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8、驯养 ...

  •   小曼婚礼过后,三伙人就各奔东西了,靓坤回了香港,吴妈跟着小曼夫妻留在了美国,子兮整装待发带着王子准备远足。
      
      吴妈抹着眼泪千叮万嘱,“过不惯就回来,别遭这个罪!”
      
      子兮的行程就这样开始了,她花了很多的时间来制订路线,王子还太小,一切从平凡开始,先去美国西部,过过公路牛仔的生活,等到王子身体茁壮了一些才开始真真正正地全球之旅,从徒步到远游,他们去过保加利亚乌尤尼盐湖,踩着盐滩去仙人掌岛欣赏着举世无双的美景;
      他们去过夏威夷,跟着真正的勇者们划独木舟近距离地欣赏火水同源的基拉韦厄火山;
      她们尝试过去肯德基州的猛犸洞国家公园攀岩,最后因为王子体力欠奉不得不半路折回,
      她们去了秘鲁,在亚马逊河看过濒临绝种的物种;
      甚至去过坦桑尼亚跟着马赛人去狩猎,他们近距离地接近过狮子、水牛、长颈鹿,他们躲过猎豹的袭击,在大象腿下逃过生,
      
      王子跟着子兮一走就是五年,他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体格逐步强健,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像个小男子汉了。
      
      他们每到一个新地方就会让靓坤过来一家人团聚,子兮一路背着个相机,将她拍的那些照片一式两份,一份留给靓坤看,另一份寄回美国给吴妈,让她一起参与王子的点滴成长。
      
      这个女人已经活得越来越精彩了,靓坤却觉得自己不爱她了,这是种很微妙的感觉,爱不起她却十分地敬重她。靓坤敬重她作为一个母亲为孩子付出的一切,他想,他的母亲当年如果能像她一样,他的人生至少不会走入歧途吧?
      
      他和王子的感情却是好得出了奇,以致于王子小小的年纪,性格里已经有了靓坤的影子。
      
      他不上学,子兮也并不太想他去上学,她手把手地教他认字、教他做人的道理,她觉得这样的方法比束缚在学校更让人心情愉快,这孩子也是邪性,自己爱的无师自通,不爱的你就算抽死他他也学不会。
      
      子兮崇尚自由,亲身实践地证明了男孩子和女孩子真的不一样,王志诚给她自由给她爱,换来的是一个善良而坚韧的她,而同样的教育方法到了王子的身上,得到的只是一个叛逆的小花花公子。
      
      1995年,王子八岁。
      
      日本,神户,某街头。
      
      破洞休闲牛仔裤,简白T,鸭舌帽,耳钉,滑板车像风一样从由远至近,哗哗作响。一个钱包,六七个孩子,动作麻利地从各人手上过了一次,最后才到了王子的手里。
      
      他身一斜,带着滑板转了个弯,几秒钟工夫已经消失在了一条小巷子里。
      
      子兮面对面前的警察觉得脑仁疼,她的儿子,卷入了一起盗窃案。
      
      今天,警局放蛇将这一群小扒手围得密实,可是抓捕的时候出了意外,大白天的居然有人在附近开枪,王子趁乱跑了,但他的同伙被抓到了,回警局供出了这个“带头大哥”
      
      将那几个警察送走,子兮如虚脱了一般。她不知道自己教王子的哪个细节出了错,才会导致他现在这么的叛逆。她给他包容,给了他足够的自由,如果非要追溯某个原因,那就是她对于给予的那个‘度’太过松驰。
      
      是该给他一些严厉的教训了。
      
      她随手抓起把鸡毛掸子试了试韧度,重呼出一口气才躺下,她头很疼。靓坤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一大早才下飞机,行色匆匆,说是出去逛逛,这一逛也就逛得没影儿了,子兮自然而然想到警察说的那声枪声,头愈发疼了。
      
      她迷迷糊糊地睡了一阵子,梦境乱七八糟的,不停地有王子、靓坤和警察的画面在交叉,最后,一把手铐铐在了王子的手上她才彻底地惊醒了,满头汗。
      
      “睡醒啦?”靓坤手里拿着个游戏机,正盘腿在她榻榻米旁边的软垫上,玩得不亦乐乎,“你别说,这小日本的东西设计确实不错。我这么醒目,才过得两三关就挂了,我们儿子就不同了!”他朝子兮扬了扬头,满脸骄傲,“你知不知道,那小子通全关都不带眨眼的,我怀疑咱儿子IQ是天才级别!”
      
