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1、黑川 ...

  •   那是个浪人,穿着传统的和服,背着长长的□□,脾气也是异常地火爆,他喝多了一点酒骂骂咧咧,一巴掌就甩到了子兮的脸上。
      
      她做错了事,就算再委屈也只能忍着,她用毛巾擦着浪人身上那些酒水,小心地道着歉,这并不能消除浪人的不满,洒了酒是小事,破坏了他的兴致那是不可原谅的,什么难听骂什么,骂了她再骂她的父母,她听不懂日语,他就用英语骂,子兮脾气再好也不能忍了,她扔了那条毛巾,用英文训诉着浪人,“是我做错的事,我向你道歉,但是我父母并没有做错什么事,你凭什么辱骂他们?!我要你向我父母道歉!!”
      
      那浪人三杯酒下肚,几乎只记得自己是个绝世高手了吧,他也不管他面前的是男人还是女人,顺手操起那把□□,高呼一声‘八嘎’,一个弓步提刀劈下!
      
      子兮还来不及眨眼睛,‘咣’地一声,另一把□□横在她面前,挡下了这刀,是黑川,这家居酒屋的老板黑川!
      
      客人们见有架到,纷纷往外跑,单都没买,子兮也吓傻了眼,两把兵器相撞,金属声哐咣有力,火花四溅,两人来来回回,难分胜负,子兮哪里想得到,她那个酒鬼老板原来是个一顶一的高手!!
      
      浪人举着刀,高喊着她听不懂的话,壮了胆气,光着脚箭步向前,横冲直撞已经朝黑川奔了去。
      
      “小心!”子兮喊了一声,黑川却不为所动,立在原地,待浪人近身,顺着他劈下来那把刀头一偏,同一时间,手里的刀却打了个反向,刀刃从浪人面前划过,一切快得不够一滴水滴掉在地面上。
      
      静止了,两个人像凹造型一样,谁都不动了。
      
      子兮秉着呼吸,艰难地挪着步子,挪到两个人面前,她才看到,浪人脸上已经有了一道划痕,他抬手摸了一下,满手的血,他输了,酒也醒了。
      
      他的刀竖在地上,眼里都是杀气,愤愤地插刀入梢,带着恨意准备离去。
      
      “站住!”黑川又喊了一声,他刀指着浪人,“道歉!”
      
      “算了算了……”子兮怕事情搞太大没办法收场,只想着快点让那个浪人离开就算了,谁料黑川并不打算就这样放手,他看都没看子兮,加大声音又喊了一句,“道歉!八嘎!!”他脾气也是一般般,这样喊起来,语气中便带着漫骂的味道,仿佛没有耐心等待,随时一刀劈了那个浪人似的。
      
      浪人当然好汉不吃眼前亏,他那双狡黠的眼睛瞪着子兮,却是端端正正地鞠了个躬,“对不起。”
      
      他心里不服气,总会再回来的。
      
      子兮没有再也声,看着他离开了居酒屋才敢开口,忧心仲仲,“他不会善罢某休的。”
      
      “管他呢!”黑川又变成了酒鬼,懒懒散散地猫回了那个属于他的,收银的位置。
      
      “对不起,给你带来了这么大个麻烦。”子兮也朝他鞠了个躬。她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她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不想再给他添麻烦。她连工钱也不想要了,做了大半个月也不够赔他今晚的损失的,她要走人了。
      
      “等等。”黑川喊了她一声,见她回过身,索性起身朝她招了招手,他又朝后厨喊了一声,“把帘子拉上,今晚打烊了。”
      
      大家都走了,只有她还站在那里。
      
      黑川进了厨房,逮着什么吃的都端了出来,当然,不忘带是他的酒。
      
      “坐。”他看着她木然地站在那里,换了频道居然说着广东话。
      
      “你会广东话?”子兮也惊讶。
      
      “我在香港呆过一段时间。”
      
      “哦……”她不想知道他的故事,便也没再打听,黑川倒了两杯酒,哼着日式传统的小调,兴致盎然,“不过,我还是喜欢日本。有樱花、有青团、还有艺妓和我喜欢的生活。”
      
      “那你怎么不回去?”
      
