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6、表白 ...

  •   “还在生气呢?”子兮拿着支台球杆立在院子里,不时地抬眼瞄着靓坤。
      
      她昨晚不辞而别,确实没给这个挂名老公留面子,靓坤半夜才归,晚上压根儿没再进卧室,爬到王子床上抱着儿子睡了一夜。早上他也不理她,将王子送出门,又慢慢悠悠地吃完了早餐拎着支球杆就在院子里玩了起来。
      
      子兮知错了,拣了支球杆跟在他身后,颇有诚意地哄着他,“我下次不会这样了,你别生气了,行吗?”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大丈夫能屈能伸!跳舞那种女人的玩意老子不会又怎样?!”他还在介怀倪永孝甩他转的那个圈圈呢,“你让那个龟孙子来跟我打桌球,我一杆让他买单!”他趴在台上,胳膊一伸,最后一只黑球进了洞,他放下球杆,准备去重新摆球。
      
      子兮逮着机会赶紧表现,“我来我来!”她将球一个个麻利地放进三角框里,摆好那只白球,笑得颇为谄媚,靓坤肯跟她说话,起码气消了一半。
      
      “去啊!”子兮看着那堆球向他扬头,靓坤不动,他才不要这么快原谅她呢!
      
      “去嘛!”她嗲了一些,撒着娇又用肩膀轻轻撞了撞他。
      
      靓坤将自己手里那支球杆塞在子兮手里,“你去,只要你打进一个球我就原谅你。”
      
      “一定要这样吗?”
      
      “你刚刚拿着支球标不是兴致勃勃吗?”
      
      “我……这不是为了跟你距离近点吗?”
      
      “那你去不去?”
      
      子兮扁着嘴,趴在球台上,横竖是放不好自己,她对着那颗白球,伸杆,只弯弯曲曲地跑了几步,连目标球的边都没擦上。
      
      靓坤抱着肚子笑,笑得前俯后仰,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你看你个笨样子,多像一条挂在球桌上的笨鱼!”他奚落着她,终于是将昨晚的不愉快全都笑走了。
      
      “讨厌!”子兮扔了球杆,恨恨地从他身边走过,他一伸手又将她扯了回来,“来来来,笨女人,让坤哥来教你!”他也不问她想不想学,将她推到球桌边,拿着球杆又塞回了她手里,他在她的身后贴紧了她,左手带着她的左手,右手握着她的右手抓紧了球杆,他描准了球堆,一杆三球分两个洞,还有一个双黄蛋!
      
      终于舒坦了。
      
      “厉害吧?”他松了子兮,得意洋洋。
      
      “厉害。”她不顶嘴了,衷心地赞赏。
      
      靓坤也不打了,站在她身侧撑着球桌边,一屁股就跳上去坐好了,“你昨晚是不是一晚没睡?黑眼圈儿都出来了。”他放了支烟在嘴里,眯着眼睛打量着她,“你很怕见到他?”没等她回答又拿出了火机点火,顺势移开了目光。
      
      “我可以吸支烟吗?”子兮看着那一点点的火光,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靓坤没出声,从衣袋里抽出一支递给她,又帮她点了火,她居然吸得很熟练,“有些事情可能是天生的,你看,我从来没有吸过烟,却没有被呛到!”
      
      “然后呢?”靓坤看出她有些话想说。
      
      她静默了好一阵,吸了一口烟又将它扔了,扔在脚底下,脚尖轻踩着烟头,“我承认,到现在我都忘不了,我爱他,很爱。我忘记不了我们一起的日子,不管他是真心还是为了补偿我爸爸。”她想了一夜,□□裸地挑开自己的情感,终于是能直面面对了。
      
