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不算太糟糕的穿越 ...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是架空文,历史背景严重参考西晋五胡乱华前后。文中历史人物与真实历史无关,性格言行品德纯属胡编乱造,读者切勿当真。
  •   
      “拔出你的剑!”一个古装女子对着胡问静厉声喝道。胡问静用力点头:“好的,没问题。”
      
      那个古装女子厉声教训着胡问静,传授着剑法内功什么的,胡问静随意的听着,这不是现实,这是她的梦境,她确定无比。
      
      “没想到我竟然是个老古董。”胡问静惭愧极了,这年头斗气化马都有些落伍了,至少也是咒术回战,她却还在沉迷剑法内功。
      
      “等梦醒之后一定要看几百遍血族巫师咒术火星人,千万不能落在时代的后面。”胡问静一边提醒自己,一边打量着那个古装女子,那古装女子的脸上身上似乎都有着伤痕,透着一道道杀气,更有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霸道威压扑面而来。
      
      胡问静感受着强大的威压,心砰砰的跳,欢喜的给自己点赞:“厉害!”原来自己做梦都能想出如此气魄的人啊,没有去做漫画家真是太浪费了。
      
      “记住了,这就是我华山派的绝世功法……”那个古装女子严厉的看着胡问静的眼睛。
      
      胡问静用力点头,做梦都能想出一套不明觉厉的武功,自己也是真牛逼啊,下次做梦争取做个仙侠梦,要是能够学会飞就太好了。
      
      “至少在梦里飞一次啊。”胡问静遗憾极了。
      
      “姐姐,姐姐……”一个糯糯的声音微弱的叫着。
      
      眼前的古装女子的身形忽然变淡,就像是卡了几百秒一样,古怪的摇晃着,然后消失不见。
      
      “这就要走了?”胡问静有些惋惜,还以为可以看到胸口碎大石呢,梦醒的不是时候啊。
      
      “姐姐……”糯糯的声音更加的清楚了,分明是一个小女孩子的声音。
      
      胡问静有些惊讶,她的房间中怎么会有小孩子?她想要睁开眼睛看个究竟,却发觉眼皮沉重无比,想要动一下,却发觉四肢根本无法动弹。
      
      “倒霉,连环梦。”胡问静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并不惊慌,在噩梦中努力挣扎却不能动弹的经历她经常的遇到,一点点都不稀奇,只是刚才这个武侠梦明明可以动弹的,现在换成了不能动弹的噩梦了?
      
      “姐姐……”糯糯的小女孩的声音好像就在耳边。胡问静心中有些好笑,放弃了挣扎,这次的梦会是什么?她很想知道自己会梦见什么。
      
      小女孩的呼叫声再也没有响起,胡问静的神智却越来越清楚,五感慢慢的恢复,不知不觉之中她已经睁开了眼睛。
      
      “这一定不是梦。”胡问静看着身边,瞬间冷静了。她正躺在一堆稻草之上,霉烂的味道夹杂着臭味几乎让她无法呼吸;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子蜷缩着躺在胡问静的身边,手扯着她的衣角,尽管那衣角已经脏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但小女孩子的手却抓的紧紧的;这是一间破烂的茅草屋,屋中没有任何的家具,墙角胡乱的堆着一些破烂的木头,胡问静仔细看了许久都辨别不出那些木头是干什么用的,只能确定那些木头一文不值;茅草屋少了一大截屋顶,凉风正从破洞中愉快的涌进来。
      
      真实无比的触觉视觉嗅觉带来了无法辩驳的真相,她穿越了。
      
      纵然胡问静躺在稻草堆上,她依然感觉到了天旋地转。
      
      “马德!”她轻轻的,恶狠狠的骂着,竟然穿越了,还穿越到了……她看看明明长在自己身上,却陌生无比的手脚和身体,一时无法确定自己是十二岁还是十三岁,也不确定自己是穷得茅草屋都有个大窟窿的贫苦人家的孩子,还是一个可怜的乞丐。
      
      “姐姐……”小女孩蜷缩着身体,闭着眼睛,低声叫着。
      
      胡问静听着小女孩微弱的叫声,平静的抬头看天,想要骂人,这分明不是杭州话普通话英语日语,可是她不但听懂了,还熟练的像是母语。
      
      “我一定是疯了,一直以来喜欢胡思乱想,终于神经了!竟然出现了幻视和幻听!张口竟然能说一溜的方言。很好,我疯了后懂八国外语了,哈哈哈哈!”胡问静仰天大笑,笑声却低沉的只有自己听得见。
      
      然后,她沉默了,理智告诉她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任何谩骂咒骂哭泣绝望都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的帮助,她需要用一万倍的冷静面对这狗屎的穿越。
      
