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4、端倪 ...

  •   倪永孝回倪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整个人无精打彩、死气沉沉。
      
      倪家却不似以往那般平静。
      
      倪永孝在车库前下车就听到了曾倩如的漫骂声,她这个人平时很收敛,极少有这样口没遮拦的时候,倪永孝料想着是今天没有去参加曾勇成的就职典礼让倩如脸上挂不住回来逮着空子发脾气,心下盘算着用什么样的理由搪塞过去。步过前坪却意外看见倪老太太正坐在院子里喝茶,怕是被倩如吵得烦,从房子里出来了。
      
      “妈咪。”倪永孝过去打了个招呼。
      
      “你昨晚去哪里了?一晚上都打不通你电话。”倪母是个有修养的人,即使再不悦说起话来也依然为自己的儿子留了余地。
      
      “对不起,妈咪,昨晚公司那边有点事耽误了。”
      
      “阿孝,你是一家之主,这个家有什么事你要担待、要拿主意,总不能让我们这一帮女人手忙脚乱,是不是?”
      
      “我知道了。”
      
      “你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文文她?”
      
      倪母不答话,他自然四下里望,想找个能回答他的人。陈永仁正准备出门,踏出前门看到老太太自然想着绕路走,未转过身去已经被倪永孝叫住了,“阿仁!”他下意识地望了眼二楼,询问着陈永仁,“文文她?”
      
      “昨天,跟文文一起去湿地公园的同学是……”他眼神瞟过老太太,这老太太心水清,横竖是看他这个私生子不顺眼,要是让她知道倪永孝在外面又弄了个私生子出来倪家短时间内就不会有安宁了,他想了一下,答倪永孝,“是靓坤的儿子。”
      
      “湿地公园?”
      
      文文昨天确实跟乔叔去的湿地公园,是他同意的,这跟王子有什么关系呢?
      
      陈永仁看出了他的疑惑,“昨天,就是一起在湿地公园翻蚯蚓的时候,靓坤的儿子才让那个疯女人挟持走的,文文看到了一切,受到了惊吓,昨晚一直在发烧。”
      
      “幸好那个疯子挟走的人不是文文,阿孝,你怎么大意到让她自己出门呢?”倪母摇着脑袋直叹气,怕是不想看到陈永仁,匆匆交待了两句,“你上去哄哄倩如吧,这两天也是辛苦她了,倪家曾家两边跑,你大姐今天去曾家,说是无意中听到曾太太训斥她了,这么大件事,你也不在身边陪着,你让她脸往哪里放?”
      
      “我知道了。”他扶着倪老太进房,安顿好才上二楼,倩如还在骂,乔叔唯唯诺诺地立在门口一声不吭。
      
      “我问你啊,是谁让你带她出去的?!”她没好气,抓着只杯子扔了出来,落在倪永孝的脚边,倪永孝打了个眼色,乔叔才敢走。
      
      “我问你,听到没……”倩如听不见回答,便跟了出来,在门口与倪永孝差点撞个满怀。
      
      “是我让乔叔带她出去的。文文怎么样?”
      
      “你还知道关心女儿吗?”她声音小了下来,满心地不悦丝毫不想掩饰。
      
      “对不起,倩如。昨天公司有点事,一直处理到刚刚,这两天辛苦你了。”
      
      他服了软,倩如自然见好就收,“公司的事处理完了吗?没什么大问题吧?”
      
      “没事,已经搞定了。文文呢?”
      
      “她去Simon的诊所做心理评估,我正打算去接她。”
      
      “我和你一起去。”倪永孝递了只手给她,拉着她一起出了门。
      
      文文精神不太好,潜意识里一直是些血腥的场面,Simon医生稳下曾倩如,对着文文倒数完又打了个响指她才乍醒了,满身都是汗,她看到倪永孝又娇弱了一些,哭着叫了声,“爹地!”搂着他不撒手。
      
      “没事了没事了……”倪永孝轻拍着安慰她。
      
      “爹地,王子他被那个疯女人抓走了,那个疯女人有刀,王子他好危险……”
      
      “王子……他是你同学吗?”
      
      “他……”她想说王子是她妈咪好朋友的儿子,坐起身看到曾倩如轻皱着眉头想起她之前的叮嘱又将话吞了回去,点了点头,“他是我同学,昨天就是我约他去湿地公园看蚯蚓的……”她是自责,眼泪收都收不住,“要不是我约王子出去,他根本不会被那个疯子抓走……”
      
      更加自责的是倪永孝,如果他有一点心思放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出门之前他能问多一句,他的女儿、甚至他的儿子都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这段时间,他浑浑噩噩地到底做了些什么?!他实在是,枉为人父!!
      
