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逃亡 ...

  •   子兮像跌进了一个冰窟窿,好久,都喘不过气。
      
      她想哭一场,又觉得自己已经哭不出来了,坐在后院的小亭子里对着一堆纸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Girl……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忍受自己的女人心里挂念着别的男人!”熟悉的声音,子兮一回过头便看到了Aaron,他是这院子里的空气净化师,一个很奇怪的职业。子兮却将他当老师,她的英文老师,因为他是英国人,有着纯正又优美的伦敦发音,跟倪永孝一样。
      
      “Aaron,你说什么?”
      
      “我说,你这样只会让你想救的那个男人更危险!”他操着别扭的广东话,“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有多深,他的占有欲就有多强,他不会容许他的女人心里想着别的男人!”
      
      “Aaron你知道些什么?”子兮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到底发展到了哪个地步,连后院的人都惊动了。
      
      Aaron耸了耸肩,“我想我大概知道了一些不应该知道的事!因为他们占用了我的房间!”
      
      “什么?!你是说??”
      
      “昨天晚上,我的房间被征用了!”
      
      “阿泰被关在你的房间?!”
      
      “你想都别想!”Aaron像看穿了她的心事,“门口至少有十个保镖!Girl,我能问一下,倪生他到底是什么职业吗?为什么我们这里每天都有这么多的人守着?”
      
      “这个……倪生他……”她想破了脑袋,搜刮着可以说服他的说法,“倪生其实是香港首富的私生子!因为那些继承人的关系,现在有很多人想对他不利,所以,他进出都要有很多人保护着。”
      
      Aaron果然就O大了嘴,这个说法太说得过去了,让他信以为了真,他那蓝色的眼睛眨呀眨,像得到了一个秘密。
      
      “Aaron你千万不能再告诉其他人!”子兮为求逼真,又加了一句。
      
      “嗯,我明白了!所以,像他这种身份的男人就更允许不了你的不忠了,对吗?”
      
      “我没有!”子兮反驳他。
      
      或许因为Aaron是外国人,反而让子兮有些亲切感,她不用害怕他,也不用防范他,这种崇尚大自然又没有什么欲望的人很容易得到子兮的信任,他们平时便像一对老朋友,所以Aaron才能这样□□裸地问她,她也不会拘谨,有什么说什么,“我才没有对他不忠!”
      
      “那,里面那个……”
      
      “他是我前男友……”
      
      “你们分手了吗?”
      
      子兮脑仁都在疼,他们就是没分手才会搞成今天这个样!这阴差阳错的关系她是不会打算告诉Aaron的,只说,“Aaron,我没办法向你解释我们的关系,我现在只想让他离开这里。”
      
      “这个……”Aaron想了一下,“这个可能比较难!除非里面这个可以放弃你,而倪生又愿意放他走。”
      
      两个人叹着气,面面相窥。
      
      “Aaron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我想我会搞清楚自己心里最爱的人是谁,爱谁就和谁在一起啊!你爱他就跟他走。”他手指着后院,“不爱他你就跟他说清楚让他自己……”他说着说着就停了嘴,因为子兮正不怀好意地看着他,“Girl,我一点战斗能力都没有!那里可是有十个,也有可能是十二个保镖!”
      
      “Aaron你来这里多久了?”
      
      “六七年了,怎么这么问?”
      
      “这里的保镖你全都认识对不对?”
      
      “是就是……”
      
      “你跟他们说倪生在外面路口出了事,让他们快过去!”这样咒自己深爱的男人让子兮心如刀割,但除此之外她确实再也想不到其它的方法,“你来了这么久了,只要演得逼真些他们会相信你的。”
      
      倪永孝听得这一句,差点背过气去!他将耳唛扯了下来,几乎在掌心里捏碎了,他好久都顺不下那口气,他倒要看看,她到底为了那个男人可以背叛自己到哪个地步!
      
      他不动声色地吩咐了一句,“照做。”
      
      Aaron收到了讯息,完全没有任何的异样,“Girl,这招太冒险了,这段路太短,就算他们去,发现这事是假的折回来也会很快,而且,倪生回来……”
      
      “他回来,一切后果我来负责!我绝对不会给你惹任何麻烦!”她有些激动,好不容易才有点说服他的迹象,生怕Aaron一不小心会改变主意,“Aaron,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帮帮我,拜托!”
      
