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7、渣男 ...

  •   居然是十年前那间餐厅,连经理都是同一个人,还是被倪永孝包了场。
      
      傻强在楼下车里等着,子兮一个人上了楼。
      
      她今天穿得十分休闲,棉麻的白色长裙长到脚踝,同质地的浅草绿渲染腰带勒出腰间玲珑的曲线,脚上搭着对简单的小白鞋,蓬松的头发被随意编成了条麻花搭在胸前,淡妆宜人,清新得像个学生,竟然没有一丝岁月的痕迹。她没有佩戴任何首饰,左手一只小红绳结成的手环,尾巴挂着两颗剔透的玉粒,刚好挡住被靓坤那个烟头烫伤的地方。
      
      倪永孝见她进门起了身,绅士地帮她拉开的椅子。
      
      “谢谢。”她放下包包,自然地落坐。
      
      经理已经上菜了。
      
      前菜是鱼子酱,居然跟十年前那份一模一样。
      
      “我提前点了餐,这家餐厅十年来都没怎么变,一样的水准。”倪永孝极自然地弄了一勺,伸到她的嘴下,“试试。”
      
      “我吃过饭才出来,倪生你请自便。”才过了一晚,她居然淡定自若得令人恐惧,一点不自在也瞧不出来,礼貌地保持着距离,这让倪永孝伸向半空之中的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收回来。“那,吃点甜品吧,我点了……”
      
      “不用客气了,倪生。”她口口声声称呼着他‘倪生’,一点想亲近的迹象都没有,单刀直入,“慈善晚宴那边打电话给我,说倪生昨晚没有带走那幅画。来之前我跟阿坤商量了一下,他的意思是,如果倪生你不想要,我们可以自己拿回去。”
      
      “他就那么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吗?!”倪永孝面有愠色,冷冷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将那勺鱼子酱放回了碗里,一点胃口也没有了,一语双关的话,谁知道他说的是画还是人?
      
      “倪生你别误会,我们没有要跟你抢的意思。优先选择权在你手里,你不要了他才拿回去!”子兮不退,用进攻作防守,驳得倪永孝没有反嘴之力。
      
      “那倪生,是要还是不要?”倪永孝到现在都不提起过王子子兮便放心了,只打算速战速决快点离开,不想再跟他拉上什么关系,就算再爱又能怎么样?没有结果的事没必要去纠结挣扎。她毫不避闪地与倪永孝对视着,他不出声,她又问了一次,“倪生,那幅画你要吗?”
      
      他重呼了一口气,无奈忍着怒气拿出支票薄填了撕给她。
      
      “谢谢。”子兮熟络地接过放进包包,顺势就起了身,“倪生你自便。”
      
      “兮儿!”倪永孝跟起身,条件反射地伸出手,隔着张桌子抓住了她的胳膊,他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面对着她的冰冷,他却没有张开嘴的力气。
      
      子兮没动,望了一眼他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冷冷淡淡纠正了他的称呼,“倪生,我想你称呼我‘李太太’比较好。”
      
      李太太?!!
      
      倪永孝眉头轻蹙,内心涌起一阵狂愤的情绪,李太太!
      
      十年,十年时间居然可以让她理所当然地冠别的男人的姓!她从前对他的爱意全被无情地转移到了那个邋邋遢遢的男人身上!这让倪永孝觉得被亵渎了,他高贵、神圣的感情原来是这样不堪一击!他恶心透了,脑海里竟然不受控制地出现了她光滑的身躯,在靓坤身下承载着不堪,他们赤身裸体地交织在一起,全然没有顾忌过他的感受!那他对她刻骨铭心的思念算什么?!她始终在他心底那个至珍贵的角落啊!而她呢?她居然可以如此绝情绝义!
      
      倪永孝那些宝贵,瞬间就摔进了泥土之中,四分五裂,比尘埃更低贱!
      
      他怒了!怒不可竭!!
      
      他曾经清清楚楚地告诫过她:这辈子除了他不可以再有第二个男人!她竟然可以忘记得干干净净!
      