      “爹地,你说王子会有什么不测吗?”文文害怕得直哭。
      
      “没事了,今天早上爹地看新闻,他已经被救出来了。”
      
      “真的?”
      
      “真的。”
      
      “那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他受了很严重的伤,他的爹地妈咪现在正伤心呢,等他好一点再去吧。”
      
      文文轻松了,曾倩如那颗心倒揪了起来,她只知道那个疯女人死了,至于那个小孽种,被割破了喉咙送到医院之后就被封锁了消息,想不到,居然这么命大!她有些恼怒,一切安排得这么天衣无缝居然都被他走掉了,让她如何吞得下这口气?更让她如何对不起今天这番完美的演绎。
      
      她恨得牙痒痒,以致于倪永孝叫了她两次才听到。
      
      “啊?”
      
      “明天晚上帮我约一下你哥和你爸妈。”
      
      “什么?”
      
      “今天没赶上大舅哥的就职典礼,明天晚上我在金满楼订个房,一家人一起吃顿饭,当我向他道个歉。”
      
      “真的?”
      
      “你没时间?”
      
      “有!有!”倩如终于笑了。
      
      “文文想去看看外公外婆和舅舅吗?”倪永孝抚着她的头,问得温柔。
      
      “嗯!”
      
      只是顿家常便饭,与往常一般并没有什么特别,酒过三巡倪永孝去洗手间倒是看到了个不一般的人——警察署高级督察,马警官。
      
      倪永孝这几年混官场,碰到这种人,面子上做做样子都必须过去打个招呼,马sir听到曾勇成在,跟进了包房敬了一杯酒,见人家父母在,也不便多留。
      
      倪永孝送他出门,他又神秘兮兮地将倪永孝拉到了一边,“倪老弟啊,昨天在屯门垃圾填充场出了单人命案,不知道你听了没有?”
      
      “哦?”
      
      “死者是个疯女人,开枪的人自己报的警自首,是屯门一个小混混,一个人背了全部的罪,说那个疯女人早前借了他的钱给女儿看眼睛,一直未还。口供没什么问题,本来也只是件小事,但偏偏……”他压低了声音,凑到倪永孝耳边,“有个目击证人,说昨天在屯门垃圾场那带看到倪生出没……”他又站直了身体,声音也回复了以往那般大小,“我不想节外生枝,只想快点将这个案子结了……”
      
      “马sir明天有没有空?一起出去喝杯咖啡?”
      
      马sir心知肚明,笑笑脸没有说话,不置可否。
      
      倪永孝打点得妥当,马sir自然是‘排除了他的嫌疑’。他喝完自己那杯咖啡准备告辞,倪永孝却有些疑问,“马sir,我能不能了解一下那个女死者?”
      
      “当然,倪生你这么配合,我们警察也有义务警民合作。”他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这个疯女人姓丁,今年40岁,新界人士,父母很多年前已经移民了,她15岁跟个混混生了个女儿,老公烂赌、吸毒,家里一贫如洗。后来,那个女孩不知道染了什么病,像是眼病,眼睛坏死掉了,她老公拿了她女儿的医药费去买毒品,她女儿死了她也疯了,一怒之下捅死了她老公,本来是要去坐牢的,但鉴定出来精神有问题,送去了青山,逃了几次,再最后就无影无踪了,直到这次出来,已经被人打死了。”马sir递了张照片给倪永孝,照片里那个疯女人眉心一颗子弹,睁大了双眼死相狰狞。“也是巧,十年前那单杀夫案也是我跟的,这次又落到了我手里。”
      
      倪永孝除了眼镜,双手合十抵在额间,像是祈祷了片刻,又波澜不惊地又将那张照片递回给了马sir,“既然昨天有人看到我在那一带出没,也算是无意之中拉上的缘份,马sir我可不可以领那条尸出来,葬了?”
      
      “真不巧,今天早上有个女人已经将那条尸领走了。”
      
      “她还有亲人在香港?”倪永孝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说是她远方的姑婶。”
      
      倪永孝思绪涌动,问得试探,“上次……杀夫案判决的时候,马sir有没有见过她这个姑婶?”
      
