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6、思念 ...

  •   吴妈的到来将子兮要打掉孩子的那个念头击了个粉碎。
      
      那天,靓坤离开了子兮的住处,去机场之前拐去了唐人街一间家政中心。
      
      吴妈永远会记得那个明晃晃的下午,那个胡子拉渣、穿得花里胡哨的靓坤,就这样冲了进去,他声音又沙又哑,却还喜欢扯着嗓子说话,一副为我独尊的派头让家政中心那些要找工作的中年妇女们都敬而远之。
      
      他呼呼喝喝了说了三个要求,像在拍卖场上等着敲捶子一样:会说广东话的有没有?!有没有?!脾气好不好?这个问题不用问,他那么大声地说话,能心平气和跟他说话的都是好脾气的,对了,还有个要求,夜里睡觉很轻的人在哪里?站出来!!这个是最重要的,小蝴蝶晚上要梦游,得把她看实了呀!
      
      大家都被那阵势吓到了,并没有人出来应征。
      
      靓坤性子急,他还要赶着回香港,索性将身上大部份的现金都甩了出来,一次付清三个月的佣金,工钱要比同等岗位的多两倍。
      
      吴妈看到钱,麻着胆子举了只手,就这样被靓坤挑中了,有家政公司担保他并没有问太多,也没有带她回子兮的住处,趴在前台抽了张纸就写了个地址甩给她就走了。
      
      吴妈以为自己遇见了仙人跳,忐忑不安,费了好多的心力才鼓着勇气按下子兮的门铃,她看到子兮有些不敢相信,退了两步又看了次门牌才敢出声问,“请问,这里是李乾坤先生家吗?”
      
      子兮和她一样地诧异,挠着脑袋皱着眉,“你是谁呀?”
      
      她们就这样认识了。
      
      当时,子兮提着只行李袋正要去医院,吴妈手脚利落接了那个袋子,“真的要做吗?医院给你看过那个做手术的带子了?”
      
      子兮点了点头,算是同时答了吴妈两个问题。
      
      吴妈觉得有点棘手,她这一天碰到的两个雇主都极其地不正常,她有自己的本份,不能多管闲事地问自己老板的私事,又怕现在的年轻人头脑发热做出悔恨终生的事来。
      
      她拉着子兮坐到了桌子旁,从里衣口袋里拿出张宝贝相片伸到子兮面前,“我女儿!”
      
      照片里的女孩似乎跟她差不多的年纪。
      
      “你女儿?”
      
      “对!”她那般自豪,眼睛里面闪着光。“她在剑桥大学,我来陪她读书。”
      
      子兮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说这个,“所以呢?”
      
      “所以……”她冲子兮狡黠一笑,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肚子。
      
      子兮觉得自己遇上神经病了,她撇着嘴盯着吴妈直摇头,她不懂她的意思。
      
      吴妈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然后她就讲了,讲了自己的半生,讲她在怎样一个落后又偏僻的中国小县城里被恶毒的丈夫和重男轻女的婆婆逼着去打胎,讲她如何逃脱魔掌,又讲她如何生下女儿、艰苦地拉扯大。
      
      她一点也不伤心,一直在笑,眼神里都是坚韧与顽强,她告诉子兮,做一个母亲是如何地伟大与辛苦,却有着任何事都无法比拟的幸福,任何的艰辛将来都会变成至珍贵至美好的回忆。
      
      她说着说着就不笑了,仿佛跟子兮有着感同身受的伤痛,她抓着她的手,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滴,“孩子,上帝既然将这个孩子赐与了你,这便是你与他的缘份,只要不是天生的缺陷,我们都没有权力去剥夺掉一条生命。生下他吧,你会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的。”
      
      子兮歇力忍着,豆大的泪滴仍是一颗颗地往下掉,带着滚烫的温度,她哭,像个找不到方向的孩子问着自己的母亲,“可是,我不懂要怎样来教他……”
      
      “每个有孩子的女人都要经历第一次做母亲,没有人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总是在探索中陪着他们一起成长,这才是真正做母亲的乐趣。”
      
      子兮泪眼看着她,像是上天派来特地打救她的圣母,她感觉到吴妈的头底闪耀着明亮的光环,给她勇气、给她力量。
      
      天生的母子连心,她又何尝舍真的得下腹中这块肉?
      
      “吴妈,我可以见见你的女儿吗?”
      
