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8、黄志诚 ...

  •   子兮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她一只手搭在马桶盖上才使自己瘫软的身体得以支撑,这连环而来的重击就快让她疯了!她瘫坐在潮湿又冰冷的浴室地面上,思绪吊在半空之中来来回回,如梦幻又那般地真实。
      
      这张纸是怎么来的?佐敦到底知道些什么?
      
      这是她抽空之后唯一记得要弄清楚的事。
      
      花洒的水落在地板上,又溅回了她的身上,让她的头发上都挂上了一层薄薄的水珠,整个浴室都是暖暖的水汽,却一点也温暖不了她,她冷,寒气从她的脚底顺着她暴露在空气之中的两条腿慢慢地往上爬,穿过她的膝盖爬上她的心口,再爬上她的脑袋,将她那些恍忽的情绪一点一点地侵蚀掉,让她在这个深夜里彻底地清醒了。
      
      她轻轻闭上双眼,努力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理清楚:靓坤曾经跟她说过,放火烧她家的人叫查理张,这个查理张跟佐敦说的查理张想必是同一个人,同理推论,凶手是查理张这件事已经没有疑异了。
      
      佐敦是知道了一些事情的,他见到子兮的第一时间却没有将这些事情告诉她,这源于他对阿泰的爱,他并不希望子兮离开倪永孝。
      
      他的内心是矛盾的,从他中弹之后一直抓着子兮说着对不起,自责自己太自私便看得出他一直生存在这种矛盾之中。
      
      他早早地将这件事用简单的语言记录了下来,放在贴身的衣袋之中。子兮推测,这张纸条已经存在了好些时日了,万一他遭遇到任何的不测,警察便会根据纸条上面的电话和地址迅速将这个讯息传递给靓坤!
      
      一切都顺理成章,只是子兮有几个问题依旧想不明白,查理张是倪永孝的人,火也是查理张放的,那放火的命令到底是倪永孝给的还是查理张本身的意愿?查理张现在又在哪里?连靓坤都找不到,看来是已经离开香港了,以倪永孝的性格,如果放火真的是他的意思那查理张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眼下,只有求证了查理张的生死,一切问题便可迎刃而解。
      
      子兮抱着一丝的侥幸,或者查理张还活着,一切根本只是他自己的意思。但她心底的理智却不肯就此罢休,就算一切都是查理张自作主张,但倪永孝至少是知道这件事的,他视若无睹地将她迎进自己的怀抱,在她最伤心欲绝地时刻掠夺了她的心!是愧疚?是补偿?她爸爸为什么会突然自杀?他用来自杀的那支药剂是怎么来的?都是市面上常见的化学药品,如此精良的配比除了她博学多才的倪生,连药剂师都很难做到!她还有什么好辩驳?
      
      她扶着马桶盖站起来,全身都是麻的,她裹在身上的、倪永孝那件睡衣滴滴嗒嗒滴着水,她脱了它,赤身裸体地光脚踱了出来,她一声不吭地立在床前看着沉睡中的倪永孝,这个男人,她从来就没有看清楚过。
      
      一个晚上,宛如度过了一个世纪。
      
      天一亮,一切的不快果然就像粉笔字一样被倪永孝擦掉了。
      
      他烤了面包,冲了英式的早茶,宠溺地看着她吃完了才离开,临走前,不忘给她一个爱意正浓的goodbye kiss。
      
      她不稀罕了,甚至觉得有点恶心,她没有回应他蠢蠢欲试的湿吻,只是淡然地触碰着他的唇边,她样子慵懒,让他以为她还在疲累之中,停止了索取,愉悦地告诉她,晚上,他会早点回来。
      
      子兮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翻箱倒柜去寻找着倪永孝跟查理张勾结的证据,倪永孝这样心思缜密的人,既然把这栋房子送给了她,又怎么会在这里留下一丁点的把柄呢?
      
      她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心里面过滤着各式各样可以找到倪永孝犯罪证据的可能,和,他各种各样的死法。
      
      她忽喜忽忧,渴望又恐惧,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拉着她的思维不停地往前窜,她讨厌死了那种在隧道里的感觉,即使前面是悬崖绝壁,她也只想出去。
      
      Aaron的出现加深了她的厌恶感,他心情轻松,无事般跟她打着招呼,“Hi,girl,are you OK?”
      
      “挺好。”子兮不咸不淡地回了他两个字,让他相当无趣,“昨晚回来倪生脸色还好吧?”他努力跟她找着话题,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她旁边的小椅子上。
      
      “不知道,我没留意。”子兮微微一笑,轻轻将肩一耸,如果连对付这些人她都做不到虚情假意,她怎么在倪永孝面前装得相安无事?可她又确实吞不下这口气,“我昨晚死里逃生,这条命总不可能没有倪生心情来得重要吧?所以,我并没有太留意。”她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盯得他有些浑身不自在,“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那还不是应该多谢你?”她探近了身子盯着他的发丛,像是随手会将他耳朵里那只唛扯出来一样。
      
      Aaron紧张极了,左顾右盼,不知道她是知道了些什么?“怎……怎么这么说呢?”
      
