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7、小曼 ...

  •   子兮以为自己的人生已经乘风破浪、开始一帆风顺了。
      
      她在剑桥得了个旁听的资格,旁听不够一年已经被破格录取,她挑了自己向往以久的色彩与空间学,连人生都斑斓了,本以为上学会影响她的家教中心,可能会失了经济来源,谁知她运气好得年年都有奖学金拿,她觉得是老天的眷顾,毕竟比她优秀的人不胜枚举呀。
      
      她每个星期有一半的时间在学校听课,余下那一半才能回家教中心教学,她的学生们却没有由此减少,络绎不绝地要踏烂了门坎,她合计了一下手里的钱,盘算着要将家教中心扩充,但另一件令她忧心仲仲的事不得不暂时让她将这个计划hold住。
      
      王子的身体,是她目前最焦虑的事。
      
      王子已经三岁多了,七星仔早产儿,输了先天,后天再怎么补都不见效,他只有两岁孩子的身高和体重,身体的抵抗力更是不堪一击。王子三天两头地病,一丁点儿发烧感冒到了他这里便大到免疫系统的问题,子兮忧心不已,终于在王子又一次病倒的时候向吴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想带着王子去旅行。”
      
      “旅行?!”吴妈隔着玻璃看了一眼病房里的王子,几乎是惊乎出声,她看到正斜眼憋着她的护士,又压低了许些音量,“好好的为什么要去旅行?要去多久?”
      
      “是去探险。这孩子身体太差了……”子兮不愿意说得太明白,王子是吴妈一手带大的,要她接受王子要离开她这个事实是很艰难的。
      
      吴妈也听出了些许话外音,只试探着问,“你要带他去哪里?”
      
      “去美洲、去非洲,去一切能去的地方,去跋山涉水,去增长见闻,去锻炼体魄……”
      
      吴妈眼泪嗒嗒就往下掉,“你带着他每天跑跑步不就行了嘛,孩子那么小……”
      
      “就是因为他太小,所以,你看到他受累一定舍不得……”子兮也难过,“吴妈,王子是你一手带大的,你比任何人都要对他好,可是,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的,要离开我们,他先天条件太差了,我不得不在他还这么小的时候来作出一些弥补……”
      
      “你……”吴妈想不到话来反驳她,她也明白,要想孩子长成翱翔天际的雄鹰,自小就要给他非一般的磨难,但是,她舍不得啊,人心都是肉长的,明知道是无法扭转子兮的心意,她仍旧是顽强地找着理由,“要不,再等等,等他稍微再大一点……”她匆匆忙忙,“要不,等你毕业?你那个家教中心不是要扩建吗?这大好的事业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呢?”
      
      “人生总是要有取舍,在我的心里没有任何东西会比我儿子更重要。吴妈……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也舍不得……”她眼泪也跟着掉,搂着吴妈难受,“吴妈,这些年辛苦你了,如果没有你,这个孩子根本不会出生,谢谢你,是你让我体会到一个做母亲的平凡与感动。我知道,小曼来接过你几次了,你就是舍不下这个孩子,吴妈,你为我们付出得已经够多了,该享受享受晚年了,不管我和王子将来去到哪里,你永远都是我们的亲人,这个地球是圆的嘛,我们总会再见面的,是不是?”
      
      话说到这个份上,哪里还有弯转?吴妈捶着她,“你这个孩子,永远都是这么倔!!”
      
      “谢谢你,吴妈……”两个人抱在一起哭,哭得够了,吴妈才抹着鼻子,“什么时候走?”
      
