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9、入侵 ...

  •   黄志诚怎么也想不到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女人会是倪永孝的女人!
      
      他的脑子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对那帮保镖跟着的子兮有过各式各样的猜想,他猜想她是某个很特别的人,某个政要、权贵或是黑帮人物家的女儿,也或者像囡囡的父母一样,是某件有案子的证人之类的需要被大批人来保护着,谁能料到她居然是倪永孝在外面养的一只金丝雀!
      
      黄志诚有些愤怒与恶心,但心底的不快很快就被惊讶所代替,他听着一个个的音节从她嘴里跳出来,那么冷静,冷静得让黄志诚怀疑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到底被倪永孝驯养成了一个怎么样的人?!
      
      黄志诚太熟悉倪永孝了,自倪坤死后倪永孝接棒三合会,黄志诚便与他纠缠了近七年!
      
      这七年里,黄志诚几乎是亲眼看着倪永孝解决了对倪家有异心的四个三合会大佬,另外一个韩琛至今下落不明,而自己,也是三番五次地栽在他的手里,还要眼睁睁地看他站在所有血腥与丑恶之外,轻轻松松,片叶不沾身!
      
      黄志诚差点要放弃了,而王子兮的到来让他燃起了前所未有的希望!
      
      他听着她讲诉自己的故事,她的父亲、她的姑妈,她家那场大火。
      
      她刻意避开了和倪永孝的故事,只点到即止地让黄志诚明白她现在所处的环境,她很相信他,因为她对面的黄志诚,身后那块白板上钉着的就是倪永孝的照片!
      
      他是黄志诚目前最想铲除的黑色会吧?她坐在这个充满了皇气与正义的警局,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王小姐,你现在是怀疑你家那场大火跟倪永孝先生有关系?”黄志诚当差多年,每一个问题的分寸都把握得相当到位,试探,却又一针见血。
      
      “是!我朋友之前给过我一些暗示,但事情的真相,我需要警方的帮忙。”她一点也不像十九岁,条理清楚,思想成熟,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她通通了然于心,“他告诉我,放火的人是地产商查理张。”
      
      “查理张?”
      
      “你认识他?”
      
      “他死了。”黄志诚将这几个字说得极慢,锐利的双眼几乎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帧表情。
      
      “他死了?!”子兮几乎跳起来,看到黄志诚正盯着她,只能强行安抚下自己,她端起面前的咖啡猛喝了两口,不想爆露太多的情绪给黄志诚。但她如何说服得了自己?照她的推测,如果查理张死了,这事就跟倪永孝有着八九不离十的关系!
      
      明知道骗不了自己,她却依然心存侥幸,“他是什么时候死的?在哪里?”
      
      黄志诚起了身,从档案柜的面上抽出一个文件袋递给子兮,“死了有两年了,资料是半年前传回来的,因为查理张是香港人,这单案子便从国际刑警部扔了过来的。因为事发地点在国外,这便就成了一桩无头死案!”
      
      子兮翻着那一沓资料,照片里,查理张和太太倒在大床上,额头被弹孔刺出个大洞,惊恐地瞪着双眼,死相狰狞,场面血腥。
      
      子兮胃里一阵翻腾,她避开照片脑海里却是挥之不去的血腥画面,终于还是忍不住,她一只手捂着嘴,甚至不能开口说句不好意思就奔向了洗手间,吐了个天翻地覆,她用凉水浇着脸,盯着镜子中面色脸青的自己,一切就像做梦一样,恍忽不清。
      
      “王小姐,你怎么样?”黄志诚在外面敲着门,她悻悻地拉开,一刻之间象是没有勇气再将事情的真相再查下去。
      
      “妈咪!”囡囡贴心地将一块小手巾递给她,“妈咪你怎么样?不舒服吗?”
      
      “我没事。”子兮蹲下身接过她香香的小手巾,忍不住将她搂进了怀里,她的眼泪掉在囡囡的脖子上,滚烫不已,让她不停地缩着小小的脖子。
      
      她那么干净,被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男人照顾得无微不至,给她关心、给她父爱,这跟王志成给子兮的爱何曾的相似!
      
      子兮吸了吸鼻子,下定了决心站起身对黄志诚微微一笑,“我没事。黄sir谢谢你。”她不知道这句话是代小女孩对黄志诚说的,还是自己想对王志成说的,但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准确的走向,“黄sir,查理张死了这件事也算完了。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他的后面有没有其他的人在指使?”
      
      她不提倪永孝的名字黄志诚也了然于心,“这个事情很简单,如果查理张后面还有人,往来的帐簿肯定最后都是交出去的,你只需要找到查理张与他后面的人生意往来的签署文件证明到两个人有关系,我们警方就可以插手来调查了。”
      
      “我知道了。”她抚了抚小女孩的头,“囡囡,再见。”
      
      “王小姐,倪永孝不是一般的人……你……小心点……”
      
      她定了定,“放心吧。”又望了望小女孩,“或者,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嗯?”
      
      “通知倪永孝来保释我。”
      
      黄志诚一笑,这个女孩比他想象的更聪明,今天的事沸沸扬扬,保镖们都是倪永孝的人,难免会有脱口而出的情况,找个由头通知倪永孝来警局便可以先下手为强,打消掉他的疑虑。
      
      “我知道了。”
      
      倪永孝亲自过来的,还来得很快,带着律师,一踏进警局便听到黄志诚不友善地在质问子兮,“小姐,现在有理由怀疑你拐带少女,你最好老实点交待,你跟倪永孝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她让你来拐骗我的女儿?”
      