      “当然可以。”
      
      她们去了剑桥,在绿荫小道下见到了那个美丽又幸运的姑娘,跟她母亲一样地善良,她总是笑,像只精灵,明眸皓齿地将快乐传递给身边的第一个人,她们聊了很多,在她的宿舍里看了她和母亲一路走来的照片,她并不自卑自己的身世,她告诉子兮,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便是母亲赐给了她生命,让她可以享受这世间的美好。阳光、空气、水和鲜花,这世间的平淡的美妙,其实就在她们的每一口呼吸里。
      
      子兮将那个孩子留下来了。
      
      吴妈将她照顾得很好,她给予那两母女经济上的帮助,所有吃的、用的都让吴妈带一份给自己的孩子,吴妈则像照顾亲生女儿一般用了心,她帮她梳头、为她煲汤,晚上,吴妈就睡在子兮床边的沙发上,白天她们则到处转,更多的时候是去找小曼,像极其亲密的一家人。
      
      子兮这胎发育得并不太好,□□偏低,随时有先兆流产的可能。这源于她怀孕初期每日浸泡在眼泪与恐慌里。
      
      吴妈宽慰她,一切顺其自然,凡事尽心即可。
      
      这样幻得幻失更显得她肚子里的孩子弥足珍贵,她在胎动里感知着他的喜怒哀乐,看着他用手手脚脚在自己的肚子上顶出一个个的小印子,她不哭了,想明白了,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不管这个孩子留不留得住,她希望,与他的每一天都能成为快乐的记忆。
      
      吴妈说,这孩子以后会很孝顺,怀着的时候一点也不闹心,子兮没有像一般孕妇那样变黑变丑、脸上长斑,甚至连水肿和呕吐都没有,除了胃口不太好,吸收得不快之外,与普通姑娘无异,在身后,完全看不见她的肚子。她身轻如燕,剑步如飞,追得吴妈不停地在后面招手,“小祖宗,你慢点!”
      
      吴妈为了哄她吃点东西使出了毕生所学,甚至连压箱底的绝技都拿了出来,她编了长长的菜谱,陪伴着子兮,务求帮她度过这一关……
      
      靓坤回了香港,倪永孝很快顺着他的行踪查到了美国出入境,他刷尽自己的人情牌,终于是弄到了靓坤在美国的出入境记录,他们果然不在美国,难怪他找了那么久依然颗粒无收。
      
      靓坤入境美国的国家是加拿大,他又遣了一帮人跟去了加拿大,找着找着就觉得不对头了,那帮人,在加拿大几乎嗅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倪永孝的心头笼上了一层拨不去的黑色,她会不会像美国那样,只是用加拿大作个跳板来彻底摆脱他?!
      
      他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他没有回倪家,每天大部份的时间都耗在他们曾经住过的那间别墅里,空气里到处都是她的影子,每一处都能嗅到她的味道,挥不去。
      
      她贴着眼睛在黑暗里摸索,她趴在他身上哭得肝肠寸断,她娇娇滴滴地在那个云雨后的上午与他共进早餐,又默默忍受着寂寞独自一人在灯光下等他归来,她的笑声、她的喘息,她那一声声欲拒还迎的‘叔叔’,通通,填满了他心底每一个角落。
      
      别墅里面冷冷清清的,每个人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一不小心会触碰到他敏感的神经。
      
      他日复一日,重复着她从前单调的生活,除了接那个会汇报寻找她行踪的电话,其它的时间则在不停地写字、做饭团,他做得很烂,自己做完自己吃,连灯也不开,抱着个便光盒一口口塞进嘴里,塞得满嘴都是,他去看了她的那群蚂蚁、找到了她那些龙虾朋友,他带着他那棵三色的茶树躺在她曾经躺过的那个花坛下,伸手,里面仍然还有着她未读完的书和未吃完的坚果。
      
      下雨了,他打着把黑色的伞站在别墅后院的灌木丛中,看到了她曾经说过的那只蜗牛,那只有着房子却无处躲雨的蜗牛,他想起了她说起那只蜗牛时笑得没心没肺,站在雨中跟着笑,他笑得几乎无力,连那把雨伞都掉在了地上,雨水打在他的脸上,竟然是热的,原来,他才是那只可怜的蜗牛!
      
      他找了好久,依旧是找不到他的兮儿,他睡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夜夜都听到她温柔地呼唤声,“叔叔……我在这里……你找得到我吗?”他伸着手摸索,摸到冰冷冷的另一边就醒了,醒了又睡、睡了再醒,从此再也没了安宁。
      
      他被思念折磨得神形俱惫,整个人愈见消瘦,他想了各种各样的方法,甚至用了下三滥的手段逼靓坤出来,可靓坤回来之后再也没出过香港,他的兮儿,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再也不在他的视线之内了。
      
      他把她弄丢了。
      
      他小心翼翼地打理着那盆茶花,兮儿曾告诉他,今年,它一定会开,他就当了真,事事亲力亲为,带它晒太阳,为他修剪枝叶,可直到整个花期都要过了,依然不见花骨朵儿。
      
      他立在夕阳底下,僵在那棵花的前面打量着足足有半个小时,像是找到了某种希望,他打了个电话出去。
      
      宴席设在铜锣弯,靓坤的地盘,出席的都是些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威望甚高的前辈。
      
      在靓坤的地盘设宴,而来得最迟的却是靓坤,进门左拥右抱,好不开心,“不好意思咧,邓伯、威叔……来迟了一点点……”他揉着身边的美人儿,又亲又啃,压根儿无暇顾及这帮老家伙。
      
      “阿坤,阿孝特地在你的地头摆酒,你就来这么迟。我们现在年纪是大了,胃口也不太好,喝点西北风都够了,年轻人嘛,饿到了自己就不好了。”邓伯被晾了冷板凳也不动怒,一句话却四平八稳,气势恢宏。
      
      挑,老东西倚老卖老!!
      