      “还不错。”沉默许久,胡问静透过破烂的屋顶对着瓦蓝的天空挤出了笑容,魂穿,自带原身的语言系统,至少没有语言隔阂,不用担心不会听不会说,被人卖了还在替人数钱。
      
      “我会找到回去的办法的。”她收敛了笑容,冷冷的道。
      
      “姐姐……”小女孩继续叫着。胡问静低头看小女孩,第一次仔细的看清了小女孩的脸,这个小女孩子有三岁了吗?她没有胡问静见惯了的肥嘟嘟的小脸蛋,唯有长期营养不良之下的瘦弱。
      
      一段零碎的记忆猛然涌上了胡问静的心头。
      
      “问竹……”这段记忆的内容少得可怜,胡问静只记起了这个小女孩子的名字,以及是原身的妹妹,今年四岁了。
      
      “没了?就这点记忆?”胡文静用力眨眼睛,原身既然留下了记忆,好歹多给点啊,至少让她明白家里还有什么人,为什么就只有她和一个小女孩住在一个一无所有的破茅草屋,原身的父母都去了哪里啊。
      
      原身的记忆默默的沉浸在大脑的深处,一点没有冒出来的意思。
      
      胡问静微微叹气,做人不能太贪心,继承了语言,知道了这个小女孩是原身的妹妹已经可以说是原身的执念了,作为一个莫名其妙但是名副其实的夺舍者不能要求的更多了。
      
      “四岁啊。”她看着小女孩子瘦弱的身体,心中有些酸苦,第一次亲眼看到营养不良的孩子啊,并且明白了这具身体为什么换了人。
      
      “原身饿死了。”胡问静冷冷的想着,她感受着身体,饿得胃都抽筋了,这是多久没有吃东西了?
      
      “原身饿死了,所以我穿越过来了?”胡问静默默的想着,她当然很想搞明白自己为什么就穿越了,能不能穿越回去,哪怕不能穿越回去了,她也想搞明白自己究竟穿越到了什么朝代,身份背景是什么,为什么原身的记忆会冒出来,却又只冒出来了这么一点点,可是她的胃,她虚弱的身体,她摇晃的身体都在提醒她,要是再不吃东西,她很快也要饿死了。
      
      胡问静慢慢的站起来,又是一阵晕眩,该死的,还以为是穿越太惊人被震撼晕了,没想到竟然是饥饿导致的低血糖晕眩啊。她努力的站稳,再也不去想美好的21世纪,不去想家,不去想未知的恐惧,天大地大,此刻什么都比不上吃饭更重要。
      
      “姐姐……”小女孩低声叫着,依然紧紧的闭着眼睛。“姐姐,我睡着了,睡着了就不饿了。”
      
      胡问静心中一疼,小心的弯下腰,抱起了轻飘飘的小女孩,柔声道:“问竹,姐姐带你去找吃的。”小女孩睁开了眼睛,期盼的看着她:“真的?”
      
      胡问静笑了,抱紧了小女孩,道:“真的。”她的脚步微微踉跄,小女孩虽然轻飘飘的,但是此刻她的身体虚弱的站立都有些困难,抱着小女孩竟然有些吃力。
      
      “我是胡问静,我绝不会像这个废物一样饿死。”她低声对自己道,原身作为一个大活人,有手有脚,竟然会活活的饿死,真是愚蠢透了。
      
      “我一定能够好好的活下去。”胡问静抱着小女孩慢慢的走出了破烂的茅草屋,脚步越来越稳。待在这个茅草屋中等待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家人只会饿死,她必须走出茅屋,进入这个未知的世界。
      
      “就算我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只要有太阳,有空气,有天有地,胡某就绝不惧怕。”胡问静对自己道,心仿佛就有了力量,慢慢的平静了,一丝笑容浮现在她的嘴角,她轻轻的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
      
      “啪叽!”胡问静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
      
      “姐姐!”小女孩惊慌的睁开眼睛看着胡问静,总算胡问静摔倒的时候反应极快,转了个身,没有伤到小女孩。
      
      “我没事。”胡问静怒发冲冠,为什么家门口会有狗屎?
      
      “姐姐,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吗?”小女孩睁大了眼睛,小心的看着胡问静。
      
      ……
      
      客栈中有几个新到的客人正在与掌柜说话,胡问静抱着小女孩静静的等着,直到掌柜的面前的最后一个客人跟随店小二进了客栈深处,这才跑过去问道:“掌柜的,需要账房先生吗?我算术好极了,算账都不用打算盘。”
      
      掌柜早就注意到了站在客栈前的胡问静,揣测了半天胡问静的来意,怎么都没有想到胡问静竟然是来找活干的。
      
      “你想做账房?”掌柜有些好笑,这个女孩子竟然想要做账房?
      
