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5、杀伐 ...

  •   曾倩如穿街走巷,细跟的高跟鞋将她的脚磨出了一层水泡。
      
      这个地方偏,车子开不进来,她像走迷宫一样,到了指定的地方没见到倪永孝又收到了另一个信封,改变路线继续走,兜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就这样,进入了一个死循环,在这几个地方来来回回地折腾,从下午走到晚上,她的傲气、她的怒气,在这走不完的路程中一点点地被消磨掉,她开始害怕,心存侥幸地想,不一定是她想的那样,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得天衣无缝、完美无暇,倪永孝是不可能发现的。
      
      但她分明就是感觉自己掉进了倪永孝的圈套里,现在根本逃不掉,她的衣服被汗水浸湿了,头发也湿了,整个额头都是细细地汗珠,她不想动了,整个人无助得厉害,双腿却还是机械一般地交叉行动着,倪永孝一定在某个角落看着她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在兴灾乐祸吧?
      
      她哭了,噙着泪水,肩膀不停地在颤动,黑暗的巷子眼看就要走到尽头,恐惧得另她胆颤,耳朵出现了不停程度地幻听,像阴森恐惧地笑、鬼魅狂狷,她仔细地听又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巷子只能听到她尖细的高跟鞋的声音,她精神有点崩溃,意识也有点涣散,行动有些不受自己的支使,她走到了巷底,终于没有人再递信封出来了,连人都没有,她四下里望,‘吱嘎’一声,却有道厚重的铁门被打开了,像荒废了多年的地下工厂,散发着铁锈与腐木的味道。
      
      开门的是个老者,身体鞠髅却是精神矍铄,一双眼睛在深褶之下异常地锐利,他打量着倩如,立在原地只打量着并不出声,倩如也没出声,像是某种默契一样,跟着他的目光就进了门,她望着那里面一点点光亮一步步地踱近,身后那道厚重的门又被关上了,她转了个头,那个老者不知所踪。
      
      突然就亮了,她适应了黑暗,灯光晃得她有点睁不开眼,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了眼睛,直到刺痛的眼睛再次适应这道光线才缓缓放下手。
      
      “来了?”
      
      倪永孝正襟坐在她不远的地方,不急不缓地开口,等了她好久,耐性却是好得可怕,一点也不烦燥。“坐。”他拿起面前的摇控器开了旁边一部小电视,里面正放着曾勇成的新闻。
      
      “是你是不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蠕动着嘴唇,一步步地踱近他,顿觉手脚冰凉,“我哥他出了事,对你、对倪家都没有一丁点儿好处,不是吗?”
      
      “是。”他淡淡一笑,“一点好处都没有。但是,我还是想看着他死。”
      
      “为什么?”她的唇在抖,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淌。
      
      “你不应该问我,是你害死他的。”
      
      “今日,海关处原处长曾勇成贪污一案又有新进展,警方日前持搜查令在曾勇成家中找到近百克□□,鉴于案情复杂化,ICAC已将曾勇成移交缉毒处,勒令交出旅游证件,不得保释……”
      
      新闻还在播报着,曾倩如全身瘫软,她手扶着倪永孝身边那张桌子想支撑住自己,却还是站不稳,跪在了地上,她的手掠过桌面,将上面那份文件带掉在了地上。她定睛看清楚,那份文件是她的,她拿着王子和倪永孝的头发做的DNA对比鉴定书!
      
      她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湿漉漉地粘在身上,凉冰冰的,凉得她从头到脚冒着寒气,她缓缓抬起头,仰望着倪永孝深不见底的目光,“孝……”
      
      “需不需要我将那两个中间人带出来跟你对质?嗯?”他的话很轻,连质问都是那么温柔。
      
      “孝!”她跪起身,挪动着膝盖爬到他的腿边拉着他的裤脚,“孝!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鬼迷了心窍才会做下这天地不容的事,你打我、你罚我都好,我求你放过我哥!”
      
      “怎么?你也会觉得心疼?我以为你这种女人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情感为何物!”他终于是怒了,如果不是他那天心有愧疚请曾勇成吃饭,如果不是半途之中遇到了马督察,如果不是姓马的贪钱想跟他们拉关系,如果不是他想弥补葬了那疯女人,如果不是他多嘴问了一句领走疯女人尸体的是谁,如果!!有一个如果不成立,他都不会发现这件事情的真相!她演得那么真,真到将他都糊弄了过去,完全没有怀疑过这是她一手布下的局,“曾倩如,我一定会让你用下半辈子来忏悔你的所做所为。”
      
      “不要!”她眼泪鼻涕满脸都是,抓着他的西裤苦苦哀求,“不要阿孝!我求你,放过我哥,就当……”她聪明地找着措词,“就当看到女儿的份上!”
      
