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8、强.暴 ...

  •   倪永孝没有走,穿戴整齐地在她的旁边坐了好一阵,激情过后他开始思量今晚这个冲动的举动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自古以来‘淫□□女’都是十恶不赦的大罪行,他可以想象得到接下来的日子靓坤会怎样像条疯狗来咬着他不放,他一点也不将那个小流氓放在眼里,解决靓坤易如反掌,甚至不用他倪永孝亲自出手。
      
      他只是有些面对不了他的女人和儿子,他这半辈子,凡事运筹帷幄,一双手翻云覆雨、颠倒乾坤,却偏偏是无法摆布自己的命运得到他唯一想要的。
      
      曾倩如废了,每日如惊弓之鸟一样战战兢兢、神经衰弱得不正常,他恶心透了她却不能放弃她,他已经被提名下一届人大代表,如果顺利当选他以后会直接对北京那边,明年就97了,以眼下的局势,回归势在必得,搭上了这条船,他们倪家就可以彻底地洗白、翻身,这节骨眼上,他不能出一丁点儿的差错,一个政治人物,家庭永远是政绩考核的第一要素,这便注定了这一世,他的爱情要为自己的仕途买单。
      
      爱情,终究是抵不过他倪家的后世风光。
      
      他盯着眼前这个人儿,吸了支烟,让难闻的里仓里又飘多了一样难闻的味道,他没得选,就算再给他一百次重来的机会,他走的依旧还会是这条路,他只能对不起他的兮儿,更加愧对自己的儿子,他不仅差点亲手杀死了他,还要让他在以后的生活里受尽别人的指指点点,成为一世不见得光的私生子。他偏了偏头,侧着身就看到了他的王子,腥红的眼睛像盯着一个深仇大恨的人,而那些发不全的声音则提醒着倪永孝一世赎不清的罪孽。
      
      倪永孝踩灭烟头揉了把自己的脸,他居然有些害怕看到那两只腥红的眼睛,他恐惧面对王子,他心虚地捡起子兮的睡衣盖在子兮的身上,慌失失地带着他的人走了。
      
      甚至都没敢再看多一眼他的儿子。
      
      靓坤到第二天上午十多点才回来,一踏上船就看见几个人抱团缩在船头,个个眼睛肿得像核桃。
      
      “发生什么事了?”他极小心地问着众人。
      
      王子恨恨地憋了他一眼,跑进船舱甩紧了门。
      
      “到底什么事?!”他奔波了一晚上,脾气火爆得直冲上脑。
      
      小曼咬唇流着泪,偏开脑袋看了一眼里仓,他跑进去,看到赤身裸体的子兮满身淤伤。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