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悲剧 ...

  •   王子兮被那个古惑仔领着,穿过一个花园进到靓坤那间宽敞的别墅。
      
      客厅里,到处都是名家名品,欧式风格却混搭着中式古老的字画,不用细究都知道这房子主人品味有多差,子兮没心情研究他的家,踱到靓坤面前,开门见山,“我爸爸呢?”
      
      靓坤吸着支烟,看也不看她一眼,就像她是透明的一样。
      
      “你把我爸爸收到哪里去了?”她又问。
      
      靓坤掸了掸手里的烟灰,歪着嘴,尖声细语地学着她之前对伍sir说的那句话,“阿sir,他打伤了我爸爸,企图非礼我!”他站起身,一胳膊搭在她肩上,“怎么,你爸爸不见了?去报警啊!”
      
      王子兮不躲也不避,任他揽着,她眼里噙着泪,望着靓坤有些楚楚可怜,“我想见见我爸爸。”
      
      靓坤一怔,心尖像被个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有些无措感,放开了她,“见见见!你说见就见啊?!”
      
      “我求你!”他话音未落,王子兮声音更加软了,“我知道错了,不管你是让我斟茶认错,还是让我跪地道歉,我……”她哽咽着喉咙,说着就曲身跪了下去。
      
      靓坤拉住她,夹在腋窝底下发着飙,“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呢?”
      
      他嘴上这么说,又将她往里带,带到一个房间前,像医院的特别病房一样,居然有块大玻璃,能透过看到里面的人。
      
      “看到没有?你爸爸他现在舒舒服服地躺在这里,没穿没烂!”
      
      王子兮终于卸下了心头那块大石,重呼出一口气,开始跟他讲条件,“你把我爸爸送回去,我今晚在这里陪你。”
      
      王子兮心底窜着一口气,让她现在无法冷静地思孝任何问题,昨晚,她被倪永孝百般折磨却无功而返,阿泰又下落不明,而她已不再是个洁白无暇的姑娘了,这一切种种堵在她的心里让她有着和靓坤同归于尽的冲动,只要王志成安全到家,她就动手,至于动手前她有没有被靓坤侵犯,这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是破罐子破摔!
      
      她这么直白地提出要求,反而让靓坤觉得有些不自在,他将她揽在心口,“我这里什么都有,还回去干什么?那些公立医院还要排队等床位。那个宵夜档也别去了,女孩子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嘛……”
      
      “你把我爸爸送回去,我今晚留下来陪你!”王子兮无心跟他再说其它,冷冰冰地打断了靓坤的话,绝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不然,我们两父女今天就死在这里。你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经过昨晚伍sir见到的一切,鱼死网破你会很麻烦。”
      
      靓坤的脾气又上来了,他捏着拳头,看着那张倔强的脸,最终是忍了下来,一甩手,“我他妈就喜欢你这个小爆脾气!”他又有些死皮赖脸,凑过去,“你亲我一下,亲我一下我就放你爸爸回去。”
      
      王子兮也不废话,贴近他的脸庞就在他唇角亲了一口,靓坤舔了舔唇,一扬手,两个古惑仔就进到那间‘病房’将王志成推了出来,他全身被固定着,口鼻盖着氧气,看着王子兮眼睛猛地眨啊眨。
      
      “爸爸,你先回去,我很快会回来……”王子兮握着他的手,对他勉强扯出一个笑。
      
      王志成当然不会信,但他动弹不得,只能眼巴巴地任由那两个古惑仔推了出去。
      
      “我想打个电话。”
      
      靓坤又将身上的手提电话递给她,她当着靓坤的面拨了个电话回家,交代红姐见到王志成回家再拨个电话回来报平安。
      
      “还有什么事吗?”靓坤半斜在沙发上,摊开双臂,吊儿郎当像个‘大’字挂在那里。
      
      “没有了。”王子兮踱近他,贴身坐在他旁边,他就顺势将她搂进了怀里,他的鼻尖在她的脸颊蹭动着,“再亲我一个。”
      
      王子兮无奈地重呼一口气,嫌弃地又将唇贴上了他的脸,谁料他一转头,张嘴就含住了她递过来的唇瓣,满嘴厚重的烟酒味窜进王子兮的嘴里,让她忍不住想吐,他的手极不老实,摸到了子兮身上那个卫生巾,她下面的伤口还没好,只能垫着个卫生巾以免血渍渗出来。
      
      靓坤停了手,坐起身打量着这副半裸的娇躯,莫名其妙地问了句,“丧心病狂,是不是我给你们的全部印象了?”
      