      靓坤心里骂了一万次,脸上嘻嘻笑,“邓伯,看你老人家说的!”他又将怀里两个美人紧了紧,“刚刚在happy,一时忘了时间,见谅见谅啊!”他眼扫到倪永孝,夸张地瞪大了眼睛,“哟,倪生,好久不见啊!有段时间不见你们三合会来捣乱,我还真是不习惯呢!”
      
      倪永孝微微一笑,往面前的高脚里斟了杯红酒,“前段时间我们之间有点误会,今天趁着几位前辈在,大家喝了这杯酒,就当冰释前嫌。”他双手托着杯子,递到了靓坤面前,只有那个女人,能让他如此地忍气吞声。
      
      “倪生你的心可真大!要不我洪兴去你尖沙咀踩三天,然后我再摆三天的和头酒给你?!”靓坤松了两个女人,直勾勾地盯着倪永孝,并不接那杯酒,“嗯?!”他问得恶狠狠。
      
      “靓坤,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说话的还是邓伯,“凡事别去得太绝了。”
      
      “怎么会呢?”靓坤脸一转,又开始嘻皮笑脸,单手从倪永孝手里接过那杯酒,一饮而尽,“嘶~”他将杯口向下倒了倒,一滴不剩,“开个玩笑嘛,别当真!酒我喝了,倪生你所说的误会也没有了,倪生你满意吗?”
      
      “我……”倪永孝刚开口,他已经整个人跳起来打断了,“哎呀,最近真是太放纵了,才喝一杯而已,不好意思各位,我去个洗手间。”他张开膀子,那两个女人又回到了他身上,像两条没有骨头的蛇一样,左右架着他出了去。
      
      “各位,请自便。”倪永孝招呼了一声,跟出了门。
      
      “坤哥,那个倪永孝跟来了。”一个女人在靓坤耳朵低语。
      
      靓坤眉一挑,翻了个白眼,搂着两个女人当真去了厕所。
      
      三个人在卫生间嘻嘻哈哈,倪永孝立在门口轻咳了一声,靓坤还倚在一个女人的胸上,仰头就看到了他,“怎么,倪生有兴趣?”
      
      他抓着那女人的胳膊,对着倪永孝一推,“好好伺候倪生,明天回来向我汇报孝哥的性/能力!”
      
      倪永孝拨开那个女人,直奔主题,“方便聊两句吗?”
      
      “有什么好聊的?!你以为找那帮老东西过来,我就要让你三分了?”
      
      “我没这个意思,这帮前辈好久不见了,大家找个时间出来叙叙旧而已。”
      
      “好啊!旧叙完了,我也可以走了。”靓坤抱着剩下的那个女人往外走,倪永孝斜了斜身,堵在了门口。
      
      “倪永孝,你有什么事不妨开门见山地说,老子最讨厌就是你们这种,说句话弯弯绕……”靓坤的手指几乎点在倪永孝的心口上。
      
      他忍着心里的火气,“兮儿在哪里?”
      
      “什么?我听不见你在说什么?”靓坤当然故弄玄虚地在玩他。
      
      “你到底要什么条件才肯将兮儿交出来?”
      
      “我要你三合会的龙头位置!!”靓坤几乎不用想,“把你的位置给我,我马上将那个女人还给你!”他趾高气扬,完全不会给人留任何面子。
      
      倪永孝定在那里,差点被那句话噎死。
      
      靓坤蔑视般一笑,“怎么?舍不得啊?舍不得你他妈凭什么让我把她给你?!”他的语气抑扬顿措,“要不你娶了她呀,你回去跟你老婆离婚,让她做你老婆,你大可以光明正大问我要人,不要像现在这样跟条死狗似的来求我!”
      
      靓坤的手指已经戳上了倪永孝的胸口,倪永孝手一弹,压制着心底的怒气,语气阴冷,“你别这么放肆!”
      
      “我放肆?!你他妈摆个鸿门宴打算要我的命,我现在就放肆又怎么样?!动我啊笨!”他伸着脖子递到倪永孝面前,拍了拍,“要不要给你递把刀?不过你想清楚哦,我要是少了一条毛,我都让那个女人帮我垫尸底!”
      
      “你敢碰她一根手指头,我一定让你暴尸街头!”
      
      倪永孝终于是怒了,他说话声音依旧是不大,但足够让人不寒而栗,他是认真的,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
      
      靓坤才不会怕他,出来混,最不值钱的就是命,他偏要挑衅他,让这个伪君子撕下脸上的假面具,“我何止碰她,我现在天天都干.她!”他说着下流的话,一手抓着他身边那女人的胸,作出各种狰狞的动作。“我想她的奶捏成圆的就圆的,揉成扁的就扁的……”
      
      “流氓!”倪永孝彻底被激怒了,不等他说完拳头已经朝靓坤的脸上砸了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