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5、下风 ...

  •   阿泰现在对倪永孝的恨意足以浇灭他的一切理智,那个混蛋,居然跟他一样,口口声声叫着她‘兮儿’!
      
      他一拳拳砸到倪永孝的脸上,一点也不手软。
      
      倪永孝本来就不是阿泰的对手,他踏进门听到子兮一声惊叫,随即像有一道风像他扑了过来,脸上已经挨下了一拳,脚步不稳栽在了地上,连带着眼镜都甩出去了,狼狈不堪。
      
      他下意识地抬高了手臂挡着自己,攻击他的人到底是谁?他怎么进来的?子兮有没有受伤?他该如何回击?他脑子飞快地运转着,很快便知道了阿泰的存在。
      
      子兮伸手拉着阿泰。
      
      倪永孝处在一个不利的位置,他脸上那些血渍和伤痕比阿泰那些拳头砸在她身上还要让她觉得疼,“阿泰!你住手!!你住手啊!!不要打了!!!”
      
      她一声声喊着,阿泰身材那般健硕子兮根本动摇不了他半分,她拼了力用两条胳膊抱着阿泰的拳头,他那一拳蓄了力,本来是砸向倪永孝的,被子兮半路截下很自然地将力量偏了离。
      
      子兮身子单薄,被这突然而来的重力甩得站都站不稳,她脚一葳,整个人便向自己那张梳妆台倒了去,她后背砸在柜边上,像被一把利刀截断了骨头似的,疼得眼泪不停地往外涌,膝盖一软便跪在了地上,她的胳膊还挂在那张梳妆台上,这一跌带得那张台都倒了,盖在了她的身上,护肤品滚得一地都是。
      
      “兮儿!”
      
      两个男人差不多同时呼出声,阿泰的地势更有利一些,他放了倪永孝,斜跨了一步将那张梳妆台从子兮身上推开了,跪在地上,将子兮搂进了怀里,推攮着叫着她,“兮儿,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他细细地在她身上打量着,紧张地触摸着她各个关节以便确认她的伤势,他焦头烂额地唤着在半晕半醒之间的子兮,后腰一空,佐敦给他的那把枪就到了倪永孝的手里,枪口正对着他!
      
      倪永孝脚步浮浮,脸上的血渍几乎盖住了他的脸,他眨着眼甩着脸以保证自己不会被血糊了眼,他拉了枪只的保险,‘咔咔’两声让子兮彻底地醒了,她趁着枪声未响起之前推开了阿泰,张开双臂挡在了阿泰的前面,依旧是晕头转向。
      
      倪永孝心头一紧,千钧一发之际偏了枪头,那子弹便钉在了阿泰的脚边。
      
      “兮儿,你干什么?!”阿泰比倪永孝先喊出声,顺势将子兮往自己身后拉。
      
      子兮哪里肯?那一声枪响还在她边嗡嗡作响震得她头痛欲裂,但这都比不上她的担心,如果说先前阿泰对倪永孝动手让她伤心,那此刻她有的便是害怕了。
      
      她了解阿泰,不会真的打死倪永孝,而她不了解倪永孝,自那晚她亲眼看到他怎样一声不吭地将非礼她的那两个男人解决了之后,她就闻到了这个男人身上的血腥味,他不会放过阿泰!
      
      事实证明,她猜想的都是对的,他真的没有留手,那一枪她反应要是慢一些阿泰是不是已经死了?
      
      她想起这个后果便如寒风刺入了骨髓!
      
      她不顾阿泰的拉扯死倔着挡在他的面前,直勾勾地盯着倪永孝,“不要……”她颤抖着,轻声哀求着他。
      
      “倪生!”
      
      外面的保镖终于是发现不对劲了,纷纷朝这边跑了过来,倪永孝只觉得自己颜面扫地,满脸伤,他的女人正挡在别的男人面前视死于归地与他对恃着!
      
      “出去!”他甩了个冷眼出去,看到那群保镖依然在门口徘徊、进退两难,不免又加重了些语气,“走开!!”
      
      他以往是风度儒雅的俏公子,而此刻他像只斗败了的公鸡,这样的时刻,怕且在他生命里都不会再出现第二次了。
      
      这个男人内心敏感,谁都不敢再贸贸然然触碰他的禁区,几个人打了个眼色便纷纷退开了。
      
      倪永孝的心底居然泛起了一阵冷笑,这个他自以为很爱自己的女人在这种命悬一线的时刻全然不顾生死地挡在别的男人面前!
      
      刚刚他处在下风的时刻她都没有这么拼命不是吗?
      
      他很愤怒,愤怒得恨不得一枪打死这个曾经对他有救命之恩的情敌!
      
      是他太高估了子兮对自己的情感了吗?他觉得有些事是他将结论下得太早了,他们之间所经受的考验根本簿如蝉翼!!
      
      “你今天就算豁出这条命也要保他毫发无伤是吗?”
      
      倪永孝的枪口依然对着阿泰,却温柔地望着子兮在笑,子兮觉得惊恐极了,这样的境况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是对的,“你放过他好不好?叔……”
      
      她将那半个字又吞了回去,她对阿泰有欠疚,她答应了会等他回来,一个转眼却投进了别的男人的怀抱之中。她不敢将他们之间的亲昵称呼落入他的耳里,他会发疯的!
      
