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新生活 ...

  •   子兮出国了。
      
      她想去英国,却买了美国的机票,在这样心灰意冷的心境之下,她竟有着极其缜密的心思。她要和倪永孝一刀两断、永世不再相见,就必须走得干净利落,不会留下一丁点儿让他寻得见的线索,倪永孝在香港的势力太大了,谁都不敢保证他能不能查到香港出入境的记录,她从美洲出发,飞了大半个地球最后落地欧洲。
      
      靓坤一直陪着她,她不想暴露行踪,他自然没有带其他的人,两个人奔奔波波的,他权当陪她去旅游了。
      
      只是这样的情形之下,最麻烦的就是金钱的使用,如果倪永孝可以有能力查到香港的出入境就一样有办法查到靓坤户口的资金流出,他带了不少的现金在身,同样不足以在英国买下一幢房子给子兮住,子兮不在意,她只想快点将肚子这个孩子处理掉,让自己的人生有个新的开始。
      
      倪永孝出了院,像颗定海神针一样,社团瞬间安安静静,他没有去处理那些帮他准备了后事的、心怀不轨的人,社团那么大,各人心怀叵测根本不足不奇,他不去主动出击,却是捏着别人的痛脚看着他们像惊弓之鸟一般,活活被吓破了胆!
      
      没有人会知道,这个斯斯文文的、书生一样的三合会龙头,下一步会弄死谁?!他那一对手,看似柔弱无力,实则是把利刃,翻云覆雨,轻松割破人的喉咙!
      
      倪永孝发散了大部份的人去搜索子兮的消息,跟她料想的一样,他查到了她的出境记录,遣了很多的人去美国,又联系了当地有生意来往的□□,找了好长一段时间,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倪永孝并不气馁,至少他知道她还活着,和她一起出境的是靓坤。
      
      倪永孝找不到他们,逼靓坤出来却还是有足够的把握,靓坤在香港有很多的生意,只要他稍微用点手段,靓坤就必须要跳出来扑火。
      
      靓坤和子兮,舟车劳顿,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才安定下来,他有卡却不能刷,身上的现金只够帮她租一个相对温馨的小窝,子兮很满足,租好房子不顾靓坤的反对便四周开始淘宝,二手的沙发、家具一件件地挑回去,靓坤就像个苦力一样,听着她的指挥,他自己说的,他欠她的,她就当了真,一点也不跟他客气,靓坤说,钱还有,要不请个人搬回去吧?她一言不发,只是摇头,那些重物压得他比出去砍十个人还累!
      
      靓坤觉得上辈子是欠她的,不,这辈子也欠她的,他还能说什么呢?只能乖乖地听话,男人大丈夫出来混要讲信用,答应了女人怎么能反悔呢?!
      
      他什么事都由得她,偏偏挑床的时候出现了意见的分岔,任凭子兮怎么说,他都不肯要那张二手床,子兮怒火中烧,“又不是给你睡,我喜欢哪张是我的事!”
      
      他不动怒也不妥协,跟她先前一样,一味地只摇头,摇得子兮烦了,甩手投降,当然,她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新挑的床,一样是靓坤亲手一件件抬进去的。
      
      他累得像条狗,晚上趴在沙发上就打起了呼噜,他在梦中碎碎念念骂着子兮,“死丫头,非得榨干我,难道怕我晚上还有力气骚扰你?!”
      
      他的眉头拧得很紧,睡下却蜷得像只婴儿一样,子兮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忍不住伸手推开他那两道眉,她坐在黑暗之中,心里是说不出的难过,眼前这个男人,不管他在别人眼里是多么地心狠手辣、丧心病狂,对她,却是好得无可挑剔,是别有用心也好、补偿也罢,其实他欠她的早就还清了。
      
      靓坤睡到迷迷糊糊,总感觉有个虫子在他脸上爬啊爬的,他甩手弹了弹,又在脸上挠了几把,突然之间就咋醒了,看到眼前这个黑影子差点跳起来!
      
