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留宿 ...

  •   
      裴忱垂眸看着被雨淋湿的女孩,手中的雨伞微微倾斜,落下一道男声。
      
      “江晚梨小姐,是不记得我了吗。”
      
      雨声哗哗作响,掩盖住其他音色。
      
      “什么?”江晚梨仓促之中抬头,双眸浸着水雾,身子看起来弱不禁风,像只路边没人要的流浪狗狗,毫无往日娇生惯养的模样。
      
      裴忱皱眉,没有多言,丢下两个字:“上车。”
      
      他的嗓音,一如暴雨晚间般冷沉。
      
      等到车子发动,江晚梨意识才回笼,视野被昏暗的车厢环境所占据。
      
      刚才裴忱可能看她刚才哀求跌倒的模样太狼狈,动了恻隐之心,请她上车。
      
      前方是司机和秘书,她同裴忱共坐后座,两人间隙不到一米,一股清冽陌生的雪松木香若有若无的侵袭鼻间,气息让人沉静。
      
      淋了雨,江晚梨体内蹿起寒意,鼻子嗡嗡作痒,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音量不大,却在无人说话的车厢里显得突兀。
      
      江晚梨抱着双肩,又冷又尴尬。
      
      坐立难安的间隙,她手下忽地碰到男人的西服外套。
      
      是裴忱刚才下车后就脱下放在中间的。
      
      她现在如果穿上外套的话肯定能暖和些,但主人未发话,而且想起他刚才的漠然态度,江晚梨估计自己要是穿他衣服的下一秒,就被赶下车。
      
      怕身上的水弄湿衣物,她又往窗户这一侧靠一靠,原本娇柔的身子,抱蜷在一块儿,显得更纤弱了,露出的一截天鹅颈白皙雪嫩,面容即使被乌发遮挡住一半,依然能看出其精致俏丽,兴许染过雨汽的缘故,眸眼雾蒙蒙的,像是从民国剧走出来的头号美人。
      
      又一个喷嚏声响彻车内。
      
      这一次,裴忱朝她看了眼。
      
      江晚梨以为自己吵到他了,弱弱道:“抱歉。”
      
      他的眉目没有任何神情波动,深远而缥缈,“江小姐。”
      
      “我在。”她应得很快,“裴先生是不是对我之前说的改变了想法?我们……”
      
      哪怕以市场最低的价格将公司抛售出去,她也不愿意让她的二叔,也就是江思若的父亲获得公司的管理权。意外没有发生之前,江晚梨便听父亲提起过,她那二叔是条白眼狼,江家并未亏待作为养子的他,他却数次作假账目,调动公用资金,梵尼到他的手里只会更加衰败。
      
      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给裴忱听,他接到一个电话。
      
      江晚梨乖巧沉默。
      
      外面雨势依旧,雨滴如同花瓣一般,在车窗上绽放,耳朵靠着玻璃,能听爆竹般声响。
      
      即使如此,依然听见身侧不高不低的通话声。
      
      “奶奶,您知道我没有时间。”
      
      “相亲的事情,过段时间再说,可以吗。”
      
      外界对裴忱的评价褒贬不一,世人都知他不近人情,但在长辈面前,他非常恭敬礼貌,倒是出乎江晚梨的意料。
      
      更意外的是,他会被催婚。
      
      一通电话结束,车随之停下,江晚梨一时半会竟不知自己该做什么。
      
      她没报地址,司机按照起始路线,驶入别墅区,穿过人工园林,停在一处有着哥特式风格和中式古典特色融合的住宅院中。这处是安城极佳地段,临近CBD国贸和商圈附近,寸土寸金。
      
      车门敞开,佣人撑伞过来,为他们遮雨。
      
      江晚梨走到一半,突然想到,她怎么来裴忱的家了?
      
