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逗逼坤 ...

  •   靓坤有些无聊,社团最近四平八稳的,安静得让他觉得寂寞。
      
      他嘴里咬着支烟,偏着脑袋与面前的关二哥对视着,打量了一会儿又皱了皱眉,伸手,将神台上用来拜忌的苹果拿走了一个。
      
      神台旁边有把刀,正经八百的日本□□,细长的刀身,弧度完美得很适合切腹。
      
      日本人真是讲究,那道弯弯的刀刃从人体滑过时总让靓坤觉得有些诡异的美感。
      
      这把刀哪里来的靓坤不知道,从他接手洪兴开始,它就被用个架子毕恭毕敬地放在了关二哥的旁边。
      
      “狗屁!”靓坤对着那把暗雅色呸了一口,随手抓起,母指已经顶开了刀梢,刀身镫亮,闪得人眼睛疼。
      
      这是蒋天生的宝贝吧?他这人就喜欢日本人的东西,不然怎么会找个日本婆娘呢?靓坤心里嘻嘻笑,踢了一脚会议桌正位的那把“龙椅”,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椅子好坐,也容易坐,起码他坐了这么久还是觉得挺舒服的。
      
      他有些懒,两条腿搭在会议桌,整个人便陷进了椅子里,远远看去,望不见收进了衣领里的脖子。
      
      他左手颠了颠苹果,右手抓着那把□□,两三下已经将果皮削成了一朵花,他聚精会神,嘴里那支烟的烟灰已经聚得很长了,他又猛吸了一口,火星已经将最后一点点烟屁股燃烧殆尽,那条蓬蓬松松的烟灰却仍旧是不掉下来,烟雾从他的鼻子里面窜出来,熏得他半眯着眼睛。
      
      他像在完成一件艺术品似的刻意在苹果上留了一块果皮,又小心地用刀尖顺着那块果皮剔出了半面浮雕,收了腿、扔了刀,整个人坐直了身体将脑袋搁在了会议桌上,那只苹果被他长长的胳膊送到了会议桌的那边边缘,他趴在桌面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半面浮雕,有些恍恍忽忽,那是只蝴蝶的形状,他,有些想念那个女人。
      
      傻强有些进退两难,靓坤杀人如麻的样子与眼前的痴情反差在他眼里有了莫名地萌感。
      
      他有些不可自拔地想继续盯着靓坤那‘傻’样子发出笑声,又觉得这一出声他起码会被靓坤捏成三段!
      
      靓坤太投入了,投入到有个人正站在他的旁边都没有感觉到!
      
      傻强想想还是走吧,这是他这个大佬唯一会矫情与羞涩的时刻,他不能将他那层遮羞布给扯走了,不然,以后剩下的该只有邪恶与心狠手辣了!
      
      他鬼鬼祟祟地转过身,伸长了脚点着地走,那脖子伸伸缩缩的样子在靓坤眼里与只乌龟无异。
      
      靓坤是懒,连脾气都懒得发,他一只胳膊拄着脑袋依旧撑在会议桌上,屁股转了转,那椅子就将他的身体带出个斜度,他一言不发地盯着傻强往外踮着步子,嘴角拉出个弧度,直到傻强将最后一脚迈出去之前,猛地起了身,胳膊扫过会议桌,掠起那只苹果,猛地朝傻强脑袋砸了去!
      
      傻强以为自己安全了,心里刚泛起小窃喜,突然脑袋一疼,“哎呀”一声,扭过身,靓坤又坐回了椅子,拄着脑袋正得意地盯着他。
      
      “坤……坤哥……”傻强顾不得疼,小心谨慎地陪着笑。
      
      “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呀?”
      
      “没有!”傻强一秒变正经脸,“我这不是怕打扰了你想念小蝴蝶吗?”
      
      “滚!”靓坤没好气搭理他。
      
      “你确定?”傻强不怀好意地从身上掏出些照片扬在手里,像在故意挑逗他。
      
      “诶……”靓坤那小爆脾气腾腾往上窜,“两天没抽你,还长本事了?”作势要去揍傻强。
      
      “别!坤哥!我找到小蝴蝶了!”他说得及时,靓坤伸出去的巴掌停在那叠照片旁边,一个转弯将它顺了回来。
      
      “现在是本真事了,连我都敢骗?”靓坤翻着面上一叠黄志诚和他女儿的照片,并没有看到小蝴蝶,他料想着傻强不过想哄他开心罢了,也并不动怒,“黄志诚那条子,最近有没有什么动作?”他话未说完骤然停了,看着照片里的子兮瞬间有些瞳孔放大,傻强上了身似的,O大了嘴,“你真的看到她了?”
      
      “看到啦!她和黄志诚遇到了。”
      
      靓坤三年前做了那一桩丧失人性的事总是有些心虚,黄志诚找了那丫头的父母去做证人指证他,他要自保唯有斩草除根,那小丫头父母死后就被黄志诚接去养了,他老是恶梦连连,这几年不免要放些人盯着那对挂名的父女才安心。
      
      “她怎么会和黄志诚在一起的?她不是跟……”靓坤不想提倪永孝,一听到那三个字就像吃了屎一样的恶心。
      
      “我也不知道,那天黄志诚带了小丫头出去喂鸽子,在广场上两个人就碰到了,小蝴蝶后来跟他回了警局。”
      
      “她去警局干什么?!”靓坤心里一紧,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场大火。
      
      “我也觉得诧异,支了两个人去跟着小蝴蝶,她现在住在跑马地一个未开发的地方,那条路被封了进不去,应该是倪永孝的地方。我让那两个人在外面等,一见到小蝴蝶出来就跟着她,跟了两次,然后我就发现了这个人。”
      
      傻强接过靓坤手里那叠照片,飞快地翻动着,将曾倩如和罗继见面的那张递给了他。
      
      靓坤眯着眼,将照片与眼睛的距离又拉远了一些,“这女的是谁呀?”
      
