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7、心死 ...

  •   三个人在旅馆又猫了一天。
      
      凌晨的船,他们收拾好东西出来的时候已经深夜了。
      
      阿泰脸色不太好,横竖心里憋着一口气,整个白天他都在试图找着跟子兮的亲近,但她始终在逃避他,她心事重重,表情毅然又坚定,他知道她想说什么,但他不想给她开口的机会!
      
      阿泰的心里有根刺,被倪永孝关着的那一晚,他几乎碾碎了自己的心才能说服自己,他想着事情都过去了,即使子兮真的爱上了倪永孝,经过时间的洗礼她始终会放下这段‘不伦’的恋情,他觉得自己有些委屈,而这些委屈又敌不过他对子兮的情感,他煎熬了半夜才勉强钳制住心底的魔鬼,但面对着子兮的执着,他那些恨意又突突往外窜,他爱她有多深现在恨她就有多重!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理智告诉他,趁着他后悔之前一定要带子兮离开香港!
      
      离开了香港、离开了倪永孝,他们之间才有重新开始的可能!
      
      为免被人跟踪,他们在码头一里外的地方就下了车,阿泰一路上拉着子兮,他心情不好自然脚下生风,子兮被拉得跌跌撞撞,她想挣出自己的手,岂料他钳实了她的手腕,越挣他就越用力,他也不理她,只拉着她一路飞奔。
      
      “阿泰,你放手!”子兮觉得不能再等了,再等一切就不在她的控制之下了,“阿泰,你听我说,对不起……”
      
      她话音未落,已经被阿泰整个人抱了起来了,阿泰根本不想听,他知道她要说什么,她是真的爱上那个已婚的男人了,但他不想听,也不想就这样放弃,他内心的魔鬼正在拿着叉子在他耳边盅惑着他,他用理智强压着,他不要她说出来,他将她夹在腋下,另一只手拨着面前的野草。
      
      “阿泰!阿泰!!”子兮大气直喘,蹬着脚怎么都不能从他身上下来,她半吊着、晃动着,胸闷气短,一阵阵地眩晕,那些野草打在她脸上,就像阿泰一巴掌一巴掌地甩在她脸上,他在恨她,她知道。他恨她不能为他守身如玉,恨她背弃了对他的承诺!
      
      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想放掉她!他已经失去了她的心,他不想连她的人也再没有!他趁着她开口之前,一把将她甩在了地上,他脸色铁青,近乎恐吓,“子兮,如果你想再说什么让我一个人走之类的话,我现在就回去让倪永孝碎尸万段!!”
      
      子兮果然就不敢再出声了,阿泰从来没有对她发过火,甚至连一点小脾气都没有向她撒过,他宠溺着她已经习以为了常,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佐敦出不了声,只能将子兮从地上扶了起来,他的心里一直忐忑,远处海面上断断续续续的灯亮让他心安了一些,他拿出了身上了电筒,以同样的速度闪了七下,这是暗号,很快他们就能上船。
      
      阿泰发了那一顿脾气心里自然有些歉意,他拉过子兮将她圈在了怀里,“兮儿,对不起……”
      
      子兮像只木偶一样,任由他拉扯着,她现在是胆颤心惊,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佐敦的目光无处安放,他一只手捂着外套的口袋,犹豫了几番又放开了,他四处扫视着,不远处草丛里一点亮光引起了他的警惕,这一瞬间来得太快,他急唤了一声阿泰,整个人已经朝他扑了去,几乎没有听到枪声,佐敦已经倒在了地上,整个后背都是血。
      
      “佐敦!”阿泰接下他,想不得太多,已经将他递到了子兮的手上,“兮儿,你看着他,蹲好!”他起了身,摸出身上的枪,已经迈了出去。
      
      “佐敦!佐敦!!”那些温热的血从子兮指缝里窜了出来,佐敦意识还是清醒的,他的脸上笼上了一层黑色,借着月光拉紧了子兮的手,“子兮……子兮……对不起……”他有个秘密已经埋在心里很久了,“子兮……”
      
      他满是血的手抖得很厉害,他想伸向自己的外套口袋,定了定睛却发现子兮的外衣里衬处别着一个小东西,他那只伸向自己衣服的手半路又折了回去,他现在倚在子兮的胸口,子兮胳膊抱着他的头,轻轻晃动着他,眼泪滴滴嗒嗒地掉在他的脸上,那件外衣便张张合合,佐敦撑着气,拉开她的外衣,子兮便也看到了,那个黑色的东西,是个窃听器!
      
      子兮像被道响雷劈中了似的,她抖得比佐敦更厉害,她那些泪水挂在了眼脸便再也掉不下来了,她一边抖一边笑,全身瞬间没有了温度,冷,冷得钻入了心!
      
