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雨夜 ...

  •   盛夏夜暴雨如注,似墨的乌云里折出电闪雷鸣。
      
      珠宝展厅,上顶束腰罩花灯光线明亮温暖,呈照出晚会现场的温馨华丽。受邀宾客们围聚在一起,欢声笑语。
      
      “思若姐今晚的礼裙好漂亮,又是Haute Couture吧。”
      
      “能拍个合照发朋友圈吗?”
      
      “好想蹭蹭姐姐的美貌。”
      
      展会一角,江晚梨一个人安静地站着,耳边时不时传来夸张的奉承声。
      
      这些人奉承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堂姐江思若,此时被捧得心花怒放,十分享受珠围翠绕的优越感,时不时展露出自己脖子上熠熠耀眼的钻石项链。
      
      珠宝展弄成拍马屁走秀现场,就很没意思了,江晚梨扫视着周围的环境,打算换个地方蹲点时,一个熟悉女声自身后响起。
      
      “妹妹。”
      
      一回头,便见江思若款款走来,语调难掩洋洋得意:“你今晚是不是太普通了,这是哪家的衣服,怎么从来没见过。”
      
      比起在场的女客,江晚梨打扮素净清淡,只穿一身纯色白裙,无任何首饰,连发式都只是简单地挽起,像个误闯的灰姑娘。
      
      然而她不是灰姑娘。
      
      当年只要提起江晚梨的名字,人们第一时间联想到“娇贵的名媛千金”“梵尼集团小公主”。
      
      可不久前,江晚梨父亲去世,扔下公司的乱摊子和巨债,昔日小公主不得不从温室里走出来,四处奔波,寻找解救办法,可惜处处碰壁,连亲叔叔家都落井下石。
      
      眼前这个堂姐,更是表达出自己的幸灾乐祸,阴阳怪气笑道:
      
      “晚梨,我知道你父亲去世后你很难过,但是这种场合,穿得这么素净,是不是太不给主办方面子了。”
      
      “哦,不对,是我忘记你家快要破产,估计没钱买新衣服,要不要姐姐送你几套?”
      
      佯装关心实则嘲讽,江思若的嘴脸显而易见。
      
      “不用,姐姐挂心了。”
      
      江晚梨轻声应着,虚与委蛇地配合对方的演戏。
      
      今晚她出现在这种场合,并不为和人争风头,她有自己事情要做。前不久有人给江家危机指条明路,让她去求裴家的帮助。江裴两家非亲非故,甚至多次有利益冲突,但如果开出的条件足够,那位重利薄情的裴先生未必不会答应。
      
      可惜他过于繁忙,江晚梨多次联系,也没能如愿见一面,这次从朋友那里得知裴忱兴许参与这次展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低调地躲在一侧,守株待兔。
      
      室内珠光四溢,炫彩夺目,LED信息屏画面切换,加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不一会儿就眼花缭乱。
      
      江晚梨等得快要睡着,才听人群里一阵喧闹,紧接着不约而同让出一条道。江晚梨原本开阔的视野也被人影挡住,隐约辨认出那被众星捧着的就是裴忱。
      
      她听到的传闻不多,只知人们乐意敬重他一句裴先生,就连商圈内老者都对他客气有加,其因不仅仅是这人用近世纪以来最短时间跃为安城首富,还是白手起家的年轻企业家。
      
      和贵少爷们不同,他没有养尊处优的倨傲,但接触过的人深知其冷漠,不宜接近和讨好。这也是今晚江晚梨紧张的原因。
      
      本想第一时间找他谈话,然而他周边的人实在太多,毫无跻身的机会。
      
      眨眼的功夫,江晚梨再看时只见男人的背影。
      
      这位主儿留下的时间怎么这么短,不到五分钟走个过场就要离开吗。她还想找机会同他谈话。
      
      江晚梨连忙追过去,踉跄地迈开步子,脚腕传来疼痛感,血液回流似的麻木。
      
      她忘记自己腿脚不便了。
      
      不久前,她同她父亲一起出的车祸,她虽然活下来,但是伤到腿脚筋骨,到现在还没好。
      
      踉跄着跟出去后,江晚梨看到泊车位的库里南,正缓缓驶出出口。
      
      急雨之中,她来不及撑伞就追过去,却连车屁股都没摸到,只能拦下一辆出租,“追上前面的车。”
      
      “好勒。”司机大哥后知后觉,“等等,你让我追这车?”
      
