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顾息醉来到师兄衡九墨的墨竹院前,冷的搓双手,心中感叹幸好这修真门派有传送阵,但就算有传送阵,他也走了不少的路。
      
      好冷,顾息醉一刻也不想在外吹冷风了,正想让一个看守院门的人,代他向师兄通报一下他来了,结果还没开口,就有一大堆人帮他通报了起来。
      
      这些声音听着十分紧张忙碌,恨不得让整个墨竹院的人都知道他来了:
      
      “顾道君来了,顾道君来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做准备啊!”
      
      顾息醉被这突然而来的热烈欢迎气势,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我和师兄说几句话就走。”
      
      大家一听这话越发的激动:
      
      “掌门出去了,现在不在啊。”
      
      衡九墨是顾息醉的师兄,同时也是这个门派的掌门。
      
      “那该如何是好,掌门不在,我们如何敢放顾道君进来?”
      
      “莫慌莫慌,大家赶紧动起来,把贵重的东西都收拾好。”
      
      “收拾是要收拾的,你说这么大声干嘛,顾道君可是掌门的亲师弟,前掌门特地嘱咐掌门要照顾好自己的师弟,只要不被气死,就不要把师弟赶出师门。”
      
      顾息醉:“……”这师门叮嘱也是绝了。
      
      “你怕什么,顾道君不是耳聋吗,听不到的。”
      
      “什么耳聋,人家是眼瞎,不是耳聋!”
      
      “啊?怎么会,他竟然是眼瞎,不是耳聋?”
      
      “是啊。”
      
      “为什么一个眼瞎的,可是,每次来这儿顺东西都能顺到最金贵的,喊他放下,他却永远听不见?”
      
      “……”
      
      顾息醉:“……”这原身得有多缺德,这得顺了多少金贵东西,才给自己赢得了这么一个“眼不瞎,耳聋”完全颠覆真相的称号。
      
      “哎呀,你快别说话了,嘘!”
      
      一时间沉默无比。
      
      顾息醉忍着冷,尴尬的开口:
      
      “你们不用忙了,我就在这儿等掌门回来,你们知道掌门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也不清楚,”一个弟子回道,或许是为刚刚的过分话感到尴尬,他忙补充道,”顾道君,我给掌门传个信。”
      
      “顾道君莫急,很快,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能传过去了。”
      
      顾息醉模样淡定的点头,心中却满是惊叹号。
      
      什么,一个眨眼的速度就传过去了?这法力得多高深啊,这位弟子莫不是衡九墨的首席大弟子?
      
      这缺德货的缺德程度,都已经惊动了掌门首席大弟子了?
      
      系统:“并不是,他只是个普通的,在小说中都莫得姓名的弟子。”
      
      顾息醉:“?”
      
      系统补充:“主要是有钱,他刚刚用掉的那张传音符,值100个上品灵石呢,还是一次性的,用完就不能用了。”
      
      顾息醉想了想自己兜里仅剩10个下品灵石,忽然觉得牙疼。
      
      这么贵的传音符,效果果然不凡,很快衡九墨就回复了,没有多余的字,只低低的回了一个字:
      
      “好。”
      
      然后,
      
      就没了下文。
      
      顾息醉:“???”这算什么,这是地位高的人通病吗?
      
      这个“好”字除了音色好听点,跟平时老板文件上签的“已阅”两个字有什么区别。
      
      “他是不是忘了,多说一句什么时候回来?”
      
      顾息醉试探着问,边问着边浑身一个抖擞,他好冷,这原身的身子骨实在不行,多等一分钟都是煎熬。
      
      那弟子也挺为难:
      
      “应当是忘了,顾仙君不然我再传音问一下掌门吧。”
      
      这句话是灵石的味道,是100上品灵石的味道,顾息醉承受不起,摇头道:
      
      “不用了,也不是什么急事,我下次再来。”
      
      说完,顾息醉直接戳着自己手中的树枝,往回走。
      
      他估计这掌门是不会回来了。
      
      掌门本来就不怎么待见原身,顾息醉研究小说原剧情,还能隐隐感觉出,掌门衡九墨似乎挺瞧不起这个师弟的,他也就是为了万人迷主角陆谦舟,才不追究原身一直从他这儿顺走东西的。
      
