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假如你要饿死了,你还会坚持做个好人吗? ...

  •   
      “掌柜的,招伙计吗?”一间酒肆前,胡问静牵着小女孩的手,对酒肆内的掌柜挤出最灿烂的笑容,温和又欢快的问道。
      
      慈眉善目和和气气脸上带着笑的掌柜一回头,见了两个衣衫褴褛的女孩子站在门口,脸色立马难看了。
      
      “我会算账,会写字,记性好,客人来过一遍我就会记得他的姓名和饮食习惯,保证每个客人宾至如归。”胡问静大声的道。酒肆内的客人们听见了,哈哈大笑,有客人笑道:“这丫头满机灵的嘛。”
      
      胡问静无视食客们的起哄,现在是找到饭碗的关键时刻,脸皮必须比城墙还要厚,她继续大声的道:“我机智灵活,懂得看人脸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绝不会招惹了客人,给掌柜的惹麻烦。”酒肆内的客人们的笑声更加的大了,这丫头真是机灵。
      
      “我干活勤快,一个人可以干两个人的活,每天鸡没叫就开始干活,狗都睡了我照样还能干活,你绝对找不到这么勤快的伙计。”胡问静挺起胸膛,弯曲胳膊,胳膊上其实没有肌肉,但隔得远,掌柜保证看不清楚。酒肆内众人大笑,好些人起哄:“掌柜,还不赶紧请了她,这么勤快的伙计哪里找去?”“我家的仆役要是有她勤快一半,我就阿弥陀佛了。”
      
      掌柜陪着笑,四处作揖,就是不答应。
      
      胡问静早有预料,这间酒肆是她今天求职的第五间铺子了,被拒绝多了,她的脸皮以超出估计的速度飞快的成长,区区冷脸冷眼冷言完全伤不了她。她灿烂的笑着,拖长了声音:“最重要的是……”等到吸引了所有食客的目光,她这才一脸的羡慕的看着掌柜,仿佛掌柜捡了天大的便宜,一字一句的道:“最重要的是,你还不用给我工钱,只要管我姐妹两人吃住就行。”
      
      一群食客大笑:“竟然还不用工钱,这真是捡了大便宜了。”“掌柜的还不赶紧请她,不要钱的伙计啊,这年头哪里去找?”
      
      胡问静用力点头,努力的笑,她又不是傻逼,怎么会主动不要工钱?还不是被现实逼的。她一口气找了几家店铺,求职的岗位从账房先生降低到了店小二,工钱从正常价格降低到了只要正常的五成,依然处处碰壁,这个城池中的店铺掌柜死活不肯请人,她除了彻底抛弃拿到工钱的奢望,只求两餐一宿还有什么手段可以让万恶的资本家雇佣她?眼前的酒肆已经是她认为可能性最大,也是最后的希望了。其他店铺吃饭也要本钱的,酒肆怎么都有残羹剩饭的,吃饭成本近乎为零,酒肆掌柜说不定就看在没有成本多个劳动力的份上答应了她。
      
      “请我吧,你绝对不会吃亏的!”胡问静蹦跶着,小女孩见姐姐蹦跶,记起叮嘱,也灿烂的笑着蹦跶,可没蹦了几下就没了力气。
      
      “掌柜果然好运气啊,还不快请了这个不要钱的伙计。”食客们打趣着掌柜。
      
      掌柜对食客们陪着笑:“诸位见笑了,惭愧惭愧。”转头对店小二厉声道:“还不快赶了出去!”
      
      “滚开!”店小二点头,对着胡问静恶狠狠的一脚踢了过去。胡问静灵活的闪开,不等店小二继续动手,抱起小女孩拔腿就跑,身后是店小二和一些食客的嘲笑声。
      
      “掌柜的,看她们两个都要饿死了,你就当做善事嘛。”有老食客戏谑的笑着。掌柜笑着回答:“我是开门做生意的,又不是做善堂的,一个两个都跑到我这里当伙计,我要这么多伙计干什么?我要是被吃垮了,谁可怜我?”一群老食客哈哈大笑,最近这些年虽然风调雨顺,可是流民竟然越来越多了。
      
