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俄狄浦斯 ...

  •   忙到脚不沾地时,时间总是转瞬即逝。法院再一次传讯双方谈话,进行最后一轮质证。在这两个月时间里,岑佳惠完成了材料梳理相互印证、形成完整证据链条的浩大工程,有了充足的准备,好像当年高考前文史哲融会贯通一般,她胸有成竹地踏进了人生的“考场”。
      田家母子在法院门口出现的一刹那,在场的众人几乎要弹落眼睛。为首的西门妈上身穿一件大红色莫代尔紧身衣,前胸一圈蕾丝花边缀BLINGBLING亮片,后背的镂空渔网深V领探及腰线,下身是一条黑色阔腿喇叭裤,田西门则是一件大红POLO杉,下身黑色西裤、黑皮鞋。一身红红火火、喜气洋洋的装束,大概是想在开庭时讨个好彩头,只是这母子俩一搭,总让人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西门妈丝毫没将众人异样的目光放在眼里,只见她挺胸收腹,目不斜视地略过众人,等西门进了法庭,就哧溜一下闪进了隔壁的小会议室,竖起耳朵贴在墙上“旁听”。
      
      大约是上回开庭把主要程序走完了,这次便精简了许多。现场就一位法官助理坐在书记桌后,过了一会小个子法官穿着灰色的工作服进来了,在助理左手边一屁股坐下:“上次开庭后,被告向我院补充递交了证据材料,今天本庭单独组织双方进行证据交换。”
      “法官,基于被告方在庭审过程中发表了诸多不实言论,原告根据已有的证据撰写了一份驳斥被告不实言论的说明,请过目。是否需要给对方一套复印件?”何律师起身向法官助理递交了佳惠准备的材料。
      “不用了,庭后我会抽空看的。”小个子法官示意助理放在一边,“先由被告方陈述你方提供的证据名称及证明内容。”
      这次大律师路妍不知道基于什么原因,居然没有出现,对面就孤零零坐着田西门和路妍的助理许唯。许唯咽了口唾沫,略微有点紧张地说:“本次提交的证据为被告日常生活、工作的消费凭证,房屋租赁合同,房地产权证、银行转账凭证,近年商务报销汇总,证明被告所有的出差、商务宴请以及礼品开支等消费,被告公司都有报销,不存在不正常消费。”
      
      “下面由原告发表质证意见。”
      何律师开始陈述:“健身F票,对关联性有异议,经调查,被告公司有发放免费的健身会员福利,无需另行购买;蔡同德F票,被告身体健康,不需要大批量购买囤积虫草,不属于正常家庭开支——”
      许唯有些按耐不住,站起来说:“被告有赡养父母的义务,购买虫草是用于被告父母及被告自身疗养,健身类F票也是合理开支。”
      “自从原告和我们家搞事情闹离婚后,我和我父母心力交瘁,我这几个月头发都掉光了,体重也轻了十几斤。”西门红着眼眶,说得很是凄风苦雨。
      佳惠抬头朝他看了一眼,好家伙,浓密的寸头,红润的脸庞,皮带都绷不住的肚子,气色不知比面黄肌瘦的自己好多少倍,真想为他睁眼说瞎话的勇气鼓掌叫好。
      
      “几张家□□票,对真实性有异议,其中承春公司主营是房地产开发,不涉及生活服务;云坤公司已于2018年4月被吊销营业执照,F票上盖章的单位不是开票单位;睿熊公司F票经税务网站查询,不是由睿熊公司购买的。我方提醒法院被告有购买F票,伪造消费支出的可能。”何律师抛出了一项有力证据。
      “不可能!F票就是家政公司开的!”西门急眼了,他直觉上被卖他F票的黄牛给坑了。
      何律师不予理会,依次往下说:“佛罗伦萨小镇消费单据及F票,购买的都是奢侈品,花费4万余;短时间内高消费,不属于生活必须,不应由夫妻共同财产承担。”
      “这些物品都是被告自用的,是正当的生活消费。”许唯赶紧申辩道。
      “被告购买的美容仪是女性用品,奢侈品牌的女鞋是37码,而原告的鞋码是35码,显然不属于与原告分居后,被告正常的生活消费。”何律师朝田西门瞥了一眼,“一次性购置两台华为新款手机,也超出了被告自用的范畴。”
      “手机就在我包里,要拿出来给你看吗?”西门开始掏手提包。
      君律师抬手示意何律师别再纠缠这个问题,和气地对田西门说:“没关系,你自用的是哪台?型号报一下,我们从不当消费里给你划掉。”
      
      何律师划去手机的费用,继续说道:“对房屋租赁合同、租金支付凭证不认可。被告在上次庭审中称其和家人长期居住在系争房屋,因此不需要另行租房。房屋租赁合同中约定了按季支付租金及收款银行账户,但被告却称是现金支付且一次性支付了2年租金,不符合合同约定及市场通行的交易习惯。被告提供了出租方的现金存款凭证,不排除合同双方根据该存款凭证倒推租金的可能性。”
      西门一副受害人的委屈模样,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因为担心法院会把房子判给原告,我和家人将来会居无定所,所以就提前在外租好房子,一套我自住,另一套给我父母住,因此租金是合理支出。”
      佳惠简直无力吐槽,和西门摊牌后的第三天,她连律师没都找好,更没有去法院起诉,西门就已经提前预知到未来会对簿公堂甚至居无定所,这也太牵强附会了吧?
      