      子兮一笑,明媚地将身体又倚回了自己的椅子,说得雀跃,“多谢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处理自己的感情,我已经跟阿泰说清楚了,他以后都不会来找我了。”
      
      “那就好,那就好!”Aaron长跌下一口气,额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他总觉得耳朵里那只唛跑出来了似的,让子兮发现了端倪,只想快快离开,“没事我先去忙了,有空来后院看花,最近我发现了一个新的品种。”
      
      “Aaron你才艺绝佳,有时候我在想把你留在这个地方真是屈才了,要不我迟点跟倪生商量一下,让你去奔个好前程?”
      
      Aaron心底一凉,尴尬地立在那里,笑得比哭还难看。
      
      “逗你玩呢!”子兮嘻嘻一笑,“倪生怎么可能舍得放你走呢?”她话里有话,却轻轻松松地对他摆了摆手,“拜!”
      
      子兮回过身,扬上去假意对Aaron微笑的嘴角又跌了下来,她想出去,甚至不想再去跟王志成谈心,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倪永孝安插在她身边偷听的,让她从骨血里感到厌恶与恶心,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给她安心与信任。
      
      她想为自己的枉死的父亲与姑母讨一个公道,她想要倪永孝一个说法,她要看看这个让她彻头彻尾看不清楚的男人到底泯灭了良知到了哪个地步!
      
      她的脑海里有千万种的想法,出了门才知道自己根本无从下手,她身边所有的人,包括司机和保镖都是倪永孝派来的,她甚至连脱离他们的视线都做不到!她无处可去,只能到处游荡,保镖们一点也不嫌烦,跟紧了她的脚步,寸步不离。
      
      子兮觉得这件事应该做个长远的计划,争了朝夕只会过早地暴露,她羽翼未丰,即使有一天她有了真凭实据她也不是他的对手。
      
      她开始巧言令色,虚伪地对倪永孝表达着爱意,她时常托着脑袋一言不发地端祥着倪永孝脸上的微表情,等他一走便对着镜子独自揣摸,她越来越了解他,摸熟了他每一分的脾气与性格,自如地应付着他。倪永孝倒是越来越宠她了,总是能恰如其份地给他想要的,欲拒还迎地给他渴求的,她成熟了,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诱惑力。
      
      倪永孝不知道,原来他可以如此迷恋一个女人,深陷其中,不想自拔。
      
      子兮在游刃有余着,她脆弱的心在倪永孝的身上逐渐地强大,强大到她完完全全地可以接受她预料的那个结果,她准备好了,只是还欠一个冲破口而已。
      
      她现在能轻轻松松地将跟着她的那些保镖们打发开,或坐在咖啡厅里小酌一个下午,或在图书馆里流年忘返,她淡定自若着,倪永孝才会将跟着阿泰和佐敦的那些人撤走,他们应该已经是安全的了吧?
      
      子兮盖了手里的书本深吸出一口气,起身,出了历史厅,一本《杀人事件录》被她顺手放回了书架上。
      
      保镖们在图书馆外聊着天,她在门口定了定,买了些吃食转去了广场喂鸽子。
      
      白色的羽翼在她面前扑腾着,一群群的鸽子飞起了又落下,就像她飘泊无依的宿命一般,她撒了手里的食料,坐在长凳上发着呆,一把稚嫩的声音拉回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那个小女孩不过五六岁的样子却有条长长的马尾辫,梳理得整整齐齐,她跑到子兮面前对她甜甜一笑,露出一排缺了门牙的牙齿,“妈咪!”她抓着子兮的胳膊,闪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童真。
      
      “小朋友,你的家长在哪里?”子兮没听清楚她的话,摸着她的头,心情前所未有地愉悦。
      
      “妈咪!”她仰起头又望着子兮,一点也不怯生。
      
      “妈咪?”子兮有点迷糊了,她四周观望着,果然有个男人神色慌张地往这边跑,她拉着小女孩站起身,对着那男人招了招手。
      
      “不好意思……”黄志诚跑得气喘乎乎,一眼扫到子兮霎时间如僵化了一般,不会动弹了,半句话卡在嗓子眼没了下文。
      
      子兮有些不明所以,那小女孩甜甜一声叫唤才将黄志诚的思绪唤回来,“爹地……”她脱了子兮的手,奔过去拖上了黄志诚。
      
      “嗨……”黄志诚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惊讶,他有些无措地向子兮伸了只手,目光一直在她的脸上。
      
      子兮有些不悦,轻轻点了个头,算是出于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她没有回握黄志诚,从长凳上拿起了自己的坤包,转身离开。
      
      “小姐!小姐!”黄志诚急唤了两声想将她拦下,那小女孩一见她要走,哭泣着声音一把吊住了她的胳膊,“妈咪!”
      