      倪永孝早就知道,知道她会救走阿泰,Aaron也是他的人,他一早就已经将这个窃听器放在了她的身上,还要装作全完没事的样子为她煮了顿早餐,他导演了这一切,让她像个小丑一样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左右为难,他从来没有相信过她!!
      
      如果,她今晚真的是打算要跟阿泰一起走,他,会杀了她吗?
      
      她痛苦地闭着眼,死咬着自己的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她突然觉得自己不伤心了,她的心冷了、死了!
      
      “佐敦,你撑住!”她脱下他身上的外套,又扯破了他的T恤,学着阿泰之前那样,将他身上那个伤口扎紧了,她木然地做着一切,佐敦已经拼了力才将自己那件外套拉回来,他盯着她身上那只窃听器,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抽出张纸条塞进了子兮的手里,“子兮,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
      
      纸上写的事他不能说,说了,窃听器那头的人便听到了。
      
      子兮将那张纸拽紧在了掌心,她不知道佐敦为什么要给她这张纸条,纸条上到底写了些什么要让他这般紧张?
      
      他表情那么凝重,又盯着那只窃听器便也料想着这是件非同小可的事,她回了他个眼神,安慰他,“佐敦,你不会有事的!”
      
      佐敦见她收下了那张纸条,便松下了一口气,“其实,去泰国找阿泰的时候……我就预计自己已经死了……谁知道……却让我意外地见到了他……子兮,我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将阿泰带回香港……我想……他迟早要回来……怕……怕他没有一点准备……”
      
      “我明白我明白……”子兮忙不迭地点头,“佐敦,你不要说话……”她心里难受得厉害,这一切种种都是因她而起,她根本没有面目面对佐敦。
      
      “不!子兮,我想说……我怕我以后没有机会再说……”他抓着子兮的手,笑得凄凄然,“子兮,对不起……我一直……爱的那个人……是……是阿泰……”
      
      子兮惊愕不已,泪水便如泉涌,抑制不住,她抱着佐敦的脑袋哭得伤心。
      
      “你一定要好起来,佐敦,阿泰他需要你……”她哭得不能自控。
      
      佐敦坚难地抬着手,试图擦掉她脸上的泪水,“但是,他爱的人是你呀……”佐敦也哭,湿漉漉的眼睛在月色下像两颗闪烁的星星。
      
      “佐敦,你怎么样了?”阿泰回了来,从子兮手里接过他,船已经靠岸了,他将佐敦一把打横抱起,嘱咐子兮,“兮儿,快,上船!”
      
      子兮跪在地上,用衣袖擦了脸上的泪,冷冰冰地并没有起身,“我不走!”
      
      “兮儿,这个时候不要再耍脾气了!快点!上船!!”
      
      “我不走!!”她又说了一次。
      
      阿泰急气攻心,不得不放下佐敦,他怒气腾腾地冲向子兮,伸手就去拉她,她一退,准确地避开了他,“阿泰,我再跟你说一次,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你一定要回到那个倪永孝的身边吗?!”
      
      “是!”
      
      “他有老婆的!他还有孩子!他根本不会为了你离婚!!”
      
      “我知道!”她极力控制着心里的痛感,“就算这一辈子做他众多情人之一,我也不会离开他!”
      
      阿泰那一巴掌甩下来几乎积聚了他这两天所有的恨意!
      
      子兮整张脸都是麻的,她嘴角那些血渍断断续续往下掉。
      
      “对不起!”一开口满嘴都是腥甜的味道,“阿泰,是我对不起你,你救过我,我很感激,如果今天你在这里发生了任何的不测,我王子兮对天发誓,我一定将我这条命还给你!”她低头望着自己的胸口,故意将音量提高了很多,“但是,感情的事真的不到我作决定,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阿泰那把枪已经抵到了她的额头,“你想清楚了?”
      
      她没有回答,双手抱着枪头又往自己的额头抵紧了一些,阿泰一惊。
      
      倪永孝在那边看不到情况早已经乱成了一团,他抓着只唛只得叮嘱潜伏在周围的杀手们,“看好王小姐!不要轻举妄动!”
      
      这三更半夜黑灯瞎火的怎么可能看得到?!
      
      杀手们也在提心吊胆,杀人就容易,救人怎么下手?
      
      阿泰连退了两步,不自觉地将握着枪的手松了些,那把枪就顺势到了子兮的手上,她握着枪柄,枪头顶住了自己的下颚,枪的保险是开的,阿泰刚刚才拿它去追踪倪永孝的那群杀手,一个不留神就会擦枪走火!
      
      “兮儿,你要干什么?!”
      