      她喃喃自语:“这是要干嘛。”
      
      撑伞佣人回答:“小姐,您衣服湿了,我们已经为您备好热水和换洗衣物,还有其他需要的可以和我们提。”
      
      江晚梨低头一看,果然,在雨中淋了太久,衣服都能拧出水来,好在料子是防透的,没有走丨光。
      
      虽说如此,但她也不能随随便便在陌生人家里洗澡吧。
      
      怪她没提前和司机说明白。
      
      大晚上,陌生男女,让人多不自在,还是离开的好。
      
      她赶上男人的步伐,小脸犯难,“裴先生。”
      
      裴忱沉眸,“什么?”
      
      总算能和他搭上话,江晚梨压住自己的事,将公司放在首要位置,“我说的事情,您真的不考虑吗?”
      
      可能看在她多次哀求的份上,他终于松口:“会考虑。”
      
      “真的吗。”
      
      她欣喜若狂。
      
      没混过商圈的千金,不知“考虑”二字有推辞之意,喜上眉梢的神情,倒让人不忍心看她空欢喜。
      
      随后,佣人过来引领江晚梨去沐浴。
      
      期间告诉她,司机尚在外面等候,沐浴之后可以送她回家。
      
      “当然您可以选择留下来。”
      
      江晚梨摆手:“不用,我洗完就走。”
      
      “您不用客气。”佣人说,“您是先生第一个带回家的女客,我们一定会好好招待您的。”
      
      江晚梨意外,她是第一个吗,还以为他经常带女孩子回来洗澡。
      
      看在他考虑江家这件事上,她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应该是个正人君子,而且身子冰凉,她没有拒绝佣人的好意。
      
      冲了个热水澡,身子果然热乎很多,江晚梨一边擦拭头发,一边拿起手机,给闺蜜明茶发信息。
      
      ——江家的事情有希望了!
      
      然而很长时间没等到回复。
      
      无奈,只能拨电话过去,第三个才被接通,明茶的声音金属乐器传来:“喂?是梨子啊,有事吗?”
      
      估计这货又去夜店耍了。
      
      江晚梨问:“你没在家吗?”
      
      “朋友今天生日,一起嗨呢,咋啦?”
      
      “那你家里没人了?那怎么办,我回去的话没钥匙。”
      
      “不好意思,忘记跟你提前说一声,要不你今晚住一下酒店?”
      
      “好吧。”江晚梨无奈,“我不打扰你了,玩得开心点。”
      
      出事之后,二叔以帮她卖掉还债独占江宅,将她们母女赶出去。这让本来就落魄的江晚梨母女更是无处可依,母亲因为气烦到住院,而她自己更分不出精力去争夺宅子,医院公司两地跑,晚上暂时住在朋友家。
      
      现在好了,朋友不在家,她只能去住酒店。
      
      裴家佣人在外面恭候着,看到江晚梨出来,迎过去问她要不要喝点什么。
      
      江晚梨委婉拒绝,表示自己赶时间。
      
      既然赶时间,她们不好挽留什么。
      
      司机在外面候着。
      
      江晚梨接过佣人递来的伞,撑起来,抬起脚欲走的一刹那,突然想到一件事。
      
      糟糕,身份证没带,根本住不了酒店。
      
      身后,佣人尚在微笑恭送。
      
      江晚梨硬着头皮,再给明茶打电话。
      
      这次,没人接听。
      
      完了。
      
      她现在要是出去的话等同于流落街头。
      
      佣人见她没走,便问:“江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啊……”江晚梨犹豫,“我突然发现这个雨下得太大了,夜里开车会不会很危险。”
      
      “没关系,我们的司机拥有十年以上驾龄,ABC驾照齐全,您尽管放心。”
      
      “是吗。”她硬着头皮周旋,“但是这么晚了,我家那边的路很难走,路程又远,我担心司机回去的时候可能会迷路。”
      
      “这……”
      
      佣人们疑惑,不知如何是好。
      
      厅内,幽远男声传来:“既然这样,那就留下住吧。”
      