      “北方越来越冷了。”有食客略知一二,解释着,北方天气越来越冷,地里的收成越来越差,穷人交不出租金,不想冻死饿死就只能舍弃家园往南面跑。
      
      “而且……”那食客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有说出口。其余人却都知道,本朝太(祖)皇帝开国的手段有些龌龊,作为前朝的托孤重臣竟然谋朝篡位,不论是前朝皇室还是大将重臣因此起兵作乱的数不胜数,哪怕都过去了几十年了,依然时不时有些毛贼打着光复前朝的借口起兵作乱,虽然不可能影响朝廷,但这流民自然就多了。
      
      “当今天子圣明,日子会越来越好的。”掌柜急忙说道。一群食客用力点头,再也不提流民的事情,只是谈些风月。
      
      胡问静抱着小女孩走出老远,在某个巷子中蹲下,今天受到的羞辱超出了她穿越前一辈子受到的羞辱,但是此刻一点都不重要,她甚至没有感受到羞愧和恼怒,对未来的无力和惶恐充塞了她的胸膛。
      
      “姐姐。”小女孩叫着,挣扎着从胡问静的怀里下来,乖巧的学着胡问静,靠墙席地而坐。
      
      “姐姐狂妄了。”胡问静轻轻的摸着小女孩的脑袋,她以为原身是个笨蛋,有手有脚竟然也会饿死,哪怕当乞丐也能活命啊,怎么会落得饿死?原来这个世界对流浪儿童并不友好,原身已经竭尽全力,却依然逃不过被饿死的命运。
      
      小女孩靠在胡问静的身上,一只手扯着胡问静的衣角,一只手紧紧的按着肚子,明明饿的要死,却懂事的没有哭闹。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胡问静轻轻的道,她能感受到小女孩的身体越来越无力,陪着胡问静折腾了半天,已经将小女孩全部的力量都耗尽了,再也支持不住,昏昏沉沉的。而她的四肢同样沉重无比,方才努力的表现自己还不觉得,此刻静下来只觉得脑袋晕晕的,只怕很快就要倒下。
      
      “没道理啊,我作为上知天文地理,下知数理化计算机的超级人才竟然会找不到工作?”胡问静靠在土墙上,闭上眼睛,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纵然紧闭着眼睛依然能够感觉到眼前一片血红。她苦涩的笑,别人穿越后的目标是荣华富贵一生一世一双人,她的目标竟然只是活下去,而这卑微的愿望似乎也有些奢求。
      
      真的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办法了?
      
      不,作为一个孤儿活下去至少有三条路。
      
      第一条路就是乞讨。只要能舍弃尊严,在某个大户人家或者店铺门口一跪一哭,得到吃食的几率远远大于被狗咬的几率,虽然从长远看乞丐的未来有些悲惨,不是被拐子卖到了妓院就是被其他乞丐和流氓打死蹂(躏)死,但至少能够多活几天。
      
      第二条路就是“卖”身。
      
      在头上插根稻草,在大户人家门口跪下,卖身为奴,从此生死不由自己,被少爷啃了嘴上的胭脂,被老爷拉上了床,被夫人视为狐狸精喊了仆妇打死在庭院中,被老爷送给了多看她一眼的客人,诸如此类,总之最后的结局不过是一卷草席和乱葬岗而已。
      
      或者卖进了妓院,年幼的时候做仆役,稍微年长就成了妓院中的红牌,每日迎来送往,说着“我只爱郎君一人”的谎言,听着“我一定会来给你赎身”的假话,等年老色衰了,去处无非也是草席和乱葬岗。
      
      这第二条路相比第一条路似乎好上了那么一点点,至少多了几年衣食无忧的日子。
      
      至于卖身为奴是不是会遇到一个善良的小姐,然后视她为姐妹,给她解除奴籍?进入妓院是不是会遇到才华横溢的未来的状元,然后谱写才子佳人的美好姻缘?
      
      她的幸运是E,就不要想那些幸运S才能遇到的事情了。
      
      微风吹过,撩起了胡问静的头发。她笑了笑,她的幸运可能是D,此刻气候温暖,她暂时不用考虑冻死街头。
      
      “真是想不到啊,我胡问静竟然要靠卖(身)活命了。”胡问静灿烂的笑,若是死后有灵能够见到了原身,她必须认真的道歉,原身宁可饿死也没有去乞讨,没有卖(身)进了大户人家或者妓院,真是意想不到的有气节和尊严。
      
      而最后一条路……最后一条路是……
      
      胡问静默默的握紧了拳头,身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玩着手机打着游戏看着视频喊着人人平等长大的她在古代没有待到12个小时就忘记多年的教育以及渗入骨髓的文明了?
      
