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失明 ...

  •   火光,与天连成一色,将这个夜晚照亮如白炽,周围的房子都拆了,空气畅通无阻,加上天干物燥,一点即燃,秋风迅速拉起一片火势,瞬间将那两间小房子淹没在汪洋火海里,时不时发出木材烧裂的‘咔呲’声。
      
      王子兮从的士上扑下来,跌跌撞撞朝那片火海扑了去,靓坤那两个手下眼疾手快,半途之中将她截住了。
      
      “爸爸!姑妈!!”她一声声喊着,撕心裂肺,踢着踹着挣扎不开。
      
      “你别过去啊!这么久都没人出来,肯定是都烧死完了……”这帮古惑仔,既没文化又没素质,还能指望说出什么好听的话?眼下看着这个情况,只想着靓坤喜欢这个妞,不能让她白白去送死,至于里面的人,反正都是救不了了,杀人放火金腰带,谁又会关心他们的生死?
      
      他们本来只是好意地安慰子兮,却不料这□□裸的言语将她心底最后一丝理智都浇灭了,她恨得咬牙,如果目光能杀死人,这两个人至少轮回了上百次了。
      
      “你们放开我!混蛋!!!”王子兮被他们拽着,她拼尽了全力想走出来,拉得身上的衬衫都撕开了,扣子飞得到处都是,肩膀到内衣都露了出来,她觉得自己的手腕要被拽断了,而喉咙因为愤怒地叫喊像是被风吹干了,粘在一起,声嘶力竭得想吐。
      
      佐敦被靓坤那群保镖半路拦下后,只得悻悻地回来,搭着辆的士心事重重,刚进屋村,就听到司机惊恐的声音,“呀,着火了!是不是你要去的那里?”
      
      佐敦心里一紧,伸长了脖子死死盯着前面那片火海,这不是他家是谁家?!
      
      “成叔……红姨……”他顾不上想是怎么着火的,第一反应是里面还有两个人,“司机,快点开!”
      
      车未停稳他已经跳下来了,跑近两步才发现子兮原来在这里,被两个古惑仔按在一边,哭得不能自制。
      
      “你们放开她!”话音未落,人已经撞上去了,两个古惑仔被这突然而来的重力弹开了,子兮得了空,爬起来就朝那片火海跑了去。
      
      “子兮,不要啊!”那幢房子摇摇晃晃的,倾刻间,房梁下塌,一个个火球往下掉,被风刮得四处乱飞,王子兮越跑越快,眼见就要钻进那片火海之中,佐敦把心一横,纵身一跃,将她扑翻在地,他抓着她又滚了几个圈,才避开掉下来一块烧着的木材,‘嘭’一声巨响,应该是家里的煤气罐遇火爆炸了,佐敦将子兮护在身下,死死压住,承受着飞溅而出的碎物件,身上脸上全部都是伤。
      
      “佐敦……佐敦……”王子兮被这声巨响拉回了些许理智,挪了挪身子唤着佐敦,但搭在她背上的佐敦像是死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掀开他,从他身下爬出来,满脸炭黑地抓着他的衣领推攮着喊,“佐敦!佐敦!!”
      
      她的心像被刀切开了,一点点的,将这最后一块都要切走了,她满脸泪,泪水将她脸上的污渍模糊成一片,脏兮兮的。
      
      她绝望了。
      
      一声轻咳,佐敦终于是缓过这口气了,子兮见他醒了,终于是在绝境里看到了一丝光亮,她搂紧了他,哭得几近晕厥。
      
      火势慢慢小了,两间小房子在他们的眼前逐渐夷为平地。
      
      “爸爸……姑妈……”子兮的声音弱了下来,她被佐敦搂着,望着眼前这片火光一声声哼出来,整个人像进入了梦游的状态。
      
      佐敦眼睛发涨,只抱紧了她,怕是一分心她又会做出疯狂的举动。
      
      靓坤终于到了,刚刚来的时候闯了红灯,差点被迎面而来的一辆大货车卷走,幸好避得及时,可怜后面跟着的车,连环相撞,怕是死伤不小,他下了车,截了辆的士,将那个烂摊子交给了傻强和自己那个司机,顶着交通逃逸的罪名奔了来。
      
      这一来,还是来迟了,两间房子烧得只剩墙体了,子兮被佐敦搂在一边,狼狈不堪,他想过去看看她,那两个手下见他来喊了声,“坤哥!”
      