      “他回来了?”子兮吸了吸鼻子,才觉得有些醒了神,她拿起准备好那条鸡毛掸子,兴冲冲就要去教训王子。
      
      靓坤一个箭步起身,伸长了胳膊挡在她面前,压低了声音,“这是要干嘛呀?”
      
      “他已经越来越不像话了,你不知道,今天警察都找上门来了!一天到晚在外惹事生非!这样下去,他迟早变成个一无是处的小混蛋!!”子兮是怒气攻了心,说话口没遮拦,靓坤却不以为意,“不就是偷了几个钱包嘛!至于说得那么严重吗?”
      
      “不就是偷了几个钱包?!!”子兮被他气得想揍人,“你觉得以他八岁的年纪就学会了指挥别人偷钱包这件事不够严重吗?”
      
      “这事当然是严重,只是你又知不知道他偷钱包的原因是什么?”
      
      “不管原因是什么,偷东西它都是不对的!!”
      
      “是是是,我已经教训过他了,他已经知错了,你别再去指责他了!”靓坤已经将她手里那条鸡毛夺了下来,子兮不依,伸手去抢,“你干什么呀?!”她心里有气,埋怨起靓坤也不嘴软,“就你这样一天到晚的惯着他,惯得现在无法无天!”
      
      “你省省力气。”靓坤举着那条鸡毛避着她,被她骂也不动气,“孩子都那么大了,你留点自尊给他,别一天到晚的骂他,看看,现在还动起粗来了。”他拿着鸡毛,对着她的屁股就轻轻抽了一棍子,嘻嘻哈哈,她再去抢,他又再抽她。
      
      子兮被他气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甩着胳膊坐在一边,别了头再也不想搭理他。
      
      “看看,自己也还是个小孩子呢!生气了?”他坐在她身后伸手抱着她的臂膀,脑袋就搁在了她的肩膀上,“真生气了?”
      
      她扭着肩膀想要甩掉他,他就跟个无赖似的,抱紧了她不撒手。
      
      “你走开!!”
      
      “不!”
      
      “走开!!”
      
      “真走了你就看不到这个咯。”他松了一只手,挪了挪身体,从长裤口袋里掏出个小玩意,伸到她眼前,“看看。”
      
      “这是什么?”子兮狐疑地接过,打量着。
      
      “是国际救援中心的徽章。”
      
      “国际救援中心?”
      
      “嗯哼~给咱儿子的。”
      
      “他?”
      
      “他偷那些钱其实是捐去国际救援中心了。”
      
      ……
      
      靓坤不再嘻皮笑脸了,“偷钱包这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已经跟他谈过了,他也已经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你也不要再生气了,孩子还小,很多事情需要我们一步步地引导。”
      
      子兮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王子大了,他开始有自己的空间、自己的小秘密,他们之间的距离便也越来越远了,即使他依旧那么爱自己的妈咪,但总是有自己想法,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什么都告诉她了。
      
      “他在哪里?”
      
      “外面呢!”
      
      子兮起了身,拉开房门,便看见无数的玫瑰花,一支支地,摆出条长路。
      
      她跟着那些花朵走到客厅,便看到了王子,拿着本书半斜在沙发上,两只脚挂得高高的,吊儿郎当。
      
      她心底刚刚那一点点温柔瞬间就没了,奔过去手拍着他的脚,“跟你说过多少次了……”
      
      “不能躺着看书嘛!我知道了!!但我觉得坐得很累啊!你不是说,要选择舒服的生活方式吗?”他有着天生的好口才,既然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那他没必要一开始就示弱嘛。
      
      他咬得准子兮的每一个弱点与动作,未等她作出还击早已经早发制人了,他半跳起身站在沙发上,手指已经伸到了她的脸上,“诶,小蝴蝶,你千万别发火,我爸说了,发火的女人容易老,你看看你,最近好像老了很多呀,所以,不要动气哦!免得变成个黄脸婆,我爸不要你了!”
      