      江晚梨闻声回头,对上裴忱深邃眼眸,微微一怔,俏脸浮现出被看穿的不自然。
      
      *
      
      夜里听着窗外淅沥雨声,江晚梨躺在客房里柔软的床褥上。无法避免地想起裴忱这个人。
      
      虽然如同传闻中一样不易亲近,但人不坏。
      
      只是对她的态度有些模棱两可,难以捉摸,不像是对待陌生人。
      
      反而,像是很久以前就认识她。
      
      *
      
      早上,江晚梨洗漱完毕,下楼时刚好撞见裴忱。
      
      她走得很慢,担心自己挡住他,便侧过身子,让他先走,然而男人许久没有过去。
      
      因为脚伤没有痊愈,昨晚是佣人扶着她上来,今早不方便再使唤别人家的佣人,打算自己下去。
      
      扶着扶手已经无法支撑她,她选择双手抱着扶手,每一步艰辛而执着。
      
      一分钟过去,她只下两节台阶。
      
      没回头却能感知到身后的沉沉目光,江晚梨有些紧张,下去的时候差点踩滑。
      
      好在一只男人的手及时拉了她一把。
      
      “谢谢。”江晚梨道谢后,见他的手仍然握着她,怔怔地抬眸。
      
      彼此沉默间,两两相望,男人剑眉星目,眸底深邃。
      
      楼下的佣人听见动静后,便上来查看情况。
      
      裴忱松开她的胳膊,淡淡吩咐:“带江小姐下去。”
      
      “好的。”两个佣人架着她的胳膊,像古代送上刑场那样给送下去,整个下楼的过程江晚梨没费太大的力气,但模样实在狼狈,在别人家里如此失礼,她真想找个坑把自己埋了。
      
      哎,昔日的千金小姐形象,全无。
      
      一同用餐的时候,江晚梨抓住机会,继续厚着脸皮,向裴忱提起江家的事情。
      
      因为他昨晚说的“考虑”,给了江晚梨极大的希望,满怀希冀地等待他准确的答案。
      
      然而,裴忱轻描淡写丢出三个字。
      
      “很难做。”
      
      江晚梨惊讶,“为什么?”
      
      如果先前是没兴趣的话,那么这一次拒绝她确实是因为很难做,至于具体缘由……
      
      赶早的秘书带来一些文件,盛放在江晚梨的跟前。
      
      首先,梵尼内部腐败,很多高层是江家远近大小亲戚和她二叔的人,行政处事顾虑杂多。其次,江家并不是无人继承梵尼,江晚梨还有个在国外留学的小叔,比起外人,小叔显然更合适。
      
      “可是我没办法了,你们也知道我小叔还在上学。”江晚梨为难,“过段时间就要召开股东大会,一旦我二叔被选上,到时候就更难办了。”
      
      “江小姐的情况我们都知道。”秘书陈述,“但我们真的爱莫能助,裴总是外人,没有足够的理由去当江家的主。”
      
      “那就没办法了吗?”
      
      一阵沉默。
      
      “如果是商业联姻的话也许有可能。”秘书说,“如果裴总作为江家女婿出面的话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怎么可能呢。”沉浸在绝望之中的江晚梨大脑运转缓慢,“我和裴总不熟,只有一面之缘,为这种小事让他牺牲婚姻的话,他多吃亏啊,肯定是不愿意的。”
      
      昨晚她就差三拜九叩去求合作,男人依然一脸冷漠没有松口,这么离谱的要求,他更不可能答应。
      
      江晚梨很有自知之明,叹一口气,“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劳烦你们了。”
      
      因为心情低落,佣人为她受寒身子熬的山药鸡丝粥,只动了两勺,没心情再食用。
      
      江晚梨起身欲走时,忽地听见裴忱说道:“不是不可能。”
      
      她诧异,雪眸微张,“裴先生?”
      
      “我家老太太最近催婚,但我不想相亲。”他说,“如果能和江小姐联姻,可以为我省去很多繁琐事。”
      
      “可是……”
      
      “作为回报,江家的事,我会帮你处理好。”男人目光深邃而视,“江小姐意下如何?”
      
      江晚梨杵着不动,脑子嗡嗡作响。
      
      裴忱居然真的要和她联姻。
      
      

  •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狗男人蓄谋已久的单纯梨子:他多吃亏啊TVT。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