋内暖气很足,她还是觉得得手脚冰凉。
      其实她怕黑,但是现在,她发现那种无边无际的孤独,比黑暗更可怕。
      她就像处于一片黑暗中,周围没有人,她动不了,也听不见,到处是一望无垠漫无边际的黑,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吞没,却又毫无办法。
      耐心十足的小姑娘等到九点,看着早已凉透了的饭菜,一样一样放进微波炉热好了又端出来。
      继续等。
      终于到十一点,门口才传来了动静,餐桌上的饭菜被姜知玥拿去热了两遍,还是变得冰凉。
      沈晏披星戴月而归,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领口处的纽扣解开两颗,白衬衫下身形欣长。
      浓浓的月色下更衬的他线条清冷凌厉,气质浓如经久未消的远山寒雪,神色寡淡,薄唇微拐,眉骨处透着一股冷凝和漠然。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气。
      “你回来啦,沈晏先生。”
      姜知玥小跑到他面前,她知道沈晏不喜别人接近,便在相距几步的距离之外站定。
      男人的动作顿了一下,像是没想到那么晚还有人,他盯着姜知玥那张娇俏的小脸,眼神微眯。
      饶是结婚四年,再次单独相处时,姜知玥还是有些紧张,她悄悄扣了扣毛衣上的纹路,眼神没敢一直盯着沈晏看,从男人的眼睛到脖颈再到胸,总觉得看哪里都不太合适,最后也不知道放在哪里。
      沈晏静默了一会,从喉咙里蹦出一个字:“嗯。”
      “你吃饭了吗,家里给你……”
      姜知玥太过紧张,说话不也过脑子,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沈晏那么晚回来,身上还有酒味,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在外面吃过饭了,于是说着说着,就收了声。
      果然,她听见沈晏说:“在外面吃过了。”
      明明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等真正听见的那一刻,姜知玥还是失望了一瞬。
      她眨了眨眼,努力掩盖住那些不好的情绪,抬头看他时笑了一下:“我先去给沈晏先生倒杯水吧,好醒醒酒,不然容易头疼。”
      
      沈晏路过餐厅时,余光瞥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想了想,还是问出口:“这都是你做的?”
      背对着他倒水的姜知玥动作顿了一下,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遮住了她那双漂亮的杏眼,看不出情绪。
      “嗯。”她的声音很轻,扶了一下有些抖的手,转身时脸上依旧挂着笑,眉眼微弯,嘴边两个小梨涡明晃晃的,娇俏动人,“也不全是,还有云姨做的。”
      她将水递给沈晏:“既然沈晏先生在外面吃过了,那我想办法把它们处理掉吧。”
      语气一直温温柔柔的,丝毫没有因为心意被浪费而生气。
      姜知玥的声音很娇很细,字字清晰,喊“沈晏先生”四个字时像是在舌尖上滚了一圈,带着点缱绻的意味。
      沈晏握着那杯热水,指腹擦过杯沿,垂着眸子,没有说话。
      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他名义上的沈太太。
      姜知玥比他小,又是世家妹妹,如果不是当初爷爷说为了报恩,给两个人定了婚事,不然他和姜知玥以后都不会有什么交际。
      
      酒意上来,沈晏眉心微皱,觉得头有些不太舒服。
      姜知玥注意到了男人的表情变化,急忙问他:“沈晏先生,是头疼了吗?需要我给你拿药吗?”
      话还没说完,便准备去找解酒药。
      沈晏拦住了神情着急的姜知玥:“没事,小毛病了。”
      姜知玥犹豫了一会,知道问的再多沈晏会烦,默默收回了腿:“那沈晏先生早点休息吧,这里我来收拾就好。”
      沈晏又看了一眼餐桌上摆的菜,淡淡的“嗯”了一声。
      “沈晏先生晚安。”
      
      姜知玥笑着目送男人离开后,再转过身时眼底的光暗下来。
      她拿起筷子随便夹了一道菜尝了一下,菜早就凉透了,再加上放进微波炉里反复加热,口感变得很差。
      姜知玥咀嚼了几口,咽下去时只觉得喉咙涩的厉害。
      她坐在餐桌前,望着一桌子菜发呆,最后还是一个一个倒进了垃圾桶里。
      她的动作很慢,又很认真,像是再对待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 作者有话要说:  广告时间!!给宝贝们鞠躬
    推一下我基友的新文~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搜一下嗷
    放心入坑!!
    盛世清歌现言甜爽文《全国观众都盼着我们锁死》
    -------------------------
    霍颜冷艳性感,是时尚圈的女魔头,无数男男女女想借她的东风拿资源。
    久而久之,圈内盛传她男女通吃,名声极差。
    姜海深才华横溢,是娱乐圈的鬼才导演,可惜性格极端。
    平时斯文优雅,工作时暴躁易怒,人称暴君。
    这两人在真人秀《我们恋爱了》中相遇,自此画风突变,充满了成年世界的气息。
    一开始的观众们:这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锁死!
    后来的观众们:这是我不花钱就可以看的内容吗?锁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