      “你……”
      
      “不过不要紧,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儿子我是永远不会嫌弃你的!”他嘻嘻一笑,不知道怎么就从身后掏出来一朵玫瑰花,递给子兮,单眼一眨,朝她放电,“给,我最美丽的小蝴蝶。”
      
      他有些放浪形骸,一板一眼就跟靓坤一模一样。
      
      子兮觉得自己的脑仁又开始疼了,她愤愤拨开那朵花没有好气,“是谁教你的?!”
      
      “我老爸说,以他这么多年泡妞的经验来讲,没有女人不喜欢玫瑰花的哦!为什么你要跟其他女人不同呢?”他扬头望着靓坤询问,“老爸?”
      
      子兮正像头发怒的母狮子一样望着他,他视若无物地四周望着,就像听不到王子说话一样,心里怕是骂了这小子一万次了,臭小子,居然把他摆出来了!
      
      子兮怒气冲冲往他靠近,他心底一麻,撒腿就跑,“我出去逛逛,晚饭不回来吃了哈……”一溜烟地跑不见了影。
      
      王子翘着两条小细腿又窝进了沙发里,随手翻着那本书,“小蝴蝶,其实你要真追出去,我老爸哪里跑得赢你?你也就作作样子罢了……”他眼睛盯着书,说得全不在意。
      
      “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办?”子兮投降了,她委屈地鼓着嘴,像个小孩子一样坐在沙发上,无奈地直视着她的儿子。
      
      “别伤心,总有一天你会教好我的!”他坐起身拍了拍她的头安慰道,“不如,我给你读个故事吧?”
      
      “我可以不听吗?”
      
      “可以,但我还是要读,最多你把耳朵塞起来。”
      
      他就开始读了,读着他手里那本《小王子》,用着他会的,多国的语言。
      
      这个孩子有着超高的语言天份,他这些年跟着子兮奔奔波波,所到的国家不消一个月已经能与当地人用本土语言进行简单地交流了,子兮也没太在意,反正他喜欢的,学起来就像天才,不喜欢的那类东西,你用蠢蛋来形容他也不过份。
      
      他性格倒是热情得不行,去到哪里就跟那些男女老少打成一片。
      
      孩子到底像谁呢?子兮这样想着,心像突然被根针扎了一下,疼了起来。
      
      王子兴致了才三分钟不到就没了耐性,他扔了那本《小王子》,惆怅了起来,“既然说驯养是双方的,小王子驯养了小狐狸,那小王子为什么总是惦记着那朵花呢?他对小狐狸没有感情吗?一天到晚心心念念的回自己的星球!”
      
      子兮的心情恍恍忽忽,听到他的埋怨不禁心头一跳,她想起了那个男人!曾经,她何尝不是一只被倪永孝驯养了的小狐狸!
      
      “或者,凡事都有先来后到一说吧,小王子在意的始终是他最先动心的花朵。”
      
      王子不屑,呸了一口,“明明他是在驯养小狐狸的过程中才懂得了什么是‘爱’,什么是‘在意’,小狐狸才是教他真正长大的那个!”他有些烦燥,像搞不清楚这个大千世界里复杂的情感一般,又呸了一口,“这个小王子就是个人渣,我才不要和他叫同一个名字呢!”他神情有些落寞,又横七竖八地歪在了沙发上,独自一个人发着脾气。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子兮看出了些端倪。
      
      “没事。”他欲言又止,子兮没有追问,正准备起身,他又突然开口了,“你和我爸是不是离婚了?”
      
      “什么?!”子兮半弓着身子,还来不及站直,就被这句话撞得晕头转向。
      
      “没事。”他甩着胳膊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