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顾息醉听到系统说自己徒儿受欺负了,半刻也等不了,转身就戳着手中树枝往回走。
      
      只是越走他心中越焦急,就他这乌龟的速度,等他过去了,黄花菜都凉了。
      
      要不,御剑?
      
      不行,万万不行,他现在这种半瞎,怎么能高速行驶呢,万一和快速飞的鸟儿对撞而死呢。
      
      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啊。
      
      这可怎么办,顾息醉焦急间,视线落在那闪闪发光的一片中。
      
      对了,师兄衡九墨那奢华,几秒钟就能到达目的地的豪华轿。
      
      “师兄,我能借用一下你的座轿吗?”
      
      顾息醉再三思索,还是下定决心问了出来。
      
      这应该不过分吧,轿子他就用一下,很快就还的。
      
      衡九墨轻笑了一声,态度十分友好,语气那是格外亲切:
      
      “自然可以,师弟要用,我怎可不给。这座轿在外租用一盏茶时间,需要100上品灵石,师弟是我最亲的同门师弟,不多说,直接打一折,一块上品灵石就行。”
      
      顾息醉:“……”丧心病狂啊,跟亲师弟都来做生意那套。这熟练推销员的口吻,师兄,你到底做过多少次这种买卖?!
      
      “师兄不是说,你的东西我随便拿,随便用吗?”顾息醉嘴角抽搐,一字一句反问道。
      
      “那是以前师兄愚钝,不明亲兄弟也要明算账的道理,这账不明不白的,有损你我师兄弟的感情。”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师弟,你听,这算是什么话?你又不是我日夜相处,同吃同用的妻子,怎么可能做到如此?若真如此,那我以后的妻子,又要如何自处?”
      
      顾息醉听衡九墨这么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么一番话,叹为观止:
      
      “师兄,你的意思是,你以前说的那些话都是,违心的?”
      
      他顿了顿还是把原本要说的“屁话”,改成了“违心的”。
      
      “自然是,不光是我,普天之下谁说这句话都是违心的。怎么,师弟还听谁对你说了这番话?”
      
      说着,衡九墨关心的上前,一副担忧的模样。
      
      这么无赖的话,顾息醉硬是从中,听出了苦口婆心教育的味道。
      
      牛!不愧是万恶的财主衡九墨。
      
      “没有,这世上,还有谁比师兄对我还好呢。”
      
      顾息醉带上假笑,故意回答这么一句,恶心与讽刺意味十足。
      
      衡九墨却似浑然不知,他抬手,理了理顾息醉的披风,颇为欣慰的道:
      
      “知道就好。”
      
      顾息醉:“……”呸!真不要脸。
      
      他攥紧了自己的披风,裹住了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他从储物袋里摸索,一股脑,把仅剩的10个下品灵石都给了衡九墨:
      
      “我就这么多,我也不要你这座轿,要你座轿的四分之一,一只仙鹤就行了。”
      
      说着,顾息醉上前,直接解开了一个仙鹤的绳索,要坐上去。
      
      仙鹤本就是高傲的灵宠,并且越珍贵,品阶越高,就越高傲。
      
      给衡九墨当坐骑的仙鹤,自然是顶尖的,高傲的脾气自然也是最臭的,当年衡九墨驯服这四只仙鹤,也是费了好一番功夫。
      
      现在顾息醉上前就要骑,这仙鹤哪里肯依,扇起翅膀就要飞走。
      
      只是刚飞上一点点,就感觉一道锐利冰冷的视线射过来。
      
      仙鹤小心看去,对上主人衡九墨的目光,怂的一下落回了地,任由顾息醉盲人摸象一般,摸摸索索的坐了上去。
      
      顾息醉坐好,拢住披风,朗声对仙鹤道:
      
      “起飞!”
      
      “起你妹!”仙鹤心中反驳,不情不愿的仰头长鸣一声,快速飞上天空。
      
      不得不说,这仙鹤的速度就是快,顾息醉下意识怕冷起来,拢紧了身上的披风,想着该运功御寒,却又发现没这个必要。
      
      这么快速的运动,他却好像一点也不冷。
      
      系统:“衡九墨这人奢侈的很,他的一件披风上都能有好几个昂贵符咒,这件披风上有保暖功能的符咒。 ”
      
      顾息醉松了一口气,不怕冷后,他思绪发散,又忽然紧绷了起来:
      
      “疏忽了疏忽了,这样还是可能与空中快速飞度的鸟儿相撞,一命呜呼。”
      
      系统:“……仙鹤有眼睛。”
      
      “仙鹤有眼睛,但他只躲自己的,一时疏忽忘了我怎么办?”
      
