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贩人(02) ...

  •   
      02
      
      有了药水,李一刀并没有急着拿出来,因为她现在还在被“审查”,但凡她现在身上出现一点什么东西,那肯定是要被全都给没收掉的。
      
      她闭着眼睛歇了一会儿之后,路上消耗掉的精神头就慢慢回来了。
      
      然后,她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传来。
      
      一个个子不高、皮肤黑黢黢的男人从外头回来了,一看见躺在床上的李一刀,二话不说就解了裤腰带,对着她一顿猛抽。
      
      虽然李一刀躲避及时,像条蛇一样在那扭来扭去,但还是免不了要挨上几下,疼得她龇牙咧嘴,骂得越起劲了。
      
      兴许是这边的动静实在是太大,邻居都有点受不了,就过来劝,让他们别闹得这么厉害。
      
      “行了行了,到底是家里娃儿他娘,这要是打出个什么毛病,往后你们家里养着她、让她不干活光在屋里头歇着啊?”
      
      “理是这个理,但……”
      
      “算了算了,教训一顿就行了!这动静整得……杀猪都没闹出过这么大动静!”
      
      “行,臭婆娘,今个儿算你走运!”
      
      男人叼着旱烟,终于算是停手了。
      
      他走了出去,李一刀就哼哼两声,很不屑似的斜眼看向门口。
      
      门外有一个小男孩蹲在那里,正偷偷摸摸地在看她,这种偷窥的行为一被发现,他立马就捂着脸跑走了。
      
      这应该就是王秋霞的二儿子了。
      
      叫什么......
      
      马阳!对!
      
      老大叫马青,老二是马阳!
      
      不过这两个孩子好像都跟原主不怎么亲,特别是老大,李一刀被抓回来的时候骂人的就是他,而现在,这个老二看上去怯生生的,心思比老大更难懂。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李一刀要怎么样才能挣脱自己身上的束缚,然后,去试验一下这瓶神奇药水的威力……
      
      她先是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
      
      这家人可能是想给王秋霞一个教训,所以就把她关在屋子里,不让喝水也不让吃饭,李一刀为了避免消耗过度,所以就安安生生的躺在那儿,一直躺到晚上外头没有任何动静了,她才睁开眼。
      
      想解开绳子并不难,但关键问题是怎么出去。
      
      门被从外头反锁住了,没有钥匙的话是没有办法打开这扇门的,但这却又不是什么特别坚固的锁——
      
      李一刀小的时候住在爷爷家,经常看爷爷怎么开这种锁。
      
      因为她爷爷是村子方圆十里外最好的锁匠,而这种锁却是最普通、最常见的,安全性能并不算高的日常用门锁。
      
      她满屋子的找铁丝,或是一些比较硬的东西也行,一样好用,然后偷偷摸摸的在锁芯里边捅来捅去。
      
      没一会儿就听见咔嚓一声。
      
      锁开了。
      
      …
      
      这个村子位置比较偏僻,但是村子内的一些必要设施还是很齐全的。
      
      比如说,村子在东边有一个大广场,大广场上是平时让村民们看电影的地方,而在那边广场附近有一口深水井。
      
      因为这个村子所在的地势很不一样,所以说,只有几家安装了水龙头,其余的人都还是要去水井里打水才行。
      
      但是就算是在家里安了水龙头,那水也一样是出自地井。
      只不过省了打水的事而已。
      
      所以李一刀撬开锁头溜出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先去找到那一口关系着全村人生计的水井。
      
      但是因为他们这个村子买/卖/人/口简直就是已经到了稀松平常的地步,所以,每一次有新的女人来到这个村庄的时候,附近的村民就会对水井或者各种食材严防死守。
      
      他们也不傻,知道自己干的事儿坏透了,自然害怕被人报复。
      
      但是繁殖这两个字深深的扎根在他们的大脑里,吸干了他们大脑内的所有养分,让他们即便知道做这种事情会被人报复,也还是要抽刀挥向无辜者。
      
      李一刀小心翼翼的贴着墙跟走,生怕自己弄出来点动静被人发现。
      
      然而刚靠近水井,大老远的就看到那里栓了几只几乎有半人高的狼狗。
      
      腥臭的口水从它们嘴里面往外流着,而它们那锋利的牙齿,看起来轻而易举就能咬断一个人的喉咙。
      
      这几只畜生守在水井周围,但凡有一个陌生人靠近,它们就要大叫出声,或者是直接扑上去咬人了。
      
      那几只畜生不会通过眼睛来分辨人,而是通过气味。
      
      但原主王秋霞虽然在这个村子里待了十几年,可是她怕狗。
      
      所以,她从不轻易靠近水井。
      
      “……”
      
      这么一想,就你大爷的离谱,连井边都摸不到,还让她怎么实验药水的威力?
      