      她说得诚恳,Aaron便不再推迟,他将他那间房的钥匙给了她,按照她说的那样将那帮保镖引了开。
      
      子兮把握着时间,分秒必争地开着门。
      
      此时此刻,阿泰却在Aaron那间房里逍遥自在,他要离开这里易如反掌,他只是在等,等一个他等了很久的女人。
      
      两个男人在搏奕,可怜那个傻姑娘却被蒙在了鼓里。
      
      她打开了门,拉着阿泰急急往外跑,“阿泰你快点走!”
      
      阿泰却不跑,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兮儿,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
      
      “不要再说了,你快点走,离开这里,离开香港,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好,我们现在就走!”阿泰拉着她的手,她却有点蒙了圈,“我……”她定在原地就是不动,她是得走,但不是现在,更不是跟阿泰一起走。
      
      “对了,成叔呢?他在哪里?我们带着他一起走!”
      
      “爸爸他……去世了……”她望着湖边那棵樱花树,眼泪就掉了下来。
      
      “兮儿,别哭。”他又将她圈在了怀里,她哭,他就觉得自己的心在疼。“兮儿,昨晚我想了一夜,不管你和倪永孝之前发生了些什么事我都不会再追究,我带你离开这里,以后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没有!”子兮想起倪永孝便推开了他,“没有任何人欺负我!是倪生他救了我,阿泰,对不起,我爱上了倪永孝!”
      
      “你爱他?”阿泰冷笑了一声,“你爱他,他爱不爱你?!”
      
      “他……”
      
      “他有家室!有老婆、有孩子,我当初给佐敦那块玉让他保护你,他却把你带到了他的床上!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方法来骗了你,但是兮儿你要相信他绝对是个背信弃义、卑鄙无耻的混蛋!你以为你自己真的欠他的吗?是他欠我的,你懂不懂?!”
      
      这是子兮最不愿意面对的痛,就这样被他彻底挑了个干净,他爱不爱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他瞒着老婆与她上床,又瞒着她给她吃避孕药,在她差点丧失了清白、命悬一线的时刻,他最在意的是她的忠贞而不是生死!他爱她吗?她连骗自己都做不到,可是她依然爱他!
      
      “你走吧……”她没得反驳,只能这样打发他。
      
      “你是铁了心要跟他在一起是吧?好啊!”阿泰一屁股又坐了回去,“你直接让倪永孝杀了我便一了百了,不会有人再来破坏你们!”
      
      “阿泰!!”
      
      “你不走我也就不走了!”
      
      两个人较着劲,出去的那班人很快就会再回来,Aaron在外面催了一次又一次,“Girl,他们真的就快回来了!”
      
      “阿泰,就当我求你好不好?我不想看到你有任何的闪失……”
      
      “除非你跟我一起走!”他丝毫不让步。
      
      子兮觉得自己的脑袋就快炸了,又急又气,她被他逼到了死角,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好!”她终于出了声,“我跟你一起走!”
      
      她拉着他往外走,那帮保镖就折了回来,料想里面该出了事,连带着门外巡逻的都一起涌了进来,一共有二三十来个,浩浩荡荡的一群。
      
      “兮儿,保护好自己!”子兮答应了跟他一起走,阿泰便再也没有什么顾虑,就算是上山刀下火海他也誓必将她带走!
      
      他迅速地放倒了两个,夺了他们的枪,这场战争很快就升了级变成了一场枪战,到处都是子弹在飞,子兮怎么能想得到事情还是到了这一步,她想让他们住手却又无从下口,阿泰为免伤到她,已经离她很远了,他的目标在车库,昨晚找到子兮之前他已经安排好了后路,对方人数太多,硬碰硬无疑要吃亏,何况他还要带着子兮。
      
      “唉呀,怎么办?”Aaron也是急得团团转,倪永孝那边迟迟未给他指示,他只能拉着子兮避开那些子弹往房里钻,“怎么搞成这样?!你说现在怎么办?”
      