      顾息醉依旧不放心,他半瞎看不清楚物体,现在他坐在仙鹤背上,怎么坐,怎么不放心。
      
      终于,他忽然整个人匍匐在了仙鹤背上,紧抱住仙鹤的脖子,这下,
      
      才彻底放下了心。
      
      系统:“……”没眼看。
      
      仙鹤速度很快,快到仙鹤来到陆谦舟面前,顾息醉都没做好准备,依旧是保持匍匐的动作在仙鹤上。
      
      陆谦舟感到一阵气流拂过身旁,一阵仙风道骨的气息飘过,他循着动静转身看去,就见,
      
      一只毛发光亮,仙气飘飘的仙鹤背上,趴着一个人,那人紧紧抱住仙鹤脖子,忽然被仙鹤烦躁的一甩脖子,被强制扔下了背。
      
      那人灵活的摸出了一根树枝,摇摇晃晃的站稳了,拢了拢身上的披风 ,活像个胆小的小老头。
      
      而在那人抬头的一瞬间,陆谦舟表情彻底僵住,这人竟然是他师尊,
      
      顾息醉!
      
      “哈哈哈!”
      
      陆谦舟身旁,立刻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
      
      “陆谦舟,这就是你师尊啊,坐个仙鹤,都要抱脖子哈哈哈,果然眼瞎,坐姿都别出心裁。”
      
      顾息醉听着这嘲笑声,拢披风的动作顿了顿。
      
      他本来嘴角上扬,要跟徒弟打招呼,现在他嘴角尽数下压,脸色不悦。
      
      陆谦舟立刻上前,护在顾息醉面前,盯着那嘲笑的人,冷声道:
      
      “不许你说我师尊的坏话。”
      
      此话一出,顾息醉顿时感觉暖到了心窝子里去了,他的徒儿竟然这么护着他。
      
      对方的嘲笑声音更加激烈了:
      
      “哎呦呦,徒弟保护师尊,也不嫌丢人哈哈哈!”
      
      陆谦舟憋红了脸,大声道:
      
      “师尊只是有些不方便。”
      
      “不方便什么,眼瞎不方便吗哈哈哈!”
      
      陆谦舟又要说话反驳,肩膀处忽然传来一阵压力。
      
      他薄唇紧抿,手中剑握紧,浑身紧绷了起来,却听顾息醉温柔的声音响起:
      
      “无碍,师尊不介意。”
      
      陆谦舟紧握剑的手并没有松,脸上神情却一秒变换,他转身,一脸担忧:
      
      “可是师尊,他说您眼瞎,说您没用,说您丢人,说您……”
      
      “好了,好了,不气不气。”
      
      顾息醉放轻声音哄道,不过虽是哄着,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他有点恍惚,他的乖徒儿真的是在安慰他吗?
      
      为什么这安慰的话听着,更像是在戳心窝。
      
      他边哄着,边在脑中听系统说人物简介。
      
      顾息醉听了系统的简介,无声的笑了。
      
      果然衡九墨的轻视瞧不起不是作假,不然他的亲传弟子怎么能这么有底气,对他这个师叔这么不敬。
      
      “是你在欺负我徒儿?”
      
      顾息醉忽然一拂衣袖,上前一步,落在陆谦舟前面,冷声问道。
      
      陆谦舟现在虚岁刚满十三,顾息醉一身病气,长的又是一副好皮囊,看上去像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其实已经五百岁了。
      
      不管长相如何,真实岁数如何,顾息醉一米八的个子,站在十三岁的陆谦舟面前,当真是将他护的牢牢的。
      
      陆谦舟抬眸,看着眼前笼罩着他的高大身影,一时间有些恍惚,有点不敢相信,顾息醉这是,
      
      在护他?
      
      他可没有这样的师尊。
      
      衡渡止住了笑,被顾息醉的冷冷的眼神看的十分不自在。
      
      这顾息醉不是瞎子吗,怎么能发出这么可怕的眼神。
      
      他敢这么当面嘲讽顾息醉,是因为顾息醉从来不会对他发火,反而时常还会很开心,因为这不要脸的顾息醉可以借此为理由,到他师尊衡九墨身前去告状,从衡九墨手中捞到一笔抚慰钱。
      
      顾息醉越是这样,衡渡就越看不上顾息醉,他就会嘲讽的更欢。
      
      反正他家有的是钱,师尊赔钱的话,他加倍把钱孝敬给师尊就行了。
      
      而且师尊没一次因为这种事情真正责罚过他,只会口头很轻的说一句而已,跟没说一样。
      
      这下顾息醉忽然变了态度,让衡渡一时间有些捉摸不定。
      
      毕竟对方就算是个眼瞎,病弱之身,但好歹也有五百年的修为啊。
      
      他视线快速转动,落在一旁的仙鹤身上,笑着故意提醒道:
      
      “师叔是坐我家师尊的仙鹤来的吗?”
      
