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7、纠缠 ...

  •   子兮坐在沙发上一夜没睡,面前的茶几上三个电话一字排开——靓坤的手提、她的手提、家里的固定电话。
      
      小曼临走还在说,那个有蝙蝠纹身和刀疤的人那晚真的就在船上。
      
      她不想草草对一件事下定论,起码她需要一点时间来得到证实,如果王子真不是倪永孝掳走的,那将王子掳走的人必有所图,一定会打电话来跟她谈条件。
      
      她彻夜未眠,确保了所有电话都能打通,直到天亮都没有任何电话响过,心里喜忧参半。
      喜的是王子在倪永孝的手里一定是安全的。
      忧的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又将会有多少撇不清的烦心纠缠。
      
      她没有冲凉,也没有化妆,草草洗了把脸便顶着两只黑眼圈去了倪永孝的办公室。
      
      倪永孝和陈永仁前一晚都受了伤,浑身血,曾倩如本来就神经衰弱疯疯癫癫,他怕半夜回去弄出动静吵醒倪母,索性留在外面包扎,弄好天已经亮了,他将陈永仁送回社团那边自己顺道就回了办公室。
      
      倪永孝办公室那些人基本上三年一小换,五年一大换,根本没有任何人认得子兮,看着她铁着张脸怒气腾腾往里闯,他的秘书本能地伸手去拦她,“小姐,请问你找哪位?小姐,这是私人地方,请停下脚步,否则我就叫保安了!”
      
      子兮哪里会理她?拨开她的手,径直朝倪永孝那个办公室踱了去,连门都没敲,直接推开了。
      
      这一推傻眼了,这哪里是倪永孝的办公室?这明明是间资料室!
      
      她本能地退出来望了一眼外面的环境,没错呀,明明是这间,坐南朝北的位置,落地玻璃甚至刻下了他们曾经在这欢愉过的影子。
      
      楼下的保安已经上来了,秘书在下最后的通谍,“小姐,请你马上留开!”
      
      “倪永孝呢?”子兮扑了个空,气焰顿时减了一半。
      
      “你找……倪生?”秘书条件反射地望了一眼对面那间房,反应回来已经显然来不及阻拦,子兮在那些保安触碰到她之前,三步并作两步奔向对面推开了房门。
      
      倪永孝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受了凉,微微有些咳嗽,一咳便拉动了胸膛那道伤口,疼得眼泪往外冒,他手掌轻按着,打算收了手里这几本帐簿便回去休息,刚盖上最后一本,门就被失惊无神地推开了,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按着自己伤口的手。
      
      “倪生,对不起!这位小姐……”秘书急急解释,门外保安自觉失职,想去拉子兮。
      
      “你们先出去。”倪永孝打断了她。
      
      秘书看了眼各人,轻带上门退了出去。
      
      倪永孝吁了一口气,轻倚在椅子靠背上,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让自己的伤口没有那么疼。
      
      “我儿子呢?”子兮直视着他,冷冷淡淡,“你把我儿子收到哪里去了?”
      
      倪永孝心底泛出一阵苦笑,她竟然会觉得是他把儿子掳走了!或许,现在在她的心底,他跟丧彪那些劫匪没什么区别吧?
      
      他重呼了一口气,只盯着她,面无表情,并无答话。
      
      “把我儿子还给我!”
      
      他依然没有动静。
      
      “我让你把我儿子还给我啊!”她怒了,奔上前,一把将他面前那些帐薄全扫到了地下,活像他那晚在灵堂,从贡桌上扫下靓坤的灵牌。
      
      “是。儿子在我这里。你想要回他?可以。”他撑着椅子扶手站起身,忍着痛拉着她的胳膊往外带,“跟我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你放开我!”他不顾她的挣扎,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她从众人眼前走过,他出力钳着她的胳膊不让她挣脱,才包扎好的伤口全崩了,他甚至能闻到从领口下窜出来的血腥味,他身上的纱布被血浸得湿透了,染红了他的白衬衫,还好,他套着西装,她并不能看到。
      
      他将她放进车里,强硬地帮她扣好了安全带,自己开车,没带任何外人。
      
      “你要带我去哪里?”
      
