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自暴自弃 ...

  •   靓坤走了,子兮从地上捡回那件被他撕烂了的衬衣随意裹着给王子冲奶,小东西吃饱了又睡,等不到两三个小时又开始哇哇叫,平时都是吴妈料理开了,突然脱了手,子兮一个晚上就失了两条重力柱,筋疲力尽。
      
      她累了,累得连眼泪都没了,她盘腿坐在床上,一手托着王子,另一只手拿着个早就喝完了的奶瓶,目光呆滞,似乎已经听不到小东西的哭声了。
      
      王子的毅力是很顽强的,他习惯了每天清晨由吴妈抱着出去喝露水,在百花齐放的公园里看着一群老太太锻炼身体,他只不过是个半岁的小孩子,喜欢新鲜的事物,讨厌闷在这四四方方的笼子里,他那个妈,昨天晚上就不给他喝饱奶,尿湿了裤子也不给他换,现在,他想出去了,却被她禁固在胳膊肘里,他脾气来了,又不会说,只能扯着嗓子挣扎,他妈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挥着小手,抓她的头发、掐她的脸,她的脸又红又肿,眼睛也像核桃一样,他不管,他要出去嘛!外面明明天亮了!!
      
      王子的哭声,引得邻里侧目,大清早的,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大家拍门拍不开,喊也不应,里面那个婴孩的哭声却是响如雷鸣,一邻居老太太,平时跟吴妈一起买菜,聊得深了不由得交换了电话,个个都怕里面的姑娘出了事,怂勇着老太太打打吴妈电话,顺着手又报了个警。
      
      警察来得比吴妈快,在外面拍着门喊着话,再不出声就该破门了,工具刚搭好,吴妈挤开围观的人群气喘呼呼,“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我有钥匙呢!”
      
      她急得忘了这是英国,说着流畅的广东话,举着把钥匙娴熟地入了屋。
      
      “嘿,这里面有人呢!”
      
      外面的人指指点点,警察同志们进了屋,说得太快的英文让吴妈有些听不清,她听到了“儿童”、“虐待”的字眼,心知肚明地很快回过了神,这是怀疑子兮在虐待儿童呢!
      
      她看了眼屋里,早没了靓坤的踪迹,怕是昨天晚上闹了不愉快吧?她想不得太多了,从子兮的手里接过孩子,探了探小PP早就湿透了,麻利地帮他换着裤子,冲奶粉,她心疼孩子,更多地却是在做样子,做样子给那帮警察看,孩子妈妈只是疏忽了,她们并不是不爱孩子,在英国,随随便便地指证便会留下抹不掉的案底,她只能尽力而为。
      
      警察们还在问着话,子兮跟定在那张床上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吴妈举着孩子给警察看,看,皮光肉滑的,不存在虐待的可能,只是初生母亲嘛,谁都有个有心无力的时候,那母亲也还是个孩子呢,现在披头散发地低着脑袋是已经知错了。
      
      吴妈办事雷厉风行,抖着小王子,抖得他嘎嘎笑,伸到子兮的面前,哄着他,“抱抱妈妈,亲亲妈妈。”
      
      王子吧唧着嘴,果然就伸着小手抱着他贞子一样地妈妈亲了又亲。
      
      是吧?孩子是最具天性的,才不会演戏呢,不会跟一个虐待他的妈妈那般亲近的。门外的老奶奶们平时都是很熟了,众口一辞,说不过是个过失而已,哪个做妈的没有动手打过自己孩子呢?何况让孩子哭了,吧啦吧啦,两个警察耸肩摇着脑袋,笑得尴尬,在大家的欢呼里散了。
      
      终于是关上门了,戏也演完了,吴妈的小爆脾气就回来了,“你们再有什么不愉快那也是你们大人的事,孩子他是无辜的,这么点孩子,不是你们吵架的受气包!”她抱着王子,像个亲奶奶似的,投诉得夸张,“看把我们小心肝饿得……今天我们不要给饭你妈吃,惩罚惩罚她,好不好?”
      
      她手刮着王子的脸,刮得他笑嘻嘻,玩了一会儿见子兮还定在那里,不由得伸手去拨她,“起来洗把脸吧,看看这衣衫不整的样子,多难看?!”
      
