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9、送别 ...

  •   香港,国际机场。
      
      一身睡衣加拖鞋的靓坤,在这个人流匆匆的地方显得格外瞩目。
      
      靓坤一夜未眠,面容憔悴不在话下,只一开口,原本沙哑的声音愈加低沉了,“对不起,吴妈、小曼,还有,伟恩……”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难过的样子让小曼和吴妈跟着红了眼,“让你们千里之外跑过来,本想大家好久不见,聚一聚开心一下,没想到事情会搞成这个样子,对不起……”
      
      子兮还没醒,靓坤就将他们送来了机场,他没有面目面对他们,他们是他的亲人啊,被自己的亲人和手下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强J,哪个男人又能当没事发生过?
      
      他的脸在昨晚已经丢完了,这不是他最在意的,王子早上对他恨恨的一憋才是他心头的最痛,他们在最无助的时候他在哪里?作为一个男人,他居然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他不能想象子兮在昨晚受到了多严重的□□,一想起他就觉得自己罪无可恕。
      
      小曼知道,他急急忙忙将大家送走是打算回去跟那个男人鱼死网破了,她昨晚才见识过那个男人,温文而雅的样子似乎能骗过所有的人,但论心机、论手段、论狠辣,简直就是个魔鬼!他可以布置好一切将靓坤从自己的订婚宴上引开,又肆无忌惮地潜上船将他的未婚妻侵占,他根本没将靓坤放在眼里过,靓坤也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
      
      小曼稍微联想以后的事便觉可怕得令人打冷震,她不顾自己的老公、女儿和母亲在,伸手就搂住了靓坤,她哭着在他的耳边哀求他,“坤哥……不要……我求你不要去送死……”
      
      靓坤没动,吸着鼻子眼圈通红,哽咽得声音越发地沙哑,“那个是我老婆……小曼,坤哥没有求过你什么事,现在,我将我儿子托付给你,无论发生什么事,短时间内都不能让他回香港,除非是小蝴蝶亲自打电话给你,知道吗?”
      
      她哭得出不了声,吴妈在一旁听得也直掉眼泪。
      
      “听到没有?!”靓坤推起她,扶着她的肩膀直摇晃,声音大得像在骂她。
      
      “知道了……”她忍着哭,将目光转向一旁的王子,他静静地站在一边,漠然看着这一切,无动于衷。
      
      靓坤拉他他不动,像被钉在了地面上一样,倔强地低头脑袋望着自己的脚尖。靓坤生拖硬拽将他整个人都抱了起来,王子挣扎着揍他、捶他,最后还是被他抱到了候机厅之外,靓坤手扶着他瘦小的肩膀,半跪在地上跟他一般高,“儿子,你听老爸说,跟着奶奶和小曼阿姨先去美国,等老爸搞定这边的事就去接你。”
      
      “不!”他破着的嗓子昨晚喊得太多,现在一出声就想疼得想吐。
      
      靓坤眼红红,耐着性子在哄他,“你听话,老爸答应你,下次去接你的时候给你买你一直想要的那个1:1的机器人。”
      
      他极力忍着泪水,还是觉得眼框疼得撑不住,眨了一下,眼泪就涌了出来,他越擦越多,索性抱着靓坤的脖子,摇着头,“不!”
      
      “不准哭!老爸是怎么教你的?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靓坤拉下他的手骂他,自己的眼泪啪啪往下掉,这一别,还不知道是不是永远,他心疼,骂完之后又擦着王子脸上的泪哄他,“对不起儿子,是老爸没用,没有保护好你们……”
      
      王子只哭着摇脑袋,嘴里一直只有两个字,“不走……”
      
      他有太多的话想跟靓坤讲,他想要告诉靓坤他不想走,他要留在他的身边,不管有什么事他们都要一家人在一起,但是他,说不出来。
      
      他还有更多的话想问靓坤,为什么他们会搞成这样?是不是他想回香港的选择是错误的?他们还可不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他通通都说不出来。
      