      “不止,还下流贱格,心狠手辣,丧尽天良!”王子兮躺在那里,没好气地答他。
      
      靓坤拉扯好身上品味恶俗的花条纹衬衫,点了支烟,像在衡量王子兮这句话的真实性。
      
      她说得也对!像杀人家全家,连两个五六岁的小朋友都不放过这种事,除了他靓坤还有谁能做得出来?也就她敢这样跟他说话了!他吸了几口将烟头掐灭,将王子兮从沙发上拉起来,“走,带你去吃饭。”
      
      “你不做了吗?”王子兮反手扣着内衣,满脸狐疑。
      
      靓坤狠甩了她一个白眼,这个死丫头怎么就不会心疼心疼自己?!
      
      他没好气做出副好人样,冲她吼了一句,“老子要这样子血战沙场,还不得倒霉个一年半载!你迟早都是我的!”他拉着她的胳膊,粗鲁地带着她出门,“陪老子去吃饭!”
      
      几辆车浩浩荡荡地出了门,佐敦躲在靓坤别墅外面,正想着怎么进去,就听见了引擎声,他拦了辆的士,一路跟着,王子兮知道他跟来了,望了望旁边的靓坤,“你让后面那个人不要跟着我们。”
      
      “他喜欢跟着就跟着咯。”靓坤老早就知道,漫不经心地咬着根烟,“你怕我弄死他啊?”
      
      他整个人枕在子兮腿上,脑袋就撞到了子兮那个帆布包包里的枪,依旧不动声色。
      
      “我就是不喜欢他跟着,你让他走!”
      
      靓坤拿出电话,拨了一串数字出去,后面的保镖车便停了一部,横在路中间,下来几个古惑仔,拦住了佐敦那辆的士。
      
      “满意没有?”靓坤在后座上蜷得像个婴儿,对着子兮的脸吐出一口烟,呛得她不述地咳,她摇下车窗,盯着外面,懒得看他一眼。
      
      电话又响了,是个陌生号码,靓坤举在眼前眯着眼睛看,被王子兮一把抢走了,她按下接听键,急急喊了一声,“姑妈……”
      
      “兮兮,爸爸回来了……”
      
      子兮脸上来不及展出一个笑,就听见红姐在那里喊,“哎呀,怎么着火了?”紧接着是大声的呼叫,“着火了呀……阿诚……阿诚……快起来……着火……”
      
      嘟嘟的茫音……
      
      子兮紧拽着电话又拔了几次,一直都是茫音。
      
      “怎么了?”靓坤看着她紧张到颤抖的手,坐起身。
      
      “靓坤!你这个混蛋!”王子兮甩掉电话,一巴掌甩到他脸上,她扑到前面司机那里,按开车门锁,推开门就想跳车。
      
      “停车!”靓坤喊了一句,那司机适时踩掉刹车,王子兮跳下去伤得并不太重,她顾不得疼,顺手拦了辆的士。
      
      靓坤云里雾里,捡起那只电话,给送王志成回去那两个手下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一样的迷惑,“坤哥,我们也不知道啊,刚刚从他那里出来,就着火了,好像有其他人在埋伏……”
      
      “里面的人怎么样?!”
      
      “困在里面了,火好大进不去,怕是没命出来了……”
      
      “扑街!”靓坤甩了电话,踹了那司机一脚,怒骂着,“还不快点开车?!”
      
      尖沙咀。
      
      倪永孝拉下脖子下的领带,在办公室举步轻踱着。
      
      他是个极有涵养的男人,即使再大的问题袭来依旧有着临危不惧的气势,而现在,他那条领带躺在沙发上,足以让人窥见他心底的不安。
      
      罗继跑得满头汗,急冲冲地闯进来,连门都没敲,“查到了倪生,两年前洪兴确实有个叫佐敦的古惑仔,后来退了团,现在跟个叫王子兮的女孩子住在一起,我对了一下监控录象,是昨晚拿玉来的那个女孩子,她昨天晚上去找你是因为靓坤抓了她爸爸……”他望了一眼倪永孝,欲言又止。
      
      “还有事?”
      
      “这个王子兮,是庄澄地产一直收不回来的新界那块地,那户人家的女儿……”
      
      “该死!”倪永孝低咒了一声,拿起电话,想拨给查理张。
      
      “我已经打过电话给查理了,关机了。怕是已经动手了……”
      
      倪永孝像被雷中劈中了一样,拿着个听筒半垂着手,按下一个数字后再也拨不动第二个。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合上听筒,沉着脸往外走。
      
      罗继开着车,不用问倪永孝他都知道他们现在该去哪里。
      
      “有时候,一个方法行不通,不如试一下其它的办法……我要的只是结果……”倪永孝给了查理张这样一个暗示,随即造成了一场无法挽救的悲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