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听说有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找你要联系方式。”
      熊猫把完成任务回到高专的狗卷棘拦在教室门口。
      “真的吗?快说说!”
      
      “……鲑鱼。”
      低头敲字的狗卷棘按下了发送键,将自己斟酌过用词的信息发了出去。
      
      那个名为福泽凛夏的女生确实找他要了联系方式,不过也只是因为这个任务,才会这样做吧。
      毕竟她又不是没有咒力,肯定有办法解决这个诅咒师。
      
      伸出爪子,熊猫挡住他的手机屏幕,追问道:“还是个有咒力的女生啊。”
      “怎么不问问她要不要来咒术高专学习?既然是昨天才知道有咒术这回事,那她对咒术的了解应该不怎么多。”
      
      但是……
      看着对话框里秒回的“谢谢”,狗卷棘眨了眨眼,“木鱼花。”
      在知道事情结束之后,她的态度就肉眼可见地变得冷淡许多,不管怎么想都不是想深入了解咒术界的样子。
      
      “她怎么回复的?刚才我可听见了提示音!这不是秒回了吗?都能秒回,怎么看也不能算态度冷淡吧。”
      抢过手机,熊猫作势要点开聊天记录。
      “是不是你发的信息叫人家不知道能回复什么?快给可靠的熊猫看一看。”
      
      “木鱼花!”
      狗卷棘扑过去,想要抢回自己的手机,但又因身高根本比不过某将近两米的异变咒骸,故而夺回未果,反倒是被熊猫的毛严严实实地包了起来。
      
      就在一人一咒骸进行着手机争夺战的时候,突然出现的另一人轻松抽走了被熊猫高高举起的手机。
      
      “哎呀,老师也听说了哦。我记得伊地知在报告上写了是超——可爱的女孩子呢!”
      翻看着手机里的聊天记录,五条悟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按下拨通键。
      他打开了免提,将手机屏幕转向两人,“想要知道她的态度,直接问问不就好了?”
      
      什么?
      两人齐齐看向正在发出“嘟”声的手机。
      
      等待会使得时间变得漫长。
      而突然袭来的寂静无疑叫手机的连线声更显得鲜明了许多。
      
      没有参与男生之间的纠纷,禅院真希推了下眼镜,诧异地问道:“你们居然真的打电话了?”
      
      “要知道对面会是你们这帮家伙,我就不会接。”墨绿色的长发被紧束成一个高马尾,少女反手用手背撑着下巴,翻了一个白眼,“简直是三个白痴。”
      
      然而她话音刚落,连线声便戛然而止。
      “这里是福泽凛夏,请问有什么事情?”
      温和有礼的少女音从听筒中传出来,柔和得像是窗外的风。
      
      “电话竟然拨通了!”五条悟用一种十分夸张的语气强调了这个所有人都注意到的事实。
      
      熊猫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喊着“木鱼花”的狗卷棘爬到背后,捂住嘴巴。
      两人打斗中撞倒一片桌椅,发出嘈杂到让人根本听不清在说些什么的声音。
      
      向没有被打斗波及到的地方走了两步,五条悟关掉免提,嬉笑着对电话那边问道:“我说这位小同学,你要不要来东京咒术高专上学啊?”
      
      “你这蒙眼白痴,怎么能这么唐突地问别人问题?!”
      禅院真希一拍桌子,站起身,冲向五条悟。
      “好歹要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说着她一把夺过手机,举到耳侧,立刻换了一种语气:“你好,我是禅院真希,是狗卷棘的同学。不过请不要用我的姓氏称呼我,叫我真希就可以。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是一点也不重要的一年级班主任,不需要在意。”
      
      “诶,直接叫名字就可以?那么,请问真希和老师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福泽凛夏习惯性地勾起嘴角。
      这样说话的音调会更高,听起来更活泼向上,情绪也比起平时会饱满许多。
      是她面对陌生人时一贯的语气。
      
      不管是先前的那个男人,亦或者是现在说话的这个女生,都和狗卷君关系很亲近。
      所以为什么要找她?
      真的只是为了问她要不要去东京咒术高专上学吗?
      
      她挽上东条希的手臂,浅浅地蹙着眉。
      “还有就是,你们那边没有出什么事情吧?我好像听到了有人在……打架?”
      
      闻言,真希向那两人的方向看了一眼。
      见这两人冲自己连连摆手,她司空见惯地回道:“没事,只是两个笨蛋而已。”
      
      “至于有什么事……”
      眼镜少女有些头疼地抓了抓头发,抿住嘴角。
      “棘说你也有咒力,所以我们就想问问你要不要来上学。全日本只有东京和京都这两所咒术高专,而你明显又不是世家的人,想要了解咒术的话,还是来这里会比较好。”
      
      “我明天下午就要回横滨去,而且已经选好高中啦。”
      电话那端的少女语气轻快地说出了真希早已猜到的事情。
      
      既然这个女生在昨天之前对诅咒并没有什么了解的话,那么肯定和大部分普通人是一样的。
      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
      从没有一个咒术师可以如此按部就班地生活,而她本可以不做一个咒术师。
      擅自将她拉进咒术界真的好吗?
      