      “……咦,倪生你这样一提醒,我倒真不记得有这个女人……这么巧,……真的对这个女人没印象……”
      
      “多谢你,马sir!”倪永孝起身,马sir自然也是明白了,“多谢倪生你的配合。”
      
      倪永孝着手排查,找到拿走尸体那个女人倒是易于反掌,这一查果然有蹊跷,这个女人根本不认识不疯女人!她一样不认识在她背后的曾倩如,她们之间有中介,拿了钱做事,倪永孝想撬出幕后这个人着实费了些心力。
      
      曾倩如这几天眼睛跳得厉害,心神不宁地恶梦连连。
      
      偏偏这个节骨眼,她找去帮她拿尸体的女人居然临时变了挂要加钱,都是一群废物,一点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敢狮子开大口?!
      
      她有点后悔干嘛要这么讲信用将那条尸体拿回来,不管她警方一样会处理,现在搞得不上不下的,她唯有跟自己生着气。
      
      她小心谨慎地通过海外的户口将那笔钱打到了中间人的户口,再让中间人转给那个女人,谁料那个女人居然越来越离谱,扣住那条尸体一次次加码,她像咬住了倩如这个弱点,扬言不给就将尸体送回警局,让警察重新去查这个案子。
      
      曾倩如的火全被挑起来了,只是她依旧聪明,她将压力甩给中间人,再拿不回那条尸体,中间人在行内将会臭名远播。中间人做事之前就查过那个女人的底细,一个乡下的妇女而已全无背景,拿回条尸有多难?几个人踩上那女人家里,没多久倩如就收到了好消息。
      
      那疯女人和她女儿的骨灰终于是葬到了一起,倩如依旧谨慎,所有的事情全是第三方代劳,完全没有露过面。
      
      她完成了一件心事,终于是轻松了。
      
      倪永孝最近也是着家得不得了,对她也体贴了些。虽然倩如没能弄死王子兮和她那个小野种,但至少,让两个人是彻底地决了裂,倪永孝甚至不能靠近医院,靓坤将周围布置得严严实实,他看不到自己的儿子,自然是将心思放在自己女儿身上,再说了,那个小野种凭什么跟文文比?他除了那条命是倪永孝给的之外,他们之间根本连一丁点儿的感情都没有,何况,倪永孝这次差点就拿走了他的命!倪永孝不傻,执着于得不到的还不如珍惜眼前的,所以,倩如计划一家三口去旅行的时候,他并没有拒绝。
      
      倩如兴致勃勃地准备着渡假的衣物,出发前一天却接到了一个噩耗,她的哥哥,刚刚上任的海关处长曾勇成,被ICAC带走调查了,被带走的当天,在他的办公室搜到大量来历不明的现金。电话是曾老太太打来的,两个老的在家急得团团转,曾老爷子是高官退休,想方设法地想找些人情,无奈这次人赃并获,谁都不敢出手。
      
      倩如天玄地转,扔了电话冲出门,与倪忆文撞了个满怀,她顾不得问女儿撞得严不严重,只将她从地上带了起来,眼光瞬间就被文文手里那个海关处长的徽章吸引了,“文文,这个徽章哪里来的?”
      
      “爹地给我的,上次去和舅舅吃饭,我说很喜欢舅舅肩膀上那个徽章好看,爹地就买了这个仿真的给我,妈咪,你看,是不是跟舅舅那个很像?”
      
      倩如狐疑地接过,如五雷轰顶,何止像?这根本就是他哥那一个!这个徽章别人认不出来她倒是一清二楚,那天,是她亲手别在她哥衣服上的,因为边角有一点点小瑕疵她还埋怨了几句,觉得不吉利,曾老太太说,迟点去换一个,后来就职,开开心心的大家倒都把这件事给忘了。
      
      现在,徽章在文文的手里!
      
      曾倩如只觉得全身一紧,顿时有些呼吸不顺畅了。
      
      她拽紧了那个徽章,不理文文的询问,拔脚就跑。她顾不得叫上司机,自己开车就去了倪永孝的办公室。
      
      “倪太,你找倪生?”倪永孝不在,问话的是他的秘书。
      
      “他人呢?”倩如只尽量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暴露太多的异样,“倪生今天中午就离开公司了,临走之前交待我,如果倪太过来就将这个交给你。”那是个信封,倩如顾不得有旁人在,当着那秘书的面就拆了,里面只有一张纸,写着一个地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