      “是的,求求你。”
      
      司机有眼力见,要是蹭着刮着前头的车,房子卖了都不够抵债,他口中的拒绝声还没说出来,从后视镜忽见江晚梨湿漉漉的面庞,一双剪水眸楚楚可怜,再想起她打车的地点,便认为她是富家小姐。
      
      “那是你男朋友吗?”司机大哥问。
      
      “……是。”江晚梨怕司机不帮忙,慌乱道,“我们吵架了。”
      
      “哪有让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追人的道理,那男人可真不是东西。”司机大哥愤愤不平。
      
      “嗯……”
      
      事已至此,为了让司机大哥帮忙,江晚梨只能附和。
      
      尽管是追车,但依然保持安全行驶的距离以及限速之内。
      
      库里南副驾上的秘书没多久便发现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的出租车,小心翼翼问后座的男人如何做。
      
      外头霓虹的夜灯照在男人轮廓棱角分明的五官,一双遮于银丝镜框下的墨眸深邃冷峻,眉头因秘书的询问而拢起,“你第一天跟我做事?”
      
      “不是……”秘书解释,“刚才在晚会时我看见江晚梨小姐的身影,所以猜测追车的人可能是她。”
      
      这位江小姐曾多次联系他们请求见一面,但因为裴忱工作繁忙,秘书不止一次地帮他拒绝,次数多了,他也就知道江小姐想见裴总,甚至不惜追车。
      
      可裴忱这一次,依然不无所动。
      
      像是专注于耳麦里的会议内容。
      
      他不发话,秘书不好擅自主张,凭着本能判断,让司机车速放慢一点。大雨天,安全第一。
      
      *
      
      晚上十点,锦绣天城别墅区。
      
      在门禁之前,两辆车同时停在区口。
      
      司机大哥高超的车技帮助江晚梨成功逮住即将错失机会再难碰面的男人。
      
      库里南里的秘书早有预料,提前备伞,欲去探个究竟,而后座的车门声响起,他忙将伞举过去,“裴总。”
      
      前方,没有伞的江晚梨脚刚着地便淋成落汤鸡,狼狈地和司机大哥道谢。
      
      谁曾想司机大哥非常仗义,驱车驶到撑伞的男人一侧,走之前丢下一句教训的话:“是个男人就把话说清楚,别让人家小姑娘追你那么久。”
      
      裴忱千年难变的面容流露出异色,良好教养驱使下,并无过分声张,只是将目光投落至罪魁祸首江晚梨身上。
      
      雨哗哗下着,她额头上的汗比雨水还要冷。
      
      独自面对尴尬的处境,江晚梨十分紧张:“裴总,都是误会,你听我说……”
      
      伞笼罩着男人挺拔有致的身姿,干净白洁的袖口挽起,露出一块精致的深色腕表,骨节鲜明的手指握着一张镜布,慢条斯理地擦拭镜片,声调比雨还要冷:“什么事。”
      
      好不容易有了搭话的机会,江晚梨不敢耽搁太久时间,立刻道明自己这次找他的意愿。
      
      她说的内容,早在之前裴忱同秘书都有所了解。
      
      梵尼集团作为国内知名线珠宝品牌,享有国际名誉,在国内有固定的受众群体,发展前景一般但模式稳定,不意外的话即使无大创新依然可持续发展三十年。然而去年开始出现内卷以及资金链短缺等问题,今年的当家老大江总又突发意外去世,如果没有良好的管理团队和投注资金,怕是撑不了几个月。
      
      江晚梨开出十分丰厚的报价,请求裴忱能给予援助之手,态度诚恳卑微,雨淋了一身依然不知觉。
      
      裴忱一言不发,等她话语停歇时,向秘书递了个离开的眼神。
      
      江晚梨低声唤道:“裴先生!”
      
      “还没说完?”
      
      “您,您还没给我答复呢。”
      
      她目光期待,男人口吻淡漠:“没兴趣。”
      
      江晚梨眼色黯然,“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见他们要走,她再度追过去,单薄的身体似落叶簌簌抖动,声音带着虚弱,“您是不是不满意,我们还可以再商量,您想要什么直接说就行了。”
      
      男人没回头,丢出的字眼冷酷无情:“不需要。”
      
      “裴先生……”
      
      不论江晚梨如何哀求,裴忱没有再回应。
      
      她刚才开出的条件很诱人,相当于把大半个江山拱手让出,他不答应,说明对江家毫无兴趣。
      
      秘书看着求得嗓子都沙哑的女孩,惋惜地叹气,没办法,他家上司一直都不近人情。
      
      跟随上司走了几步,秘书耳朵敏锐地听见后面扑通的动静,回头看一眼,惊讶道:“裴总,江小姐好像跌倒了。”
      
      裴忱前进的步伐,在此刻,才稍有一顿。
      
      夜空乌沉沉,雨势倾盆,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昏黄路灯下,江晚梨挣扎着站起来,眼前忽地出现男人的高大身影。
      
      一把伞撑过她的头顶,隔断了冰冷的雨水。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v=
    是一个双处双初,男女主彼此唯一的婚恋小甜饼
    内容有错误或者bug可以温柔点指出哦,大家看文愉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