      小女孩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太过幼小的她根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胡问静知道留给自己的选择的时间不多了,她必须在自己饿晕饿死之前作出决断。
      
      身后的人家打开了门,一个三四十岁的妇人走了出来,见到胡问静和小女孩靠在她家的围墙上,吓了一跳,退后一步,仔细一看,立刻就从胡问静和小女孩的衣服和脸色上看出了她们的身份。
      
      “唉。”那个妇人微微叹气,不过是两个小乞丐而已。她转身走出一步,终究有些不忍,又叹了口气,回了屋子。
      
      胡问静听见动静,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默默的继续思索,难道除了第三条路,她就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可是这第三条路……
      
      “给。”那个妇人又走出了屋子,递给了胡问静一个缺了一角的破碗。
      
      胡问静惊愕的看着那个碗,碗里是绿油油的糊糊,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味传了过来。
      
      “吃吧。”那妇人见胡问静没有举动,以为她吓住了,柔声道。
      
      胡问静急忙挤出笑容:“谢谢。”接过碗,拿手指蘸了,添了一下,确定这一碗散发着古怪气味又绿油油的像是毒药的糊糊是野菜糊糊。
      
      那妇人摇了摇头,她家也不富裕,但施舍一碗野菜糊糊实在算不上什么善心善行。“东门张家很有钱,你姐妹二人若是没有去处,不如到张家做个丫鬟……虽然张家……好歹也是个容身之所。”
      
      “好人一生平安。”胡问静真诚的道。
      
      那妇人不忍心的看了一眼胡问静姐妹,转身进了屋子,合上了门,她只能做这么多了。
      
      “问竹。”胡问静使劲的推醒小女孩,小女孩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很快就闻到了野菜糊糊的香气,猛然就睁大了眼睛。
      
      “快喝了它。”胡问静催促着,小心的端着碗,喂小女孩喝了大半碗。她还想再喂小女孩吃些,小女孩摇头:“我饱了,姐姐吃。”胡问静三口两口喝下了野菜糊糊,一股温暖的感觉从胃里蔓延到了全身,有了终于活过来的感觉。
      
      午后的太阳升的老高,刺目的光线照射在胡问静和小女孩的身上,更加的暖和了。
      
      侥幸没有饿毙当场,胡问静细细的思索,今后是选择必死的第一条路做乞丐,是选择有一线生机的第二条路卖(身)为奴,还是选择第三条路?
      
      只是……第三条路是邪路啊。
      
      对,第三条路就是邪路!为了活下去,做小偷,做强盗,杀人放火,坠入地狱。
      
      胡问静闭上眼睛,感受着温暖的阳光,从小到大接受的真善美教育之下,为了吃一口饭,就要彻底的坠入畜生道?或许这说得重了些,以她的体力就是想要杀人放火都做不到,但做小偷就不是违反了道德准则吗?
      
      原身以及无数饿死冻死在街头的乞丐流浪汉就没有想到走上邪道吗?原身宁可饿死都没有选择三条道路上的任何一条,难道她作为比原身拥有更高的视野,懂得更多的东西的穿越者,竟然要比原身更没有下限吗?
      
      胡问静犹豫不决,道德和生存在她的心中交替,她从来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这个问题上迟疑,她难道不该毫不犹豫的选择很有气节的饿死吗?她不该向那些宁可饿死不吃敌人一口饭的人学习吗?她难道忘记了她学到朱自清宁可饿死不吃美国面粉时候的感动和敬佩吗?
      