      “那……”真希的话还没说出口,手机终于落到了它真正的主人手里。
      
      狗卷棘挣扎着从熊猫的毛里伸出一只手,拿走自己的手机,庆幸地长出一口气。
      他看着正在通话中的界面,对着话筒说了一句“海带。”。
      
      又是饭团馅料。
      看来现在接电话的终于是狗卷君了。
      推开几乎要贴到自己脸上的东条希,凛夏悄无声息地抿紧嘴唇。
      
      隔着电话根本没有办法看到他的微表情和小动作,更不用说根据那些来揣测对方的真实意图。
      所以第一次出现在对话中的“海带”会代表什么意思呢?
      难不成只能结合语境,然后做听力理解了吗?!
      
      [就算不转学,凛夏也准备加深自己对咒术界的了解,对吧?不如在离开之前,再见一面?]
      
      一目十行扫过好友爆发手速打在便笺中,随即又展示给自己看的文字,黑发少女就差把“认真的吗”这四个字写在脸上。
      
      [认真的哦,明天上午就去吧。甜品我会帮你排队的。]
      
      直到耳边传来“芥菜?”的声音,凛夏才恍然回复道:“没事没事,我只是走了一下神而已。刚才看到了很有意思的玩偶,在想要不要抓一个带回家。”
      
      然而正在等电车的两人身边实际上并没有抓娃娃机。
      
      [明天上午!快去参观!他的学校!]
      连着三个惊叹号彰显了东条希的重视。
      紫发少女蹙眉鼓颊,紧盯着好友的举动。
      
      默默承受着她无声的催促,凛夏一点一点地拧过头去,面向路边的广告牌站好。
      
      “狗卷君也想问我转学的事情吗?”少女低下头,脚尖点在地上,黑色的长直发从耳侧滑落,遮住她的脸。
      
      电流的频率会让人类的本音失真,完美掩盖了少女隐藏在发丝后的复杂心绪。
      她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期望着怎样的回答。
      
      “鲑鱼。”
      
      躲开东条希的目光,福泽凛夏拢起自己散开的头发,绕了几圈,理到一侧,“这样啊……”
      她将琐碎的思绪都沉进眼瞳深处,半阖起眼帘。
      
      “既然整个咒术界只有两所学校的话,那么看来只能去参观一下了。”
      凛夏用左手托住右手手肘,面容带笑,微歪着头道。
      “我本来也经常和妖魔鬼怪之类的打交道,现在又要加上诅咒。自然要搞清楚他们之间的区别,以便找到正确的处理方式。”
      
      “明天早上八点,会不会有点早?”
      黑发少女看向自己身边的好友,同时也等待着电话那头的回应。
      
      东条希弯起眉眼,比划了一个“OK”。
      而狗卷棘也没有丝毫迟疑地回答了“腌鱼子”。
      
      “我猜‘腌鱼子’也是可以的意思?”凛夏借来东条希的手机,点开地图软件,“那么麻烦狗卷君给我发一下地址,明早我直接过去。”
      
      电话那端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换了另一个人。
      高马尾少女干脆利落地接过手机,“发给你倒是可以,但地址可在东京郊区的山里,你确定找得到吗?”
      
      “不用担心,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虽然没有见过面,但真希也能从这一句话里想象到对方自信笑着的模样。
      灯光在她的镜片上一闪而过。
      
      “有意思。”真希眉梢微挑,“明早,学校大门我等你。”
      
      当真希挂断电话后,熊猫好奇地探头来看,“应该叫棘去接她啊!多好的机会,太可惜了。”
      
      “这种事情根本不重要。难道你不好奇她会用什么方法到学校来吗?”
      禅院真希扯动嘴角,饶有兴味地笑了笑。
      “要知道,普通的导航软件可找不到这里。”
      
      熊猫的指甲在下巴上轻点几下,“是这样的吗,没有注意过。”
      拿回手机,发完地址,狗卷棘用导航软件试着搜了一下,随即赞同道:“鲑鱼。”
      
      早就预料到这两人的反应,真希并不在意,只是面容冷肃地盯着熊猫,“这么好奇新来的女孩子的话,你今天不该去洗个澡?好歹给她留个好印象吧?”
      
      “嗯?”熊猫愣了一下,随即控诉道,“可我本来就很干净啊!”
      
      正当真希和熊猫为“到底臭不臭”进行着第n次争吵时,狗卷棘悄悄溜出了教室。
      他刚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却又拿了出来。
      踌躇良久,他动动手指,打下一行文字。
      
      “你应该直接说‘我接你吧’,这么说话才约得到女孩子。这可是五条老师的忠告哟!”
      这句话来自某个偷窥学生隐私且丝毫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的失德教师。
      他同样站在门口,抬手撑在门框上,弯下腰,对屏幕上的那行字指指点点。
      
      对五条悟的话充耳不闻,狗卷棘默然按下了发送键——[真的不用接你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我想要……请接我上学!
    虽然但是,凛夏上山方式比较奇怪,请不要学她。
    我也不知道高专地址地图上搜不搜的到,我就当搜不到了。
    感谢在2021-02-02 21:00:00~2021-02-03 18: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桃桃子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