      “儿子,很多事情不是你这个年纪能明白的,你只需要知道,老爸会永远爱你,无论在哪里。”靓坤将怀里的小人儿紧了紧,吸了一口气,拉着他就往侯机厅走,不顾反对地将他的手塞进了小曼的手里,“小曼,拜托你了。”
      
      他硬着心肠转身就走,王子哭得不能自制,挣扎着想要追出来,小曼出尽了力才抱紧了他,引得机场安保人员都来询问了。
      
      “靓坤!”王子望着靓坤的背影喊破了自己的喉咙。
      
      “李乾坤!”靓坤依旧是不回头。
      
      “爸!”他终于还是消失在了转角。
      
      靓坤紧靠着机场外那根大柱子,通红着眼圈,直看到飞机起了飞,才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万里晴空之上。
      
      小曼一家依旧心有余悸,谁也没有再开口。
      
      王子不想再哭给别人看,靓坤说了男子汉大丈夫只能流血不能流泪,他忍得很辛苦,眼泪擦都擦不完,他借口去洗手间,关了门忍着声音坐在坐便器上索性哭了个痛快,哭完了,他给自己洗了脸,擦得干干净净,精精神神地才坐回椅子上,他看着飞机外面的云朵,轻轻张嘴又喊了一声,“靓坤……爸爸……”
      
      子兮全身像被拆散了一样地疼,她睡得太久了,都不知道自己是睡过去了还是昏死过去的,坐起身满脑子里都是昨晚那些画面,她满身狼藉,有些不确定昨晚那人的真实性,直到看到穿着睡衣背对着她的靓坤才终于是松下了一口气。
      
      靓坤手里拿着杯酒,望着一望无尽的海面吞下杯中的苦涩,眼睛依旧生疼。
      
      子兮裹着那件睡衣起了身,轻步踱到他身后,伸手圈着他的腰,温柔地靠在他的背上,昨晚,虽然不是很愉快,但至少,她终于是他的女人了。
      
      这一抱倒把靓坤抱懵了,他以为她满身的伤是昨晚上的反抗结果,原来,她是把倪永孝当成他了!这让靓坤心底好过了一些,至少她的心里不会有太多阴影。
      
      靓坤脑子转得快,急急揩了一把脸上的泪滴,伸手盖着她的手,稳住了声音,问得温柔,“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她感觉到他手掌的冰凉,用自己掌心地温度温暖着他,“怎么这么凉?”
      
      “起太早了,吹了一早上的风。”
      
      “是不是……有什么事?”她伸着脑袋四下里望,一点人声都没有,“其他的人呢?”子兮心底那个怀疑又开始往心头冒。
      
      “小蝴蝶!”他转过身,拉着她的手,“我公司出了点事,我想将婚礼推后一些时候,可以吗?”
      
      他郑重得另她生疑,在子兮的印象里,他只有两次这么认真的时刻,上一次,是在英国,他在医院里,让她留下王子。他吊儿郎当惯了,凡事大大咧咧,眼下这么正经,让她觉得事态应该有些严重。
      
      “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到半小时就回来了呀,你不记得了?昨晚……我们……对不起,我喝得有点多,有没有弄疼你?”靓坤的心底在滴血,表面还不得不装出一副略有内疚的调侃样。
      
      子兮脸一红,目光接触着他的目光,无处安放,是他,昨晚确实是他,子兮觉得自己太过份了,她不想再追究这个问题,将话题又拉了回去,不免忧心,“公司那边……是不是有大麻烦?”
      
      “确实有些麻烦,不过,会很快解决的,放心。”他张胳膊揽住她,将她带到自己的心口,“等事情一搞定我们就结婚,到时候叫我妈回来给我们主持……”她没出声,听着他继续说,“对了,吴妈和小曼那一家,我让他们先回去了。”
      
      “回去?哪里?”
      
      “回美国了,香港最近日子不太平。王子好久不见吴妈,我让他跟着过去了,玩段时间让他散散心。”他重呼出一口气,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感觉完成了一件大事。
      
      子兮表情很茫然,她知道他是遇到大事了,她没有任何能帮到他的地方,只伸手抱紧了他,像一个普通的妻子给予自己老公的默默支持。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