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计策 ...

  •   伴着蝉鸣,夏季悄悄的结了尾。
      九月份,天气还是很热,像宋远想见易小寒的心,躁动不安。青春的少年总是随风张扬。
      开学这天,宋远早早来到易小寒家楼下等着,微风拂动少年的衣襟,晨光下,总是那样明媚。易小寒下楼,开门就是宋远的脸,她微微的笑,灵动温柔的双眼看着眼前的人。明明昨天已经见过面,还是这么想念。
      他们高三了,就是因为喜欢,所以不能成为彼此追梦的绊脚石,彼此深知的事情,却在这18岁的年纪,成了最大的秘密。
      宋远说:“怎么笑的这么傻!”易小寒收回笑容说:“我乐意。”宋远说:“怎么和校霸说话的!”易小寒说:“远哥!”宋远说:“嗯。”易小寒说:“远哥!”宋远说:“嗯,怎么了?”易小寒说:“远哥!”宋远说:“干嘛?”易小寒说:“是远哥啊,不是校霸。”宋远说:“嘿,一个假期,又皮了,胆也大了。”易小寒说:“和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了,自然胆大。”………
      说说笑笑,也到学校了,各自回到班级上课。果然高三了,气氛已经紧张起来了,倒计时高高挂在黑板的一角,所有的课业也进入了复习阶段,第二遍课本复习已经开始了。
      为了学生的身心健康,大课间的运动还是不能少,宋远依旧站在看台上傻乐。
      时间匆匆忙忙,大家你追我赶,与高考的赛跑,进程已经过了大半。宋远易小寒之间似乎和这种进程脱轨,平静没有波澜的感情,不由得让宋远危机感加剧,课业的繁重让他更为烦躁。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个性,所以他真的出手了。这几天他故意疏远易小寒,上学不接她,放学不送她,不会一起吃饭,也不在看台注视她了。
      易小寒最近因为数学和地理,一个头两大,是真的学不会,宋远又有意无意的疏远自己,她有些受不了,可她要忍着,现在这个紧张的时候,自己不能成为他路上的绊脚石,她劝自己他只是学习很忙,才疏远自己的。
      借口搪塞自己总是会有漏洞,所以她还是忍不住在夜里便刷题便偷偷掉泪。宋远看在眼里,明显感觉易小寒状态不好,可他做都做了,必须要做到最后。他忍着心疼,继续远离她。
      直到那天,易小寒特意放学去宋远班级等他,刚想叫住宋远,就见宋远和孙语嘉一起有说有笑迎面走来,路过她的时候,就像陌生人一样从身边擦肩而过。
      易小寒全身恶寒,握紧拳头,双手都在颤抖着,眼泪强忍着,在眼眶打转,充盈满眼,视线模糊,易小寒抬头,生生憋了回去。她想着要去质问宋远的,可想了想打了退堂,什么身份呢?她想,没有什么,他们彼此试探,不停问过对方,什么身份?彼此不言而喻的,都是没有身份。
      易小寒轻手轻脚,悄悄跟在他们身后,是他们常去的那家馄饨店,易小寒眼泪还是决了堤。她看着孙语嘉给宋远吹凉了馄饨,一个一个的,易小寒想,原来有人比自己乖,比自己好,比自己更听话,所以宋远不要自己了。
      易小寒浑浑噩噩的回了家,一头倒在床上,还和老师请了一晚上假,边哭边睡,竟然也睡到第二天早上。她揉了揉酸痛肿胀的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你太不理智了,一起吃饭算什么,可能只是顺便呢,不和自己打招呼,也可能是没看见自己啊,而且这个时候了,你要好好守护你的秘密爱情,好好学习。”
      收拾好自己,精神饱满的去上课,易小寒比之前更努力的学习、刷题,刻意不去想别的事,但是下课了,她会借着上厕所的理由,跑到最远的那个厕所,只是为了路过宋远的班级,能碰到他,偷偷看他。
      只是每次都会隔着玻璃窗,看到他与孙语嘉亲密的耳语,易小寒渐渐的陷入更深的难过,每天情绪差到写到脸上,后来她终于不在去绕远路去厕所了。
      期中考试过了,天气也冷了起来,深冬的第一场大雪已经下了许久,本来体寒的易小寒,因为例假的原因,肚子疼得厉害,可为了不当误进度,依旧挺着在上课,下午第二节课,终于忍不住了,那时候她已经疼得站不起来了,代班女老师赶来,许毅冲在前面,抱起易小寒,和女老师一起送人去了医院。
      医生给她做了检查,开了药,易小寒好受着的时候,便睡下了。女老师给家长打了电话,易小寒醒来的时候,下身,被血染红了,裤子上、被单上都是,她羞赧的按了床铃,叫来护士,在护士姐姐的帮助下,清洁好了自己。
      女老师带着粥回来,女老师说:“你这可吓坏人了,我给你妈妈打电话,他们说不在家的,让我帮忙照顾你啊。”易小寒说:“谢谢老师。”女老师说:“没事的,你快喝点粥,好好休息。”易小寒乖乖吃了粥,继续休息,期间还不忘背了几首高考必备古诗词。
      晚上,许毅来看她,她笑着和人道谢,许毅说:“你好些了吗?”易小寒说:“好多了,已经没事了。”许毅小心翼翼从兜里掏出暖宝宝递给易小寒,易小寒噗嗤一声说:“看你拿它跟宝贝一样。”
      许毅挠挠头说:“我,就是,这是给你的,贴在衣服上会暖呼呼的,好受点。”易小寒说:“谢谢你。”许毅憨憨一笑说:“没事儿。”
      宋远站在门口,看着听着,心里越发难受,越发愤怒。他很想打许毅一顿,可没有理由啊,他默默走了,那天的雪很大,雪地里几滴血迹,和几个倒在雪堆里的人……
      宋远浑身寒气,在家门口的走廊里抽了好久的烟才缓过来,轻手轻脚进了门,不敢吵醒妈妈,一夜无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