      子兮那只手还放在他的眉头间,这措不及防地一下,脑袋一片空白。
      
      三更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本来就是件危险的事,要是被靓坤知道她半夜不睡觉跑来这里摸他,会不会将她就地正法了?
      
      她没空思考怎么应付,见他睁开了眼睛坐起身,条件反射一样赶忙贴紧了双眼,她将另一只手也伸到了他的脸上,两只手像抱着只西瓜一样,摸一下敲一下。
      
      靓坤眉头又拧成了‘川’字,他想吼一声,问她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鬼,没出声就听到她在那里嘟囔,“太大了……”随即起了身,走路像飘着的一样,一点声音都没有,她伸着手臂,在黑夜中熟练地穿梭着,子兮庆幸自己失明那段时间养成的敏感度,希望能蒙混过关。
      
      靓坤眼睛瞪得像铃铛,伸长了脖子目光一直跟着那个身影,这他妈什么玩意儿?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梦游’?
      
      他细思极恐,额头上居然布上了一层薄薄的细汗,还好,刚刚没有喊出声,早前就听他妈说过,梦游的人被人在半途之中叫醒会掉魂的!
      
      他盯着她,将信将疑。
      
      她走到冰箱前抱出个苹果,又拿了把水果刀一刀劈下,她嘻嘻一笑,“这个刚刚好……”她没有吃,站在两瓣苹果前用力嗅了嗅,心满意足地放下刀,回到床上躺下了。
      
      靓坤目瞪口呆,那一刀劈下去让他打了个冷震,他摸着自己的脑袋,第一次感谢他妈把他生成个大头儿子,他踮着脚尖鬼鬼祟祟地踱到子兮的床边,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不确定,又将脑袋凑到她的面前,睡得很熟嘛,子兮闻到了他的鼻息,抖得差点露了馅,她紧按下狂跳的心差点笑出声!
      
      这半夜三更地,睡意正浓,靓坤又不放心,不敢睡得太沉,他躺在沙发上三番五次地抬头看她是不是又摸出去了?要是在香港出了门最少还能找到回家的路嘛,可他妈这在英国啊,一个合法使用枪支的地方,人生地不熟,分分钟有出无回!他怎么放心?
      
      靓坤跟睡魔作着斗争,最后实在撑不住,索性拉了拉上衣躺在了子兮的身边,子兮侧着身,半睁着眼睛感受着身后的一举一动,她紧张透了,生怕一不小心他会翻上压上来,只抓紧了床单,准备随时逃跑,还好,靓坤很快就睡沉了,除了那只搭在她身上以防她梦游走丢的手之外,别无其它。
      
      子兮怕夜长梦多,天一亮便催促着靓坤去帮她联系医院,她想快点搞定肚子里的孩子,再把靓坤打发回香港,他们不能呆在一起太久,她不想浪费他的时间,也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后半生只要平平淡淡、心如止水即可。
      
      靓坤也不提前一晚梦游的事,对她的吩咐倒是趋之若鹜,他一点也不反感,竟然涌起强烈地使命感与荣誉感,他被她需要,在这个他完全没有任何势力的地方,一点一点地用自己的双手为她打造一个家,和她去挑家具、跟她去买菜,吃完了饭陪着她一起洗碗,她会对他笑、对他哭,用她香香的小手绢帮他擦去额上的汗滴,他的心突突地跳,像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那么地光亮与温柔。
      
      靓坤也想快点搞定那个孩子,让他们之间有个新的开始,只是这里的医院说是合法地打胎,但总是要问长问短一大堆,他底子本来就不干净,更不想在这边留下自己的真实资料,他辗辗转转找了好几天,最后总算塞了些钱出去确定了一家医院。
      
      那天,他们出门的时候心情都很沉重,医生没有问太多的东西,只是常识性地帮子兮检查了身体,他们第一次看到了肚子里面那个小生命,已经差不多成形了,是个男孩,小小的四肢从毛茸茸的一团里面伸出来,他现在会动了,在子兮的肚子里也有着极微弱地胎动,医生问是不是怀孕的时候没有调养好,孩子的营养比较差,发育得并不太强壮,但至少是健康的。
      