      “他是倪永孝的老婆!”傻强说得小心翼翼,靓坤差点被新点的那支烟呛死,他将烟头甩在地上猛踩了一脚,“他老婆不是死了吗?!”
      
      “坤哥你居然不知道?!”傻强比他更惊讶,“这个女人是他小姨子,他老婆死了之后这个女人就搬进去了!”
      
      靓坤脸都青了,他心里有口气吐不出来,捏着拳头围着那张会议桌转,到最后也只恨恨地吐出两个字,“混!蛋!!”
      
      傻强想跑,被他拎住了衣领,他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可怕,挤眉动眼地对傻强弄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还没说完走到哪里去?”
      
      “那个女的有人在跟着小蝴蝶,跟着的那帮人被我们的人发现了,我没有出声,又重新支了几个人来了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才发现这个倪太太原来跟这个。”他手点着罗继。
      
      “这个人我认识,他是倪永孝身边那只闷声狗。”
      
      “怕是倪永孝他老婆发现了小蝴蝶是倪永孝外面养的……”傻强觉得这样说不妥,望了眼靓坤直接跳过了这一句,“我猜,她想对小蝴蝶不利。”
      
      靓坤不说话,鼓着腮帮子自己跟自己生着气,“她活该!”他心情不好,直接将那些照片甩了,“出去吧出去吧,烦死人了!”
      
      “那小蝴蝶呢?你不去救她?”
      
      “让她去死吧!”靓坤翻了个白眼,“她自己选的路,让自己哭着爬完,我才懒得管她!”
      
      “哦。”傻强忍着笑,“那我走了。”
      
      他嘴上这么说,实则猫在地上慢慢吞吞地捡着那些照片,他眼神扫着靓坤,将那些照片一张张地叠好才起身,他踱向门口在心里默默倒数着,才数到‘3’果然听到靓坤那声无奈地咆哮,“站住!”
      
      罗继的好心情不言而喻。
      
      他本来将希望寄予在阿泰的身上,可看到王子兮依旧还在倪永孝的身边他就知道阿泰失败了,他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追究阿泰的生死,只觉得自己陷进了一个死胡同里,他有一个预感,他这辈子都拿不到倪永孝的犯罪证据了!
      
      他很丧气,快七年了,他谨言慎行地呆在倪永孝身边一直以为自己游刃有余,然而时间一年年耗下来他才发现有些东西一开始他就搞错了,他心底泛起了恐惧,或者,这么多年以来,他不过是被倪永孝玩在掌心里的一只小老鼠而已!
      
      一旦有了这样的念头,他整个人便开始烦燥不安,每天活在这真真假假的生活里,压抑得快让他精神分裂了!他想走,想离开倪永孝、离开黑色会,更甚的时候他会想着抱着倪永孝跳下悬崖,玉石俱焚!
      
      疯狂的想法过后,身体、脑袋便都如抽空一般,就像极度疯癫的状态吸完了鸦片,空得聚不拢焦点。
      
      罗继想放弃了,他想好了理由要去向上司请辞,离开香港,离开警队,他沾染了太多的黑色,自觉已经洗不干净了。
      
      然而他的想法而未付诛行动,曾倩如就这样贸贸然找了上门。
      
      他那些半死亡状态的细胞又活了,前所未有地亢奋!
      
      曾倩如用海关的位置来利诱他,他将计就计地将王子兮的事告诉曾倩如,女人们的杀伤力不容小视,如果能让严谨的倪永孝松了防备,这无疑是最佳的时机。
      
      乱吧,越乱越好!最好让倪永孝焦头烂额!!
      
      他事无巨细地将子兮的信息透露给曾倩如,免不了再加了一些自己的猜测,这些在曾倩如的眼里不过是个愚蠢的男人向她表示忠心而已,两个人怀着各自的目的都没有将对方当回事。
      
      倪永孝将王子兮收得很严密,那座神秘的大宅没有人能靠近,靓坤不行,罗继不行,连曾倩如也不行。不过,像她这样心思缜密的女子,一条路不通自然会找另外的捷径。
      
      曾倩如有些烦燥,更多的是心凉,倪永孝居然会对那个女人那么上心?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丫头而已,她曾倩如努力了这么多年都得不到的,她又何德何能?
      
      曾倩如从一开始对王子兮的鄙弃到眼前逐条逐条地反思自己,终于是豁然开朗了,他爱的就是她的普通啊!简单、没有机心、暖意地笑、体贴地爱,这不正是他在强压下所需要的吗?
      
      曾倩如骄傲得太久了,但仍觉为时不晚。
      
      她想要子兮死太容易了,她却不想就让她这样死掉,她不单止要让她没了这条命,她还要让他们彼此都死了这条心!
      
      没有什么比让两个相爱的人自相残杀来得更痛快的事了!
      
      子兮上倪永孝办公室这件事开了个头,再来,便容易得多了,每天的便当还是雷打不动地亲手为他准备,现在,她还要亲自为他送上来,看着他吃完才会离开。
      
      倪永孝办公室的事情并不是常年累月地那般多,只是这样的日子让两个人的相处有了些新鲜感,他喜欢关上门,将那些可爱的小点心咬上一口,再将剩下的递进她的嘴里,而那个调皮的小妖精,则会顺着他的筷子将她粉嫩的小舌头舔到他的手指之上,外面人来人往,她却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给他致命地诱惑,吃饱了、喝足了,站在香港最高的地方、搂着自己最爱的女人,尽情狂欢!一如,征服了全世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