      她脑瓜子转得快,早就为昨晚的事编好了一个剧本,不过是小三为男人生了孩子要不到个名份最后不欢而散的戏码,她不想去理那些狗血的情节,只不过以自己做过母亲的天性来看,子兮这个新生妈咪肯定还陷在昨晚对王子的自责里,不由得又宽慰了两句,“当妈不是这么容易的,以后多带带就顺手了,啊。丫头啊,不管你以后的生活怎么样,但孩子,他是你的。”
      
      这是吴妈的心底话,她当初劝子兮生下孩子,何尝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一个女人,飘泊在异国他乡,没有男人、没有名份,如果她还没有一点点精神寄托,她如何熬得下去?吴妈她是怕,怕子兮一时三刻想不开,用个孩子来套牢她,就算,以后那个男人真的不打算要她,那她,至少还有活下去的勇气与动力!
      
      吴妈好说歹说,子兮就是不动,昨天晚上,她做了个很重要的决定,她在思索着怎么开口跟吴妈说,她的头发盖着她的脸,头发缝里隐隐看到她那双不安的眼睛。
      
      “丫头,是不是吓到了?”吴妈坐到了她的身旁,伸手撩着她的发,这一拨开,那半张红肿的脸吓得吴妈她差点喊出声,“哎哟,我的小祖宗,你这是怎么了?”她火急火燎地放下王子,从冰箱里面拿着冰,小心地贴在她的脸上,吴妈是很生气的,没名没份就算了,还要动手打人,她这个外人都没办法忍了,“这个混蛋,我要去跟他理论!”她拉起子兮的手托着那包干冰,起身的瞬间已经将床头那只电话拽到了手里,她的心里有火在烧,按下每一个号码都带着怒气,“我倒要问问他,一个女人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孩子都为他生了……”
      
      “孩子不是他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已经将吴妈那些怨气撞得七分八裂,她O大了嘴,拿着电话的手停在半空之中,愣是没反应过来,“啥?”她居然吐出了个普通话的音。
      
      “孩子不是他的。”子兮又重复了一次,悠悠地抬起头,“他也不是我男人。”
      
      “不是……”吴妈卡着半句话,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她觉得很诡异,靓坤抱着孩子的时刻,她完全没有怀疑过,他居然不是孩子的爸爸?那孩子的爸爸呢?她又觉得一切这才显得顺理成章了,难怪靓坤连子兮的产期都不知道,也难怪她怀孕这么久他都没来看过她!
      
      吴妈傻眼了,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帮别人做了个愚蠢的决定!
      
      “丫头啊,是吴妈多事了,但,你这事要是不说给我听,我,我这后半辈子都活不痛快了!你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是不是,这个孩子,是,是你被……”她猜她是被人□□了意外怀孕。
      
      “不是的,吴妈,你别猜了。王子他有爸爸,他在香港……他……”她一想起他,心依旧是那么痛,但是,她既然作了决定,她就必须得把前因后果告诉吴妈,像吴妈自己说的,她不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相,她后半辈子都会活得不痛快,她就是这个的直肠子,子兮深吸了一口气,“当初……我不知道他有老婆……还有孩子……更不知道……原来他就是害死我姑妈和我爸爸的凶手……我以为我可以杀了他……但是我做不到啊……吴妈……”她的眼泪终于是掉下来了,“我做不到……”
      
      “那,李生他……”
      
      “我是他捡回来的,受了伤的小猫……”
      
      “丫头啊!”吴妈抱着她掉眼泪,女人哟,终究是逃不脱一个‘情’字。
      
      “我以为我可以,可以忘掉那个男人,可以和靓坤开始新的生活,他……他是真的对我很好……是我的问题……我……我忘不掉那个男人……是我对不起他……”
      
      “没事!”吴妈吸了吸鼻子,托着她的脸咔掉她脸上的泪,“阿坤他会再回来的,吴妈活了这么多年了,相信我,他一定会再回来的,你以后跟着他,时间会让你忘记那个男人……”吴妈对靓坤好感倍增,连称呼都变了。
      
      子兮却是摇着头,“不!吴妈,我不可以再过那样的日子!以前,我被那个男人圈养着,以后,我顶多是被靓坤圈养,总有一天,他会再介意这个孩子,会介意我那一段过去,我不可以再依靠任何男人!”
      