      你要是还想要衡九墨的钱,就给老子滚远点!
      
      顾息醉现在可是一分钱也不想要衡九墨的,他赞同的点头,缓缓道:
      
      “是啊,你师尊托我喊你回家吃饭呢,他还特地为你准备了一杯热羊奶。”
      
      “你!”
      
      这不就是在骂他是没断奶的小屁孩吗?!
      
      衡渡生来就是贵公子,金贵惯了,哪里受得了这种气。
      
      只是就算受不了,他也不敢真和五百岁的顾息醉硬斗。
      
      为老不尊!衡渡在心中暗骂,一抬眸,视线直接锁定在顾息醉身后的陆谦舟上。
      
      不敢跟顾息醉硬碰,他难道还碰不了陆谦舟这个小兔崽子了。
      
      一直以来,他欺负,打陆谦舟,顾息醉可是从来不管的,就算当着他的面打,也不会管。
      
      现在顾息醉装模作样的护着陆谦舟,他就不信,这顾息醉还会真的管。
      
      衡渡扯了扯嘴角,对着顾息醉身后的陆谦舟道:
      
      “陆谦舟,躲在别人身后算什么本事,怎么,你帮你娘找到你亲爹了吗,小杂种!”
      
      他这句话,是专挑陆谦舟的怒点讲的。
      
      跟陆谦舟说他师尊的坏话,是完全没有屁用的。
      
      陆谦舟的反应永远是口头反驳,再过激的举动也不可能再有了。
      
      而且这口头的反驳也一言难尽,每次衡渡和陆谦舟争辩着,他还能诡异的发现,陆谦舟明面上在反驳,暗中好像在和他一起骂他师尊。
      
      衡渡:“……”
      
      因此衡渡想要真正激怒陆谦舟的话,绝对不会拿顾息醉开刀的,
      
      因为没用。
      
      说陆谦舟的身世,才是最有用的。
      
      果然,顾息醉身后的陆谦舟浑身都紧绷了起来。
      
      陆谦舟跟之前有人骂顾息醉的反应,完全不一样,这次他一句话也不反驳,但是从顾息醉身后探出的眼睛,深深看着衡渡,可怕的瘆人。
      
      衡渡感觉到了危险,握紧手中剑,做好了备战的准备。
      
      陆谦舟紧咬牙,抽出手中剑,压低声音一字一句吐出:
      
      “找死。”
      
      他刚上前一步,就被扣住了肩膀,他猛的抬眸看向阻止他的那个人,那眼神能杀人。
      
      不过顾息醉眼瞎,完全感觉不到一点杀气。
      
      反而,他脑中还会想象着他乖巧徒儿陆谦舟气红了眼睛的可怜样,这么一想,顾息醉更加心疼。
      
      “师尊,我都听你的。”
      
      陆谦舟眼中杀气一闪而过,他见到顾息醉这张脸,脸上表情便快速变换,瞬间乖巧听话的不行。
      
      不过尽管这样说着,他握着剑的手可从来没松过,因为,
      
      他知道结果。
      
      这句话一出,顾息醉本来还想劝陆谦舟冷静,瞬间一点这种想法都没有了。
      
      平日里陆谦舟就是这么忍耐的吗?这是多么善良又不愿给人添麻烦的小可怜啊。
      
      遇事遇委屈,都独自一人默默承担,心中再气再愤怒,也要记着听师尊的话。
      
      这是什么绝世乖徒弟!
      
      顾息醉反而松了扣在陆谦舟肩膀上的手,侧身让开一条路:
      
      “去吧,想打便打,不必这么压抑自己。”
      
      顾息醉当教授时,十分注重因材施教。
      
      原本他怕陆谦舟激动误事,现在看来,陆谦舟反而更需要的是宣泄。
      
      并且这场架完全可以打,对方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而已,不管如何,
      
      有他在。
      
      听到这话,陆谦舟扯了扯嘴角,
      
      这才是他的师尊。
      
      一个从来不会护着他,任他遍体鳞伤,也只会在旁边喝凉茶,然后装模作样的说一句“有待提高。”的师尊。
      
      “是,师尊。”陆谦舟周身气压骤冷,紧握剑大步往衡渡走去。
      
      衡渡本是引战的,硬是被陆谦舟走来的杀气,给震的后退了一步。
      
      后退一步后,他反应过来,心中痛骂自己:
      
      “衡渡,你怕个屁啊!这陆谦舟从小没爹娘养,好不容易有个师尊,也不是个人,从来没教过他一点本事。那些功夫,全是陆谦舟自己摸索的乱七八糟的功夫。他一个被掌门师尊正儿八经教出来的人,会怕这野小子?”
      