      “如果今天只有跟你走这一条路,我就将你救过的这条命还给你!”
      
      “你!”阿泰气极,几乎声声泣血,“你宁可死也不跟我走?!”
      
      “是!!”她一开口,眼泪收都收不住!她要将所有最恶毒、最绝情的话都说出来,让阿泰彻底死心,也让倪永孝绝对的放心,她不是个无情无义的人,但她知道自己对于感情的优柔寡断会害死阿泰和佐敦!“你走!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更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内!”
      
      阿泰双眼通红,他怒视着她,一动不动!
      
      他不动,子兮只能用自己这条命作赌注,她闭上了眼睛、抱着必死的决心轻扣下扳机。
      
      “好!”阿泰终于是让了步,“既然你那么爱那个男人,我就成全你们!王子兮,从今天开始,我跟你再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瓜葛!!”
      
      他绝决地转身,抱着佐敦上了船,再也没有回过头。
      
      海面上,那个影子越飘越远,一切终于是静下来了,静得出了奇,静得听见微风的声音。
      
      子兮已经不想哭了,或者,经过这一晚,她的泪水已经流干了。
      
      倪永孝泡在浴缸里,几近虚脱。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但他确实是后悔了,那千钧一发的时候,他最在意的真的是她的生死,他宁愿她跟着阿泰离开,也比她就这样丧了命来得强!还好,虚惊一场!他的兮儿,永远都是他的!
      
      他端起浴缸旁边那杯香槟,一口饮尽,起了身。
      
      子兮手里还拽着佐敦给的那张纸条,她的手心出了汗,蘸得那张纸也有些粘手了,她不敢打开,连她现在坐的这辆的士的司机都让她觉得可怕,整个世界都是倪永孝的人,她根本逃不脱他的手掌!
      
      外面的路障已经整修好了,的士一路被放了行,这证明子兮的猜测是对的,她看到倒后镜里那司机闪闪烁烁的眼光心里不免泛起冷笑。
      
      她进了房,倪永孝已经冲了凉,穿着件浴袍,一见面就将她拉进了怀里。她满脸都是佐敦的血,他看不到似的亲吻着她,他的手在她身上探索着,里里外外,他在搜她的身!
      
      子兮木然地接受着他的吻,她完全死心了,不会对他再抱任何的希望。她的手轻抚着他的身体,顺手,就将那张纸条放进了他浴袍的口袋里。
      
      倪永孝终于将她身上那个窃听器拿出来了,他居然有点后怕,想象不到子兮知道了他今天所做的这一切会有个什么样的后果。
      
      不管以后遇到什么样的事,他必定会百分之百地信任她,不会再让她这般为难与伤心。他这样对自己说。
      
      子兮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没了心可以虚情假意到这个地步,她回吻着他,当作一切都不知情的样子,她应付着他,隐忍着,她只当自己死了,不会再让阿泰和佐敦出事!
      
      一番云雨,倪永孝甜蜜而又满足。
      
      “兮儿,不管以前有多少不开心的事,天一亮,我们就当粉笔字一样擦掉它好吗?”他将她卷在心口,句句都是真情实意,他太累了,只想留着这一块宁静的港湾让他疲倦的心有个停泊的地方。
      
      “嗯。”她轻轻点了点头,又说,“对不起,阿泰是我放走的。”她长这么大,一直刻守着王志成的教导:不坦露心机,对任何人都予以善良。而现在,她对着这个曾经深爱的男人,却第一次用上了‘诡计’。她只有这样告诉他,他才不会发现她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她要装傻才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没关系,我本来就不会为难他。”倪永孝顺水推舟,就这样将这件事推得干干净净。“对不起兮儿,是我没有处理得太好,导致了今天的事差点出现了不可扭转的局面,阿泰他,还好吗?”他以同样的方法来回应她,确保她真的能相信今天的事完全不是他的意思。
      
      “他没事,只是佐敦受了点伤。”
      
      “严重吗?知不知道是谁做的?”
      
      “可能是以前的仇家!阿泰他捞偏门,怕是以前积下来的怨,这次回来走了风声。”
      
      两个人一唱一合,一问一答,各自绞尽了脑汁来欺骗着对方,配合得天衣无缝。
      
      倪永孝终于进入了梦乡,子兮捡起地上倪永孝那件浴袍起身,裹着进了洗漱间。
      
      她开了花洒,又拖了好一会儿,确定倪永孝是真的完全睡着了,才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将佐敦给她那张纸条拿出来,她展开,那一行小字让她双眼发黑、天玄地转,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放火烧子兮家的凶手查理张是倪永孝的人”
      
      下面,地址和联系电话是靓坤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