      这才是她想告诉吴妈的话。
      
      “那……??”
      
      “我要出去工作,我要搬离这里,所以,吴妈,对不起,我不可以再雇你。”
      
      吴妈终于是反应回来了,她是没有问题,只是“孩子怎么办?”
      
      “孩子?孩子我会送去保育局……”
      
      “哎哟,你怎么舍得下身上掉下来这块肉哟?!”吴妈的眼泪又掉了出来,她看着王子出世,一手将他带到这么大,投入的感情怎么是一段普普通通的雇佣关系可以比得上的?!
      
      “我没得选……”子兮坚强地吸着鼻子,不让自己再哭,她以为,让王子哭了一早上,警察会把他带走,将他理所当然地送去保育局,谁料吴妈会回来得这么快,让这一切要以一个新的方式重新来过。
      
      吴妈扔下手里那只电话,一把就将王子抱回了怀里,“你别想把我大孙子送走!保育局里那么多孩子,你以为他们可以给他到全方位的照顾吗?这孩子本来身子就弱,他才那么点呀,你怎么狠得下心来?!”她哭,王子也跟着哭,吴妈吸着鼻子哄着他,“我们乖乖不哭,奶奶不将你送走,你妈他不要你,奶奶要你,奶奶跟小曼阿姨一起养你!”
      
      “吴妈,我知道你舍不得,但小曼她还在念书,她需要你……”
      
      “小曼她今年就毕业,现在已经找到实习的工作了。丫头啊,吴妈在你心里当真只是个贪钱的人呐!”
      
      “我不是……”
      
      “吴妈照顾了你近两年,这两年多得你们照顾,让我和小曼两母女衣食无忧,现在,到我们来照顾你了。你想找工作你就去,把孩子安心交给我,我保证,他不会受一丁点的委屈。”
      
      子兮终是哭了,她这一辈子何其的不幸又何其的幸运,尽管命运一次次地捉弄她,仍旧,有着一个又一个陌路人给她温暖。
      
      她无法拒绝吴妈的好意,最终是带着王子接受了吴妈的安排。
      
      她搬了家,吴妈自己住处旁边就有所空房子,只不过在郊外,要是子兮想工作的话会比较麻烦,她铁了心要与靓坤划清界线,就不会再动他一分一毫,要省钱,自然不会太挑剔,只求一个栖身之所。
      
      她每天往返市区与郊外,奔奔波波找着工作,却是四处碰壁,她被倪永孝和靓坤养得太久了,养得一无是处,什么都不会做了。
      
      这是在英国,正经体面的工作根本轮不到她,她连句地道的英国话都说不了,更渴望不上像小曼一样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穿着漂亮的制服优雅地与众人侃侃而谈,所有,能与她挂上联系的工作,不是唐人街酒楼楼面、服务员之类便是那些令人不耻地风尘作业,她每天活在巨大的压力里。
      
      吴妈总是偷偷塞些钱在她的钱包里,让她愈加地惭愧与难堪,她用食物来缓解压力,终日里徘徊在街头,以汉堡可乐弃饥,身体出现了严重的水肿,像掉进了一个死循环里一样,身体越差她越想吃,越吃身体就越差,她暴饮暴食,整个人都活在亚健康里,当年的美貌与纤细玲珑的身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的是臃肿与肥胖。
      
      她终于是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间日式的居酒屋里做着服务生,现实已经快将她的意志磨平殆尽了,她只求不会再拖吴妈的后腿,颓颓废废地活着将孩子拉扯大就算了,她已然在自暴自弃。
      
      她又看到了倪永孝,在英国BBS频道,香港十大杰出青年的颁奖直播上,那么得体、那么优雅,他拿了个杰出贡献奖,得奖感言低调又幽默,他说他已经过了青年时期,大会却给了个杰出青年奖给他,足见政府对他的宠爱,他感谢家人,感谢自己的太太给他一个安稳的后台,让他可以放心大胆地往前冲,他感谢他的女儿,是这个小甜心让他明白‘爱’是何物……
      
      子兮看了一眼臃肿的自己,猫在后厨一口气吃了20个寿司,她的精神很差,却是不愿意哭也不想请假,她恍恍忽忽地端着盘子,那晚,终于是将酒洒在了一个日本客人的身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