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相似的问题也从东条希的口中问了出来。
      
      她在导航软件中输入狗卷棘发来的地址,愕然发现地图上只能定位到山的位置,并没有具体路线。
      反复检查过自己确实没有打错字之后,东条希颇为担忧地看向福泽凛夏,“真的不需要他们那边来人接你过去吗?”
      
      “那倒不用。”凛夏瞟了一眼地图,“既然是在山里,那么在上山之前带些饭团就够了。”
      说着,她调出自己在到东京之前做的零食及甜点清单,转发给东条希。
      
      黑发少女十指相扣,握在胸前,眨着自己暖橙色的眼睛,看起来乖巧又无辜。
      她拖长尾音,熟练地撒娇道:“但是这些只能拜托希了!”
      
      东条希随口应下,点开她发来的清单,嘴角一僵,“你这还不少。”
      单子上不仅写满了各种东京限定口味的零食,还包含了AIGRE DOUCE、HARBS等蛋糕店的小蛋糕。
      
      “因为我也想吃嘛。”凛夏一边点开未读信息,一边答道,“那个单子是我做的汇总,你看着买就行。我和乱步哥的口味你又不是不知道。”
      
      “行吧,那就这么定了。”东条希拉着正在打字的凛夏登上电车,“饭团你要自己做吗?”
      
      一听这话,凛夏茫然极了,怔愣着问道:“为什么要自己做?”
      
      东条希也愣住了,“你难道不是要带见面礼?虽然有点奇怪,但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不是!”
      
      回复完信息的黑发少女把手机塞进口袋里,推着好友坐到电车并排的座位上。
      她凑到对方耳边,压低声音解释道。
      
      “那是报酬。”
      
      比约好的八点要稍早一些,明媚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在土地上。
      禅院真希站在最前,狗卷棘和熊猫则是稍靠后些。
      
      向空无一人的山路尽头望去,熊猫颇为担忧道:“她不会在山里迷路吧?”
      
      “这还没到八点,着什么急?”真希看了一眼时间,“要是到了八点她还没到,就用棘的手机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狗卷棘点点头:“生筋子。”
      
      就在一年级三人正在讨论着到底要八点整还是八点五分打电话的时候,山路尽头忽然冒出几个人影。
      他们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来到了三人面前。
      
      两只猴子模样、似人非人的生物一前一后,抬着一个用树枝和藤蔓编织成的简易担架。
      而这担架上,坐着一名黑发巫女。
      
      见他们三人都在,她悠哉地挥了挥手,“你们居然都到了。”
      两只猴子停住脚步,半蹲下身,以便她走到地上。
      
      “我就是福泽凛夏,狗卷君、真希,还有不知道名字的大熊猫君,大家早上好!”
      
      与此同时,凛夏从袋子里拿出两个饭团,递给猴子。
      这两只猴子拿到饭团后,对凛夏鞠了一躬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早。”
      在这整个过程中,真希都在和眼镜作斗争。
      她把眼镜摘了戴、戴了摘,但不论怎样,都能看到那两只模样奇特的似猴非猴的独眼生物。
      “它们是什么?反正肯定不是诅咒。”
      
      凛夏弯起眉眼解释起来:“是山童。”
      
      山童身似猿猴,头顶圆盘,仅有一目,是生活在山上的妖怪。
      它们力气很大,十分擅长在山中行走,甚至可以称作是山神一般的存在。
      而只要以饭团作为报酬,就能请动山童帮忙。
      
      “没有人会比山童更熟悉他所居住的山。”
      巫女殿下理了理绯袴的边角,习以为常道。
      “所以就算地图上没有,山童也一定找得到。”
      
      听完她的解释,真希一挑眉:“山童?是妖怪传说里的山童?他们居然是真实存在的?”
      
      凛夏点点头,“那是当然。只不过妖怪们向来不喜欢和人类打交道,所以没有几个妖怪会出现在人类面前。这次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们也不会愿意让你们看见。”
      
      毕竟这座山上的妖怪没有几个愿意靠近这所充满着咒力痕迹的学校。
      更不用说会让师生们发现自己的存在了。
      
      “那你怎么能和他们交流?”甚至关系还很好。
      推了下眼镜,真希冷着一张脸,右手已经握住了刀柄。
      
      巫女殿下只浅浅地勾着嘴角,双眼直视真希,缓缓答道:“因为我很小的时候被妖怪们养过一段时间。对于他们而言,姑且算是同类吧。”
      
      她半眯起眼睛,笑着看向三人,“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狗卷棘摇了摇头,向旁侧迈出半步,抬起小臂,指着身后的学校大门,“金枪鱼?”
      
      “你们先走,我跟在后面就好了。”凛夏把手缩进袖子里,只在身前搭着一点指尖。
      她看向唯一一个光看外表就知道不属于人类的熊猫,“熊猫君也是学生吗?应该怎么称呼?”
      
