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错误 ...

  •   尖沙咀。
      
      庄澄地产,不过是为了洗白倪家生意众多子公司的其中一个而已。
      
      公司负责人查理张正惶惶不安地立在一边,倪永孝来了,坐在他平时坐的那张皮椅上,翻着面前一堆帐薄,衬衣领带,西装革履,无框的的眼镜显得整个人温文而雅,而查理张知道,倪永孝今天不开心,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气,他轻皱着眉头,面有愠色,盖上最后一本帐薄,猛地一抬头,声音不大却透出慑人气势,“新界那块地为什么还没有搞定?!”
      
      查理张慑于他镜片之下的透出来的寒光,稳了稳情绪才开口,“倪……倪生,还有一户人家一直谈不拢,那个丫头将价钱抬高了一半……”
      
      “别给借口我!”倪永孝轻声打断他,“这个世界没有做不好的事,只有做不好事的人!”他慢悠悠地起身,轻步踱近查理张,吓得他动都不敢动,头上冒出了一层汗珠。
      
      倪永孝打量着他,伸手抽出两张纸巾,拭着他的额头,声音依旧柔软,“你很怕我?”
      
      “不……不是……”查理张接过纸巾,擦了一把脸,“我是觉得事情没办好……对……对不起,倪生……”
      
      倪永孝一笑,“有时候,一个方法行不通,不如试一下其它的办法……我要的只是结果……”他点到即止,很快脸色又冷了,“一个星期之内,这块地还收不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我知道了,倪生!”查理张脸上又冒出了一层汗,看着倪永孝踱出去才重吐出一口气,瘫在沙发上。
      
      □□就是□□,那气焰,分分钟能让他停止心跳,只不过,倪永孝开出来给他的工资高于市场至少三倍,人为财死,查理张衡量着,决定铤而走险赌一次。
      
      倪永孝回到总公司,罗继已经回来了。
      
      昨晚,倪永孝在秦情那间套房里过了一夜,今天早上,她收到倪永孝留给她那张纸条,打电话来,非得让他回赠一件礼物给她,倪永孝随意挑了套首饰,让罗继送了过去。
      
      罗继面色有些焦虑,见倪永孝进门,赶紧起身,“倪生……”
      
      罗继是个很沉稳的人,做事利落、为人寡言,倪永孝很少见到他这么不安。
      
      “什么事?”
      
      “刚刚从秦小姐那边出来的时候,无意间见到这个……”罗继从西裤口袋里摸出一方手巾,打开,摊在倪永孝面前的红木书桌上,“看着像是倪生你前几年那块玉……”
      
      倪永孝眉头一皱,捏起其中一块玉渣,心下泛起强烈的不安感。
      
      他抬头,对上罗继的目光,罗继随即答话,“我查过了,这块玉是昨天一个女孩子带过去的,我拿了酒店那边的监控录像过来。”
      
      他从西装内袋里掏出一柄带子,推进旁边的播放机,画面里,从子兮拿着那块玉被保镖挡在门外到那块玉被摔成碎渣再到秦情出来带走了子兮都一清二楚。
      
      倪永孝觉得有点透不过气,他坐在转椅上,不顾罗继就在旁边,伸手松了松脖子下的领带,如果昨晚是个错误,那这个错误足以颠覆他这半生的运筹帷幄,他心下泛起的不安,令他想起他父亲倪坤刚死的时候。
      
      他又望了罗继一眼,罗继便继续答话,“来这之前我已经查过了,昨晚的宴会并没有那个女孩子的名字,我发了一些人出去找,她并不是道上的人,完全查不到任何信息。”
      
      “出去!”倪永孝冷冷吐出两个字,他的心底像被抽空了一片,有些喘不过气,昨晚,确实是个错误,还是一个不可弥补的错误,这让他怎么面对他送出去的这块玉?
      
      三年前,泰国,曼谷……
      
      枪响声不绝入耳,倪永孝身边尸横遍野,只剩罗继掩护着他,对方人多,为了拿下和泰国这边的□□交易,他被另一伙黑帮在半路伏击了,这是违背江湖道义的事,所以,对方务必要置他于死地以灭口。
      
      倪永孝本以为这次在劫难逃了,不料半路却杀出来个杀手,他身手敏捷,动作利落,那一仗,倪永孝死里逃生,顺带着解决掉了一个长年跟他作对的大社团头目,自此,他与泰国那边的生意开始如鱼得水。
      
      “多谢!”倪永孝对着眼前这个年轻的杀手伸出了手。
      
      “大家香港人,不用客气。”阿泰回握他的手。
      
      “有没有兴趣来香港帮我?”
      
      阿泰一笑,扬了扬手里的酒瓶,“我自由自在惯了。”
      
      倪永孝便也不勉强,从身上摸出一块玉佩递给他,“倪永孝,如果有需要,来香港找我!”
      
      阿泰接在手里颠了颠,“谢谢!”
      
      往事一幕幕,袭上心头,倪永孝只觉得空气凝固了一样,昨晚那个女孩……
      
      该死!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罗继!”倪永孝唤了一声。
      
      罗继推门进来,小心翼翼。
      
      “你去查一下,有没有一个叫佐敦的人?”
      