      “女儿?”倪永孝越发上火,“你还敢提女儿?如果让女儿知道你做的这些丧尽天良的事,第一个不会原谅你的就是她!”他嫌恶地拔开她,她却是抓实了不放手,她跟着他挪动,水泥地板磨破了她的膝盖。
      
      “曾倩如,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不是你想尽办法想除掉那个你自以为的情敌,也不是你泯灭良知连个孩子都不放过,你最不可原谅的是,为了一己私欲不惜让我的女儿以身犯险去做诱饵!那个女人是疯的,你有没有想过她失心疯抓错了人会不小心弄伤了她?你有没有想过让女儿看到这些血淋淋的丑陋会成为她一辈子的恶梦?!我不准你别提我的女儿,你根本不配做她的母亲!!”
      
      “不!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女儿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她在强词夺理着。
      
      “死不悔改。”
      
      “错的人是你!我们这个家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我何尝不想做个贤妻良母?有老公疼有女儿爱。倪永孝,是你,将我一步步逼上绝路!你知不知道这十多年我是怎么过的?每天活在那个贱人的阴影里,活得连自己都厌恶自己!你们在外面风流快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家里还有一个另一个女人?!”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会娶你,你随时可以走,要报复也可以冲我来!何必要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转过头来再拿那手无寸铁的孤儿寡母下手?!那个是我的儿子,是我的亲生儿子!你居然想得到让我亲手杀死他?曾倩如,你到底是有多残忍?!”倪永孝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
      
      “我何尝不想冲你去?我时时刻刻都想要将你们这对狗男女千刀万剐!”
      
      “你凭什么?!”倪永孝冲她冷笑,“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颗棋子而已,要不是你还有一丁点作用,倩文死的那年我就让你去给她殉葬了!”
      
      她不哭了,从头凉到脚,他果然什么都知道!
      
      “所以,你现在是想杀了我给他们报仇吗?”她望着他笑得凄凄然。
      
      “我不会杀了你,我要留着你这条命,让你下半辈子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你敢!”她终于是狠戾了起来,撕掉了那携戴多年的面具,“倪永孝,你听着,我们曾家三代为官,不是你随随便便陷害就可以整死我哥的!就算我哥有什么事,你们倪家私底下有多少肮脏交易的把柄在他手上你自己清楚,大不了一拍两散,等我哥爆出来大家抱着一起死!”
      
      倪永孝轻吁了一口气,不屑一笑,“你以为他还有这个机会吗?”
      
      他的手提电话响了,他拿起来扫了一眼,按了拒听键又放回了桌子上,他抱着胳膊扭过身,一动不动地正身盯着那个小小的电视屏幕,这不是单简单的受贿案,官阶大到海关处正处长,整个下午新闻都在全线跟进,曾倩如惶恐地看着那个屏幕,他哥已经从缉毒处出来了,两个警察拉着他连头套都没戴,到处都是拍照的记者,轰隆隆的摩托车声由远至近,竟然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向曾勇成拔出了枪。
      
      “不要!”曾倩如失控了,跌撞着朝那个电视机扑了去,她的手抓着那个屏幕,刚好摸到屏幕里倒在血泊当中的曾勇成,她一声声地尖叫,现场人仰马翻,直播那个镜头都被撞到了地上,漆黑一片,跟着便是不绝于耳的枪声。
      
      倪永孝起身,关了电视,轻步踱到曾倩如的身边俯下身,“我说过,愚蠢的错误不要犯两次,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离开,痛吗?”
      
      “倪永孝!”她扬手一巴掌朝他甩过去,被他半路之中截下了,他甩开她,语气冷漠不着温度,“别再行差踏错,你不是只有你哥一个亲人。”
      
      他像个鬼魅一样踏出去,全无声响,只留在曾倩如在这漆黑的夜里,独自瘫坐在冰冷的地上。
      
      曾勇成一死,曾家的声誉就算是保住了,所有指控他均没有认罪,甚至连庭审都没过,死在警局门口,政府难辞其咎!于是乎江湖便有了栽赃嫁祸、杀人灭口的传言,只可惜,开枪那个枪手被当场打死在警局门口,连一点蛛丝马迹都追踪不到,这事便也不了了之了。
      
      可怜了曾勇成,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犯在什么人的手里,留下年迈的父母和不足十岁的小女儿。
      
      曾家的主心骨垮了,两个老的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过度也只剩下半条命,曾家孤儿寡母面对着一条尸体束手无策,倪永孝以曾家女婿的身份适时地接过了这个烂滩子,事无巨细均亲力亲为,丧事办得风光体面,前来瞻仰遗容的商界、政界人士应付自如,曾勇成妻女也安排妥当得体,倪永孝风评大好,曾倩如却是一蹶不振,倪永孝人后冷暴力,人前却是体贴入微,恨得曾倩如有口不能辩,每日在恐惧与恨意之中,神经衰弱,旁边者只以为她是亲人过世受到的打击,未有一个人怀疑过。
      
      倪永孝经过这一事口碑大涨,亦为他的政治形象加分不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