      “熊猫就叫熊猫。”拥有着熊猫外表的异变咒骸摸着下巴,“没想到我这么大只都有被人忽略的一天。”
      他停顿了一秒,失落地低下头:“这样我会伤心的啊。”
      
      凛夏连忙摆摆手,“没有没有,只是初次见面,我担心会有些唐突。”
      
      “嗯嗯嗯,我懂了。”熊猫竖起大拇指,其余手指握拳,敲击在另一只手的掌心里。
      但他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结,迅速转移话题,“走吧,不是要参观学校吗?一直站在门口干什么。”
      说罢,他率先转身走进校门。
      
      凛夏跟在三人身后,踏上布满青苔的台阶。
      
      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对外宣称为私立宗教系学校。
      以凛夏的知识面看,校内建筑的风格也确实很具有神道教的色彩。
      
      从正门入,再沿河走上五分钟,他们才正式踏进了教学区域。
      
      “这边的高楼说是教学楼,实际上也没有几个教室会用到。”肩上架着长刀,真希面向七层楼高的建筑物说明道,“反正每年也收不了几个学生,弄个教学楼纯属浪费。”
      
      站在教学楼前,熊猫一手指向东,一手指向西。
      “教学楼的东侧是操场,平时受身练习、体术训练什么的都在操场。西侧是生活区,宿舍和餐厅厨房就在那边。”
      
      “最后在教学楼不远处的那个屋子,就是校长平时戳羊毛毡的地方。”
      真希转过身,对着熊猫努努下巴。
      “熊猫就是校长戳出来的。”
      
      一旁的狗卷棘附和道:“鲑鱼。”
      
      嗯?所以熊猫不是动物,而是玩偶?
      凛夏上前一步,走到熊猫身边。
      她仰头抬手:“可以摸摸吗?”
      
      “可以哦。”
      熊猫低头看向几人中最小只的福泽凛夏,手臂放在两边自然下垂。
      
      得到了对方的允许,黑发少女张开手掌,顺着皮毛的方向抚上熊猫肚子。
      “好软……”完全就是等身抱抱熊玩偶!还是温热的!
      她向下按了按,被和毛绒玩具一般无二的手感彻底征服。
      
      将收回的手攥紧,凛夏原地蹦了两下,“我还以为你和妖怪们差不多,是拥有了灵智和咒力的动物。”
      没想到居然是玩偶!
      
      巫女殿下把脸埋进掌心里。
      “非常抱歉,我知道这很失礼。”她的声线因过于激动而微微颤抖,“但、但是,可以抱抱吗?”
      
      一双豆豆眼借着黑眼圈的掩饰,看向狗卷棘。
      见他并没有什么反应,熊猫张开双臂:“唔……也可以。”
      
      凛夏应声扑进熊猫怀里,迭声感谢。
      道谢的同时,她还抽空问了一句:“校长那里还有没有这么大的玩偶?可以向外出售吗?”
      
      “木鱼花。”飞快地瞥了趴在熊猫肚子上的凛夏一眼,狗卷棘摇头否认道。
      
      虽然很想窝在毛绒玩偶怀里不起来,但毕竟熊猫不是个普通玩具。
      福泽凛夏恋恋不舍地最后摸了一把熊猫的毛,随即假装无事发生过一样,镇定自若地看向教学楼。
      “我知道上次狗卷君是在出任务,这算作实践课吗?”
      
      听到凛夏的问题,熊猫伸出六根手指,开始解说。
      “不能算实践课。”
      “咒术师分为六个等级,二级术师及以上可以单独行动。棘是一年级里唯一的二级术师,因此在伊地知来找人的时候,棘就跟着去了。”
      
      没想到横空多出来一个你。
      从豆豆眼里看出这句话,凛夏干巴巴地笑道:“所以你们平时都上些什么课?”
      
      如果只是实践课之类的教学,那她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不需要。
      她所欠缺的只有对于咒力、咒术这些基础知识的了解。
      
      咒力绝不可能是在他们初遇那天刚冒出来的,只是她在这之前从未知晓过而已。
      咒力、灵力、异能力,这三种力量之间的区别到底是什么,她又该如何处理。
      这些问题只有在她深入了解过咒力之后,才能得到解决。
      
      “基本没什么正儿八经的课程。你入学前会有一个评级,评级决定了你能不能单独行动。然后就是平时的学习还有任务。”
      真希把刀随手插在一旁的空地上,透过镜片,直视她的眼睛。
      “以棘的描述看,你的评级肯定不会低,入学之后也会有很多任务等着你。所以你要来吗?”
      
      “嗯?”熊猫拍了拍狗卷棘的肩膀,“难道就算有棘在,都不准备转学?”
      
      扯动嘴角,凛夏礼貌性假笑道:“我不是那种会因为一张好看的脸就头脑发昏的人。”
      狗卷君是很帅,但谁知道转学之后她还能不能保持这个认知。
      
      “那再加一张呢?”
      从教学楼的第二层跳出一个人影,平稳落地后,充满自信地笑道。
      这人顶着一头顺滑的白发,带着眼罩,身高足有一米九,身材比例确实好得没话说。
      他随手扯下眼罩,露出一双与天同色的眼睛。
      “怎么样?果然我最帅对吧!”
      
      凛夏倒吸一口凉气。
      
      硬了,拳头硬了。
      他是怎么做到语气能比太宰治还欠揍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五条猫猫:我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猫猫!
    凛夏:???这个人为什么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啊?虽然这是事实,但是很欠揍好吗!!!感谢在2021-02-03 18:00:00~2021-02-04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粒糖崽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秋雨梧桐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