      周围投来了些奇异的眼光,子兮尴尬地拔开小女孩的手,不友善地盯着黄志诚,“先生……”
      
      “不好意思!”黄志诚手慌脚乱,轻搂着小女孩哄着,“囡囡乖,快放手……”
      
      “我不!我不!!”小女孩发着脾气,眼见黄志诚快将她抱开了,索性松了子兮的胳膊,整个人伏在了她的腿上,怎么都不肯松开,她哭着喊着,“妈咪不要走……”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免有些指指点点,保镖们发现有些不妥,匆匆往这边赶。
      
      黄志诚拖她不开,只能歉意地看着子兮,“小姐,不好意思,能给我两分钟吗?这件事说来话长……”
      
      “先生,你不觉得你这种撩女孩子的方法老土爆了吗?”子兮陷在一个难堪的处境,对他自然没有好脸色。
      
      “我……”他还来不及辩驳,那些保镖已经冲进来了,拔散了人群来势汹汹,领头那个手指着黄志诚,“你是谁?!走开!!”
      
      小女孩吓得哇哇叫,那男人作势就去拉她,黄志诚只怕她被弄伤了,曲身挡在子兮两人面前,“你们别乱来!”
      
      保镖们哪里会听?手拔着黄志诚就要冲过去,两个人推推攮攮很快就要动手。
      
      黄志诚一手掏了身上的枪,另一只手摸出自己的证件,“警察!别乱来!”
      
      子兮眼见事情越闹越大,只对带头那人打了个眼色让他们退开,她将那小女孩从地上抱起来轻轻帮她拭着眼泪,询问黄志诚,“你是警察?”
      
      黄志诚见保镖们退开便也收了枪,“小姐你不用害怕,我是黄志诚督察,不是坏人。”
      
      子兮听得‘黄志诚’三个字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她接过黄志诚手里的证件,心头一软,想起了自己的爸爸。她忍着想哭的冲动,突然就对黄志诚产生了强烈的好感。
      
      “小姐,你没事吧?”黄志诚见她出了神,不免关心。
      
      “没事。坐。”子兮挪了挪身子,将长凳让了一截出来。“黄sir,我想我有时间可以听听你那个曲折的故事。”
      
      黄志诚一笑,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囡囡去玩,爹地跟妈咪聊会儿天好不好?”
      
      “妈咪不会走吗?”
      
      “不会。”
      
      她不信,又望向子兮,子兮点了点头,她才雀跃地跑开。
      
      “黄sir你太太?”
      
      “我还没结婚。”
      
      “那……”子兮诧异地盯着那个小身影,黄志诚一笑,“她不是我女儿,她是我一个证人的女儿。三年前,有一起灭门惨案不知道你听过没有?铜锣湾揸fit人邓智勇一家四口被人活埋在了吡石山,当时,有指凶手是洪兴现在的揸fit靓坤,她的父亲目睹了整个事件的经过,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他出庭作证,谁知道车子去到半路就发生了意外……”他有些自责,“是我疏忽了,才会让她的父母枉死……”
      
      靓坤!居然是靓坤!
      
      子兮对那个失去了双亲的小姑娘泛起了无限的同情与怜爱,“所以,你就将她带回去了?”
      
      “她那时候才一岁,根本不记得自己的父母。我一直将她当成自己亲生女儿般照料,只不过到了孩子牙牙学语的时候总是要找妈妈,我照着自己想象中的样子找了个画师。”他停了,从钱包里抽出张照片大小的画像递给子兮,“你说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命中注定?”
      
      子兮接过那张画像,惊讶得久久合不上嘴,画像中的人根本就是她!
      
      这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自己亲眼见过,她绝对不会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或者,这个世上真的有冥冥之中这回事,不然,他怎么会跟她的父亲叫着同样一个名字?!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可是你的样子却一直在我的脑海,不知道为什么。”
      
      “或者,我们上一世认识。”
      
      “有没有兴趣一起喝杯东西?”他拭探着发出邀请。
      
      子兮沉默了近五秒钟才抬头,“不好意思,我男朋友在家等我。”
      
      黄志诚便也不勉强了,他有些失落、又有些尴尬,唤了小女孩过来,“跟妈咪再见,我们回家。”
      
      “妈咪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家吗?”她作势又要去拉子兮。
      
      “妈咪的工作还没完成呀,等妈咪造好了城堡就回来接我们了好吗?”黄志诚哄着她。
      
      “妈咪,我们的城堡还需要多久才能造好?”她眨着眼睛天真地望着子兮。
      
      “快了……”子兮的心有些疼,眼圈也跟着红了。
      
      “我们不要耽误妈咪太多时间,她就会快一点。”黄志诚拉着她,“跟妈咪说再见好吗?”
      
      “妈咪一定要记得回来接我们。”
      
      她恋恋不舍地摆着手。
      
      黄志诚淡淡笑了笑,“再见。”他不等子兮回答便转了身,子兮看着那两个渐远的身影,终于还是唤了声,“黄sir!”
      
      他回过身,便听到她说,“我想报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