      “真是幸福啊。”身边忽然传来了小女孩的声音。
      
      胡问静一怔,转头看去,阳光下,小女孩轻轻的拍着小肚皮,眯着眼睛灿烂的笑着,一脸的满足。微风吹拂着小女孩凌乱的发丝,企图遮挡住她的笑容,却只能让小女孩笑得更加的灿烂。
      
      这就是幸福?这就是幸福!这就是幸福……
      
      胡问静的心中一酸,转过了头,任由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姐姐,你怎么哭了?”小女孩惊讶的扯着她的手臂。
      
      “阳光太刺眼。”胡问静道,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小女孩,泪如泉涌,然后摇头甩掉了泪水,脸上再也不见悲伤,唯有坦然面对最绝望的人生的坚定。
      
      “你是个值得敬佩的人,你有自己的气节和尊严,宁死也没有放弃。”胡问静在心中对着原身道,真心诚意的佩服着。
      
      “问静,问竹,很不错的名字,你的家庭也许是一个书香门第,你的一生都在追求做个君子,你做到了。你是一个君子。”宁可饿死也不当乞丐,不卖(身),不偷盗,不走邪路的人当得上君子二字。
      
      “但是,我不是君子,甚至不是好人。”胡问静目光幽深,心中却平静如水。
      
      “我的底线比你低的多,我会做许多你宁死也不做的事情。”
      
      “我的尊严却比你高的多!我绝不认为饿死冻死就是高贵的。我绝不会允许自己像一条野狗一样蜷缩在路边冻死饿死。被人捂住鼻子嫌弃的一堆烂肉臭肉,有何高贵?有几人想过这堆臭肉是为了自己的尊严和底线宁可饿死?这高贵的死,只怕不过是自我陶醉而已。”
      
      “我不是好人,但这个世界有许多许多比我更坏的恶人,为什么他们可以朱门酒肉臭,而我却要成为路边冻死骨?为什么道德的要求对他们无效?为什么他们不追求高贵的死?”
      
      “我不服!”
      
      “我会努力的活下去,哪怕抛弃所有的礼义廉耻。”
      
      “我要用我的方式活下去。”
      
      “假如你死后有灵,睁大眼睛看着,我会活得比你精彩一万倍!”
      
      胡问静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紧紧的抱着小女孩,目露凶光。她选择邪恶,是因为她贪生怕死,是因为她的道,与这个小女孩无关,不需要拿养活这个小女孩做借口。她一定要在这个世界好好的活下去,直到找到回家的路。
      
      “姐姐,你抱得我好紧,我喘不过气来。”小女孩叫着。
      
      胡问静松开了手臂,笑着道:“问竹,姐姐以后带你吃香的喝辣的,每天幸幸福福的!”
      
      她站起来,对着阳光张开了手臂,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真善美的胡问静死了,丑陋邪恶的胡问静活了。
      
      “真的?”小女孩欢快的问道。
      
      “真的。”胡问静捏了一下小女孩的脸,四处张望,从水井处打了水,洗干净了破碗,恭恭敬敬的放在了那妇人的门前。
      
      “问竹,记住这户人家。”胡问静牵着小女孩的手,一字一句的道。
      
      小女孩睁大眼睛看着胡问静,茫然的用力点头。
      
      胡问静笑了笑,没有解释,牵着小女孩的手慢慢的走向了东门,走出老远后回头,那妇人的屋子前空荡荡的不见人影,唯有阳光照射在那土墙之上。
      
      “我是胡问静,我要玩转这个世界!”胡问静对着太阳竖起中指。
      
      

  • 作者有话要说:  1. 停笔太久,玩得太开心,好像静不下来写东西,原本就不存在的文笔就更差了,真是抱歉,我可能需要几章恢复一下状态。
    2. 在评论中看到读者的疑问,在此解释一下。
    2-1. 我笔下的女主几乎有个标配的小妹妹,那有两个原因。
    2-1-1. 我比较喜欢写小孩子。
    2-1-2. 其实女主有个小孩子是用来牵制女主彻底堕落的,说得文艺一些,单纯善良的小妹妹是女主毫无人性的世界中唯一的光明了。但这个设定太文艺,所以我一直没有在书中明确的表达出来。
    3. 本文的女主尽量不说脏话,但是,有时候女主说脏话,表现粗鲁是有深刻用意的,在《女帝》中本来安排了伏笔解释,后来大纲飞了,完结解释了,本文尽量找机会解释女主脏话乱飞的原因。
    ----------
    感谢在2020-12-30 14:35:18~2020-12-31 14:56: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李禹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蓝发记录员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