      他没答话,面无表情地开着车,甚至没转过脸来瞧她。
      
      她丧气地盯着窗外,不由得心底越来越紧,这条路她太熟了,走了至少上百次,那熟悉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往事亦慢慢在她脑海里浮现。她曾经有多少次如若至宝地捧着个饭盒从这条路经过,她看着窗外那些路标,心里有过的是如蜜糖般的甜蜜,那时候的她,是沉浸在爱海里的小姑娘,成天娇羞得小脸通红,她在这条路上望眼欲穿地等过他回来,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在这条路上嬉戏,他们在这里跑过步、救过一窝流浪猫,那晚,在暴雨中,狼狈不堪的他带着身体的炽热向她狠狠地索取!
      
      那些记忆全都回来了,子兮情绪崩塌,身体开始不受控制颤抖。
      
      车子停了,停在他们曾经住过那间别墅的外面,她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竟不敢下车踏近一步。
      
      倪永孝拉开车门,将她从副驾带了出来,他一只手仍旧是钳紧了她的胳膊,没有朝那道门奔去,倒是踱到了车后,他打开车尾箱,另一只手在里面胡乱地摸着,他翻出个小箱子,再单手打开小箱子从上面数下来第三个格子里熟练地拿出串钥匙,他一气呵成地关了箱子、关了车尾箱,带着她靠近大门、钥匙插进大门钥匙锁,两个人都呆住了,那晃动的钥匙串上挂着的分明别是子兮曾经送给他的那只水晶鞋!
      
      倪永孝以为他曾经毁了关于她的一切,谁料却是潜意识地留着这只水晶鞋,他以为他忘了关于这里的所有,谁知道记忆在他的脑海深处,一切,就像自动生成的一般,全无陌生感。
      
      两个人静寂无声地对望了一眼,倪永孝似水柔情,而子兮鼻子泛酸,只能一遍遍告诫自己决不能行差踏错,对不起对靓坤的承诺,她狠心挪开自己的目光,冷青青板着脸不让他看出任何可以追溯她心情的痕迹。
      
      子兮的冷漠让倪永孝有着自食恶果的报应感,他收了收情绪打开了大门,子兮踏进门,不禁愕然,这栋往昔整齐的小院现在犹如一栋废弃的古堡,荒芜人烟,到处都结满了蜘蛛网,秋风袭袭,扫动着满院枯黄的落叶,带动着人心微凉,池塘的水干了,曾经枝繁叶茂的绿荫只剩光秃秃的树丫,连那棵樱桃树都不例外,奄奄一息。
      
      空气里飘着腐土和铁锈的气息,这个曾经承载了她青春所有喜、怒、哀、乐的地方早已是面目全非,如此熟悉却又陌生。
      
      她所用过的一切都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她进来之前、后来被他放在杂物间的那些红木家私,她明白了,他是要毁掉关于她的一切呀!难怪,会连那间办公室都换了。
      
      她心底泛起一阵苦笑,吸了吸鼻子拉回思绪开始找王子,她里里外外唤着王子的名字,连个人影都没有。
      
      “他不在这里。”
      
      倪永孝看着那个忙碌的身影,脑海里重叠的是她十七岁时俏皮的身影,竟觉得岁月静好,仿佛一切都没变过,他抱着胳膊,倚在院子她曾经写毛笔字那个凉亭的柱子上,心里一暖,望着她微微笑。
      
      子兮这才觉得自己上了当,她有些怒气的、冷漠的脸将他从那个假象里又拉了回来,“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又长呼了一口气,总觉得思绪有些晃忽不受控制,“我要你留在这里,直到……我厌烦你的那天为止。”
      
      子兮觉得可笑,连连冷哼了两声,“你以为你是谁?”
      
      “我会定期将儿子的消息送过来。”
      
      她不想答理他,甩了手往外走。
      
      “你可以走,但我保证,踏出这个门,你的后半辈子都见不到儿子!”
      
      “倪永孝!”
      
      “你甚至选择报警,看有没有警察可以帮你,找到儿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