      “从会计核算角度,被告所囤积的虫草应计入存货,购买的健身F票、租赁的2套房屋,除消费真实性存疑外,都属于预付款项,不是一次性消费完的,理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何律师采纳了魏元关于会计核算的观点,又补充了一条:“此外,被告在2月至8月期间,扣除不正常的取现、转账和消费150余万外,原告已经认可分居期间被告个人合理支出为每月3万余元,远高于上海人均生活水平。对比被告2017、2018全年的消费支出分别为27.9万元、27.4万元,被告在今年2月至今的巨额消费取现显然不符合其往年的消费习惯。”
      “对原告主张的不正当消费金额,被告还有什么意见?”法官转头询问被告席。
      许唯赶紧说:“被告提供了近年来商务报销的情况,上述消费公司都是给予报销的,可以和工资卡的报销金额相吻合。”
      何律师紧跟着发问:“原告并未主张被告的商务性支出,主张的是被告与刘娟在本市开房、外地游玩及购买奢侈品的费用。被告能否当庭确认,开房、购买奢侈品、皮草的费用都能由被告公司报销?”
      “即使是开房,也是和客户有商务往来,购买奢侈品,也是与客户的商务往来,合规合法,相关F票都提交给公司审核过。”西门振振有词地回答。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西门公司作为一家央行下属国企,违反了中央八项规定的精神,还是西门个人在恶意套取营销费用?看样子,J委有必要好好查一查。
      
      “原告对被告当庭提交的案外人的借条有什么意见?”法官问。之前田西门转给西门妈的200多万,他申辩的理由是人家几年前向西门妈借的钱,还到了他的账上,因此他才会转账给自己妈,还提交了两张借款人手写的借条。
      “对真实性不认可,无法确认被告母亲的资金来源,不排除借款资金原本就出自被告处,所以才归还至被告账户。提请法庭注意,借款人系被告的舅舅和表兄。”君律师发表完意见,转而对着田西门质问了一句,“你妈一个普普通通的退休工人,哪里来的几百万存款?”
      听到这句话,西门的脸迅速涨得通红,好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不容置喙地大声强调:“我要申明一点,我妈可不是什么退休工人!”他的强烈反应使得在场的人都楞了一下。
      许唯趁机在一旁连连叫屈:“法官,被告9年工资总计200多万元,现银行存款300多万,都在账面上了,并没有隐匿夫妻共同财产啊。”
      “被告方此前在庭审中再三强调被告每年收入税后百万,在孩子抚养上比原告有经济优势;此外,银行流水显示被告除了每月固定4万元工资外,还有大额的年终奖金收入。”何律师辩驳道。
      
      双方你来我往辩论了一个多小时,小个子法官似乎有点不耐烦了,挥了挥手说:“关于房屋出资的情况,除了之前提交的婚前财产协议外,还有什么证据要补充的吗?”
      君律师回答:“我方认为房屋系原被告双方共同共有,且实际出资情况与婚前财产协议约定不符,应按共同共有并照顾女方孩子的方式进行分割。”
      “好了,今天谈话到此为止。有出资凭证的话,双方庭后补充提交一下。”法院不置可否,起身收拾资料宣布谈话结束。
      
      佳惠走出合议庭时,西门妈正两手叉腰戳在隔壁会议室门口,狠狠地朝她剐来一个白眼,整个眼球翻得只剩下眼白。她无心搭理,略过老太继续往前走,刚出法院大门,就见许唯背着小包动作麻溜地爬上了田西门的副驾驶座。那奔驰车屁股喷出一股浓烟,扬长而去。
      “小岑,我顺路载你到轮渡的渡口吧。”君律师驾车经过,招呼佳惠。
      佳惠点了点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君律师一边开车一边调侃道:“嗳,这小伙子真的是,我说他妈妈退休工人,不过是个泛泛的称呼。我们退休后不都是退休工人么,情绪那么激动做什么?”
      佳惠笑了笑,并不答话。
      君律师哪里知道,西门妈在田西门心目中那是女神一般的存在,是万万不能容许旁人有任何不敬之词的。
      