      不过也只是暂时不追究罢了。
      
      看上去是衡九墨吃亏,一直被原身拿走贵重东西,但衡九墨可不是个会吃亏的主。
      
      因为一切从他身上拿走的东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小说结局,几个大佬轮番折磨原身,这衡九墨就是其中一个,作为原身的亲师兄,可是没半点师门情谊,眼中只有钱。
      
      他折磨的法子别出心裁,把原身当猴耍一样出去表演,什么胸口碎大石,跳火圈,只要是能挣钱的项目,样样都来一遍。
      
      衡九墨还会丧心病狂的给原身买人设,操高度,加之原身自身容貌也是顶绝,还真就配得上他那一番操作,炒的是热火朝天,最终竟然将原身的初夜,拍出了一个有史以来最高的天价。
      
      这手段,太可怕,
      
      万恶的财主衡九墨。
      
      顾息醉越来越能理解那些宁愿放弃,也不愿承受结局一年的前辈宿主们了。
      
      罢了,还是另寻他路吧,从衡九墨这儿赊的账,以后都要千倍百倍奉还的。
      
      顾息醉想着,更加坚定了离开的决心。
      
      是他考虑不周,只想着徒儿能在试炼上少受点苦,忘了这里的几位大佬一个比一个变态了。
      
      他转身正要走,模糊的眼前忽然感觉一片光亮,亮的他一双瞎眼睛更加瞎了。
      
      “掌门回来了!”
      
      身后的弟子们忙上前迎接。
      
      顾息醉闭眼适应了好一会儿,才敢睁开眼睛,去看那闪耀的,壕无人性的掌门师兄。
      
      虽然他这个半瞎也看不出什么,总之这些满天的亮光都是灵石的味道就是了。
      
      顾息醉脑中是系统满满的嫌弃和酸味:
      
      “这个衡九墨,养仙鹤做坐骑也就罢了,还嫌弃仙鹤飞起来不舒服,把四只仙鹤当马一样差使,自己坐在豪华座轿里。轿子还做的这么豪华,灵气都要闪瞎人的眼了,有什么用,能提升飞行速度吗,矫揉造作!”
      
      “你还要他怎么提速,几秒钟他就赶回来了。”顾息醉无奈回。
      
      系统不高兴了:“你为什么要帮他说话,他是我和你共同的敌人诶,想想小说结局!”
      
      顾息醉眼睛被闪瞎,现在脑子又快要被系统吵瞎,只好不走心点头附和:
      
      “嗯嗯,他估计是想做天上最美的流星。”
      
      系统叹服:“宿主,不是我说,你这张嘴可比我损多了。”
      
      顾息醉:“……”
      
      他没空搭理系统,想着原小说的结局,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衡九墨来了,他想回去的心却更强烈了。
      
      反正他是个瞎子,就装看不见,非常自然。
      
      顾息醉加快脚步,继续往前走,身后的弟子忽然激动的开口,就怕他听不见一般:
      
      “顾仙君,掌门专门为您回来了,对,这样继续往前走,就在您的前方右手边!”
      
      顾息醉感觉尴尬,十分的尴尬。
      
      反正原身在这儿装聋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了,他索性装听不见,一个麻溜的左转,继续往前走。
      
      还没走几步,他的手忽然被一只温暖的手握住,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带着轻笑,响在耳畔:
      
      “师弟,师兄在这边,要往哪儿走?”
      
      听着那声轻笑,顾息醉只觉得头皮发麻。
      
      原小说剧情里衡九墨是真的瞧不起原身,但是总归是客客气气的,常笑容以待,不过心中越是轻视鄙夷的时候,他笑的就越多。
      
      哦,这虚假的笑容,虚假的师兄弟情!
      