      “是。”胡问静盯着掌柜的眼神毫不躲闪,极其的自信。
      
      “我知道当账房先生需要有保人,我没有保人,但是,我的算数实在是太好了,不当账房先生都是浪费。”胡问静鼻孔向天。做人要谦虚,求职的时候更要谦虚的道理她当然懂,可是作为一个没有保人没有关系没有来历的三无人员在求职过程中必须高调,否则掌柜的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掌柜的似笑非笑的看着胡问静:“哦?”
      
      胡问静心道鱼儿上钩了,求职时候装逼的套路果然在古代菜鸟面前所向无敌,她继续鼻孔向天:“不信?那也是自然,谁能想到胡某学究天人呢?”
      
      胡问静长叹一声,有些落寞,轻轻拂袖,仿佛明珠蒙尘,缓缓的道:“也罢,掌柜的,你请账房先生出来,胡某与他比试一番,且让掌柜的见识胡某的实力。”当账房是肯定不行的,谁家会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就不怕头一天招工,当天晚上就被卷了金银跑路?胡问静压根没想过能够当客栈的账房,她的目标是通过显示自己的“超级”算数才华成为店内的小厮。一个脑子灵活,算术“超级”厉害的小厮对客栈而言就算不是储备人才,至少比文盲小厮要优秀一百倍吧?
      
      胡问静鼻孔向天,傲然负手而立,就等掌柜喊出账房,然后显示出超越时代的数学才能。小女孩躲在胡问静的身后紧紧的扯着她的衣角,小心又悄悄的看着周围。
      
      “不能打脸太厉害,必须平局。”胡问静心中还是有分寸的,第一天就得罪了账房实在是太愚蠢了,稍微显示一下能力,与账房先生和和气气的平手,然后互相吹捧一番才是上策,至于账房先生会不会表面温和,内心排斥她,快要饿死、只求有个工作吃饭睡觉的胡问静此刻没有时间细细的琢磨,走一步看一步吧,就不信她斗不过一个算数菜鸟。
      
      掌柜笑眯眯的看着胡问静,一点都没有叫账房出来比试的意思。
      
      胡问静笑了:“掌柜休要担心,胡某懂,账房先生是掌柜的自家人,胡某怎么会得罪了他呢?胡某一定点到为止。”拿微积分欺负古代人太过无耻了,拿九九乘法表说不定就能打得古代的账房先生体无完肤,撑死用四则混合运算就足够了。
      
      胡问静看着屋顶,等待着账房先生大惊失色的看着她,“这……这……这就是传说中的四则混合运算?只有小学二年级的强者才会的四则混合运算!没想到小学二年级强者恐怖至斯!”到时候她一定轻描淡写的挥挥手,“小学二年级?胡某早就不是了。”
      
      客栈中静悄悄的,隐约可以听到后院中有旅客和店小二的交谈声,却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掌柜笑眯眯的看着胡问静,胡问静都不耐烦了,叫个账房出来就这么麻烦?要不要换成背九九乘法表啊?
      
      “咳咳。”掌柜终于出声了。胡问静微笑着看着掌柜,你丫再不出声我脖子都酸了。
      
      “你知道老夫是谁吗?”掌柜问道,笑容古怪极了。
      
      胡问静心中不妙极了,不会这么倒霉吧?她带着最大的希望,小心的问道:“你不会是账房先生的表哥吧?”
      
      掌柜笑了,轻轻的摇头,胡问静的心立马沉了下去。
      
      掌柜的声音仿佛来自九霄云外:“我就是账房。”
      
      胡问静微笑着盯着他,马蛋啊,被古装剧骗了,谁说站在柜台后的老头就是掌柜的?谁说账房先生就是呆在后院足不出户的干瘪老头子?
      
      账房有趣的看着胡问静,这小丫头还能怎么作死。
      
      “哈哈哈哈哈!”胡问静仰天大笑,小女孩被笑声吓了一跳,抓着胡问静的衣服更加的紧了。
      
      “我现在老实交代我其实没想当账房,只想当个小厮,你会雇佣我吗?”胡问静认真的问道。
      
      账房摇头:“做梦!”老子没有打死你个当面抢饭碗的家伙已经是很有休修养了,真以为老子是个圣人?
      
      胡问静昂首挺胸,这个时候必须说两句场面话:“今日你不雇佣我,他日必将后悔无比。”转身,牵着小女孩的手,慢悠悠的走出了客栈,任由身后账房先生大声的笑。
      
      胡问静深刻反思,是不是一开始就说自己想要做个小厮,现在已经吃上了香喷喷的开工饭?她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万事过犹不及,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必须想开点,至少经验加一了,多来几次就能升级了。
      
      “走,姐姐带你去升级。”胡问静有不祥的感觉,这个世界想要活下去只怕没有想象的容易。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看着胡问静,欢快的问:“姐姐,什么是升级?……姐姐,我好饿……姐姐,我走不动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