      他是鬼遮了眼,居然被靓坤连篇的鬼话糊弄了,他放了她的自由,自以为从此可以各自天涯,她安安份份地呆在国外大家从此不相见也就罢了,她偏要出现!一次次地拨乱了他的心跳,再狠狠地推开他,她自恃着他对她的爱,张牙舞爪地挑衅着他的极限,这让他如何不怒?!
      
      他什么都没有再说,手臂倾了力,子兮身子一偏,腰撞过桌子,步履蹒跚地就跌进了他的怀里,这光天化日之下,他竟然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一手捏着她的脸就吻上了她的唇,野蛮、粗暴,让子兮透不过气!
      
      从前的画面如放电影一般一帧帧地从她脑海里闪过,让她有了心如刀割般的撕裂感,痛!他吻得越残暴她的心越痛,能让他这么高高在上的男人这般失了分寸她如何体会不到他心底的燥动?世人皆称得不到的爱最辛苦,可谁又能清楚,明明相爱却不得相守的悲哀?他们之间,不是简单的三言两语可以言尽,始终隔着两个家庭和两条人命,这是永远都无法逾越的障碍,既然越不过又何必拉扯不清?!
      
      子兮很清醒,当机立断推开了他,她的情绪起伏很大,头发都被倪永孝弄散了,有些狼狈,“倪永孝你疯了吗?!就算你不尊重我也请你珍重一下自己的身份!”
      
      “对不起,兮儿……”他想去拉她,她却反件反射地退了半步躲开了,自然而然、理所当然。
      
      这让倪永孝的心狠狠被抽打了一番。
      
      子兮不想再考虑这小小的举动能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甚至没有再打招呼,从地上捡回了自己的包,转身离开。
      
      “兮儿!”倪永孝跟上前,又拉住了她,她不语,怒视着他极力挣扎着。
      
      “我送你回去。”他终于是松了口,子兮却不买帐,“不用了,阿坤有派司机过来!”她冷冷地回绝,定住想了想,又决绝地加了一句,“倪生,我不说再见,我希望我们永远不会再见,也希望倪生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阿坤他对我很好,是个完美的丈夫,更是个完美的爸爸,我很爱他!”
      
      “你很爱他?”倪永孝听得这几个字几近崩溃,他目光阴冷,抬着脚步,步步逼近,竟然哼笑出了声。
      
      子兮退无可退,直顶到后面那张长沙发才站稳了脚跟,她依旧倔强地直视着他,可目光之中却明显有了恐惧,这种压迫感太熟了,熟悉得令她全身无力,她第一次在那个面具舞会上见到的倪永孝又回来了,全身上下都充斥着极危险的讯号,他贴近了她,却没有触碰她,“告诉我,你有多爱他?”他冷静极了,缓缓地开口,“爱上了叔叔这样的男人,我想这一辈子再也看不上别的男人……”这是她的原话,他紧盯着她,一字一句奉还给她,不错过她脸上任何一帧表情,“我只爱叔叔一个人,永远!”这也是她的原话,像个鬼符一样从他嘴里冷冷迸出,他冷冰冰地扬着嘴角,“兮儿,你真的忘了?‘从你第一天知道我是倪永孝,睡在我身下开始,这一辈子,你不可能再有第二个男人’。嗯?”他鼻息喷到了她的脸上竟然是凉的,让她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子兮知道自己不能软弱不能退,她只要稍微的示弱便会跌近无法翻身的局面,她才刚刚给了靓坤承诺,他们之间根本还没开始,她怎么会容许自己背叛他?!
      
      她强忍着心底那阵翻江倒海,气聚丹田,卯足了勇气,一气呵成,反击得干净利落,“是!我曾经确实视你为一生唯一的爱,但前提是,你没有老婆!没有孩子!没有杀死我姑妈和我爸爸!更没有偷偷让己悦喂我避孕药!你一辈子都以自我为中心,活在自己的世界,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私鬼!你凭什么让我至死不渝?凭什么让我忠贞如一?你真以为自己是上帝?!”她狠戾地反驳,全然不顾倪永孝那张已经铁青了的脸,“你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任何人的爱!”她推开他,急步踏出餐厅,不给彼此再留任何交集的机会,冲出餐厅回了家。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