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贩人(03) ...

  •   
      03
      
      在这个世界里,李一刀骂人的次数明显增多,因为这里和上一个世界不一样,她这次需要面对的是整个村子的人。
      
      除了外头那些爱嚼舌根的老头老太太之外,那个动辄要掐她拧她的恶婆婆,还有那个除了喝酒打牌别的啥也不想干的狗男人,这两位是挨骂次数最多的。
      
      不知不觉,李一刀竟然累计了足足上千个点数,这下子,她立马成了有钱人,商城里的一多半道具都被直接激活了。
      
      她就买了一个时间加速器,把时间直接拉到最大,跳到了三个月后。
      
      再睁开眼,夏天了。
      
      …
      
      因为中间直接跳过了几个月的时间,所以他刚睁开眼的时候,一时间还有点适应不过来。
      
      但是推开门走出去以后她就发现,马家现在的气氛很是不对劲。
      
      原主王秋霞的那个老公名叫马涛,他除了个子长得高一点,人长得壮实一点之外,完全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
      
      就说他们现在是在偏远的山村里边,家家户户本来也就是靠务农为生的,所以不学无术点也没有关系,但是他连自己家的农田都不怎么打理,而是要靠着他老爹老妈和媳妇儿子去操持。
      
      连家里的小孩都知道照应照应家务,他就不一样了,他就是个好吃懒做的货平时,除了打王秋霞以外,剩余的时间不是吃吃喝喝,就是跑到村口去跟人家打牌喝酒,累了再回来睡觉。
      
      也是对应了什么叫做祸害遗千年。
      
      就这个没出息的货,偏偏身体倍儿好吃嘛嘛香,基本上一年到头都很少见他会生一次病。
      
      却没想到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因为天气太热?
      
      他忽然间有些胃口不太好。
      
      原本家里因为穷,所以偶尔能吃上两次肉的话,也就是沾点肉腥。
      
      但是这回他偏偏连肉腥都不了。
      
      碗里面但凡出现一点油花他就忍不住反胃、想吐。
      
      而这情况也不只是他一个人有,好像村口那几个小青年也跟他差不多,出现这种症状的人时候还比他早。
      
      现在,得了这种病的人都是老老实实的躺在家里,一边觉得很饿,一边又吃不下去任何东西,勉勉强强灌一肚子的粥下去,没多久就又给吐了出来。
      
      眼看着他们这段时间都瘦了不少,实在太难受人了,于是这几家人干脆就咬咬牙,想着说出去找个大夫过来。
      
      这会儿人就是已经出去请大夫了。
      
      但是原主的婆婆看看着自己儿子这样子实在是心疼的不得了,一直在那儿抹眼泪。
      
      而当她发现站在后头一声不吭的李一刀以后,立刻就有了出气筒,开始破口大骂。
      
      “你个没良心的骚婆娘杵在那儿干啥呢?当木头块儿呢,整天养着你,白吃白喝,这会儿了不知道过来伺候啊?!”
      
      “……”
      
      很难得,李一刀竟然没有还嘴,而是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又盯着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马涛笑了。
      
      那眼神,愣是让那老婆子在大热天里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还想骂。
      
      但李一刀又开口了。
      
      “你儿子没生病,他这都是正常现象,你这么大年纪了,也是经历过这一遭的,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那老婆子一愣。
      
      李一刀就笑眯眯地拍了拍肚子。
      
      就好像是在暗示什么似的。
      
      正好这个时候,从外头请回来的大夫已经到了,他满头大汗,表情很不好的样子,感觉像是被什么给吓到了一样。
      
      但是在场的其他人都没有多想,而是拉着他,要他赶紧给马涛看看,这是得了什么病,竟然能把人给折腾成这个样子。
      
      大夫提着自己的小箱子。
      
      检查来,检查去。
      
      “…………”
      
      他的表情非常严肃,严肃到让除了李一刀之外的整个屋子的人全都慌了。
      
      “大夫,我儿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啊?你别吓唬我,难到是什么绝症啊……?”
      
      “大夫你说句话呀,别一直不吭声,你是要吓死我们啊!!!!!!!”
      
      老婆子呜呜呜地抹着眼泪。
      
      老头子一口接一口地抽着旱烟。
      
      屋里头乌烟瘴气的。
      
      大夫收回手,轻轻摇了摇头。
      
      “他这是喜脉。”
      
      “什么?!!!!”
      
      老婆子当场就晕了过去。
      
      …
      
      说出这句话,大夫自己都觉得特别荒唐,因为在来马涛家之前,他已经在村口看过其他几个同样症状的人了。
      
      有年轻人,也有老人。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全都是男人。
      
      但探出来的却都是喜脉。
      
      这个意思就是说他们并没有得病,而是怀孕了……
      
      这怎么可能嘛!!!!!
      
      大夫愁的不得了,还以为自己是不是累出了幻觉。
      
      可是脉相不会骗人。
      
      而且这些人都是从几个月之前就开始不舒服的,然后变得越来越不舒服,现在干脆是什么都吃不进去了,才想起来请医生来看看是什么毛病。
      
      时间最久的应该是村口那个马强。
      
      他是马涛的表哥,三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出现症状了。
      
      如果真是按照他们全都怀孕了来看,那就是说,马强是三个月前怀上的。
      
      而且除了脉象之外,还有一个证据可以证实,那就是……出现症状最早的那些男青年们,肚子都已经慢慢鼓起来了!
      
      马涛的症状出现的晚,大概要比马强晚一个多月,所以他现在勉强还能吃,就是吐的次数有点多。
      
      大夫越想越觉得匪夷所思,这种事儿怎么可能会发生的嘛!太诡异了!
      
      而且还是群体性的!
      
      他百思不得其解,就试探着问了个问题。
      
      “你们在出现这些症状之前,都干什么了?”
      
      我们干什么了.……
      
      马涛白着一张脸,有些茫然地摇头。
      
      没有得到回答,自然就找不出来答案,大夫也是无计可施,只好留下一句他改天带着东西再过来检查一次的话,就急匆匆的走了。
      
      他一走,整个马家都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沉默中。
      
      李一刀看了看时间。
      
      正是中午要吃饭的时候。
      
      她也不再去搭理那些个一脸愁云惨雾的马家人,自顾自地就坐到了餐桌上吃饭。
      
      得亏马涛刚一上桌就想吐,所以还没人来得及动筷子,饭菜也都是新鲜的。
      
      李一刀翘着二郎腿。
      
      当时的眼神有些飘忽。
      
      村子里的人不知道这“急病”是怎么得上的,但李一刀清楚得很。
      
      那药水喝下去以后,并不会立刻就让人变成这样。
      
      它是有一个激活和潜伏期的。
      
      如果喝下掺了药水的人能管住自己的唧唧不要出去乱搞,没人有机会能搞大他们的肚子,然而他们管不住。
      
      刚刚听大夫说话的时候,李一刀已经听见了,连村东头那个六十来岁的老马都倒下了……
      
      还真是老当益壮啊。
      
      她冷笑一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