      “这次师弟怎么想到让人传音于我了?你以前不这样,我说过,我的墨竹院,你当自己家便可,随意用,随意拿。”
      
      衡九墨边说着,边将顾息醉拉着往墨竹院里走。
      
      顾息醉心道自然是随便拿,反正他这人人模人样,还能被卖身抵债,稳赚不赔。
      
      他被衡九墨拉着往前走,想往后撤退,却被衡九墨死死抵住了肩膀。
      
      顾息醉保持微笑不说话,只能被这样“绑架”着进了墨竹院。
      
      虽然他看不清楚,但是他感觉这衡九墨的房间,金钱味一定很足,因为他一进来就感觉十分暖和,跟春天一样温暖,可见这房间用不少的暖灵玉供着呢。
      
      顾息醉倒也看的开,既然撤退不了,就干脆迎上去。
      
      暖气不蹭白不蹭。
      
      只是蹭了半天,顾息醉还是没感觉身体有暖和多少。
      
      奇怪,明明四周很暖和,但顾息醉却感觉越来越难受了。
      
      外面暖和,他身体内里冷,导致他白皙的脸颊处都现出了一些不正常的红晕,脑袋也开始晕沉沉的。
      
      衡九墨像是看出了顾息醉的难受:
      
      “是师兄照顾不周,师弟身子骨差,受不得这骤冷骤热的,师兄这就把这些暖灵玉关了。”
      
      说完,衡九墨一抬手,四周的温度骤然下降。
      
      顾息醉更加难受了,一时无语凝噎。
      
      这难道不是雪上加霜,更加骤冷骤热了吗?
      
      而且,他刚刚应该快要适应那温度了吧。
      
      想骂人。
      
      屋里一下冷了下去,一位弟子特别机灵的拿了个精致的手炉来,衡九墨接过后,冷眼看了那弟子一眼:
      
      “就一个?”
      
      弟子立刻反应过来,赶忙再去拿一个给顾息醉。
      
      “不用了。”顾息醉忙拒绝,他是不敢用衡九墨半点东西,毕竟以后都是要他胸口碎大石,跨火圈,卖身来还的。
      
      受不起。
      
      “这怎么行,师弟是在生师兄的气吗?身体要紧,别和师兄的粗心置气。”
      
      衡九墨无奈叹气,语气颇为宠溺。
      
      顾息醉是被宠的心惊胆战:
      
      “不用,真的不用,我自己运功御寒就行,这身子骨里的冷,还得从身子里散出去才行。”
      
      说着,他啥也不管,跟着脑中系统提供的功法,就地打坐起来。
      
      衡九墨看顾息醉竟还真的运起功来,脸上客气的笑消失。
      
      他认真打量了闭眼运功的顾息醉几眼,眉头微皱,倒也没再说话,没去打扰顾息醉。
      
      房间里忽然安静了起来,衡九墨也不浪费时间,直接让弟子拿了账本来,他正好理理账,制定些新的运营方案。
      
      又拿来的那个手炉,顾息醉坚持不用,衡九墨也不客气,自己用了起来。
      
      只是他平日里奢侈,金贵惯了,这两个手炉还是让他冷的难受,冷的烦心。
      
      他正烦躁的呼出一口气,也不想观察顾息醉今天怎么这么不一样了,直接烦躁的想赶客,却听顾息醉忽然开口,问他,声音还有点不好意思:
      
      “师兄,御寒功法第二步怎么做,我忘了。”
      
      “这么基本的功法,你都能忘?”
      
      衡九墨脱口就是一嘴的嫌弃,但嫌弃说完,要说答案时,他却堵住了,第二步是什么来着?
      
      这就很尴尬,非常的尴尬,衡九墨顿了顿,面不改色的一步正经道:
      
      “你好好想想,再仔细想想,这么简单都能忘了。”
      
      明明自己也想不出,却硬是被他说出了教导主任的感觉,仿佛顾息醉想不出来,下一秒就要被抽打手心了一般。
      
      顾息抿唇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开口,求饶道:
      
      “我想不起来,师兄,你就告诉我吧。”
      
      衡九墨翻看账本的手一抖,刚刚,顾息醉是在向他撒娇吗?
      