      “我……”她哪里知道能怎么办?只能焦急地盯着外面,一辆车很快开了过来,在院子里跑着圈圈,阿泰连冲带撞,院子里哀嚎一片,到处都是血。
      
      “兮儿,上车!”阿泰从车里跳了下来,他用车门挡着子弹,就势滚了一大圈才滚到Aaron那间房的房门口,他想用自己的身体作挡箭牌护着子兮往外走。
      
      “王小姐,你不能走!”Aaron知道事态严重,倪永孝是什么身份他非常清楚,如果说前面这一切都是对子兮的试探,那从子兮跟阿泰上了车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Aaron虽然是倪永孝的人,但他跟子兮相处了那些日子,人性还是有的,他预料得到子兮的后果,外面这些保镖们可是将阿泰当成了真真正正的敌人,倪永孝并没有授意于他们要如何做,他们只是尽着本份做着保镖的责任,拼了命也不会让阿泰出去,就算顾念着子兮是倪永孝的女人处处小心,但毕竟子弹无眼啊!阿泰真有那个本事带子兮走,外面呢?外面还有多少道倪永孝布下的障碍?他会轻而易举地放过这个背叛他的女人吗?
      
      Aaron连对子兮的称呼都变了,由此可见他是动了真格,“王小姐,你要离开这栋房子,就代表着你放弃了倪生,你真的想清楚了吗?”他选最重点的提醒着她。
      
      “Aaron,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跟倪生说清楚!”现在形势危急,子兮只能先将阿泰送走,“对不起。”她又跟Aaron说了一次,“我不是想连累你,但事情现这个样子我不得不这样做,Aaron,等我回来,我一定不会让倪生为难你的!”她来不及说后面的话,已经被阿泰拉出去了。
      
      “王小姐!”Aaron作着最后的努力,他想将子兮拉回来,耳唛那边冰冷的声音让他放了手,“让她走!”
      
      他看着阿泰带着子兮在子弹中穿行,艰难地上了车,再看着那辆车七拐八弯地冲破着关卡,这个阿泰确实是有本事,二十多个佩枪的保镖竟然都不能将他留下,Aaron的心底泛起好些奇怪的情绪,有欣喜还有难过,接下来的路他再也帮不了她了,只愿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
      
      “阿泰,你怎么样?”子兮盯着阿泰淌血的胳膊,不无担心。刚刚,他拉她出来的时候中了弹,他脸色有些青,脱了身上的T恤拉成条随手扎着那个伤口。
      
      “我没事!”他的心情却是雀跃的,受伤的那只手抓紧了子兮,给她安慰,“一点点小伤,没关系的,不用担心!”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他没说话,拉着她的那只手将她的头按低了,抓着方向盘那只手松了,捏过把枪,对着窗外‘嘭嘭’两枪,吓得子兮心惊胆颤,这是倪永孝别墅那条路的关卡,阿泰踩了油门,撞过栏杆,连车头都变了形。
      
      “兮儿,有没有事?”
      
      “没有。”
      
      他才放了心,“佐敦会在外面接应我们,明天晚上的船,我们去泰国!”
      
      子兮紧张了起来,她想说点什么,看着阿泰那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始终开不了口,算了,等他安顿下来再说吧。
      
      佐敦早就准备好了药水和纱布,像是会预料到阿泰会受伤一样,他帮阿泰包扎着,眼神与子兮接触有些闪烁。
      
      他们必须在这个小旅馆里呆上一天一夜,为避人耳目佐敦找的这旅馆破破烂烂,他开了间双人房,晚上,他一张床,阿泰和子兮一张床。
      
      子兮几次三番想开口,又怕阿泰不肯离开,只想着等他们上了船她再跟阿泰清楚。她觉得自己是负了阿泰,他有多爱她?从他拼了命要将她带出来便一清二楚,他对她,就像她对倪永孝一样,有着不顾一切地冲劲,子兮对他有愧疚,凡事便有三分地迁就,包括她现在跟他睡在同一张床上。
      
      她和衣而眠,阿泰胳膊上挂着伤,佐敦又在,自然不能有着歪心思。他只抱着她,一个晚上,三个人都没有睡过。
      
      阿泰有着亡羊补牢的心理,即使他的兮儿不再是完完整整地属于他一个人,但他对她的爱依旧没有变,他只当她年少不懂事,被个已婚的男人骗了而已,他会给她更多地呵护,只可惜,放过了倪永孝那个王八蛋,让他吞不下这口气!
      
      佐敦缩成了一团,只对着隔壁床的两个身影,一个晚上,像经历了一次人生的大浩劫!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