      正想着,李一刀突然好像听到了一些很细微的动静。
      
      好像是锁链摩擦过后发出的响声。
      
      “当啷啷——”
      
      这声音在安静的深夜里响起,瞬间让她冒出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李一刀下意识地躲进了墙角。
      
      然而,当她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以后才发现,就在墙根底下,隐约有一个窗户模样的缺口,被埋在结实的土下。
      
      而那个狭窄的缝隙里,有一双浑浊的眼睛正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
      
      李一刀魂都要被吓飞了。
      
      她按住剧烈起伏的胸口,和那双眼睛对视了半天。
      
      等着情绪稍微平静一点的时候,她试探着蹲了下去,小心翼翼把周围的土给拨开了点,然后,就发现——
      
      墙根处确确实实有一扇窗户。
      
      这一户人家好像以前有一个地下室。拨开土以后,依稀能瞧见两旁往下延伸着的楼梯的痕迹,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家人把这一块地给填平了,直接断掉了地下室朝外的出口。
      
      而那双浑浊的眼睛是属于一个面容枯瘦的女人的。
      
      李一刀看不清她的完整样貌,只能看到她那双空洞麻木的眼睛,和像稻草一样乱糟糟的头发。
      
      而刚才那当啷啷的声音,竟然是因为她脖子上扣着一条铁链移动时发出来的!
      
      “......”
      
      李一刀呼吸再次急促起来。
      
      她握紧了拳头。
      
      窗户缝实在是太矮了,李一刀只能趴在地上,把嘴唇贴近墙根:“刚刚是你在敲窗户??你要跟我说什么吗?”
      
      那个女人轻轻眨了眨那双呆滞的眼睛,手指抠住窗户,拉了一下。
      
      灰尘立刻飘进屋内,那个女人努力地踮起脚,把缝隙扒拉的更大了些,等着扒拉到差不多能让一个拳头自由进出的时候,她犹豫着,丢出来了一片肉。
      
      确切的说,那是一片腐肉,还带着血丝,刚一丢出来就让李一刀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味道,差点没吐出来。
      
      女人指了指水井旁的几只狗,又艰难地丢出来了一些零碎的食物。
      
      李一刀看着她,忍住了强烈的呕吐欲/望,假装平静:“你知道我想去水井里干什么,所以你把这些东西交给我,是让我用它们先把那几只狗引开,是这个意思吗?”
      
      女人点了点头,冲着她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李一刀眉头皱得更紧,心里却有些奇怪:“你……为什么不说话?”
      
      女人一愣,默默关上了窗户。
      
      隔着一层薄薄的土玻璃,还有那如同监狱一般隔绝了外界通道的栏杆,女人轻轻张开嘴,做了一个口型。
      
      她黑洞洞的嘴巴里,只能看到几颗破碎的牙齿,其他什么都没有。
      
      “……………”
      
      李一刀拿起那些食物,面无表情:“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她没有再去看那个女人。
      
      用食物吸引了那几只畜生的注意力后,她动作飞快,直接打开药水瓶,来了一个远距离投篮动作。
      
      瓶子是用特殊材质制成的。
      
      一掉进井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她扭头就往反方向跑。
      
      …
      
      村子里的老人向来起得早,天都还没亮,就已经开始有人在四处走动了。
      
      他们还是按照往常的顺序,早起、打水、煮饭,然后开始一天的生活。
      
      外头是看不到那些被买回来的新人们的,她们这会儿可能在挨饿、或者挨打。
      
      溜出来后又跑回去的李一刀乖乖坐在床上,看着窗外昏暗的天空。
      
      这个房间里,贴着几张已经被撕的不成样子的旧画,那是原主王秋霞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
      
      她那双伤痕累累的手,曾经也和城里的姑娘一样白皙、柔嫩。
      
      她拿着画笔,在白纸上绘制出一张张她心中所向往的美好世界,那么安静、祥和。
      
      然而她所在的地方,却完全没有半点美好可言,她等了十几年,终于还是下决定要离开这个无望的世界。
      
      李一刀捧着脸,目光幽幽:“如果那个时候你没有上错车,或许你的人生应该就不会这么凄惨了吧……”
      
      然而外头却突然传来一阵叫骂声。
      
      “王秋霞!你个死妈的骚/婆娘发什么愣?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出来干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