      他有点不敢相信,嘴角上扬,又快速下压。
      
      衡九墨装模作样咳嗽了几声,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自己则暗中运起了御寒功法,到底是基本功,理论忘记,身体还是有记忆的,很快他便说出了第二步的做法。
      
      顾息醉根本就没有撒娇,他刚刚那句话的语气就跟念书一样,毫无感情起伏,就是声音精气神不太足,那也是因为身体太难受了。
      
      他依言做了下去,到第三步的时候又开始故技重施,再次向复读机一般念出了刚刚的那句话。
      
      衡九墨只好也继续运功了下去,一步步指导顾息醉。
      
      这一番下来,顾息醉与衡九墨身体都暖和了起来。
      
      身体暖了,衡九墨嫌弃的丢了手炉,脑子里还有些恍惚,一声声都是顾息醉的“师兄,你就告诉我吧。”
      
      他被这声音环绕的晕乎的同时,又无语的咬牙,这臭小子撒娇就只会这么一句吗,就不会换换花样,他这么好糊弄的吗?
      
      顾息醉浑身暖和,精气神顿时足了起来。
      
      系统已经满屏的问号:“宿主,功法我有啊,你问那废物点心师兄做什么?你瞅瞅,他自己还要运一番功法,才能教你呢,嘁,也不嫌丢人。”
      
      “就是因为他是废物点心,我才要这样做的。”顾息醉摇头回。
      
      衡九墨和顾息醉一样受过重伤,顾息醉废了一双眼睛,衡九墨则是伤到了神思。
      
      他那次大伤以后,再也无法凝心聚神运功超过一分钟了,但除了运功,做其余凝神的事情,比如算账什么,却毫无阻碍。
      
      因此衡九墨御寒都要用暖玉,一点儿也不愿意自己运功,时间长了,便连基本功法都快不会了。
      
      只是衡九墨基本都不练功了,但修为依旧在不断提升。
      
      这便是一件奇事。
      
      其实也不算奇事,别问,
      
      问就是有钱。
      
      富可敌修真界的衡九墨,灵药大补药啥都不缺。
      
      只是这样盲目补出来的修为,没有根基,很容易出问题的。
      
      小说中倒是没把这问题写出来过,但顾息醉根据这最基本的知识推断,都知道这种涨修为的方法是多么不靠谱。
      
      他就是想带着衡九墨运运功,牢固一下根基。
      
      直接劝衡九墨运功自然是无法成功的,所以他就反过来,让衡九墨教人。
      
      反过来让对方来教,这是他当教授,授课时,对于不爱学习的学生,常用的方法。
      
      让学生当老师,十分有效。
      
      顾息醉其实也不想管衡九墨的,但是吧,可能这是做老师的通病,看着那些走歪门邪道,基础又不打好的学生,怎么看,怎么都心痒难耐。
      
      衡九墨也是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刚刚竟然专心运功了那么长时间。
      
      他语气难得少了不走心的笑意,正经了起来:
      
      “你今日找我,所为何事?”
      
      “师兄既然这么直接问了,那我也就直说了。”
      
      顾息醉深思后,回。
      
      他到底还是感觉自家徒儿少受点罪比较重要,而且把徒儿养好了,之后那些惨不忍睹的结局不一定就会发生,说不定这衡九墨师兄以后还要把他当师尊孝顺呢。
      
      一时间,顾息醉就瞬间想开,就连衡九墨这个候选攻,到底适不适合他家徒儿也开始考虑了。
      
      乐观程度简直令系统叹为观止!
      
      衡九墨喝了一口茶,缓缓道:
      
      “说。”
      
      “我想问几日后,我徒儿试炼对手是什么?”
      
      顾息醉问的十分直接。
      
      衡九墨也很直接的被茶呛了一下。
      
      “这不合规矩,我是掌门,更加不能带头乱纪。”
      
      衡九墨摇头,又扫了顾息醉一眼,仿佛在问他哪来的胆子。
      
      顾息醉决定拿出王牌徒儿:
      
      “师兄,你就忍心让陆谦舟受苦?”
      