      “等小曼结婚之后。”
      
      小曼找了个男朋友,华尔街的青年才俊,男方是个中美混血儿,两人在一次酒会上认识,一见倾心,真真正正的男才女貌。
      
      小曼是想去美国的,只是吴妈舍不得王子,她又舍不下年事已高的母亲才一直这样子拖着,子兮寻思着这样对谁都好,索性才把心一衡,做出了这个决定。
      
      吴妈一下子就没了精神支柱,跟抽走了一条主心骨一样,整日里没精打彩地收拾着,哪些是用的,哪些是吃的,子兮让她休息一下,这漫漫长路,能不带的东西都不带,只要简单的生活必备品就行了。
      
      到时候她们可能要睡帐篷,用山涧或是小溪的水吃着压缩饼干,哪里用得上这些?后面那些她不敢讲,一讲吴妈肯定不会让她们走了,她只让王子那几天都陪着吴妈,小宝宝也懂事,抹着吴妈的眼泪水儿,“奶奶,我去到哪里都会给你写信的。”
      
      吴妈问他为什么是这写信不是打电话,他倒心水很清,“我妈说我们要去冒险,去到那地方可能没有电话,没有电话我就画卡片给你好不好?”
      
      吴妈的心里头怎么不难受哟,她抱着王子问,“那宝宝想跟妈妈去冒险吗?”
      
      王子点了点头,“我妈说,要长成男子汉就一定要勇敢,要去冒险。王子想做男子汉,不想再去医院打针!!”
      
      孩子懂事,吴妈自然是欣慰,“那好,那我们王子就去冒险,等将来长大了做国王!”
      
      她说到国王才想起靓坤,跑去子兮那边问,“阿坤他知道了吗?”
      
      子兮扬了扬手里的电话,“刚准备打给他。”
      
      “他会同意吗?”
      
      “他没有理由不同意。”子兮一笑,“吴妈,咱应该往好的方面想,小曼她要结婚了,你不要整天哭鼻子抹泪儿,这会影响她出嫁的心情的!等她结了婚,很快,你又可以弄孙为乐了,这多好!”
      
      “是是是,你那张利嘴,我是说不过你。”吴妈在怪她心狠呢!
      
      “我打电话给阿坤,让他过几天过来,你收拾一下,这边有什么东西要带过去美国的,我们欢欢喜喜地送小曼出嫁。”
      
      这零零碎碎地东西收拾起来还真是费心力,王子每天跟着小曼,吴妈和子兮忙得焦头烂额,所有值钱和不值钱的东西都低价甩卖了,子兮去学校办休学的时候还真是舍不得,但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人生毕竟有取舍嘛,她想通了,没过多久就带着王子跟着吴妈和小曼过了美国。靓坤是直接买的美国的机票,看着子兮一大一小两个背囊,问她,“想清楚了?”
      
      “当然。”她答得干脆。
      
      “也好,人生一世,总要有点回忆。”靓坤倒豁达得很,“你们爱去哪儿去哪儿吧,到一个新地方就打电话给我,我也跟着你们享受享受生活。”
      
      “你也要去?”
      
      “我要在香港看着生意,你们安顿好我就过去呆几天。”
      
      “这样来回奔波多累?”
      
      “在英国不也是这样跑的吗?我儿子看不到我不会罢休的。是不是儿子?”他往床上一倒,冲着王子喊话。
      
      “是!”王子小鬼灵精,对着床铺跳,跳到靓坤的身上,“爸爸当然要跟我们一起,做大男子汉!!”一大一小两个拳头碰了碰,就算达成了共识。
      
      小曼的婚礼很热闹,在海边,阳光、沙滩、鲜花、拱门、婚纱和钢琴,这才是她应该有的人生呀。
      
      靓坤嗒了嗒嘴,不知道是欣慰还是后悔。
      
      “怎么样?什么时候你才给自己办个婚礼?”子兮不想耽误他的时间,难不免触景生情。
      
      “婚礼?我给自己办个葬礼更切合实际!”靓坤吊儿郎当地哼哼。
      
      “呸呸呸!!吐口水重新讲过!”子兮揍着他。
      
      “在英国住了这么多年了,还这么迷信?”靓坤笑,随手伸长了胳膊将她往胸口一揽,整个人挂在了她的身上,“要么,你嫁给我啊,我办个婚礼给你?!”
      
      “没个正行!”她白眼翻着他,由他揽着。
      
      “反正臭小子也叫了这么多年老爸我都习惯了。这样子多好,难不成你还想再嫁?”
      