      “本来打算年底回,现在,改期了,明天我就回。”
      
      “是因为今天的事吗?”她很内疚。
      
      “可以是说,不过你不用烦心,这不关你的事。这个浪人来了几十次了,他想跟我比武,随便找个由头而已,所以,要说抱歉的人是我,是我连累了你。”
      
      “我没事……”
      
      “不不!”黑川摇着头,“你有事!你有很严重的心事!”他从屁股底下不知道怎么的就抽出了一张报纸,是子兮藏在后厨的报纸,报纸上,是倪永孝参加十大杰出青年颁奖的报道,她被人戳了心事,脸一红,抢回了那张报纸。
      
      “他是你的爱人?”
      
      “不是。”她举着报纸,手指点着上面的字,“你看到没有,他说感谢他的太太和他女儿,他是有家室的人。”
      
      “那跟你爱他有什么关系?”
      
      子兮搞不清楚他混乱的逻辑,“他有家人,而且,他也不爱我……”
      
      “所以你就放弃自己了?”
      
      她不出声,黑川又喝了一杯,“人生在世,唯有时光与爱不可辜负!他不爱你,不代表你的爱是廉价的,更不代表你曾经爱过的时光是可耻的,女人,要想赢得男人的尊重,至少她要精彩,像衣衫一样依附着男人的女人,总有一天会被新的衣衫代替,没有人可以终生美丽,让人永不厌倦,醒醒吧,姑娘……”
      
      他像自说自话,自酌自饮,一杯杯喝着,筷子敲着碗碟哼着小曲,一声声,像敲在她的头顶上,让她醍醐灌顶,是啊,她有自己的人生啊,说好了不依附于男人,她怎么能如此地自暴自弃?何况她不止有自己,她还有她的儿子呀!
      
      黑川真的走了,像他这种活在当下的人,才是真正的智者与勇者。
      
      享受生活吧,享受阳光与空气,享受坎坷与磨难!
      
      子兮终于是醒了!
      
      她几乎用完了手头上所有的钱来装饰她和王子的小家,每一处都是她的用心布置,她每天去跑步,将她的泪水化作汗水,她蓄势待发,精力充沛,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她重新编排着自己的未来,空闲的日子帮吴妈代着班,去做钟点钟、去花木工、去做任何一切光明正大的工作,有了阳光的日子,所有工作都不会再有高低贵贱之分,每一分钱都是她用自己汗水赚来的,并不丢人,没有工作的日子她宁愿呆在家里,陪王子,看看书,她借了小曼太多的书,努力充实着自己。
      
      她的生活终于正常了,没有人知道,她为了自己的苗条流了多少汗水,她不单止美丽了,更让自己强壮了,她不再是那个单薄的姑娘,身上已经隐隐约约有了线条,她晒黑了、成熟了、自信了,她终于是涅磐重生了!
      
      她会归划自己的财产了,虽然不多,却保证了两母子足够的生活,她去了银行,努力学着理财和投资,她想起了她曾在中国的一个户口,却意外地多了一笔巨款,足足两百万人民币!
      
      那是她私人的户口,连倪永孝都不知道,她努力回想着会是谁将这么多钱放在她的户口里,她在脑海中将可能的人一一过滤,不禁按不住心底的狂奋,是阿来!是阿来!!
      
      她曾经给过他和瑶瑶十万块钱度过难关,想不到四年后他居然用二十倍来回赠她!她感动得泪流满面,他们终于是幸福了!
      
      人生在世,果然唯有时光与爱不可辜负!
      
      她有钱了,她预谋了好久的计划便得以实施了,她在市区租了个房子,教喜欢中国文化的孩子们写毛笔字和汉语,她温柔又有耐性,不久便名声大燥,除了唐人街那些想认祖归宗的中国人,连洋人孩子们也慕名而来。
      
      她的人生,从这个时候开始,才算真正开了挂。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