      “那……你们还会在一起吗?”靓坤手里夹着支烟,扬在半空之中,说得似乎漫无边际,这两个人之间,坦诚得令人发指。
      
      子兮摇了摇头,“人生,除了爱情,我们更多地需要承担着责任,他有老婆、有孩子,这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事实,我也不想因为一己私欲破坏掉眼下的和谐。何况……我爸爸……”放得下吗?始终是两条人命!“我知道以我爸爸的性格,肯定不愿意我带着仇恨过完下半辈子。我做不到为他手刃仇人,但至少不能做个叛徒,与害死他和姑妈的人谈情说爱。”她转了个头,盯着靓坤,眼神柔软又复杂,她昨晚做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现在需要征询靓坤的意见,“坤,对不起。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但是,如果你愿意给我一点时间,接纳我和王子,我愿意,下半辈子安心留在你的身边,为你煮饭煲汤。”
      
      她要彻底跟倪永孝划开界线,只能从根本上处理自己的感情,王子已经认定了靓坤,他们之间也已经磨合了这么多年了,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开始。
      
      这突然而来的表白,让靓坤有些错愕,他心底的情绪七上八下复杂得难以形容,他才放下啊!他放下了吗?他在这两个问题之间来回徘徊,还没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子兮已经斜了斜身站在他跟前了,他坐在球桌边上,双腿吊在半空之中竟然没了感觉,“你愿意给我一点点时间处理自己的情感吗?我保证不了短时间内能将那个男人彻彻底底地从脑海里删除,但是我会努力。至少,我可以先向你保证,我,王子兮,会对李乾坤绝对地忠贞。”她那么认真,认真得让人开个玩笑转移话题都不行。
      
      “这……是你昨晚想了一整晚的结果?”靓坤开口,那支烟居然从嘴里掉了出来,烟头从子兮手腕处划过,烫得她退了好几步。
      
      “有没有烫到?”靓坤跳下来,拉着她的手腕检查,确实烫到了,红了一点。
      
      “小事。”她嘴角轻扬着,从他手里挣脱,勇敢地将胳膊挽上了他的脖子,靓坤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一点点地靠近他,他居然出自本能地一点点地往后退,他等了这么多年了,终于是等到她投怀送抱了,可为什么他一点也激动兴奋不起来呢?他在犹豫什么?靓坤不知道。这要是外面任何的女人,他就算逢场作戏也可以应付自如,送上门的,吃了又怎么样?可是面对她,他做不到啊!再差一点点,她的唇就要碰到自己的了,靓坤想着要不要推开她,又怕这样会让她难堪,他开始不安,呼吸急促得不得了,或许在子兮看来他是动情了,只有他自己才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在心底喊着救命,终于在子兮吻到他之前被上天打救了。
      
      家里的佣人急急忙忙地拿着个电话跑了来,说是找太太的。
      
      子兮诧异地接过那只电话,才寒喧了几句就收了线。
      
      “哪里打来的?”靓坤的心莫名很晴朗。
      
      “慈善晚宴。”子兮的心却突然暗了。
      
      “什么事?”靓坤听到慈善晚宴,脑海里第一时间出现了倪永孝。
      
      他料想的竟然是对的。
      
      “慈善晚宴打电话来说,拍出去的那幅画……对方……”她避过了倪永孝的名字,“他要我亲自去拿支票。”
      
      “这个王八蛋!风头拿尽了才来玩花样!看来,你打算放开他,他可没打算这么快放过你!”他看了子兮一眼,愤愤叹下了一大口气,“我陪你一起去,他要是不想要,我们自己拿回来!”
      
      “我自己去!”子兮很决绝,“有些事,我们当面说清楚比较好。”她的心底还有个疙瘩,就是王子,她必须面对面地去探探倪永孝的口风,看他到底有没有怀疑的迹象。
      
      “你一个人?”靓坤的语气里不免担忧,他还爱不爱子兮这件事暂且放下不论,但不管出自爱情也好,友情也罢,他容不得她出现一丁点儿的闪失。
      
      “放心吧,他约在我餐厅,不会有问题的。”子兮去意已决,他也不便勉强,“让傻强送你去吧,有什么事给我电话!”
      
      “好。”她没有丝毫尴尬地接受着他的关心,理所当然地回复。
      
      从明天开始,一切将有个新的开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