      “我现在心如止水,只想儿子能健康长大。”
      
      “那不就得了,别总是操那些心了。”他见小曼在化妆间里手忙脚乱,松了子兮,“我去看看新娘子。”
      
      他朝着那个白色的影子踱了去,倚在门口朝她吹了个口哨。
      
      “坤哥!”她在镜子里面看着他,笑容那么美,充满了自信的光芒。
      
      “哇哦~今天真漂亮。”
      
      “谢谢。”小曼戴好最后那只耳环,打发了化妆师出去,提着婚纱起了身,轻挪到他的面前,静寂无声。
      
      “怎么了?要嫁人怎么哭丧着个脸?听说新郎哥很帅。”靓坤嘻皮笑脸,故意打趣她。
      
      “坤哥,有件事我在我心里好久了,今天,我要嫁人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实话。”
      
      “你说。”
      
      “那一年,兮兮要入学,我……”她回去后想了好久,总觉得当时的事有点不对劲,现在,她想搞清楚真相,又觉得难以启齿。
      
      “我说的都是实话。”靓坤看出了她的心思,“我在香港本来做的就是杀人放火见不得人的勾当!现在多好……”他看了一眼四周,“这才是你应该拥有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难受得十分厉害,“如果当初我们在一起,你会为了我不做黑色会吗?”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你爱兮兮吗?”
      
      “爱啊,当然爱!不然王子为什么会叫我爸爸?!”他的目光无处可放,低着头放了支烟在嘴里,看了看她,没有点火,手甩着打火机玩。
      
      “可是,我总觉得你们不是真的……”她形容不出心底的那个感觉,好不真实的感觉。
      
      “好啦好啦!”靓坤伸手揉着她的头发,“都要嫁人了,还这么关心别的男人的事,也不怕你老公不高兴!”他难得正行,“我和小蝴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她是这辈子除我妈以外对我最重要的女人,你放心吧,我靓坤混了这么多年,还怕我被个女人耍了?”
      
      这就是她担心的嘛,她怕子兮不爱他又不得不因为王子假意与他交好着,这个男人,平时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其实,心敏感、脆弱得很。
      
      现在,他这样说她就放心了,吸了吸鼻子,终于是笑了笑,又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了,“那你一定要幸福。”
      
      “幸福、幸福!”靓坤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个红包递给她,“你也要幸福。这是坤哥一点小心意,自己留着,别让你老公知道了。”他想了想,又说,“坤哥当然是希望你们一辈子能偕老白头,但……女人嘛,总要自己留点钱在身上,钱不多,权当给自己留多一条后路。”
      
      小曼听得他这么说,不顾礼节地当场就拆了,是张支票,足足有九百九十九万九港币!长长久久嘛!
      
      小曼捂着自己的嘴,不敢相信地又数了一次,连忙着支票塞回到了他的手里,“我不能要!这么多钱!!”
      
      靓坤四下里望了一下,确定没人听到,他用支票敲着她的脑袋,“傻丫头,让你别让别人知道了。”他手一伸,那张支票又落在了她的怀里,“拿着,别两袖清风让别人家看扁了。这是小蝴蝶的意思。”他故意找着借口,“吴妈一直将王子当自己的孙子,现在坤哥和小蝴蝶现在就是你的娘家人,娘家给点嫁妆有什么不对的?坤哥在香港的电话记得吗?如果那小子欺负你就告诉我,不要让他觉得咱娘家没人可以随便让别人欺负!”
      
      小曼眼泪忍都忍不住,她用手袖擦着眼泪,连妆都要弄花了。
      
      “好了好了,这大喜的日子,哭什么呢!”
      
      小曼没说话,一伸胳膊就伏在了他的身上,她一声声,带着哭腔,“坤哥,答应我,你一定要幸福!你答应我……”
      
      “幸福……幸福……”靓坤轻拍着她的背,僵硬地轻搂着她,竟然觉得一切是这么地美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