      在律所核对西门名下账户的支付流水时,佳惠曾留心数了数五年来西门和刘娟开房的次数,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来每一个号称陪客户打德州、去咖啡店看书的周末,西门都在和刘娟酒店开房厮混,而那些所谓的公干出差、员工培训、公司团建,则都是和情妇双宿双飞全国各地到处旅游,桂林、莫干山、舟山、绍兴……更为讽刺的是——
      “我前脚做完功课,和他提议说下次我们去哪个城市玩,他后脚就带着情妇去了。敢情我是在给他噶姘头出谋划策做军师了。”佳惠在日历上圈圈划划做着标记,忍不住自嘲。
      清明节,中秋节,元旦,结婚纪念日,她动手术,宣儿高烧41度……密密麻麻的开房标记触目惊心!甚至东窗事发后,西门也依然没有消停,一边期期艾艾求她原谅,一边心安理得继续和刘娟外出孟浪。
      当时君律师在办公桌前来回踱了两步:“这分明是性YIN啊,和DU瘾一样,得戒!小岑,你得带他去看医生……唉,现在说这个也晚了。”
      佳惠摇头,不是她不愿救,而是他无药可救。
      
      她曾经百思不得其解——像田西门这样年轻多金,外加颜值身材尚且在线的男人,在外面花插插怎么着也该找个小网红、女主播之类的,再不济找个二十出头的良家女子,怎么就搭上了一个大他七岁的老女人?就算图一时新鲜,重口味了一把,也不至于五年多了还没吃腻啊。
      后来一位朋友无意中的一句话,才解开了萦绕在她心头长久以来的疑问——“照片上的这女人和你婆婆长得还挺像的嘛!”
      为了这句话,她还去下载了一个明星相似度的APP,两厢里一比对,确实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十九。这一惊人发现让佳惠彻底惊呆了——
      原来西门潜意识里就是喜欢这种调调的。
      说到底那刘娟也不过就是个“替身”罢了,田西门终其一生都在别的女人身上寻找母亲的影子,而岑佳惠与西门妈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她的结局一早就已经注定了是悲剧。
      当初西门追她是一时兴起的猎奇心理,没想到阴差阳错一脚踏进了婚姻。情深似海这四个字,一向是双箭头方能天长地久,光靠她一头热,走到最后终究是穷途末路。
      
      你曾经以为是小三分享了你的男人
      其实这男人从来就不属于你们中的任何一个——
      即便没有第三者刘娟,岑佳惠在与西门母子这段诡异扭曲的三角关系里,也一直是多余的“第三者”。
      
      西门妈在穿衣打扮上一向追求标新立异,虽然难办(难得)来上海小住,小区里带孩子的阿姨嬷嬷们却对她的衣品印象深刻。在一众穿着居家服背着奶瓶水壶的带娃大军中,西门妈长发披肩、蕾丝头箍、衣着光鲜,总是显得那么鹤立鸡群。提起宣儿奶奶,大家私下里都会心照不宣地来一句“哦~那个戴蕾丝头箍的时装精”。
      这次西门妈来上海坐镇,画风更是亮瞎阿姨嬷嬷们的眼——六旬老太穿得比大姑娘还要青春靓丽。“哦呦~我昨天在小区大门口碰到伊,乍一看还以为是大学生来。谁知伊转过头来,吓了我一大跳。”一位老阿姨向周围几个带孩子遛弯的大妈细细描绘了一番西门妈的穿着,大抵是下身着紧身牛仔裤,小白鞋,上身红底印花衬衫,一件牛仔短打马甲,头上套一副奶茶色蕾丝头箍,还新剪了个和佳惠一样款式的波波头,引来一阵啧啧声。
      还有邻居碰到佳惠,一脸八卦地凑过来说:“最近总看见你婆婆挽着你老公晚饭后出来散步。”佳惠尴尬地笑笑,她方才下班走进小区,抬头瞧见西门妈在阳台外的晾衣架上晒了两条大红内裤和一个大红蕾丝镂空胸罩,红艳艳地迎风飘荡。不知情的人怕不是以为那户住了对新婚夫妇。
      
      佳惠想起刚结婚那会,西门妈总在自己面前说西门从小有多么多么地黏她,比如十来岁了还要和西门爸争床,吵着要和妈妈睡,后来索性两个人一三五、二四六轮流。那时候佳惠心思单纯,只当是西门妈一贯爱炫耀母子情深,一笑了之,从未往深处想。
      回过头来却细思极恐。
      在她还是未婚姑娘时,就曾听街坊里的老人们说“寡母”家庭不能嫁。单身母亲含辛茹苦地拉扯大儿子,会对摘取胜利果实的儿媳怀有天然的“敌意”,而儿子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既没有在心理上“断奶”又不自觉地充当了母亲精神伴侣的角色。
      但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法则,不是所有单亲家庭出来的孩子都是“性格缺陷”,也不是所有“健全”家庭出来的孩子就人格独立。谁会想到,像田家这样外人看来一家人齐齐整整、恩恩爱爱的双亲家庭,公公才是那个倒霉催的工具人呢?
      
      嫁给一个有俄狄浦斯情结的男人,千万不要指望,你能在他心中觅得一席之地。遇事永远站在妈这一边,不惜与你针锋相对;所有事情的处理原则都是要让妈高兴,即使让你委屈落泪;甚至他妈要你们离婚,他也会毫不犹豫地说“老婆可以换的,老妈却只有一个”。
      
      因为对他而言,妈才是这一生不可亵渎的“白月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