      两人对战,气氛崩到极点时,身旁忽然响起椅子挪动的声音。
      
      顾息醉不知何时,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椅子来,坐了上去,悠闲看戏。
      
      “哈哈哈!”衡渡大笑,“你师尊可真宝贝你啊,看你怎么被我揍死,小杂种。”
      
      他最后三个字,彻底激发陆谦舟,衡渡话音刚落,一道有力的剑气直逼而来。
      
      虽然陆谦舟的剑法毫无章法,但他这一身猛劲,真像个不要命的狼崽子,衡渡一开始竟落了下风。
      
      但他到底是被衡九墨正经培养出来的弟子,一道精妙的剑法,直接把陆谦舟逼的后退。
      
      反手,转刀,陆谦舟避无可避,剑不出意外,就能划过陆谦舟的手臂。
      
      衡渡正得意间,瞳孔一缩。
      
      陆谦舟竟然不走寻常路,不躲避,不要命的迎上来,剑直接刺入陆谦舟的后背,但陆谦舟的剑也同时刺入了衡渡的肩膀。
      
      衡渡可受不了苦,立刻收剑:
      
      “陆谦舟,你个疯狗!”
      
      他边说边拿珍贵的止疼丹药吃。
      
      其实他退的很快,剑伤并不深。
      
      但是衡渡的大反应,搞得像是中了什么重伤一样,什么灵丹妙药一通用。
      
      怕留疤,衡渡不顾在外,直接脱了衣袖,涂起了药来,还气的口中骂骂咧咧不停。
      
      陆谦舟收回剑,看着衡渡又脱衣,又急的骂人的样子,十分嫌弃的扯了扯嘴角。
      
      他管都不管背后的伤,转身正要走,忽然感觉身后传来一股暖流。
      
      随后背后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了,陆谦舟讶异的回头看去,发现竟然是顾息醉在为他治伤。
      
      陆谦舟呆住,还没回出味来,衡渡气愤的大骂:
      
      “陆谦舟,你要不要脸,这么小的伤,你就让你师尊耗费法术给你治伤?!”
      
      陆谦舟闻言看去,看着衡渡肩膀处,那慢一点就要结疤的伤,一言难尽。
      
      “我愿意用,怎么,你也要?”顾息醉挑眉看了衡渡一眼,轻笑开口。
      
      衡渡:“谁要你治伤?!”
      
      “那你在我面前脱衣服哭疼做什么,我可不是你师尊,哭也要找对娘才行。”
      
      说完,顾息醉意味深长的看了衡渡肩膀一眼,把衡渡气的着实不轻。
      
      其实他也分不清自己是看了对方肩膀一眼,还是脖子,还是腿一眼。
      
      总之,就是模糊大概看了肩膀一眼,反正不妨碍气死衡渡这小屁孩就行。
      
      衡渡顿时羞红了脸,赶忙穿好衣服,气的胸口起伏。
      
      他正气的要走,忽然发现顾息醉身旁多了好多本书。
      
      顾息醉慈爱的朝陆谦舟招了招手。
      
      陆谦舟迟疑了一瞬,警惕的走了过去。
      
      顾息醉的声音温柔耐心的不行:
      
      “我看了你刚刚打斗的招式,自创的吗,有几招创的不错,真聪明。”
      
      “你那招直斩,气势很足,就是要注意收力道,这本书上是针对收力的讲解,很适合你。还有你那招……”
      
      陆谦舟站在顾息醉身旁,听着顾息醉好听的嗓音,循循善诱,边夸奖他边针对性的指导他功夫。
      
      他虽然有些地方听的还不是很懂,却也不知不觉听入了神,之前紧绷的身子,竟不知何时松懈了下来。
      
      衡渡都听呆了,衡九墨虽然教他剑法,可从来没有这么细致的观察过他,这么有针对的指导过他。
      
      这顾息醉竟然能说的这么细,刚刚他们的打斗,顾息醉定然是运功,好好用眼睛看了的。
      
      衡渡竟然难以控制的心动了。
      
      这顾息醉看着像个草包,怎么理论性这么强悍,他只是旁听,都时常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那个,我刚刚的那招弯剑转呢?”
      