      倪永孝心里那个冷笑更甚了,“他是来杀我的!”他提醒着子兮。
      
      “但是你说过,他曾救过你!”傻姑娘,根本没搞清楚倪永孝的用意。
      
      倪永孝果然就笑了,带着轻轻松松的笑意收了枪,“好,那让我想想,该用什么方式来应对这个想杀我的救命恩人!”
      
      子兮没反应过来,倪永孝已经招呼了保镖,“带他走!”
      
      阿泰一幅置身事外的样子,如果说来之前他还有着愤怒,经过了这一会儿,他的心情便是十分愉悦了,愉悦着倪永孝的难受,两个男人,一个眼神的接触内心已经交战过上百过回合了,子兮更偏向他,所以他赢了!他便不急着跟倪永孝鱼死网破了。他跟着那群保镖出了去,与倪永孝四目相对,给了他一个轻蔑地笑。
      
      “叔叔……”子兮看着阿泰被带走了,依然不敢松下一口气,她愈发地小心谨慎,“我去给你拿药箱……”
      
      “不用了!”他风轻云淡地打断了她,依旧还是那个优雅又淡定的倪永孝,他温柔地叮嘱她,“你先睡,我去冲凉。”
      
      子兮连大气都不敢出,阿泰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倪永孝会放过他吗?她又怕面对倪永孝,索性熄了灯,战战兢兢地躺在床上,连动也不敢动。
      
      倪永孝收拾完自己天都快亮了,带着一身湿漉漉的气息,拉开被子躺在了子兮的旁边。
      
      她没睡,却在闭着眼假寐,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她身子僵硬了好久,身边却一点声响都没有,她越发地不安,轻轻睁开眼,微弱的光线里,那对漆黑的眸子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她,她一怔,那只有力的手已经将她拉到了身下。
      
      他很粗鲁,没有给她一丁点儿的快感与愉快,发泄一般,发泄完便像件旧衣裳似地将她扔在了一边,倒头便睡。
      
      子兮全身像被拆散了似的疼,她被那个梳妆台砸到了,又被倪永孝□□了一番,脑袋却始终是晕晕乎乎的,一切都太不真实了,阿泰什么是候回来的?他是怎么找来这里的?他知道了些什么?她和阿泰以前的种种便全部跑回了脑海,他对她那么好,迁就她、呵护她、疼爱她。
      
      画面越清晰,子兮的脑袋就越晕,她好希望这只是个梦,不管是她和阿泰的以前还是阿泰今晚的出现,任意的一个画面变成了梦,她都不会陷入这两难的境地之中。
      
      她迷迷糊糊地睡醒,阳光早已经洒到了她的被子上。窗帘被拉开了,房间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却独独不见倪永孝。
      
      她起了身,踱着脚在客厅里搜寻着倪永孝的踪影,他不在,倒是厨房里滋滋作响。
      
      她探了个脑袋进去,那个熟悉的身影赫然立在厨具前煎着蛋!他穿着衬衫,袖子挽到了胳膊肘,西裤下蹬着对拖鞋。
      
      他是被人伺候惯了,做个早餐就用了几口锅,煎蛋那只平底锅还用了倒模,他看着腕表掐着时间,一到钟便手忙脚乱地想将它铲起来,那只模具热得发了烫他搞得一团糟,子兮奔过去关下火才避免了一场灾难。
      
      “起来了?”他问。
      
      “嗯。”她轻声应着,又点了点头,始终不敢看他的眼睛。
      
      “去吃早餐吧!”
      
      “嗯。”她又点了点头,端着两个盘子急急地出了厨房。
      
      她一言不发地切着盘子里的培根和鸡蛋,全都切成了细条,却一口都没有吃过。
      
      “怎么了?”他又问,将她面前那个盘子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啊?”她心不在焉,总是慢了半拍,反应回来的时候,倪永孝已经将一块培根伸到了她的面前,“没睡好吗?”
      
      她勉强接下那口吃的,“没有啊……”说完又觉得不对,“挺好的。”
      
      “是不是不舒服?”他放下了叉子,盯着她。
      
      “没事……没事……”但明明就是有事啊,为什么他跟没事人似的?跟往常一样的温柔,要不是他脸上的伤和自己身上真真实实的疼,她真的会以为昨晚只是一场梦!
      
      “没事就好。”他放了手,又将她的手卷进了手心里,“今天想去哪里玩?”
      
      “你今天不用回……”子兮觉得自己现在根本不能开口,他的家庭、他的工作、他的过往通通都是她不能提的禁忌,她喉咙里哽了一团东西,让她一点胃口都没有了,“我不想出去。”
      
      “那就在家吧。”他倒是很体贴,“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吗?”
      
      她摇了摇头,抽了张纸巾擦着嘴,“我,去练字。”
      
      “我陪你。”他很殷勤地帮她拿了宣纸、研了他那些宝贝的砚台,坐在她的旁边盯着她一笔一划。
      
      子兮心里有事,下笔自然是不沉,倪永孝看在眼里却是不出声。
      
      子兮非常讨厌这种感觉——了然于心却要装疯卖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
      
      “叔叔。”她终于是没沉得住气。
      
      “嗯?”倪永孝踱到她的身后,带着她的手龙飞凤舞,飞快写下了‘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词句。
      
      “跟你说过了,心不沉是写不了字的。”
      
      “叔叔,你能放过阿泰吗?”她走不进他营造的浪漫之中,几个字说出来有些生硬。
      
      倪永孝脸就黑了,他从她手里接过毛笔,生生冷冷地搁在了一边,“既然写不了,那就别写了!”
      
      他什么也没有回答,就这样走了,撇下了她和这栋房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