      不是说,这里的几位大佬都非常喜欢万人迷主角陆谦舟的吗?他就不信衡九墨狠的了心。
      
      衡九墨却笑了:
      
      “师弟,你这话说的,加大试炼难度不是你提议的吗?你还提议,要是你徒儿连这么高难度的试炼都通过了,我就要给你100上品灵石,你忘了?”
      
      顾息醉:“……”天哪,原身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他可怜的徒儿,他可怜的娃啊。
      
      衡九墨挑眉看顾息醉,笑了:
      
      “师弟,你这样可太欺负师兄我了,又要和我赌,又要问我透题。”
      
      不敢欺负,欺负不起,顾息醉直接起身。
      
      不必再谈,原身不要脸,他还要脸。
      
      这小细节小说里没写,不过又正是合情合理,不然为何一场小小试炼,陆谦舟试炼后出来时,会满身是伤。
      
      他还是另作他法吧。
      
      顾息醉起身告辞,起身的时候,忽然感觉浑身刺痛,难受的冷汗直冒。
      
      系统急忙道:“宿主,你刚刚运功太久了,这身子之前受过伤,不能长久运功,否则伤神魂。我这儿有止痛药,你要用吗,我可以赊给你。”
      
      “不用了。”顾息醉想也不想的拒绝,一本正经的道,
      
      “我要用心感受这份疼痛。”
      
      系统:“??!宿主,你傻了,疼痛有啥好感受的。”
      
      顾息醉忽然目光深邃,回顾往昔,黯然神伤: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痛苦摆在我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好好感受,直到最后猝死,我才明白,那是身体给我的警告,我的身体早已超过负荷,我却把头疼视为洪水猛兽。”
      
      “从今往后,我要感受身体给我的每一个讯号,我要睡好每一天的觉,我要……”
      
      系统:“好好,够了,我知道了。”
      
      说实在的,系统也挺意外宿主竟然这么理智清醒,不用止痛药虽然一时难受,却对长远好。
      
      因为宿主能够更加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以后能更谨慎,而且这是伤及神魂的疼痛,不单单只是伤是身体,确实要谨慎起来,宿主这样做,目光实在是长远。
      
      顾息醉打开门离开,身后忽然感觉一片温暖,随后他感觉一双手绕过他后颈,绕到前面,手指翻动。
      
      衡九墨的声音响在身后:
      
      “穿上这件披风,少用些功法。”
      
      顾息醉身体温暖,心中也一片温暖:
      
      “谢谢师兄。”
      
      “记得让你那懂事徒儿好好保管这件披风,很贵,记得还,一百上品灵石,弄坏了要赔。”
      
      顾息醉:“……”刚刚的感动顿时喂了狗。
      
      不过,衡九墨竟然说要还。
      
      衡九墨可从来没要求原身还过东西,都是最后一言不发,直接加倍拿回的。
      
      真是新奇。
      
      “好。”顾息醉拢了拢披风,感觉脖子处柔软又舒服,十分温暖,应当是上好的毛。
      
      贵虽然贵,但是真的暖和还舒服。
      
      衡九墨看着顾息醉穿着他亲自为他披上的披风,顾息醉一张脸映在浓密,散着黑亮光泽的狼毛下,显得更加白皙又乖巧。
      
      衡九墨不由看愣了神。
      
      他第一次发现,他这个师弟,生的还真是一副好皮囊。
      
      顾息醉正想吐槽一个披风也能提到他家宝贝徒儿,这些主角攻们真是满脑子,无时无刻都在觊觎他家乖巧天真的徒儿,不要脸!
      
      他正要正式告别,系统突然紧张的响起了警铃:
      
      “不好了不好了,陆谦舟被人欺负了,孤立无援,可怜又无助,谁来救他!”
      
      顾息醉顿时激动在心里大声回道:
      
      “我!”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师兄已经犯纪了,试炼对手,你们猜到啦嘛。
    系统人话翻译:快来人呐,快收了这疯魔,别在让这疯魔再黑化了,已经够黑了!感谢在2020-12-21 18:57:56~2020-12-23 00:03: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淡家小小蓝、甘凡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