      “黄sir!”倪永孝打断对话,踱进了口供室,“黄sir如果对我的女人有什么疑问,或者有什么想知道的不如自己来问我?”他将手递给子兮,她拉着他的胳膊怯生生地站在了他的身后。
      
      “什么事?”倪永孝轻轻侧了侧头,问。
      
      “刚刚我去图书馆,有个小女孩子扑过来不放手,我想带她去找自己的父母,这个黄sir就说我拐带了他女儿。”她声音很小,带着歉意与恐慌,“是不是给你找麻烦了?”
      
      “怎么会呢?”倪永孝跌下了一口气,来的时候他一路忐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只是这等小插曲,只怕黄志诚这只疯狗这几年拿他没办法,从子兮的嘴里知道了他的存在随便找个由头来为难她罢了,他拍了拍子兮的手顺手将她的手拽回了自己的手中,“小事,不用担心。Raymond搞定这里。”他对律师打了个眼色,拉着子兮就直接走了。
      
      黄志诚想追过去,被Raymond挡住了,两个人吵吵囔囔的,都是些乏味地对白,子兮被倪永孝拉着,二楼那对可怜兮兮的无辜双眼一直在盯着她,子兮只能轻轻对她笑了笑,她得了黄志诚的指示不会再缠着子兮也不会再叫她,黄志诚跟她说,如果叫妈咪,妈咪就永远也修不好他们的城堡。
      
      “就是那个小女孩?”倪永孝拉开车门将子兮送进了车里,她点了点头,待他进来便轻靠在了他的肩上。
      
      “没事了。”倪永孝以为她被吓着了,总觉得是因为自己而连累了她,他有些自责,伸了只手将她轻搂着。
      
      “我没事。”子兮扫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罗继,有些娇羞地从他身上坐了起来,“对不起,给你找了这么大个麻烦……”
      
      “傻瓜!”倪永孝又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他下巴顶着她的头,几乎忘了罗继的存在,“你不找我找谁呢?”语气里全是宠溺。
      
      子兮心头一软,她好怕自己会陷进他的甜言蜜语中,只能强迫自己从那个温暖的气氛里面跳出来,“我们现在去哪里?”
      
      “回家呀,还是,你想去逛逛?”
      
      她望着车外,转头问他,“这是尖沙咀吗?你工作的地方?”
      
      “嗯。”他点了点头。
      
      “我可以去你办公室坐坐吗?我想看看你每天呆得最多的地方。”
      
      “当然可以。”
      
      罗继目不转睛地开着车,却是不用倪永孝吩咐,将他的句句话听进了耳朵里。
      
      倪永孝的办公室在顶楼,站在落地窗前,几乎能俯瞰整个香港。他就这样牵着她,毫不避嫌地从各个下属面前经过,他给不了她婚姻与名誉,只能尽量满足她每一个小小的愿意,他不想她受到委屈。
      
      “坐。想喝点什么?”倪永孝将她带到沙发上坐下。
      
      “不用特意招待我。”子兮看着他有些凌乱的办公桌,想象得到他刚刚走得有多急,“你是不是还有工作没有忙完?我陪你一会儿。”
      
      “不会闷吗?”他总是这般顾及她的感受。
      
      “怎么会呢?”她甜甜一笑,坐在了他的茶具前,自顾自地摆弄着,“你不觉得我麻烦就好。”
      
      “那好,等我做完剩下的这点点,带你去吃饭。”
      
      “嗯。”她低头冲着茶,直到倪永孝完全埋进了他的工作文件中才随意地拿着茶杯起身轻踱着,她立在他的落地窗前,似看着窗外,一个回身,已经将他办公室这个格局全都收进了脑海里,与普通办公室无异,只不过多了一面书墙,书墙尽头一个保险柜有些隐密,她不动声色地坐回了沙发,不再东张西望,静静等着倪永孝下班。
      
      罗继从来不曾想过,倪太太曾倩如会约他出来喝咖啡。
      
      或许是那天倪永孝明目张胆地牵着王子兮在办公室出现有了些风言风语,也有可能是倪永孝这段时间彻夜不归让曾倩如的忍耐到了极点,她终于是按耐不住了。
      
      “罗先生跟倪生多长时间了?”在搞清楚这个男人是否能为自己所用之前,曾倩如有一拨没一拨地随便找着话题。
      
      “快七年了。”罗继有些拘谨,不知道这位倪太太意欲为何。
      
      “七年了,还是倪生身边一个小跟班。罗先生有没有想过,这样太屈才了?”
      
      罗继松下一口气,表面,依旧不动声色,他顺着曾倩如的意思适当地表现出自己的委屈与无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想总有一天倪生会赏识我的吧……”
      
      “七年了。说起来你比我进倪家还早呢!要是倪生真有什么想法,怕也不会等这么久了……”
      
      “倪太太的意思?”他装作不明所以。
      
      “我曾家三代为官,听我哥说,海关处最近人员大变动,他想找几个信得过的人去帮忙,拜托我物色物色,罗先生你是个人才,不知道有没有这方面的意向?”
      
      罗继不语,表情极度地渴望却又沉默数秒,“倪太你有什么条件,不如开门见山!”
      
      “爽快!”曾倩如一笑,轻啜一口咖啡,“罗先生你跟得倪生这么久,一定知道王子兮小姐的所有故事对不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