      她又给他们看了摸拟人流手术的视频,让他们确定是不是真的要做掉这个孩子。
      
      因为是成形了,所以,长长的机械要从子兮的下身穿进子宫,用铁钳子先将这个孩子戳得面目全非,直到他完全死掉,再将他剪成一段段地肉碎,最后用吸盘将他一点点地吸出来。
      
      子兮觉得很痛,痛得眼泪哗哗地往下掉,靓坤心里一震,莫名就想到了自己,他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从小跟着坤妈,想要长大根本只有混古惑仔这一条路,虽然生活艰辛,但他却依然感谢坤妈赐予了他生命,让他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呼吸着并不新鲜的空气。
      
      他的心底突然变得好复杂、好柔软。
      
      “确定要做掉吗?”医生又询问了一次。
      
      子兮下不了决心,靓坤拉着她就往外走,他停在走廊那里,从未有过的正经样子,“子兮,这件事我只说一次,你听好!将这个孩子生下来!”
      
      子兮迷茫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心中所想。
      
      “我只说一次,选择权在你。”
      
      她的脑袋里很乱,一时之间作不出抉择,“我……我想考虑一下……”
      
      靓坤没有回应,拉着她就回了家,两人各怀着心事没再说过一句话。
      
      下午,子兮在午睡的时候被阵电话的铃声吵醒了,靓坤握着只电话去了阳台,她坐起身隔着玻璃门看到他手舞足蹈,她料想着香港那边是出事了,索性起了床,穿好鞋子就感觉到靓坤扑面而来的怒气。
      
      “醒了?”他强装成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进来,反手拉上了玻璃门。
      
      “是不是香港出事了?”
      
      “没事没事,你再睡会儿吧!”他不耐烦地应付着她。
      
      “是不是倪永孝?”
      
      他就没再出声了,呼出来的空气都带着火药味。
      
      他不说,自然是默认了,子兮太了解倪永孝了,“他想逼我们出去。”
      
      “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你回去吧!出来这么久,一大摊子的事,再不回去该乱套了。”
      
      “我现在怎么能走?”她现在是最需要他的时候啊!
      
      “你不出现,他不会收手的。你放心,他一天找不到我都不会拿你怎么样,他这个人,输不得。”
      
      “你以为我会怕他?”
      
      “怎么会呢?我只是不想跟他再有任何瓜葛。你回去吧,这边我都熟了,不会有事的。”
      
      靓坤看了一眼她的肚子,依旧没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走还是不走。
      
      “我自己会考虑好,医院我也找得到,不管最后要不要留下他,我都答应你,以后我会好好地活着。”她看穿了他的顾虑。
      
      靓坤长呼出一口气,点了个头,子兮将他的外套递给他,叮嘱道,“你按原路回去,短时间内都不要过来,我有事会打给你。”
      
      他拿出张visa卡给她,“这张卡以后每个月会从泰国过一笔钱过来,倪永孝查不到的,你留下,安心地生活。”
      
      他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只留了这一句,便匆匆忙忙地走了,没有回头,那件艳俗的绿色西装在子兮的眼里竟然变得无比地顺眼,她的心里空落落的了,直到那个背影消失得再也看不见,独自抱着胳膊在阳台倚了半个多小时,她依然没有动。
      
      她想了想,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将这个孩子做掉算了,她收拾了东西准备去医院,门没拉开门铃就响了,她疑惑地拉开,门口站着个面目和蔼的亚洲女人,大概四十岁上下。
      
      靓坤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后悔,这段类似于普通夫妻的日子让他着了魔,他竟然会让她将那个孩子生下来?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对这个女人这么好,女人嘛,他大把,他何必要执作一个身心都不在他身上的呢?因为得不到?因为倪永孝吧?他在晴空万里的高空之上想来想去,突然就豁然开朗了,对,就是因为倪永孝!靓坤被他耍了三番五次,现在,他的女人和孩子都在自己的手里,以后的事确实该他靓坤说了算了!
      
      他为自己找到了个理由,终于压下了心底杂七杂八地情绪,心满意足地窝进了躺椅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