      这一声,倒把子兮的魂喊回来了,佐敦顺着那话音偏了个头,她就从他身上爬起来了,等他再想伸手拉住她的时候,显然是太迟了,她从身上的帆布袋里拿出那把枪,上膛,没有任何犹豫地朝靓坤开了一枪。
      
      “喂,不关我的事……”太快了,靓坤见着她拿枪出来,连话都还不及说完她已经开了枪,只得下意识地偏了偏身子,另一厢边,靓坤那两个手下护主心切,见势头不对立马跟着掏枪,千均一发,靓坤喊了声,“不要开枪!”
      
      无奈还是太迟,那手下按下的扳手是再也收不回来,靓坤本来弹开了的身体又折了回来,拼了力将那个手下撞开了,嘭嘭两声,两颗子弹擦身而过,一颗钻进了靓坤的左胸,另一颗直接朝子兮飞了去,幸得靓坤中枪前撞的那一下,子弹偏了道,从子兮眼睛前擦过,热量冲蚀着她的眼球,一片猛烈的白光,只让她觉得双眼像被火撩过一样,疼得入肺,她手里的枪跌到了地上,整个人随着那颗子弹的冲击力亦摔倒在了地上,她捂着自己的眼睛,血渍从指缝里渗出来,尖锐的惨叫声划破夜空。
      
      “子兮!”佐敦起身接下她,一把抓起地上的枪,隔着那片浓烟朝对面连开了几枪,他半拖着子兮往后退,试图找个可以遮掩的地方。
      
      靓坤捂着中了弹的胸口,被那两个手下掺着步步退,“别开枪!别开枪!!”
      
      佐敦开的几枪,子弹从他耳旁飞过,一个手下举起手里的枪,被他一巴掌甩到了地上,他又连喊了几声,“不许开枪!”子兮刚刚那一声惨叫,明显是受伤了,他想过去看看情况,刚迈出一步,又被子弹扫了回来。
      
      几辆车浩浩荡荡而来,一色的西装领带白衬衫,倪永孝那辆车在几米开外的地方停下了,火光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只见一片铁青之色。
      
      “坤哥,像是倪永孝!”靓坤一个手下认出了他,靓坤眯着对眼睛,仔细辩了辩,确实是倪永孝,“他来干什么?!”
      
      “像……是来救人的?”那手下答得也不确定,倒像在反问。
      
      几辆车在靓坤和子兮的过道中间来回穿梭跑着圈,车里的黑衣人个个端枪对着靓坤,只要他迈出一步,随即有子弹在他脚边跳动,让他重新退回原位。
      
      靓坤听得手下那人说倪永孝是来救人的,心下火起,连他自己人都觉得对方是来‘救’人的,他要是今天说不清楚这个事,这只死猫非得噎死他不可。
      
      他试图顶着那些子弹穿过去,被一个手下拉住了,“坤哥,对方人多枪多,好汉不吃眼前亏,看倪永孝的样子今天是誓在必得将他们带走,我们先回自己地盘,等天大亮了再光明正大地去尖沙咀找他要人!”
      
      倪永孝为什么会来这里?这才是靓坤心底最深处的问题。子兮为什么会跟他扯上关系?平时他和倪永孝两派人井水不犯河水,私底下甚至还有些交易,倪永孝现在这样摆明车马和他抢人无异于跟他当面翻脸,这到底是为什么?他搞不清楚。
      
      一辆车在佐敦身边停下,拉开车门喊了声,“上车!”
      
      佐敦没有弄清楚现在的形式,但就算他再糊涂也该知道这几辆车是来救他们的,子兮伤了眼睛,让他再顾不得多想,抱起她就上了车。
      
      几辆车绕过靓坤,开得几米,倪永孝突然唤了声,“停车!”
      
      罗继踩下刹车,回过头顺着他的目光望出去,远远地,一辆单架车翻在地上,旁边躺着的,像是……一个人?
      
      他跳下车,飞快窜过去,真的是个人,是王志成!
      
      罗继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活着!应该是着火那时候被人从屋里用力推了出来,单架车没有刹车撞到外面的围栏翻在了地上。
      
      王志成整个人都在晕迷状态,但,至少还活着!
      
      罗继将他背上倪永孝那辆车,“倪生,还活着。”他不敢擅自拿主意怎么处理王志成,谁知道他醒了会不会认出放火的人?拉扯起来,总是有些麻烦,这不是倪永孝做事的风格,所以,罗继只能等倪永孝给他指示。
      
      “去医院。”倪永孝冷脸吐出几个字,不由得又深呼吸了一口气,“那个女孩子怎么样?”
      
      “像是……伤了眼睛……”他说得这几个字,便有些不好的预感,抬眼从倒后镜里望了一眼倪永孝,深邃的双目在透明镜片的遮挡下,似乎没有人看得懂他的心事,罗继又望了一眼后视镜,靓坤正被两个手下掺着,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们的车,身影越来越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