      佐敦出门接了个电话,是座头打来的,通知他靓坤今晚的具体位置,他挂了电话回屋,打开抽屉想拿出那把枪,才发现枪已经不见了,他心底呼了一声,“不好!”
      
      推开子兮的房门才发现她根本不在房里,怕是刚刚他擦枪的时候被她看到了,他追出房门与红姐撞了个满怀,“红姨,你有没有看到子兮?”
      
      “看到了,刚刚在外面碰到她,她说找到救阿诚的方法了,出去一会!怎么了?”
      
      佐敦怕吓到她,只安慰道,“没事,没事,你先进去在这里等消息,我跟她一起去。”
      
      不等红姐反应,已经跑远了。
      
      铜锣湾,洪兴地界。
      
      靓坤打量着床上插满了针头的王志成,偏着个脑袋问他的家庭医生,“他怎么样?会不会死啊?”
      
      “没什么大事,都是些皮外伤。只是他年纪大了,要多多卧床休养。”
      
      靓坤重呼出一口气,像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傻强在他旁边挠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坤哥,你要真怕他死,干嘛把他打成这个样子?”
      
      靓坤是个爆脾气,神神经经歪眼瞟着他,继而指着自己包着纱布的头,“他把我弄成这个样子,我要不还手以后怎么混?!”他一巴掌一巴掌地拍在傻强脑袋上,越想越生气,“谁让你下这么重的手的?!我未来岳父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活剥了你!”
      
      傻强抱着个脑袋,现在是满腹的委屈,嘴里叨叨念,“你要喜欢人家,干什么老是跟人家过不去?这么凶,哪个女人会喜欢你?”
      
      靓坤耳朵好得不得了,傻强就这么嘟嚷着两句,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偏偏全部进了靓坤的耳朵,“我说了不要在我背后说我坏话!”他重重一巴掌拍下去,整个人差点跳起来,傻强挨下这一巴掌,终于是翻了脸,他跟了靓坤多年,两人的关系倒是比一般宾主亲近两分的。
      
      “我说的是事实啊,女人她都喜欢温柔的,你老是这么对她,她会喜欢你才怪!”
      
      “操!”靓坤翻了傻强一记白眼,手指点着他的胸口,“说得跟个恋爱专家似的,你现在是有十条八条妞还是有哪个女人愿意跟你同生共死啊?敢来跟我讲‘圣(性)经’?”他吐了口口水,理了理情绪,像意气风发又像无可奈何,自言自语,“我要不对她这么凶,她怎么会记得我?”
      
      “坤哥,你可真是个情种!”
      
      “C你妈!”靓坤像是情窦初开的小男生被人发现了心底的小秘密一样,一脚伸过去,“要你多事?!”
      
      傻强退开半步,正色着脸,“坤哥,这小蝴蝶虽然长得是好看,但关了灯谁还看脸?那干瘪瘪的身材,摸上去肯定硌手!你说外面,那前凸后翘的,多得是啊,一抓一个弹手,你怎么就单单认准了这一个最没有嚼头的了呢?”
      
      “外面那些能跟她比吗?”靓坤抹着嘴,像在回味似的,“哪个妞能为了自己的爸爸,哦,不对,是继父才对啊,那么漂亮一个小丫头,天天泡在脏兮兮的厨房里,跟那些柴米油盐打交道,你有见过那么正点的女人吗?”他偏了偏头,想让脑海里的印象更清晰一些,“一边刷着碗,胳膊擦着脸上的汗,衬衫被拉得走了位,挤出来的一条小沟沟……你叫她一声,她扭了扭头,挤出一个甜甜的笑,那些汗水将她的长发沾在脸上……”他啧着嘴,下流地耸动着身体,“真他妈想吃了她!”
      
      傻强有些不屑,斜了他一个白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同情心的?上次那个莉莉,不是一样为了医她妈妈的病出来做吗?你还把人家卖到越南去了……”
      
      “我C你妈!现在顶嘴顶上瘾了是吧?”靓坤揍着傻强,这个混球简直人如其名,哪样不该讲他就讲哪样,真是活该被打死,偏偏靓坤喜欢他傻头傻脑的,打完骂完又嘛事没有。
      
      傻强抱着个脑袋,蹲在地上,一个小混混跑过来通报,让他躲过了一劫,“坤哥,你的小蝴蝶来了!”
      
      靓坤停了手,O着张嘴,脸上泛出一个笑,“她居然能找来这里?”随即又阴沉了下来,“让她在外面等着。”
      
      “哦。”那个小古惑仔应道,刚转身被靓坤叫住了,“过来!”
      
      他颠颠跑到靓坤面前,还没站稳,就被靓坤一个耳光甩到了地上,“小蝴蝶是你叫的吗?!”
      
      “我知道了……”他捂着张脸,委屈地站起来,他这个Boss真不是个正常人的思维可以理解的。
      
      “你知道什么了?”
      
      “我……”他余光扫到靓坤,不敢再轻易作答。
      
      靓坤看到他那副死样子就不爽,“我我我……我你妈啊,还不快把她带过来!”
      
      “哦。”他又哦了一声,赶紧出去,终于能呼吸一口气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