      衡渡忽然忍不住,插嘴问道。
      
      顾息醉突然被打断,发现是衡渡问话,又听到是学术的问题,作为老师的他,下意识就要为学生解答。
      
      他刚开口,就听耳畔传来一声清澈好听,隐隐又有点点委屈的声音:
      
      “师尊。”
      
      顾息醉被喊的心都要化了,登时回过神来,他咳嗽了一声,开口一本正经道:
      
      “你那个问题,你刚刚用的剑招还记得住吗?”
      
      陆谦舟脸色一凉。
      
      “当然当然!”衡渡以为顾息醉要指导他,连忙回应。
      
      衡渡甚至高兴的想上前,加入其中,却猛的被陆谦舟冷不丁扫来的阴凉视线,看的一震,他终究没敢上前靠近。
      
      陆谦舟警示过衡渡后,忽然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顾息醉怎么可能专门为他讲解功法呢?
      
      分明是因为衡渡在场,想讨好衡渡,进一步讨好衡九墨,和他有什么关系。
      
      顾息醉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利可图,都是要利用他,他看的还不够清吗?
      
      就像以前他被衡渡打了,这个他所谓的师尊,会笑呵呵的跑到衡九墨面前,要安抚费,还会笑着叮嘱衡渡,以后要练习,尽管来找陆谦舟。
      
      想到这儿,陆谦舟讽刺一笑,自觉多余的后退一步。
      
      他刚后退了一步,顾息醉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很好,你背清楚了,回头给你师尊演一遍,他会好好指导你的,对了,脱衣服哭娘那段就不要演一遍了。”
      
      衡渡登时气的涨红了脸,羞的不行:
      
      “有师尊指导了不起啊,我师尊天天教我,不需要再演一遍!”
      
      说完,他气的要坐上师尊的仙鹤上离开。
      
      结果那仙鹤一脸高傲,鸟都不鸟他一眼,直接飞走了。
      
      衡渡气傻了眼:“??!”
      
      刚刚他看这仙鹤载着顾息醉,以为这仙鹤不过是衡九墨随手养的一只,谁都可以坐的那种仙鹤。
      
      难道不是吗?
      
      衡渡耳边听着顾息醉对陆谦舟的温柔教导声音,衡渡气的不管不顾烧了一个昂贵的飞行符,只想立刻离开这师徒秀现场。
      
      “记住了吗,这几本要好好研究。”顾息醉丝毫没察觉衡渡的离开,低声问陆谦舟。
      
      陆谦舟紧攥着那几本,顾息醉特地为他挑选出的书,沉默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问了一句:
      
      “师尊,衡渡已经走了。”
      
      戏演够了吗?
      
      “走便走了。你这么一说,哎呀,我怎么这么笨呢,外面多冷,回去说,回去继续说,你冷不冷,嗯?”
      
      陆谦舟“不冷”两字还没说出口,手就被一只微凉的手握住。
      
      “小孩子就是心气旺,精力旺盛。”
      
      顾息醉触碰到陆谦舟发烫的手心,感叹了一声。
      
      回去的路上,他特不要脸的没收回手,理直气壮的把陆谦舟的手当暖炉。
      
      他就算有能发暖的披风,到底身子底子不好,手脚的发凉依旧不能改善,他握住陆谦舟的手,顿时舒服了不少,哪里舍得松开。
      
      而且师尊握徒弟的手,很正常嘛,顾息醉握的毫无负担。
      
      “你手这么暖,学过御寒功法了?”
      
      顾息醉忽然问。
      
      陆谦舟抿唇,他被顾息醉拉着手走着,无时无刻都想收回手,觉得十分丢人,这么大的人了,牵什么手啊!
      
      现听到这话,陆谦舟心中更是一股气,御寒功法这种基本功法,只要入门的弟子都会,但他就是没被教过。
      
      “不会。”陆谦舟这句话出来,语气中有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赌气。
      
      顾息醉低笑了一声:
      
      “没事,我们边走边学,首先,第一步,运气……”
      
      陆谦舟惊讶的听着,同时就像刚刚顾息醉教导他剑法一样,不知不觉的听入迷。
      
      这顾息醉平时不正经,教导起来时,声音怎么这么温柔有耐性,这么循循善诱啊?
      
      虽然陆谦舟心中十分不情愿,十分不待见他这个师尊,但身体却很诚实,不自觉跟着顾息醉的耐心引导,一步步的做了起来。
      
      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就这么被顾息醉一直牵着手,
      
      一路牵回了家。
      
      

  • 作者有话要说:  拐回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